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于之伟:初掌大工厂:中共对鞍钢的接管与早期复产(1948—1949)

更新时间:2020-08-24 22:12:29
作者: 于之伟  

   摘    要:

   对于常年在农村中进行革命的中共来说,初掌大工厂是一项全新的工作。尽管中共在思想认识上对此有所准备,但是东北局及其基层在最初进占鞍山和接管鞍钢时,在很大程度上并没有意识到他们和现代化大企业的格格不入。经过短暂的混乱之后,鞍钢的秩序得以恢复。对现代工业管理与生产都外行的中共干部在领导鞍钢上,不得不将非党的技术精英作为依靠的对象,在鞍钢积极培养自己的干部与技术人才。在恢复生产中公开建党大大加速了基层党组织的扩张,这为发动群众运动恢复生产提供了组织基础。在早期恢复生产中,鞍钢仍倾向于以群众运动的方式来解决器材物资问题,推动生产立功竞赛和创造生产新纪录。尽管他们也开始注意到需要建立经济核算制等生产管理制度,但是群众运动始终是首要方式。苏联的一长制最后之所以在中国,包括在鞍钢难以真正贯彻落实,一个重要原因也在于此。

   关键词:中国共产党; 鞍钢; 接管; 复产;

  

   1948年2月19日,解放军进驻鞍山。对中共而言,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作为当时最大的钢铁基地鞍山为中共发展工业提供了绝好的平台。鞍钢接管与恢复的好坏直接影响中共的工业建设及未来的经济发展。即便到1951年年初,中共仍旧认为工厂接管是城市接管工作的核心部分,“管理和建设城市中最中心的问题是管好工厂、发展生产的问题”。1鞍山接管之初,东北局高层便关注到这一新课题。陈云主持财经工作后即谋划如何恢复与发展工矿企业和城市经济。现代大工业生产尤其需要技术、工人、干部以及设备,这考验着刚刚来到这里的共产党人。

   现有关于城市接管与恢复生产问题的研究,主要集中讨论中共建政初期对城市本身的接管与改造,尤其集中在石家庄、北京、上海、天津等大城市的城市管理和政权建设方面。2也有成果关注中共高层领导在接管城市中的作用,3注重对接管经验的总结与研究。4有学者对城市接管和改造问题的研究做了较好的梳理。5作为城市接管与改造中比较重要的部分的工厂问题,上述成果更多的是对中共政策和历史过程的整体概述,对具体问题的探讨较少。近年来,这一现象有所改善,有的学者探讨了中共如何塑造工人的主人翁意识,对工厂进行的民主改造,打造新的社会空间。6有的学者在中共对工厂原有生产管理制度的改造和建立新的生产秩序的基础上重点讨论中共如何争取工人对共产党新政权的支持和拥护及其对工人的政治教育。7亦有考察中共在工厂中废旧立新进行机构革新和工资改革的问题。8上述研究者一致认为接管和改造大工厂对中共而言是一个重要的新问题。在这个过程中中共是否有意识地进行了新的社会空间的再造,以及如何具体解决工厂的生产问题,都是值得进一步探讨的话题。毕竟,如何搞好生产才是中共在工厂中最为重要与紧急的任务。

   正如有学者所言,这一阶段对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而言,是一段特殊的时期,因为“它不单是共产党执政的开始,也是中国迈向社会主义的转折点,更是中国当代史研究无法绕开的起点”。9作为当时中国最大钢铁基地的鞍钢,被中共视为恢复生产乃至工业建设的重中之重,可以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钢铁工业就是从这里开始。鞍钢应该是打开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史研究的一扇窗口。现有成果中关于鞍钢的接管前后的问题的讨论大多是时人片断的回忆与访谈,以及对鞍钢各厂矿部门受破坏程度的统计和修复情况的概述。10本文拟通过对鞍钢接管和早期恢复生产做一历史考察,探究中共如何初掌大工厂以及在因应现代工业时如何调适革命的传统做法与现代工业。

  

   一 初进鞍钢:接管与归序

  

   鞍山接管后,除去小部分被战火破坏外,整个鞍钢大体完整,但是破烂不堪的厂区、残缺不全的设备、越膝深的荒草都使鞍钢显现出衰败之景象。进城的解放军第二天就张贴出布告,号召鞍钢员工到厂报到。在接管鞍山的问题上,东北局(南满分局)11也好,鞍山市委也好,显然都没有经过周密的筹划和部署,也没有通过做地下工作的城工部12予以准备,城工部事先“从未开会研究如何接收钢铁厂的物资人才及城市治安问题”,也未指定鞍钢专门守卫部队。13加之鞍山是由几个野战部队和地方部队共同打下的,战争过程中秩序混乱,并发生了部队进城抢劫事件。在进攻鞍钢的同一天稍早时候,中共中央就电告东北局,用接管石家庄的经验来提醒东北局在接管城市后一定要保持秩序稳定,防止混乱及恶性事件发生。14南满分局乃至鞍山前线是否及时收到该电目前还不得而知,实际情况是南满分局对接管鞍钢并未给予足够的重视,尽管南满分局要求统一有计划地搬运物资,但是因为没有统一的组织也没有派负责人及时接管处理,导致鞍钢所属厂矿大部分被各部队和各单位占据,20多个单位各据一方,许多物资被私分乱搬,地方党政制止不住。

   面对混乱情形,鞍山市委立即电告以陈云为首的南满分局,请求派人迅速接管鞍钢。1948年3月初,时任辽东办事处经建处副处长的柴树藩被任命为监理,取道桓仁、草河口、摩天岭前往负责接管鞍钢,之所以选择柴,主要是因为他多少懂得一点工业。15陈云要求柴树藩“取得地方党政和军队的支持,团结全体职工,把鞍钢接下来,要其它单位退出鞍钢,建立秩序”。16此时,陈云等东北局领导人已明确意识到东北的工作重心应由农村转移到城市,要掌握工业,加强工业的组织领导力量,要像搞土改那样,来配备和加强搞工业的干部。17土改是中共夺取农村后对农村进行塑造的手段,这就明示其对工业的态度,就是要像在农村搞土改一样,在党的领导下,以群众运动的方式不但要砸烂旧制度,还要建立新秩序。柴树藩来到鞍山后即以辽东办事处接管鞍钢负责人的身份,找到鞍山市委书记杨春茂与市长刘云鹤,在鞍山市委和地方军区与公安局的配合下,宣布接管鞍钢,颁布了保护工厂的布告,对进出鞍钢以及搬运物资都做了严格而明确的规定,陆续促使占据鞍钢的各单位撤出。18同时,在部队的支持下,武装了一批工人中的积极分子,建立纠察队,实行武装护厂。由于中共在鞍钢几乎没有党组织可以依靠,也没有可以信任使用的工人,故而只能借助工会这种工人熟悉并认可的力量来组织动员工人。19这些护厂工人大多出自被召回的原鞍钢工人,也有因为要度日而加入的工人,因为中共对于护厂工人都会发粮,加入护厂队可以得到不多但至少可度日的粮食。20由于鞍钢厂区过大,即便对重要部位派驻部队及工人武装昼夜看守,偷盗事件仍难以避免。21鞍钢接管不久后护厂队中就涌现出曹凤岐、郝新明、李振宽等护厂英雄。

   为了鼓励工人护厂,中共对工人们敢于斗争的精神大加赞赏,不仅给予实际的物质奖励,而且还有政治上的荣誉与地位。如曹凤岐不但被评为护厂一等功臣,还接受了大报采访,荣登头版,1949年作为特邀人士出席了全国政协第一届会议。郝新明被任命为鞍钢护厂大队长,并获得4 000元救济费。冒死参加抢运器材的李振宽被推选为职工代表,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所在的集体也被评为先进单位。中共将这些工人树立为标杆,这使得本就认同中共的工人们更加感受到“党和组织的信任”,22尤其出席政协会议,不但是一种极大的荣耀,而且使他们从情感上体验到主人翁的地位,极大地激发了他们的政治热忱。23这些工人不但平时更加努力工作,而且有空闲时,“还向工友们讲些革命道理,帮助工友提高政治觉悟”。24相对于这些常年在鞍钢的工人来说,中共作为“外来”政权,自然希望能够得到“本地人”的支持,而“本地人”的积极则会获得经济及政治上的回报。这也验证了华尔德所提出的施恩—回报体系。

  

   二 留用与怀疑:非党干部与技术人员的使用

  

   中共接管鞍钢要恢复开工生产,就必须解决技术人员的问题。由外行的党的干部来担任厂长、车间主任,哪怕马上着手学习技术,也无法达成目的。因此,唯一的方法就是留用那些没有离开的旧的技术人员。1948年6月,鞍山市政府要求在籍的专门人才和技术专家,无论在职还是赋闲,一律在一个月内到鞍山市政府登记。25鞍钢想方设法留用相当一大批日本和德国的技术人员,以及国民党未能撤走的有留学背景的中国技术人员,同时又从国内各地招聘来一批专家和大中专毕业学生。在鞍钢恢复生产之初,留学欧美的技术精英成为了主要的依靠对象。

   当时鞍钢有中国籍技术人员200多人,大多是随国民党到鞍山来的。1948年2月19日中共占领鞍钢后,除去已经离开鞍钢的,“国民党全厂干部技术人员及地方党政人员无一漏网”。26他们曾被作为俘虏集中起来送到辽阳刘二堡看管。但是,中共中央对此很快即表示了异议。柴树藩接管鞍钢后,鞍山市委立即下令禁止技术人员离鞍。274月9日,中共中央工委就鞍钢留用技术人员问题明确电示东北局:“对技术人员要善于留用,照顾他们及其家庭的生活,使其能够安心为我们工作。”28据此,东北局也开始注意到这些技术人员“将来鞍山复工时技术上尚可利用”,29很快指示鞍山市委派人将这批人从部队手中要回,并把他们全部接回鞍山。其中还有日本技术人员104人,中方协理6人和技术人员30余人。30为争取这些技术人员安心工作,7月17日中共中央批转华北城工部关于鞍山技术人员谈话的报告,要求做好留用人员的工作,为更好地激励这些技术人员发挥作用,“必要时,不惜付出高薪。即使是国民党人,只要有可能,也要利用”。31为此鞍钢为留用的技术人员提供了比较好的待遇,超过一般机关干部的两倍以上。32尽管如此,像擅长砌筑焦炉的德国工程师曼纳尔这种外籍技术人员仍想回国与家人团聚。中共不得不反复向其讲述政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并允诺在鞍钢恢复生产后送其回国。在争取到曼纳尔后,为了解决工作中的沟通问题,鞍钢安排懂英文和德文的工程师王振远协助曼纳尔工作,同时也让王利用这个机会学习相关技术。通过曼纳尔提供的线索,鞍钢从吉林等处找到修炉的原料,完成了焦炉修复。33

   鞍钢对不同的留用技术人员采用不同的政策。对靳树梁、邵象华等中国技术专家,注重发挥他们的专长为我所用,而对日本技术人员则始终是使用与防范并存。恢复过程中,当日方技术人员与中方技术人员发生分歧时,往往倾向于采纳中方技术员的方案。这固然与中国人对日本人的情感因素有关,认为日本技师政治上不忠诚,但更主要的是因为日方技术人员技艺不精。34如在炼出的钢出现裂纹问题上,日本技术员认为是炼钢工人操作的问题,杨树棠等中国技术人员则认为是含硫高所造成。经过杨树棠仔细观察和分析后终于证明了他的判断正确。35

   总体而言,对于这些留用的技术人员,中共注意运用他们的专业才能,将其分配到相应的岗位上,最终这些技术专家基本上都回到原来的岗位。即使对留用的日本技术人员存有戒心,但是出于现实需要,这些人大部分也都回到原来的岗位。鞍钢对他们也格外优待,将仅有的中型客车专门用来接送留用的日本技术人员,而鞍钢自己的干部们则大多徒步上下班。36在1949年7月9日鞍钢开工典礼上,一名日本技术人员甚至还被邀请到台上佩戴上了大红花。37

   鞍钢还通过留用技术人员来召集工人,参加工厂的恢复生产。一些从鞍钢离开的技术人员在李松堂38等人的影响下主动回到鞍钢,还有一些技术人员是靳树梁等人提出名单,鞍钢通过组织关系寻找回来的。东北局还在陈云的支持下从上海、湖北以及京津等地招聘了一大批工程技术人员。39由于技术精英们在鞍钢接管后的恢复初期有职有权发挥了重要作用,加之中共对之礼遇有加,地位尤为突出,基本上占据了鞍钢最重要的职位,掌握着鞍钢的具体事务,这让技术精英们显示出了极大的工作热情。这些技术人员对鞍钢的恢复生产发挥了很大的作用。40

然而,这些专家毕竟不是共产党员,中共对他们始终不能完全信任。1948年12月26日,鞍钢公司正式成立后,所属的各处、部以及厂矿的原本由留用的技术专家担任的领导职位逐渐开始被中共“自己人”所取代。(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609.html
文章来源:史林 Historical Review 2020年0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