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元春:经济复苏三大亮点显现,未来仍需关注五大问题

更新时间:2020-09-26 08:28:42
作者: 刘元春  

   从8月份的宏观数据来看,有几大亮点还是值得我们好好梳理一下的。

   第一,供给持续加速,超越一些新的临界点,特别是工业增加值累计同比转正,单月增速超过去年同期的水平,服务业和农业都出现持续正增长的态势,目前我们所看到的复工复产、产业链、供应链的恢复已经基本上完成,特别是从工业的产能利用率和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来看,目前这个任务已经完成。

   第二,虽然需求依然疲软,但是需求改善程度还是在稳步前进的轨道之中,我们整个内部循环本身处于相对平稳的状态。很重要的一个标志,就是消费品单月同比转正;同时民营企业投资增速虽然是负增长,但持续收窄。按照目前的趋势,四季度初,我们预计整个民营投资可能会转正。

   第三,各个阶层的一些绩效已经摆脱深度下滑的区域。最为明显的是:

   1、工业企业规模以上利润增速连续两个月一位数的增长,因为我们提保市场主体,市场能不能正常投资,要看它的利润增长情况。

   2、财政出现连续两个月提升和改进的情况。今年上半年,大家很担忧财政的可持续性问题,担忧地方财政状况的问题。如果按照1-6月份财政持续下滑的状况,那么我们很多的政策很难有微观实施的基础。7月份,我们的财政预算收入同比增长4.3%;6月份增长3.2%,这是国家整体运转开始向常态化转变的一个很重要的迹象。

   3、市场主体和政府收支出现改善的状况,改善了深度下滑的困局。

   从这几个方面,社会主体目前绩效的改善,收入和支出匹配性的改善是我们要重点关注到的。

   整体资金链、金融环境还是稳定的,比如汇率最近升值的迹象很明显;股价也保持相对稳定,这些方面说明我们内部循环在复工复产全面实施的过程中,开始步入到常态化的过程。因此,目前中国经济的这些数据虽然没有表明它向全面复苏、繁荣状态进行递进,但是已经说明它已经摆脱了疫情冲击下的深度回落状态。所以,目前我们应当值得高兴。

   更重要的,我认为下一步我们经济复苏在政策层面的力度不会持续,虽然我们现在讨论货币政策有所回收,但大家一定记住,目前发行的债券,新增的国债接近5万亿,特别疫情国债2万亿,特别疫情国债发行是在7月份完成的,地方专项债的发行在8月份增长到1.2万亿,也就是说7-8月份的资金到位向基层的渗透,为我们很多项目可能提供了持续的政策基础。当然,市场的信心和市场现行指数也依然处于这种改善状况。

   目前,大家讨论的中国经济深度下滑的困局,出现快速反弹的趋势会不会在三季度末和四季度初出现式微的现象,出现效应递减的现象?目前根据我们对财政支出节奏,对相应项目进展情况以及投资消费的先行参数的变化的了解,认为整个三季度末和四季度初的支撑力还是非常充分的,我们不应当过度悲观或审慎,这是可以强调的几个亮点。

   但我们必须要关注,目前工业一马当先,它的持续性怎么样?因为我们看到整个8月份工业产品销售率98.2%,比7月份出现了回落,较去年同期下降了0.4个百分点。工业复苏是先从重化工业开始的,然后逐步向消费品、轻工业这些行业进行迈进,但传递过程中间,它的速度怎么样,结构性平衡怎么样,我们要重点关注。

   第二个担忧的事情是需求不足,供需失衡的现象总体上依然是目前内部循环的一个很明显的短板,是我们政策依然要发力的一个点,因为供需不足,需求类的参数基本上累积月度同比依然是负增长,除了出口转正,累计数据还是负增长,这说明内需不足依然很明显。目前内需改善的状态,投资驱动的色彩依然很浓。当然,在投资驱动之后我依然要关注的一个问题是,我们整体的动态平衡状况。

   第三个需要关注的,疫情的进展和我们外贸形势的变化。今年二季度、三季度,整个宏观经济改善的程度超预期很重要的来源是来源于外贸、外资改善的状况超预期,来自于中外疫情之间的差别,疫情防控质量的差别,疫情具有高度的不确定性。目前疫苗已经开始出来,疫情的防控随着疫苗的成功,使我们原来预期的持久战转变为阶段战斗的话,我们外贸的变化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异?这实际是我们要考虑的。

   第四,中美贸易冲突,特别是在技术战上,高端技术“卡脖子”效应在过去一年多没有全面显现,是不是在未来几个月或者下一个阶段会有所显化呢?虽然我们进行了很多战略布局,但在短期供给和相应的需求引导上是不是有强外部效应,这是需要我们高度关注的。

   第五,民营经济,特别是民营投资如何能够快速转正,依然是我们整个内循环中间最为关键的要点,目前国家也在如何激发民营投资者的信心上已经开始进行全面的新一轮政策布局。虽然有政策布局,但由于目前各种政策效应是先国有企业,后民营企业,先大型阶级后小型企业,这个传递的过程中,要想激发民营投资需要有进一步的举措。所以,目前形势并不能够用乐观还是不乐观进行判断,而是在非常态状态下,中国取得这样一种成绩是值得我们骄傲的,但是我们整个经济,特别是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的战略布局刚刚开始,我们所遇到的这种短期宏观问题,短期的中观的结构问题和短期微观问题依然是非常严峻的。我们依然需要对于相关的短板问题、节点问题、难点问题进行进一步地梳理,进一步在政策层面、制度层面进行改革和释放我们的潜力。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009.html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50人论坛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