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哈佛大学校长白乐瑞新冠肺炎康复:“感觉一夜间变成120岁的老人”

更新时间:2020-06-14 18:35:36
作者: 白乐瑞  

  

   编者按:本文为2020年4月6日哈佛大学校长白乐瑞(Lawrence S. Bacow,白乐瑞为其中文名)在新冠肺炎康复后,接受《哈佛公报》的一篇采访文章。本文译者王雅林、李晓洲,修订千禧月。爱思想很荣幸在译稿修订过程中,得到了美国著名汉学家、哈佛大学亚洲历史教授欧立德(Mark C. Elliott)先生细致的指导与帮助,在此深致谢意。

  

   当地时间3月24日,哈佛大学校长白乐瑞 在致哈佛全体教职员工的一封信中说,他本人及其妻子白娥黛(Adele Fleet Bacow,白娥黛为其中文名)感染了新冠病毒。在开始在家办公并限制了与外界的接触一个多星期后,两人均出现感染新冠病毒的症状。如今康复后的他,向校刊《哈佛公报》(Harvard Gazette)分享了自己与妻子的经历。以下为采访全文。

  

   《哈佛公报》(以下简称《公报》):您和白娥黛现在感觉如何?

  

   白乐瑞:感觉好多了,我们非常幸运。事实上我们俩从未经历过导致这么多人住院的呼吸系统疾病。对我们来说,这很像流感。不是玩笑,但是至少就我们的情况而言,没有危及生命。

  

   《公报》:您都有哪些症状?

  

   白乐瑞:一开始是咳嗽,后来发展至发烧和寒战。全身疼痛,感觉自己几乎一夜之间就120岁了。然后是嗜睡,就像患了流感时那样。

  

   《公报》:当得知检测结果都呈阳性时,您当时是什么反应?

  

   白乐瑞:我们一直非常当心,所以说实话,我有点吃惊。白娥黛和我在出现症状前的近10天里,除了彼此,再也没有见过其他人。我们完全被隔离在家里。之所以如此谨慎,是因为我患有自身免疫性疾病,非常容易被感染。事实上,有些人质疑我为什么要接受新冠病毒检测--因为我的免疫力很低,所以我属于高危人群。当检测结果呈阳性时,我想“这个玩笑可开大了”。

  

   当时最担心的是我还能否履行(校长的)职责。2004年,我还在塔夫茨大学当校长时,被诊断出患有自身免疫性疾病,当时我病得很重,不得不请了一个月的假。正因为如此,我意识到我必须照顾好自己,如果我身体出了状况,对谁都没好处。而如果别人生病了,我必须允许他们花时间来康复。所以当检测呈阳性时,我试着去做一个好病人,做我应该做的事,以此来模仿我希望在别人身上看到的行为。我有幸拥有一支伟大的团队,他们没有错过任何一个细节,只是为了在我不在的时候让一切工作正常进行。

  

   《公报》:那您生病期间,还可以继续工作么?还是完全不碰任何工作?

  

   白乐瑞:作为校长,你永远不会完全脱离工作。我一直在看电子邮件,虽然没能做出很积极地迅速回复。我的办公室主任帕蒂·贝林格和高级职员比尔·李每天会与我通一次话。我每天都会收到(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行政官)凯蒂·拉普(Katie Lapp)和(教务长)艾伦·加伯(Alan Garber)的报告。如果需要的话,我也会给他们打电话。

  

   《公报》:当您发邮件告诉哈佛全体人员您和白娥黛都确诊新冠肺炎时,得到了怎样的回应?

  

   白乐瑞:我们收到了来自学生、教师、教职工和校友的上千份回复,回复中有些来自世界各地。我和白娥黛都被深深地感动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当时我生着病躺在床上,正好看到CNN在报道我生病的新闻,那一刻有点奇怪,有种灵魂出窍的感觉--这成为全国性的新闻。紧接着我们开始接到来自全国和世界各地的老朋友的问候。

  

   《公报》:您是如何度过这段社交孤立的时光的?您是否一直在刷屏看什么或读什么特别的东西?

  

   白乐瑞:光是看电子邮件就够费劲的了,我还真没什么为了休闲读点什么的机会。讽刺的是,几个星期前,儿子、儿媳和两个孙女给我们打电话--他们住在纽约市,开始在家远程工作--想知道如果他们在这段时间过来和我们住在一起,我们是否欢迎,当时我们说,“当然,十分想见你们”。结果,我们俩出现症状的那天,他们真的开车来了,最大的麻烦是两个孙女--2岁半和8周大--也被带过来了。就这样,他们一家一直待在我们家,一个屋檐下,双方依然是视频联系,以此保持社交距离。希望几天后当我们从另一边走出来时,能够真正地和孩子们一起享受团聚。

  

   《公报》:现在您感觉好多了,您在家工作的典型一天是怎样的?

  

   白乐瑞:因为我刚刚恢复,还不确定是否可以真正回归日常。我还没有开始锻炼,希望下周能重启。通常每一天里,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一夜之间收到的邮件。然后我通常有一系列的电话和会议,就像其他人一样。有时这些电话是我的直接下属打来的。我在和各系主任和各副校长联系沟通。我也在和政府官员联系,目前已经和州长、华盛顿特区、剑桥市、波士顿市的官员通了电话。

  

   我也和我的同行保持联系。常春藤联盟的校长们主要通过电子邮件保持密切联系,我也通过电话与他们中的一些人进行了交谈。我经常与麻省理工学院校长拉斐尔·赖夫(Rafael Reif)交谈,再比如(前哈佛校长)德鲁·福斯特(Drew Faust)和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等等。基本上说,我试着接触以前曾处理过类似情况的人,或者正在实时处理这些情况的人。

  

   我已经和马萨诸塞州独立大学协会和美国教育委员会通过话。上周末我们在网上举行了董事会,召开了一次全体监察员会议和一次集团会议。

  

   《公报》:请您回顾一下,我们学校是什么时候开始监测新型冠状病毒的?

  

   白乐瑞:1月初,哈佛大学卫生服务部开始关注中国疫情趋势。我们有来自中国的学生,也有相当数量的教师和工作人员前往中国。当时,我们还向从中国返回校园的社区成员发布建议,告诉他们应该采取哪些措施来确保身体健康。然后我们开始建议人们不要贸然出国旅游,先是建议不要去中国旅游,后来范围扩大到世界上疫情严重的热点地区。

  

   同时,与我们的教职工也进行了密切联系,他们中的一些人是全球知名的传染病、病毒学、流行病学和公共卫生专家,与中国和世界其他地方的同仁们保持着联系,于是我们请他们就美国将面临的风险提供建议,并为此召集了一个危机管理团队来追踪疫情,做一些初步规划。凯蒂·拉普召集团队,包括行政院长、副校长,以及大学其他环境健康和安全体系的人,规划和思考如果在波士顿,甚至是哈佛校园里发现病毒踪迹,我们可以做什么。哈佛大学卫生服务中心主任阮江(Giang Nguyen)也很快组建了一个科学顾问团。我们还有幸请到艾伦·加伯(Alan Garber)担任教务长,他既是一位医生,也是一位经济学家,发表过关于流行病管理的学术论文。因此,我们利用了大量的专业知识来准备应对新冠病毒,并在此过程中做出一些明智的决定。

  

   《公报》:哈佛是美国第一批降低校园密度、向网络授课转型的机构之一,一开始也遇到了一些阻力。您能谈谈做决定的过程吗?

  

   白乐瑞:我们的想法基本上是由少数几个因素驱动的。第一是观察新冠病毒在中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传播,并试图学习这些国家的经验;第二,决策由模型驱动,如果这种病毒具有高传染性,我们可能会面临一场非常现实的危机。当时,我们认为年轻人的患病风险比老年人或有病史的人要小。而最近的数据表明,至少在美国,年轻人发展成重症的几率比其他一些国家要高。我们一直在研究这个。我们还观察了“钻石公主”号等游轮的情况,这些游轮就像培养皿一样,想象一下如果我们的学生宿舍暴发疫情会发生什么,那些学生彼此都住得很近。

  

   随着春假的临近,我们担心如果不迅速采取行动,学生可能会分散到各地,并可能与世界各地的其他年轻人接触,当他们返回校园时,我们可能会面临(疫情)全面暴发。所以我们认为在学生春假之前采取行动是很重要的,于是很快就调动了资源。哈佛大学信息技术系在安妮·马古利斯(Anne Margulies副校长兼大学首席信息官)的领导下,迅速准备好让每个人都参与进来,开始教育全体教员,确保我们有足够的IT基础设施来支持大规模的网络教学和会议。同时,副教务长巴拉特·阿南德(Bharat Anand)和他的同事们开始收集资源,以便迅速对教师进行在线教学的培训。每位院长都不知疲倦地与教职工一起准备,他们是这一进程的真正英雄。然后我们给学生们发了一个通知,要求那些可以回家的学生搬回家,并且在假期后不要再回到校园。我们将把所有的教学搬到网上。

  

   我知道我们可能会因为行动过早而受到一些人的批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注意到马萨诸塞州的病例在四天的时间里从13增长到28,到42,再到91,这是一个明显的指数增长速度,尽管基数很小,但在之前一两个星期里,其他许多国家都重复经历过几乎完全相同的增幅。那时我很快意识到,犯错的代价是不对称的。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提前行动--就像一些人认为的那样--的确会给很多人带来不便,也可能会浪费资源,但是,如果我们太久未做出反应,代价可能影响人们的一生。所以做出决定本身其实并不难,但执行它很困难。但做出让学生离开、不再返校、转向在线学习这个决定是非常清楚的。我们还认识到,通过迅速采取行动,我们可能会让其他面临类似决定、但无法获得我们拥有的专业知识的机构更容易迅速采取行动。

  

   《公报》:学校在帮助学生和其他人转型上是怎么做的?

  

白乐瑞:我们要求学生和社区的其他人尽快采取行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70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