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续添 秦汉元:当代中国反对霸权主义的历史经验论析

更新时间:2022-06-30 00:18:29
作者: 王续添   秦汉元  

   内容提要:霸权主义是指一个国家凭借其经济、政治、军事、文化和科技等方面实力,在整个世界或地区打压和控制其他国家、谋求统治地位和主导国际事务的理念、主张、政策和行为。反对霸权主义则是对这种霸权主义抵制、反击和否定的理念、主张、政策和行为。当代中国反对霸权主义从纵向上经历了七十多年五个阶段的历史演进,在横向上体现为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和科技等主要维度及相应的实现路径。它是反对殖民主义的继续,本质上是反对近代以来不平等的国际关系价值观和国际秩序,是当代中国对外关系中的一个基本战略和基本价值,积累了宝贵历史经验,也昭示了国霸必衰、反霸必赢的历史定律。

   关 键 词:当代中国  反对霸权主义  历史经验  历史政治学

  

  

   中国现代国家的构建和发展,是在一个复杂多变的国际环境下展开的,对外战略成为整个国家发展战略一个特殊而重要的组成部分。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作为一个新型现代国家,反对霸权主义,自始至终都是中国对外关系中的一个基本战略,体现着中国对外的基本价值,彰显着中国在世界上的国家形象,也攸关整个国家建设发展的成败。但是,长期以来,学术界欠缺这方面专门系统的探讨,拙文拟以历史政治学为研究进路,即将历史和理论结合、时间和结构互嵌,梳理和分析中国反对霸权主义的历史演进、主要维度及实现路径,总结和阐释其历史经验,以期推进和深化这一问题的研究。

  

   一、霸权主义与反对霸权主义的理论阐释

  

   霸权主义(hegemonism)和反霸权主义(anti-hegemonism)无疑是本文的两个核心概念,但限于主题和篇幅,在此拟通过梳理相关学术史并结合历史和现实,对其略加阐释和说明,以此作为主题讨论展开的基本理论前提。

  

   依据形式逻辑,界定霸权主义,首先就得界定霸权。霸权(hegemony)一词源自希腊语,意为“指导”或“领导”。英国学者佩里·安德森认为,“霸权”一词广泛运用于学界,而且也是现实政治中的一种常见现象,但对其内涵却缺乏相应的共识。不过他同时也认为,“霸权永远暗示着比纯粹强力更多的某物”①。笔者通过检视相关文献发现,尽管定义存在分歧,但认知理路却存在着基本的一致性,即从主体或行为体来界定其理念、主张、政策和行为诸现象,抑或从霸主来界定霸权。英国学者马丁·怀特在《权力政治》一书中,将国家分为支配大国、大国、世界大国、次要国家等层次,他虽然认为“霸权从未在理论上得到认可”,但“支配大国即能够充满自信地考虑对任何潜在的他国联盟开战的国家”,而世界大国则是在全世界拥有广泛利益的大国②,实际上两者在现实政治中都可以被视为居于霸权国地位的国家行为体。而在国际关系研究中,研究者通常以“极”的概念来阐释行为体数量与实力分配情况③,奉行霸权主义(hegemonism)的国家往往也是国际关系格局中政治经济军事力量较强的“极”。包括米尔斯海默在内的国际关系学者将霸权视为“一个非常强大的国家统治体系中所有其他国家”,在世界范围内独尊的霸权国并不多见,霸主的概念通常可以在特定地区范围内狭义的使用,分为支配世界的“全球霸主”与统治某特定区域的“地区霸主”。④

  

   而主义(-ism)一般是指一种思想、理念和主张;一种行为方式和作风;一种制度、体制和机制等。将“主义”作为后缀附着于霸权这个名词之后,强化规范了霸权的意义,构成复合概念——霸权主义。霸权主义作为近现代国际关系中的一种突出现象,当某个具有显著经济军事优势的强国意图主宰国际秩序时,该国往往被认为具有霸权主义特质。有学者认为,“具备足够军事力量保护一种国际政治经济秩序,使其免遭敌对国家的破坏,是成功的霸主应有的前提条件。”⑤当然,也有一些学者认为霸权与帝国两个概念并无实质性差异,在“二战”后的“超级大国”时代,霸权是两大阵营的代名词与“帝国”的“委婉表达”⑥。在西方学界的百科全书和专业工具书中,很少收入“霸权主义”,如在学界颇具影响由英国学者贝里奇等著的《外交辞典》也没有收入该条目。⑦在我国学界,对此较早作出规范性解释的是郑建邦主编的《国际关系辞典》,将霸权主义解释为“在现代国际关系上,大国、强国、富国欺负、压迫、支配、干涉和颠覆小国、弱国,不尊重他国的独立和主权,进行强行的控制和统治”⑧。之后,钱其琛主编的《世界外交大辞典》将其定义为“泛指大国、强国不尊重他国主权和独立,对他国进行侵略、干涉、控制或统治的政策及行为”⑨等等。

  

   相对的,反对霸权主义(anti-hegemonism)虽未在国际政治理论中被明确定义,但围绕制衡霸权的相关理论却是其中的经典命题,即均势理论。均势理论古已有之,古典均势理论的目的与功能主要在于防止建立世界性霸权、维护体系的组成部分及体系本身、保证国际体系内的稳定和相互安全、通过威慑防止战争爆发来巩固和延长和平⑩。其中,防范世界性霸权是“均势”主张的首要内涵。从这个意义上说,均势理论实际上是一种反对霸权主义的理论。

  

   这里的“反对”,主要不是指一般意义上的不赞成和不同意,而是指对霸权主义的抵制、反击和否定。抵制是对霸权主义的抗拒和排斥,是“反对”最直接和最基本的意义,也是其第一步和基础;反击则是针锋相对的反制和还击,是在“抵制”基础上的第二步和延续,是因事因时因势而采取的措施和行动,较之抵制则更显现了反对的主动性和灵活性;否定是否认霸权主义存在任何的合理性和正当性,是“反对”的根本性和价值性意义,显示了其终极目标性。

  

   基于上述梳理和分析,并结合历史实际,本文对霸权主义和反对霸权主义的内涵作如下界定:所谓霸权主义,是指一个国家凭借其经济、政治、军事、文化和科技等方面实力,在整个世界或地区打压和控制其他国家、谋求统治地位和主导国际事务的理念、主张、政策和行为;所谓反对霸权主义,则是对这种霸权主义进行抵制、反击和否定的理念、主张、政策和行为。作为新型现代国家的中国,是当代世界中反对霸权主义最主要和最具代表性的国家。相应地,所谓当代中国的反对霸权主义,是指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来对以美国、苏联等尤其美国在全球或地区推行的霸权主义进行抵制、反击和否定的理念、主张、政策和行为。

  

   霸权主义和反对霸权主义作为一对正反对应的概念,具体内容有着基本的对应性和一致性,都体现在经济、政治、军事、文化和科技等方面。二者都既是一种意识形态,也是一种实践过程。理念是主张的内核,主张是理念的具体宣示和外化;政策是理念的转化和具体化,也是理念和行为之间的纽带和桥梁;而行为则是政策的再次转化即实践化,由此构成一个由内而外、由理念到实践、由精神到物质的逻辑链条。

  

   二、当代中国反对霸权主义的历史演进

  

   从纵向考察,当代中国反对霸权主义的历史演进,总体上经历了从“反美霸”到“反两霸”的实践探索、正式提出和确立、接续和归依现实、坚持和重塑、强化和新发展五个阶段。上述阶段本身也意味着中国在长达数十年的实践中,逐渐探索形成了符合自身需要并灵活应对国际环境的基本战略。

  

   (一)反帝反殖斗争中的“反霸”(从新中国成立到60年代末):从“反美霸”到“反两霸”的实践探索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伊始,面对美国的围堵扼杀,已坚定地表达了反对美国霸权的主张。1949年11月,周恩来在《新中国的外交》一文中明确提出:“我们现在的外交任务,是分成两方面的。一方面,是同苏联和人民民主国家建立兄弟的友谊。”“另一方面,是反对帝国主义。”(11)1950年6月,毛泽东表达了对美国霸权的否定:“中国人民早已声明,全世界各国的事务应由各国人民自己来管,亚洲的事务应由亚洲人民自己来管,而不应由美国来管。”(12)由此可以说,抗美援朝就是当时军事上直接反对美国霸权主义的集中体现。

  

   在这一阶段,“霸权主义”和“反对霸权主义”的提法虽未出现,但是用“称霸”“霸占”“霸权”“霸住”“大国主义”“大国沙文主义”等概念来指代美苏霸权主义行为。中国共产党人对于美国谋求霸权早有警觉,1946年毛泽东在与美国记者斯特朗的谈话中就指出“美国反动派”试图建立“世界霸权”(13)。这被视为“共产党话语中首次出现这一术语”(14)。1954年,周恩来在日内瓦会议上直言:“美国在亚洲组织侵略集团的活动是与美国准备世界战争、建立世界霸权的目的分不开的。”(15)1956年,党的八大政治报告批判了美国以反共作为借口谋求霸权的行径,指出:美国垄断资本“在战后进行疯狂的扩张活动……力图树立世界霸权”,“美帝国主义把它的这一切活动说成是为了‘防御共产主义侵略’。”(16)1958年9月,毛泽东分析说:“现在五大洲,除了澳洲,四大洲美国都想霸住……它是霸中间地带为主。”(17)直到60年代中期前后,“反美霸”始终是中国对外政策的一个基本取向。

  

   20世纪50年代中期,中国已开始表达对中苏两党关系不平等的不满。60年代后,两党的分歧和矛盾导致两国关系恶化,中国从之前的“反美霸”走向“反美苏两霸”。1963年9月,周恩来提出“反对任何形式的大国主义。”(18)1968年8月《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认为苏联领导层“堕落成为社会帝国主义”,认定其试图勾结美国瓜分世界(19)。1969年2月,周恩来将两霸与“强权政治”联系起来,开始使用这一概念。指出:“当前美苏企图主宰世界,首先利用联合国,我们反对联合国作为大国强权政治的工具。”(20)邓小平后来总结说:中国“反对苏共搞老子党和大国沙文主义那一套。他们在对外关系上奉行的是霸权主义的路线和政策”(21)。

  

   从新中国成立到60年代末,因美苏现实威胁和国际国内环境变化,中国高举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反对帝国主义反对殖民主义大旗,虽然经历了从反美霸到反美苏两霸的实践探索,但总体上仍是在“反帝反殖”斗争中实现的,即反对美苏霸权主义仍被视为“反帝反殖”斗争的组成部分。在具体表述上,对苏联霸权往往用大国主义或大国沙文主义;而对美国霸权,则仍用帝国主义或殖民主义。这种矛盾状况说明,“反对霸权主义”比起“反对帝国主义”“反对殖民主义”,不仅意识形态色彩淡化,而且内涵更为直接、单一和明确地专指国家对外政策的概念。

  

   (二)正式提出和确立阶段(20世纪70年代):张力与突破

  

   20世纪70年代是中国反对霸权主义的正式提出和确立阶段,也是公开打出反对霸权主义旗帜最高频的时期。此时的反对霸权主义既有争取国际道义制高点、标举意识形态斗争的一面,同时也有在国家利益考量下服从现实政治的一面,两种倾向间存在张力。在外交实践中,中国已呈现出以美制苏、联合一霸反对另一霸的思路,但在公开表述中仍未放弃将美苏霸权主义相提并论。随着国际格局的变化与外交实践中的现实主义主导性优势渐成,突破意识形态局限成为必然。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5021.html
文章来源:《教学与研究》2022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