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向阳:当代民粹主义思潮的疏导与应对路径

更新时间:2020-12-21 08:52:45
作者: 李向阳  

  

   【摘 要】 民粹主义作为一种社会思潮、政治策略或文化现象日益受到关注,并且有进一 步泛化、标签化的趋势。这既有全球化背景下民粹主义在世界范围特别是在西方国家泛滥的 影响,也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深刻变化息息相关。在当前国际国内意识形态领域斗争日趋 复杂尖锐的背景下,高度重视民粹主义及其倾向所带来的挑战,把握其在当代中国滋生存在 的主要特点,坚持以正确的原则警惕和应对民粹主义现象,进而采取有效措施加以引领疏导 ,应当成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须面对的重要问题。

   【关键词】 民粹主义 批判研究 中国化马克思主义 国家治理

  

   当前,世界范围内的民粹主义思潮强势复兴。就当代中国而言,民粹主义“不仅 存在,而且正在发展为一种显性的社会思潮”[1]。伴随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 局,我 国政治发展和社会稳定所遭遇的民粹主义影响和干扰不容忽视,民粹主义主张、民粹主义现 象时有出现。尽管从宏观层面看,当前中国的民粹主义总体“规模不大”,“缺乏足够的社 会影响力”[2] ,但其滋生、蔓延和各种形态的展现,仍值得给予高度关注。一方面,我们要剖析、应对和 抵制国外的民粹主义思潮,积极消除全球治理不平等不公正的体制机制根源,促进新型全球 化发展,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另一方面,我们要警惕、批判和化解国内的民粹主义,准确 判断和评估民粹主义在当代中国的影响,既防止“民粹主义”标签的泛化滥用,又采 取有效措施消解民粹戾气滋生的可能。

  

一、当代民粹主义在我国的表现特征

   从某种程度上说,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特殊性决定了当代民粹主义在中国存在的特殊 性,其既与西方民粹主义相关联,又同我国社会固有的思想文化特点相耦合,具体表现为以 下几个方面。

   1.与各种社会思潮交融。

   作为极端平民化、极具批判性的社会思潮,民粹主义的概念和内涵尚缺乏明晰的界定 ,它既可以是一种政治心态、思潮、策略,也可以是一种社会运动。正如俞可平指出的 ,“民粹主义是一种极为复杂的现象,它有左的一面,又有右的一面,有进步的一面,又有 反动的一面,有先进的一面,又有落后的一面。它有民主的内涵,但最终极可能走向专制独 裁;它有爱国的情怀,但常常导致极端的民族主义;它反对精英政治,但结果经常是个人集 权;它貌似激进,但实质上经常代表保守落后的势力”[3]。这一论述形象地描述了民粹主义思潮 所具有的多义性和模糊性。由此观之,它与当代中国存在的各种社会思潮的离合交融就有了 理论上、逻辑上的支撑。

   在改革开放不断深化的条件下,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持续发展,以公有制为 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以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增强了社会创造 力和发展活力,促进了社会财富充分涌流,同时也产生了新的社会分工、社会职业、社会群 体,人们思想观念的丰富性、独立性、选择性、差异性显著增强,价值观念、价值取向更趋 多元,不同社会群体之间的利益冲突进一步显在化。相应地,政治诉求和意识形态 诉求也必然会发生新变化、出现新情况。这突出表现为一些非马克思主义、反马克思主义的 社会思潮时有出现,一些腐朽没落的思想沉渣泛起,呈现出多种社会思潮涌动激荡、意识形 态领域斗争复杂尖锐的态势。在这种背景下,民粹主义多义、模糊、空心化、策略性的特点 ,与极端民族主义、新左派思潮、逆全球化思潮、消费主义等经常呈现出合流且相互利用的 现象。

   不可否认,这些社会思潮都具有强烈的社会现实性,它们既是社会存在的一种反映, 又试图通过各种方式影响或干预社会变革。这些社会思潮在交流交融和相互吸收中,无疑具 有纷繁复杂性,某一个思潮往往具有若干其他思潮的特征,很难绝对化 地定格为单独某一种,而民粹主义作为一种政治策略所具有的对普通民众及社会群体的极化 动员和群体集聚效应,又往往能够扩大或加持其他社会思潮的群众基础。因此,民粹主义与 其他社会思潮叠加或合流的趋势就更加凸显了。它们从积极或消极的角度成为我国社会 转型进程的思想注脚、现实注脚,客观上也或多或少地推动了社会转型和公平正义。从这个 意义上说,作为一种思潮兴起的复合化的民粹主义,与其他社会思潮的离合际遇变化,往往 揭示出民粹主义在当代中国的时代流变,反映出包括民粹主义在内的各种非主流意识形态的 中国境遇。

   2.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抗衡。

   从我国意识形态格局来看,民粹主义是一种边缘化的、非马克思主义的社会思潮,属 于非主流意识形态。它与作为主流意识形态的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之间,始终存在着一种张 力,既表现为对主流意识形态的冲击和危害,也表现为主流意识形态对其的引领和消解。有 一种观点认为,“当前社会中的民粹主义并不是挑战和反对现有的政治制度,而是更多地反 映了一种人民群众对自身发展和可持续发展的不安、焦虑和渴望”[4]。从这个角度讲,民粹 主义成为当代中国的一种社会思潮的事实,虽然往往从负面侵蚀消解着主流意识形态,但也 警醒主流意 识形态必须直面和关切那些具有一定存在性和动员力的社会思潮,进而正确处理主流意识形 态与非主流意识形态的关系,通过大力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巩固和加 强 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从而在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指 引下,以足够的优势和力量去实现并巩固我国经济社会的持续繁荣与稳定发展。

   另一方面,尽管与马克思主义的主流意识形态保持着距离,尽管有关当代民粹主义的 概念已经极大拓展和泛化,但历史上曾经存在的马克思主义批判视域中的俄国民粹派、中国 共产党早期一些历史人物受到俄国民粹派及平民主义思潮的影响等,都使民粹主义在中国马 克思主义语境中具有不同于其他社会思潮的丰富内涵与指向。当然,即使语境和内涵已经有 所不同,但历史上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对民粹主义的批判和态度,对于分析当代中国的民粹 主义思潮仍具有现实意义,尤其是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等抓住民粹派或民粹主义的主要倾 向,并将其置于特定历史条件下和一定历史范畴中加以考察的历史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 方法,仍值得当代研究者深入学习和思考。

   毛泽东曾指出,“马克思主义必须在斗争中才能发展,不但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 ,将来也必然还是这样。正确的东西总是在同错误的东西作斗争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真的 、善的、美的东西总是在同假的、恶的、丑的东西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的……这种 斗争永远不会完结。这是真理发展的规律,当然也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规律”[5]。因此,在与包括民 粹 主义在内的各种思潮的斗争中发展,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发展的一条重要规律。只有不断 总结已有经验,并在实践中进行新的探索,才能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进程始终保持鲜活的 生命力、伟大的创造力和强大的引领力。

   3.与全球化和现代化交织。

   近年来,世界范围内民粹主义思潮勃兴,是与全球化的历史进程密不可分的。全球 化作为人类社会演进的客观历史进程,本身就是一柄双刃剑。全球化既带来了经济 持续增长、国际合作与相互依赖加深、社会包容和文化多元等,但也造成了全球发展失衡、 贫富差距增大、国内社会矛盾加剧和治理危机。随着全球化的推进,世界各国、各民族、各 文明之间的利益冲突相应增加,由此导致了民粹主义的复兴,进而加剧了全球治理危机。可 以说,“日益深化的全球化进程,在推动民粹主义迅速扩展和演变为全球性挑战的问题上, 发挥了重要的促发作用”[6]。

   当代中国正处于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时期,同时也面临融入全球化和推进现代化发展所 带来的社会矛盾及问题,不同的社会阶层对于社会利益及其分配都有不同的理解和认识。在 此过程中,经常伴随“民粹主义”词汇的泛化而引起热烈的讨论。民粹主义式的社会心理、 社会情绪、社会戾气的出现,往往能够反映出当前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进程存 在的某些具体问题,有助于分析影响我国社会和谐稳定发展与阻滞国家现代化的各种因素, 从而起到客观上提供警示和排除障碍的作用。

   综上所述,全球化进程中的治理失衡与现代化进程中的具体问题,是民粹 主义复兴的背景和底色。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凸显了全球治理的紧迫性……反映了加强全球 治理、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的重要性”,同时体现了“以‘现代国家’建设为目标而推进 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重要性”[7]。 总之,我们必须充分认识新时代我国发展所面 临的新形势新挑战,特别是经济社会深度转型所带来的新矛盾新问题,通过全面深化改革不 断消除可能滋 长民众极端言行的因素,并在现代国家治理进程中,充分考虑全球化现代化的时代 背景,通过增添全球向度、拓展全球视野、把握全球问题,更好地回应全球化现代化带来的 民粹主义的新挑战和新要求。

  

二、疏导当代民粹主义的基本原则

   在深刻认识当代民粹主义在我国的主要表现及特征的基础上,因势利导,有效管控 民粹主义思潮的影响和危害,是规避当代民粹主义风险的重要路径。具言之,应主要把握以 下几个基本原则。

   1.主动关切其诉求。

   在某种意义上,民粹主义“可以视为一个政治体系发展状况的晴雨表”,“它的出现 是政治系统自身做出的均衡化反应,是对现实政治中过度精英主义的一种纠正或反制,民粹 主义的产生正说明了政治体系在某些方面发生的问题,需要决策者正视并妥善解决”[8]。从当 代中国 社会现实来看,带有民粹主义色彩的一些事件“常常高举反对压迫、要求公正的旗帜”,对 社会不公以及腐败问题通过舆论动员、仇视精英和苛责权威的方式进行抗争,涉及的多是与 民众切身利益有关的具体问题,反映了社会转型过程中部分底层民众或弱势群体所关切 的司法公正、收入分配、就业失业、住房拆迁、教育公平、医疗保障、食品药品安全、环境 治理等一系列社会民生领域的利益诉求。总之,都是民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具体问题。

   毫无疑问,这些问题的产生,是经济社会领域在改革开放进程中客观存在的、逐渐积 累的一些矛盾、短板导致的,是前进中的问题、成长中的问题,是逐步迈向高质量发展过程 中的问题,具有客观必然性。但是,其风险隐患也不容忽视。应当高度重视民粹主义事件的 “晴雨表”“风向标”预警作用,“关注民粹主义思潮所反映的社会权利不平等事实,及其 潜在的大众政治倾向”[9],管中窥豹、见微知著,从民粹主义的利益诉求中找到经 济社会发展的难点、痛点,防微杜渐、积极主动采取针对性的措施来化解。? 总之,对待民粹主义不能只是单纯地加以指责,或简单将其作为一种错误思 潮进行批判,而应当充分注意到民粹主义所反映的某些相对合理或有深刻社会背景动因的诉 求,举一反三,加以疏导,进而厘清并消除引发民粹主义的破坏性因素。

   2.适当包容其表达。

民粹主义的现实表达经常带有极端化、非理性、抗争性的色彩,这固然是因为人们对某些领 域的不满情绪投射到民众心理层面,容易造成心理落差,产生不良心态,酿成非理性表达, 而事实上,这种表达往往是一种社会情绪和心理的宣泄,孤立性事件居多,偶发性、突发性 居多。在这种情况下,应坚持马克思主义矛盾分析方法,不宜“一棍子打死”,而应注意准 确区分、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和敌我矛盾,并善于运用社会稳定“减压阀”原理。 一方面,决不忽视一定范围内存在的敌我矛盾和一些民粹主义事件背后潜藏的敌对势 力的策动煽动和利用;另一方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00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