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孔寒冰:认同政治的挑战

——中东欧在民族关系、国家建构和区域整合中的困境

更新时间:2020-05-29 13:33:54
作者: 孔寒冰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  中东欧是由来自原东欧、苏联和西欧等三个次区域的17个国家构成。中国学界把它们作为一个整体进行研究,主要是服务于中国与它们的经贸合作与人文交流。认同政治是观察中东欧的一个重要视角,对中国来说,也是制订发展同这个新出现的区域各方面关系的基本依据。在历史的长河中,中东欧的民族关系、国家构建和对外交往在不同程度上受制于外在的文明冲突、大国争霸、国际体系约束和内在的不同民族、不同信仰、历史恩怨。正因如此,中东欧国家在不同程度上存在着认同政治的背离与缺失,在民族关系、国家构建和地区整合上面仍然面临各种的挑战。许多影响中东欧国家政治认同和区域整合的因素依旧在起作用。无论怎样界定中东欧,都需要综合地关注它的认同政治及其影响因素,避免误读,有效推动中国与这些国家关系的发展。

   关键词  认同政治 中东欧 民族 国家 背离 困境

  

   认同政治,有学者也称之为身份政治[①],通常用于描述民族国家(特别是多民族国家)的社会发展和区域整合的状态。就前者而言,它指的是寻求、维持和强化社会成员对民族国家的政治认同。就后而言,它指的是民族国家在区域整合过程中的相互博弈。政治认同是人们对某种客观存在或接纳或包容或排斥的心理状态及相应的行为表现,而政治博弈则是各种政治认同之间的相互关系。世界上的人是形形色色的,客观存在是多种多样并且是动态的,所以,无论是民族国家的政治认同还是不同国家对区域整合的态度也都非常复杂。正因如此,在区域国际政治中,不同民族和不同国家始终纠结在各种认同当中,由此而生的认同政治就极为复杂。从内容上说,认同政治要探讨的就是政治认同程度及其内在的和外部的各种因素影响。影响因素越多,民族国家的认同感就越弱,由它们构建而成的民族国家和区域整合中的矛盾、冲突甚至战争就多。认同程度是观察的是认同政治的表象,而解构各种影响认同的因素则是探究认同政治的内在动因。

   本文研究的对象是一个民族关系复杂、国家构建坎坷的区域,重点探讨该地区认同政治历史、现实及其影响因素。世界几乎没有不存在认同政治的区域,但在认同程度上和影响认同的因素多少上却差别极大,而集内部和外部重要影响因素于一身的却只有中东欧。外在的文明冲突、大国争霸、国际体系约束,内在的民族不同、信仰差别、历史恩怨都在不同程度上影响着这里的民族关系、国家构建和区域的整合。这些因素持续的时间不一,但其中的许多至今依旧存在并在不同程度上挑战中东欧的认同政治。

   中东欧是冷战后出现的对原来地缘政治上东欧的一种称谓,从字面上看,这似乎是在欧洲的中部和东部,其实,它的内涵与外延都与欧洲中部和东部是少许重叠多半错位,地理位置上属中欧东部和东南欧。中东欧接续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出现的地缘政治意义上的东欧,而在东欧出现之前的欧洲是除苏联之外的一个整体。属于东欧的国家有中欧东部的民主德国、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波兰和东南欧的阿尔巴尼亚、南斯拉夫、保加利亚、罗马尼亚,一共八个国家。东欧的基本特征是受苏联控制和实行苏联式的社会主义制度(以下简称苏联模式)。冷战结束后,苏联解体了,这些国家也都放弃了苏联模式,社会发展回归欧洲模式。东欧不复存在了,后续称谓很多,但逐渐在学界通用的是中东欧。在社会转型过程中,民主德国与联邦德国合并,而实行联邦制的捷克斯洛伐克和南斯拉夫都解体了。捷克斯洛伐克和平分家,1993年分别建立捷克和斯洛伐克两个独立共和国;南斯拉夫则从1991年开始在战争的血雨腥风中不断分裂,到2006年形成六个独立国家。这样一来,不算地位未定但事实已经独立的科索沃,中东欧共有13个国家,在地理位置上中欧东部有四个,东南欧有九个。不过,近十多年来,在西方学者、中东欧国家的学者和俄罗斯学者越来越不把中东欧作为一个整体的时候,中国学界出于国家对外交往的需要而强化了中东欧的整体性,不断扩大它的外延,2012年和2019年先后将原属于苏联的波罗的海三国和属于西欧的希腊纳入到中东欧范畴里来。中东欧国家数量扩大到17个后,其范围涉及到冷战期间的东欧、苏联和西欧。在区域研究中,在相当长的时期里,国内外学术界研究的是地缘政治上的东欧和它的后继称谓中东欧,既没有波罗的海三国更不包括希腊。将波罗的海三国和希腊纳入进来之后,中东欧在内涵与外延与以往的中东欧完全不一样了。本文旨在从历史和国际视域来关注现在中东欧的多样性和复杂性,所以,没有延续传统研究,而是由这17个国家组成中东欧作为研究对象。[②]但是,由于波罗的海三国和希腊都是中东欧的“迟到者”,文中论及的重点还是中欧东部和除希腊之外东南欧13国。

   中东欧历来就是帝国争霸的舞台,受制于大国关系和国际体系。这里的民族命运坎坷,相互关系复杂、国家构建艰难。正因如此,中东欧地区千百年来动荡不已,充斥着各种矛盾、冲突和战争。如今,由于整体上回归欧洲,还由于中国倡导的“17+1”,中东欧表面上显现出较强的认同或被认同,要么是思乡的游子归来,要么是亲密的合作伙伴。中东欧认同政治的这种状态固然是向好的,但仔细想来,影响中东欧认同政治变数的因素多半都还存在,而认同政治的错位和背离也使中东欧的民族关系、国家建构及区域整合面临着种种挑战。

   一、民族的多样性和复杂性

   民族是构建一个国家或一个地区的基本要素,数量越多,形成认同政治就越难。不仅如此,民族本身就是一个混沌概念,民族学、政治学、社会学、人类学、人文地理学等都对其有自己的解释。受苏联和西方的双重影响,中国学术界对民族的基本解释有两种。从政治体制和现代国家主权上强制划分的群体叫民族(nation),从历史传统和文化特征上彼此区分的群体叫族群(ethnic)。[③]事实上,在中东欧,这两种意义上的民族都有,但在不同历史时期和不同国家有所侧重。不过,作为本文研究对象的民族,特指近代之前建立过王国或帝国、近代以来独自或合伙建立过民族国家的群体,而不包括众多其他群体。中东欧这样的民族有捷克人、斯洛伐克人、匈牙利人、波兰人、阿尔巴尼亚人、斯洛文尼亚人、克罗地亚人、塞尔维亚人、黑山人、马其顿人、波斯尼亚克(波黑穆斯林)、希腊人、保加利亚人、罗马尼亚人、立陶宛人、拉脱维亚人、爱沙尼亚人。

   目前,由上述17个国家构成的中东欧领土面积148.48万平方公里(约相当于中国新疆面积的70%多一点),人口近1.3亿(只比中国广东多不到200万)。但是,中东欧民族的多样性和复杂性却十分突出。多样性不仅指这些民族的数量,更在于它们的类别比较复杂。比如,中东欧地区的民族还与多种宗教、多种语言文字交错地组合在一起。因此,与其他区域相比,中东欧的民族不仅多样性强,而且相互关系非常复杂。语言和文字是人类交流思想、沟通情感的主要工具,每个民族自己的语言叫母语,通常有较强民族和地域的独占性、排他性。根据语言的谱系分类法,中东欧的民族分属印欧和乌拉尔两个语系,拉丁、斯拉夫、希腊、阿尔巴尼亚、波罗的、乌戈尔、芬兰七个语族及再下一级的语支,各民族几乎是各有各的语言和文字。宗教信仰是一种与人们对超自然力量的信仰相适应的社会文化现象,宗教与民族也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虽然也有很强的排他性,但分布是跨民族的。相同的民族可以信奉不同的宗教,不同的民族也可以信奉相同的宗教。中东欧民族主要信奉的是世界性三大宗教中的两个——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基督教又分的天主教、东正教和新教三派,在中东欧都有自己的信徒。民族同语言文字、宗教信仰的独占性、排他性的错位混搭,是中东欧民族的一大特色。(参见表1)

表1 中东欧地区语言和宗教情况

  

   图表来源:笔者自制。

  

   在世界上大多数区域里,民族都是多样性的,但彼此差别像中东欧民族之间这么大的并不多。在世界上大多数区域里,民族也都信奉不同宗教,但世界两大宗教三大派从外汇聚于一地,中东欧几乎是唯一的。中东欧民族多样性和复杂性有显性的表现,前者如马赛克式的分布,不同的宗教信仰、各自的语言文化、价值取向和传统特征等等。后者如民族主义情绪、自身的优越感和对其他民族的怨恨心理等。所有这些在中东欧发展中不是推进认同政治的顺畅发展,相反,经常在民族关系和国家构建中造成重重障碍。

  

   二、早期国家兴衰的记忆

   在中东欧地区,除个别民族外,大多数民族的形成时间都是比较早的。大概说来,在西斯拉夫民族中,波兰人形成于公元10世纪前后,捷克人和斯洛伐克人形成公元5-7世纪。在南斯拉夫民族中,斯洛文尼亚人、克罗地亚人、塞尔维亚人、黑山人和马其顿人形成于公元六世纪以后,它们是由公元4-5世纪欧洲民族大迁徙时南下巴尔干的斯拉夫人与当地不同的土著居民融合而成的。波黑地区的穆斯林原本也是斯拉夫人,公元七世纪到这里的时候,语言和宗教与其他南斯拉夫人一样。公元15世纪被奥斯曼帝国征服后,他们皈依了伊斯兰教,宗教信仰和生活习俗越来越接近土耳其人,但一直没有独立的民族身份。直到1971年,南斯拉夫才认定波黑穆斯林是一个独立民族(波斯尼克)。保加利亚虽然也是南斯拉夫人,却有完全不同的起源。公元四世纪,作为游牧民族保加尔人从亚洲进入欧洲,到七世纪末,他们与已经被斯拉夫化的色雷斯人相融合,逐渐形成了保加利亚人。在非斯拉夫民族中,希腊是西方文明的发源地,早在公元前20世纪古希腊人就形成了。阿尔巴尼亚人也是巴尔干半岛上的古老民族,先祖伊利里亚人在公元前1000年就居住在巴尔干。罗马尼亚人的祖先是达契亚人,早在公元前2000年就已形成,但以罗马为宗的民族形成于1-2世纪。公元五世纪前,匈牙利人(马扎尔人)就形成于乌拉尔山以东鄂毕河流域及里海以北地带,公元800年左右到了今天匈牙利这个地方。立陶人在公元13世纪形成民族,而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则在公元15-16世纪形成民族的。

   但在国际舞台上,从总体上来说,中东欧这些民族都属于弱者,他们扮演的是配角甚至只能当看客。不过,它们几乎都有自己的早期国家,其中一些民族在某个特定时间段还成了地区性的大国。这些大国不是现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而是疆域人口伸缩性都很的王国或帝国。但是,这些国家都没有能持续存在下来,那些曾强极一时的王国或帝国是交替出现,在以疆域和身份展示某一个民族的历史辉煌时,对另一些民族来说记载的却多半是悲哀。这种反差的历史记忆都在不同民族中延续下来了,彼此心中都有解不开死疙瘩。同样是一段历史或一个事件或一个人物,每个相关的中东欧国家的写法与评价都不一样。(参见表2)

  

表2 中东欧地区民族国家的历史变迁及民族构成

  

   图表来源:笔者自制。

相关说明:(1)表格的中东欧是指目前的地区范围;(2)表格第三列指的该国在鼎盛时期的疆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51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