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常轶军 徐芳: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政治认同意涵

更新时间:2022-04-16 23:55:13
作者: 常轶军   徐芳  

  

   摘要:民族共同体意识作为一种主观心理和认知直接影响人的政治态度和政治行为,具有辨识我者与他者、凝聚情感和力量的功能,以及维护统治和巩固政权的政治认同意涵。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作为中国人民在近代屈辱中觉醒的民族意识,则蕴含着更大的时空范围、更具有超越性的政治共同体理念。它通过激活历史资源唤醒了中华民族对于悲惨处境和奋斗历程的历史记忆,从而在古今历史的对比中强化政治认同?通过挖掘文化资源推动了政治认同客体的迁移,从而在超越民族、宗教、职业、价值观等因素形成的认知分歧中促进政治认同。总之,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通过激发历史与文化资源,塑造了中华儿女的“我们感”,不仅指明了文化认同支撑政治认同的认同机理,而且促进了中华民族作为文化共同体和政治共同体的有机统一。

   关键词:中华民族;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政治认同;文化认同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中央第二次新疆工作座谈会上首次阐述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概念,并在同年召开的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提出积极培养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要求,十九大报告将深化民族团结进步教育,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提升至战略举措,并写入党章之中。在2021年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必须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为新时代党的民族工作的主线,推动各民族坚定“五个认同”。这鲜明地指出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政治认同基础。由此,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并成为当前民族工作的纲。党和国家之所以高度重视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根本原因在于其对于巩固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基础,实现国家安全、政治安全、社会长治久安以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根基性作用。

   以政治学视角来看,对于国家政权起根基性作用的是政治认同。共同体意识就是一种“我们感”,属于认同范畴,关系着政治安全、国家安全和政权安全。“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实质上就是培养各族人民对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归属、认可和忠诚,属于政治认同培塑。”[1]然而,根据中国知网的数据,目前关于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与认同关系的研究绝大多数是从文化认同视角切入的,只有严庆教授是从政治认同视角展开分析的。当前,我国正处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时期,强调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有利于汇聚推动发展的磅礴力量,因而具有鲜明的政治价值和重大的战略意义。

   民族意识是指“同一民族的人感觉到大家是属于一个人们共同体的自己人的这种心理”[2],属于社会意识的范畴。中华民族就是“中国古今各民族的总称,是由许多民族在结合成统一国家的长期历史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的民族集合体”[3]。“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本质上是一种国族身份认同意识,指谓中华各民族在长期交往交流交融的过程中,于历史记忆、政治制度、利益关系、价值信仰、社会交往等层面所形成的综合性集体认同。”[4]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实质上是一种“我们感”,这种“我们感”超越族群、职业、党派、价值观等一切区别和分歧,蕴含着更高层次的一致性,可以凝聚最广泛的力量,达成最广泛的共识,从而塑造全体华夏儿女的认同。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指全体中华儿女对于中华民族作为客观存在的共同体的主观认知,是基于客观存在形成的主观意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认为,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意识反作用于社会存在。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作为一种自我的身份认知和想象,直接影响人的情感、态度和行为,并对国家政治生活产生重要影响,其蕴含的政治认同因子有助于强化人民对于中华民族、伟大祖国、中国共产党、中华文化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同,有利于提升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从而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凝聚磅礴力量。

   一、超越: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提出了具有超越性的政治认同客体

   政治认同客体就是人们忠诚、认同和归属的政治共同体,也就是一个人感觉他属于什么政治共同体,这是思考政治认同问题的重要着眼点。由于现代政治生活的丰富化、多样化,特别是全球化、现代化形成的人口大规模流动,带来了多元共同体现象,使得政治认同客体日益多样性。政治认同研究之父罗森鲍姆认为,政治认同客体是指个人感觉要强烈效忠、尽义务或责任的单位和团体,一般包括国家、民族、城镇、区域。事实上,国家政治生活中的政治单位都可能是政治认同的客体,如政府、政党、国家、民族、区域等。对于现代国家起源地欧洲来说,政治认同客体经历了由地域性领主、君主、教皇向更大范围的民族国家转变的历程。事实上,民族国家形成过程就是不断解决政治认同客体冲突,从认同小的政治共同体向认同大的政治共同体发展的历程,并最终确立民族国家作为基本的政治认同单位。“民族国家本质上就是一套通过保障公民权利而确保民族认同于国家的完整的制度机制。”[5]民族国家之所以能够成为稳定的政治认同客体,就在于通过制度机制实现了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的重叠,也就是形成了国族。对于当前中国政治认同而言,政治认同客体主要包括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等,他们之间相互关联又相互差异。随着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社会分化不断加剧,社会矛盾和冲突日益凸显,导致部分人和群体的共同体认同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分裂。而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提出,则把中华民族作为更大时空范围内的政治共同体,具有强大的超越性,有利于跨越分歧形成共识,塑造更高层次、更广泛的政治认同。

   中华民族共同体认同超越了以往的民族认同。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实行以民族平等、民族团结和各民族共同繁荣为基本原则,以各族人民为中心的民族政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该民族政策发挥了维护国家统一和促进民族团结的作用。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不断推进,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业步入关键时期,亟须推动民族政策创新以适应新的发展形势、新的发展任务。与此同时,由于境外民族分裂思想的渗入,一些少数民族群众受其蛊惑,导致国家认同和政治认同都产生了偏移,并与当代中国致力于建构的中国共产党认同、中国政府认同、中华人民共和国认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认同产生了明显的结构性张力,成为影响政治安全、国家安全的重要隐患。在此背景下,为了解决不同少数民族忠诚不同政治认同客体的矛盾和冲突,迫切需要确立一个各民族都认可的政治认同对象来化解内部分歧。金里卡指出:“一个承认自己拥有不同民族群体的多民族国家,只有同时培育一种各民族群体的成员都拥护并且认同的超民族认同时,它才可能是稳定的。”[6]因此,在一些少数民族自我认同意识活跃,少数民族认同与国家整体政治认同存在张力的背景下,提出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将中华民族共同体作为政治认同客体,不仅超越了民族认同,实现了民族(国族)—国家—政权的内在逻辑一致性,而且化解了民族认同与国家整体政治认同的张力。与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政府等政治认同客体相比较,中华民族是一个具有更大时空范围的共同体,是历史上各民族交融交流交往过程中形成的多元一体的民族共同体,具有更广泛的心理、文化和历史基础,更容易被包括各民族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所认同。

   中华民族共同体认同超越了港澳台地区认同。众所周知,一国两制是我国的基本国策。香港、澳门与大陆实行不同的政治制度,其民众有着多元的政治认同,容易出现政治认同冲突,需要一个更具广泛性的政治认同客体来弥合这种分歧。同时,随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提出,中国更需要强大的凝聚力推动国家发展。“中华民族认同就是中华民族凝聚力最核心的要素,构建中华民族的认同,就是构建中华民族的凝聚力。”[7]而中华民族作为更大时空范围的政治共同体,有利于囊括更多的政治认同主体,形成包括香港同胞、澳门同胞在内的所有华夏儿女的政治认同。香港同胞、澳门同胞对于中华民族共同体的认同,有利于汇聚实现中国梦的更大力量,实现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共产党和伟大祖国的高度认同,保障一国两制行稳致远。

   大陆与台湾是不可分割的民族共同体,87.3%的台湾民众认同自己属于中华民族[8]。但由于受“台独”势力的蛊惑,极少数人出现了国家认同模糊和身份危机,这就需要一个更具有超越性的概念跨越政治分歧和地区差异,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提出,为实现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提供了坚强的思想保证。台湾同胞作为炎黄子孙和共同团结抵抗外国侵略者的中国人民,对中华民族早就形成了广泛认同,国民政府时期就曾大力宣扬中华民族意识。孙中山主张的各民族统一体意义的“中华民族”被写入?中国国民党宣言?,宣言道:“吾党所持民族主义,消极的为除去民族间之不平等,积极的为团结国内各民族,完成一大中华民族。”[9]可见,中华民族共同体是两岸同胞的最大公约数,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有利于化解两岸政治分歧,凝聚政治共识,防范和遏制台独,促进和平统一,共同推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实现。

   此外,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有利于吸纳海外侨胞的政治认同。海外侨胞是侨居在外国的中国人,具有中华民族的人种认同和文化认同,是中华民族的重要成员,由于深受多种文化和政治影响,对中国和居住国都产生了政治认同。但由于历史与现实原因,一些海外侨胞往往优先认同居住国,对祖籍国的政治认同渐趋淡化。在此情境下,中华民族作为历史共同体和文化共同体,使得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可以以文化认同和历史认同为纽带吸纳海外侨胞的认同,从而超越政治共同体差异。海外侨胞作为沟通中国与世界的重要桥梁,一直在强化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政治认同以及讲好中国故事、发出中国声音、贡献中国力量中发挥着独特作用,尤其是扩大了我国的朋友圈,促进了他国民众对于我国的政治认同,为实现民族复兴凝聚起磅礴力量。

   更具包容性、更被普遍接受的政治认同客体有利于吸纳不同政治认同主体的认同,有利于激发和利用更多的政治认同资源,显著提升人民的政治认同,汇聚推动国家发展的力量。中华民族作为国族[10],作为更大时空范围的政治共同体、历史共同体和文化共同体,作为全体华夏儿女的民族和文化身份,是中华民族共同的民族属性,具有超越族群、地域、价值观、政治取向的特点,拥有更多的共识性知识和认同符号,是中华儿女的最大公约数,为全体炎黄子孙所认可和接受,拓展了当前中国政治认同的客体,引导炎黄子孙由对中国共产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同拓展到对中华民族的认同。反过来,对于中华民族的认同也能够迁移到对于中国共产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同,从而实现政治认同的提升。

   二、激活: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激活了政治认同的历史资源

   政治认同是人们对于现实政权的赞同性态度、支持性行为和心理归属感。政治认同具有当下指向,但也蕴含在历史之中。哲学意义上的当下是暂时的,是稍纵即逝的,比当下更容易把握的、更永恒的是过去。现在是过去的延续,只有了解过去才能够理解现在和未来。人在时间长河中定位自己的身份和位置,政治体系也是在历史长河中定位自身的位次。有学者指出,认同是在时间变化中的认同[11],人在历史进程中形成认同,离开历史就无法产生认同。历史是重要的政治认同资源,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和现代化造成的社会快速变革,过去的事实离我们越来越远,历史的真相越来越模糊,以至于我们忘记从何处来、为何而来,自然也不知道现在何处、走向何方。历史资源的匮乏能够引致政治认同的危机,而中华民族意识作为历史的产物,则蕴含着丰富的历史资源,有利于缓解政治认同危机。

中华民族是一个历史共同体,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在历史发展中不断形成的,蕴含着丰富的历史资源。近代以来,中国人民面对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积极探索救亡图存、富民强国的道路,中华民族由自在走向自觉,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逐渐生成。中华民族的概念,是梁启超从日本引入民族概念时首次提出的,刚开始指称汉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278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