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宗山:西方的疫情政治攻势与中国的应对

更新时间:2020-06-24 00:07:47
作者: 胡宗山  

   正在全球大流行的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威胁着人类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也必将永久改写世界历史和国际关系。目前,中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取得重大战略成果,但少数西方大国政客和部分媒体出于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肆意将新冠病毒政治化,利用疫情对中国发动舆论战、外交战、安全战,中国面临着严峻复杂的外部环境。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们要坚持底线思维,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面对严峻复杂的外交环境,面对咄咄逼人的西方疫情政治攻势,中国不得不奋起反击,以斗争求团结,维护全球合作抗疫大局,捍卫中国形象和利益。

   疫情政治攻势,是指少数西方国家政客、媒体或其他主体,罔顾客观事实,在病毒来源、疫情防控、疫情援助、疫情合作等议题上,单独或联合发起针对他国的舆论攻击、外交交涉、政治围攻、法律索赔、经济制裁、安全围堵等行为,将新冠病毒蔓延、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等政治化,以达到特定的政治目的。那么,西方大国的疫情政治攻势是如何发动的?有何方法论和认识论逻辑?我们又应该如何以底线思维为指导,打好反击战,有效应对和化解西方大国挑起的疫情政治攻势呢?

   西方对中国发起的疫情政治攻势

   西方对中国发起的疫情政治攻势包括舆论攻势、外交攻势、安全攻势。

   舆论攻势是指通过政客发布谣言谬论、媒体报道虚假新闻、有关实体表演起诉闹剧等多种形式对中国进行污名化、妖魔化,企图诋毁中国形象。舆论战是当前西方发起的疫情政治攻势的主战场,也是中国与西方交锋最激烈的领域,后文将重点分析。外交攻势是指西方政客在抗疫国际合作、中国对外抗疫援助、世界卫生组织与中国的关系、台湾当局谋求加入世卫组织等方面对中国发起的外交攻势。安全攻势体现为经济安全攻势、领土安全攻势等。疫情暴发后,美国加快与中国经济脱钩,动员企业退出中国市场。美国派出军舰在中国南海出没,以各种或明或暗的形式支持“台独”分子以疫谋“独”的行径。

   西方对中国发起疫情政治攻势的主战场是舆论战、外交战,两个领域的攻势互相交织、互相配合,中西交锋已从疫情暴发早期的遭遇战发展到当下中国对西方的舆论阻击战阶段,未来必将进入中国对西方无端攻讦全面反击的舆论总体战阶段。

   中西舆论遭遇战开始于中国疫情暴发之初。2020年伊始,就在中国人民奋力与病魔搏斗的时刻,西方政客、媒体突然开始大肆造谣,无端攻击中国。例如,攻击中国隐瞒疫情,攻击武汉封城是限制自由;攻击中国的社交阻隔是侵犯人权;攻击武汉设立的方舱医院是集中营,等等。中国不得不在两个战场同时应战:与新冠病毒的攻防战、与西方谣言谎话的攻防战。中国通过开展应急性外宣工作、组织疫情防控的国际合作、开展疫情外交等予以应对。

   阻击战发生在全球疫情大规模暴发之后。目前,中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取得重大战略成果,但是,欧美各国疫情形势依旧严峻。中国在国内抗疫任务仍很艰巨的情况下,积极开展对外抗疫援助,及时向疫情较为严重的意大利、伊朗、塞尔维亚等国派出医疗专家组,并向多国援助口罩、试剂盒、呼吸机等医疗物资。但是,部分西方政客和媒体不顾全球抗疫大局,对中国展开各种形式的舆论攻势,企图甩锅中国;中国被迫应战,通过外交部发文①、发言人答记者问、官方媒体评述、外交官社交媒体发声、驻外使节接受访问等形式应对西方舆论战,并加大对外抗疫援助与国际合作,持续开展疫情外交,外宣、外交、对外合作三管齐下,阻击西方的疫情政治攻势。

   西方政客和媒体的疫情政治舆论攻势可概括为“武汉、中国是病毒源头”“中国故意散播病毒”“中国瞒报疫情”“中国疫情数据造假”“中国囤积防疫物资”“中国应承担疫情蔓延责任”“应对中国进行调查,向中国追责索赔”“中国对外抗疫援助有政治目的”等八种主要谬论,发布这些谬论的上至美国总统特朗普、国务卿蓬佩奥等人,下至美国极右势力代表班农以及少数媒体从业者、学者、智库代表等,还包括英国、法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等国的少数政客和新闻媒体。

   从方法上看,西方的做法并非什么新招,不过是一直以来攻击中国的老套路、老手法而已,可概括为四种主要伎俩。

   一是恶意炮制—肆意污名法。蓬佩奥、特朗普多次声称有证据表明病毒来源于武汉病毒研究所,但一谈到出示证据,就顾左右而言他。事实上美国政客手中根本没有什么证据,一切都是他们恶意炮制的。世卫组织相关负责人证实,世卫组织至今没有收到美国政府提供的任何有关新冠病毒起源的数据或具体证据②。西方政客对武汉是新冠病毒源头的指责全是以想象为证据,恶意炮制可能性,再予以污名、污蔑,这是西方政客的一贯伎俩。

   二是玩忽职守—推卸责任法(俗称甩锅法)。某些西方国家政府浪费了武汉封城所留出的预警时间,导致疫情暴发,明明自己玩忽职守,却倒打一耙,责怪中国隐瞒关键信息,把防疫不力的责任推卸给中国。但对于关键信息是什么?又拿不出证据来。对比一下武汉封城的时间线、美国发布对中国的旅行禁令,从武汉撤侨的时间线以及美国确诊病例的增长曲线,不难发现,美国疫情失控完全是美国当局玩忽职守的结果,与中国毫无关系。研究表明,美国、欧洲的新冠病毒并非来源于中国。

   三是结论先行—有罪推定法。在少数西方政客的眼中,中国、中国人民似乎是有“原罪”的,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被他们批评;一旦有风吹草动,首先怀疑中国,首先假定是中国的责任,再戴着有色眼镜去寻找事实来配对,为之服务。不管什么事情,中国做得好,是数据“造假”,做不好,是制度劣势、文化劣根使然。西方对中国疫情数据的质疑、对中国人饮食文化的污蔑都是典型的结论先行,有罪推定。因为有罪推定,才有西方媒体对中国封城与意大利封城的双标解读。

   四是东拼西凑—移花接木法:西方政客与媒体往往将片面的数据或事实东拼西凑,然后予以极具政治目的的主观解读,再以之为证据。西方对中国的指责根本没有什么证据,所以蓬佩奥之流只能用“可能”来蒙混过关。而那些仅有的所谓“证据”事后被证明不过是恶意拼凑、移花接木的产物。英国某智库所谓的可证明武汉实验室泄漏病毒的视频后来被证实与武汉病毒研究所一点关系也没有。“五眼联盟”(指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五个国家组成的情报共享组织)一份所谓可证明“新冠病毒可能源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绝密档案’”最终也被证实不过是东拼西凑的媒体报道,根本不包括通过人工搜集或电子拦截的原始情报。

   西方疫情政治攻势的方法论与认识论剖析

   西方的八种谬论、四种伎俩是如何对华开展攻击的呢?这就不能不分析西方对华舆论战的方法论逻辑以及其背后的认识论本源。

   西方对华舆论攻势的方法论逻辑路线是:

   第一步:政治驱动,寻找替罪羊。疫情如此严峻,西方政客、媒体为什么还要不遗余力,将枪口对准抗疫队友中国呢?其背后隐藏着深刻的政治动机,一言以概之,一切为了选票、股票、钞票。有的政客是为了寻找替罪羊,企图将自身抗疫不力、本国经济下行、股市震荡的责任甩锅给中国;有的是为了转移公众视线,转嫁国际国内压力,捞取个人好处;有的是出于竞选需要,讨好保守势力,拉升支持率;有的是被长期以来对中国的偏见所左右;还有的纯粹是为了耸人听闻,吸引眼球,制造轰动效应……不一而足。

   第二步:结论先行,有罪推定。政治驱动决定了结论先行,结论先行又不得不“依靠”有罪推定,中国在疫情流行中的“缺失”就这样被西方政客和媒体“莫须有”地描述出来的,而且,先建构的事实又被后面的论调充为证据,进而形成中国责任论、中国赔偿论,形成新冠肺炎疫情历史虚假叙事的自我闭环。2020年4月20日,美国独立新闻网站“灰色地带”发文揭露美国保守派记者与政府配合散布虚假信息的全过程:《华盛顿邮报》记者罗金曾屡屡炮制假新闻,他在4月14日以似是而非的口吻对美国驻华使馆电报断章取义,把反华分子虚构为“科学家”,撰写出漏洞百出的“爆料”文章。15日晚,共和党参议员科顿发表阴谋论,称中国政府要为疫情所有损失负责。17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将该阴谋论“带到全球舞台”,要求中国允许专家进入武汉病毒研究所调查。③

   第三步:组织证据,炮制“可能”。经过有罪推定,对蓬佩奥们来说,中国的责任似乎已经是无可辩驳了,缺的只是证据。证据怎么来呢?通过统一指挥,精心组织,可以炮制,可以拼凑,可以移花接木,可以用“可能”代替事实。2020年3月20日,美国国安会要求各联邦机构统一口径,寻找证据,通过各种途径对外宣称中国策划掩盖疫情,导致全球大流行。于是我们就看到大量可笑、不值一驳的情报闹剧、文件丑闻,看到所谓的政治领袖、社会精英大量反智主义、反理主义的操作。

   第四步:赤膊上阵,污名抹黑。对于有些事情,例如中国向世界各国提供的抗疫援助,西方政客和媒体实在找不到造谣的任何证据,怎么办呢?就撕下伪装,赤膊上阵,通过人为解读,直接污名抹黑中国,其演技极其粗俗、拙劣,他们自己却乐在其中。还有那些直接歧视东方人、中国人的言论和行径,更是暴露了少数西方人的道德底线是无耻无下限。美国《政治报》曝光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给党内各阵营发送一份长达57页的备忘录,指导鼓动共和党候选人通过三大攻击路线,积极攻击中国来应对疫情危机。该备忘录还表示将把中国作为2020年美大选的中心议题④。这表明,栽赃、攻击中国已经成为共和党竞选的“全政府策略”。

   第五步:非法追责,可笑索赔。少数西方政客不顾国际法上的主权豁免原则,也不顾历史上从无自然灾难追责主权国家的先例,要求追究中国“瞒报”的责任,甚至耸人听闻、煞有其事地发起各种起诉中国、索赔追偿的闹剧,这些闹剧的依据、论点不值一驳,但始作俑者却表演得甚欢。

   尽管行为荒唐,但这五步逻辑却前后相联,环环相扣,显然是经过精心策划的,那么,是谁在这样做呢?不要小瞧,正如对华为的围追堵截一样,新一轮的对华舆论战、外交战正在越来越组织化,领头的是美国政客。特朗普在4月至5月间曾给40多位盟国领导人打电话,主题就是统一口径,将疫情责任“甩锅”给中国。执行的中坚力量之一是“五眼联盟”。正是在“五眼联盟”的操纵下,澳大利亚充当反华“炮灰”,积极炮制机密情报文件以供美国使用。澳大利亚前外长唐纳最近直接表示,在对华关系方面,西方国家需要协调一致。

   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某些西方政客和媒体会作出如此无道德底线的行为来?这就不能不去探究隐藏在上述方法论路线图背后的认识论乱流。近年来,在某些西方国家,贸易保护主义、民粹主义、极化政治、逆全球化、逆一体化的逆流勃然兴起,其标志就是美国“退群”、英国“脱欧”、美欧极右翼势力崛起。

   政治精英中的反智主义、反理主义和工具主义倾向也在发展,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表演得更为充分:

反智主义,是指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流行时,政治人物漠视医学专家的专业作用,以错误的、反科学的个人判断进行防疫决策,甚至处分疫情“吹哨人”,限制医学专家的科学发言,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代表人物就是特朗普。美国有关部门很早就向白宫递交新冠肺炎疫情的警示文件,但特朗普一直坐视不管,甚至反驳、质疑美国病毒专家的专业警告;等到美国境内疫情急剧暴发后,特朗普又多次发表惊人言论,削弱防疫努力。他散布的“气温升高病毒会自动消失”“消毒剂可杀死病毒”等言论堪称反智主义的典型代表。英国当局早期的群体免疫计划也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幸亏没有实施。美国罗斯福号航空母舰舰长仅仅因为写信呼吁拯救染病的士兵,就受到撤职处分,多名美国医学专家、一线医生遭遇封口威胁。特朗普等人很少戴口罩,即使在召开多人参加的室内封闭会议时也是如此;美国副总统彭斯甚至在视察医学中心时也拒绝佩戴口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815.html
文章来源:人民论坛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