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夏清:“机动工”:生产大队的劳动力配置*

————以山东省梁桥大队为例

更新时间:2020-05-10 15:17:55
作者: 夏清  

  

摘    要:

   人民公社时期生产大队从所辖生产队抽调劳动力现象非常普遍,这种抽调的用工形式被称为“机动工”。机动工抽调遵循“找平”原则,即抽调劳动力数量各生产队均等。机动工根据性质大略可以分为农业类和非农业类机动工,与农业生产直接相关的为农业类机动工,其他的比如组织活动、文化宣传等为非农业类机动工。机动工抽调对生产大队的影响是积极的,生产大队有积极性抽调更多的劳动力;对生产队而言并没有明显影响农业生产;而对农户的影响存在较大差异,首先因分配要回各自的生产队,所以存在“同酬不同工”现象,其次是不同农户面临不同的抽调机会,不同抽调机会意味着不同的收益,进而会影响农户的劳动积极性。

   关键词:机动工; 生产大队; 抽调; 劳动力配置; 梁桥大队;

  

   人民公社从一成立就被“一平二调”所困扰,“平”是在公社范围内实行贫富拉平、平均分配各种实物和现金,“调”是县、社两级无偿调走生产队(包括社员个人)的某些财物。“平”“调”问题直接与人民公社的效率相关,因此研究者对该问题的关注较多。然而综观学界的研究,对“平”关注得较多1,但对“调”,特别是生产大队对生产队劳动力抽调这一重要问题研究得不够,或者说目前尚没有文献对这一问题进行专门探讨。本文拟依据山东省汶上县梁桥大队的工账及历年收益分配账、梁桥大队实地访谈资料2和汶上县档案馆资料,重点讨论生产大队从生产队抽调机动工的机制、对机动工的安排使用,以及机动工抽调对生产大队、生产队和农户本身三个层级的影响等问题,以期深化对人民公社的运行特别是生产大队与生产队之间的互动关系、人民公社的效率和农村改革前后经济关系变化的认识和理解。

  

   一、机动工发展历程和运行机制

   机动工是人民公社时期的特殊产物,但目前学界并没有明确的定义。根据调研访谈所知,机动工是生产大队从所辖生产队抽调的劳动力所从事的所有劳动形式的总称,也表示因大队用工所获得的工分数量,即机动工既指劳动种类,也指劳动后所获得的工分,通常狭义上指劳动种类。

   (一)机动工发展历程

   纵观整个人民公社时期,机动工的抽调强度越来越低。

   人民公社初期,完全无偿抽调机动工。1958年8月29日,中共中央在北戴河会议上通过了《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问题的决议》,把人民公社化运动推向高潮。这一时期公社可以无偿调用机动工,且工分核算及收益分配在公社层面进行,因此公社对生产队的社员具有完全的无偿抽调权利。人民公社初期的这种机动工抽调方式可以概括为“一平二调”。从机动工的类别来看,人民公社初期的机动工主要分为参与大型水利建设的基建用工和非直接生产性的机动工,且前者占主体。虽然人民公社初期大规模无偿平调的基建用工确实有效促进了水利建设,但其不同程度地影响了生产队的农业生产活动和社员的收益分配,对生产队和社员的效益有限。因此,这种“一平二调”的劳动力抽调方式很快被叫停。

   不久,无偿抽调等错误形式得到纠正。1959年3月,人民公社开始实行以大队为基本核算单位的三级管理、三级核算的体制。同年4月,中共中央发出《关于人民公社的十八个问题》,着力抑制公社平调,要求对国家平调公社、公社平调生产队的物款进行退赔3。1959年12月《关于人民公社过渡问题》指出:公社企业需要的劳动力,可以向大队抽调,但先要帮助他们实行半机械化、机械化,提高劳动生产率,解放劳动力。这样就不至于因为抽调劳动力而影响大队的生产。对抽调到公社的劳动力,公社要给予合理的劳动报酬,并且要控制在一定的比例之内。41960年8月10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全党动手,大办农业,大办粮食的指示》,要求“全党全民,一致努力,大办农业,大办粮食”,精简县社工业人员和常年的基建队伍、停办脱产的文工团和球队等、停止非生产性的农村基本建设。同年11月3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农村人民公社当前政策问题的紧急指示信》,要求全国农村党支部纠正“一平二调”的错误5。

   紧接着,中央对抽调的比例作了规定。1961年6月北京中央工作会议修改后的《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修正草案)》规定,生产大队之间的生产协作“必须按照自愿互利和等价交换的原则,不许无代价地调用劳动力”,生产大队对生产队的劳动力“除了公社和大队按规定调用的以外,都必须固定在生产队,不许随意抽调”。同时,要求基建用工“必须不妨碍当年生产的增长和当年社员收入的增加”,大队企业的副业用工“从生产队占用的劳动力,一般地不能超过生产队劳动力总数的5%”。6

   随着核算单位的下放,对劳动力的抽调进一步收紧。1962年2月13日,中共中央通过《关于改变农村人民公社基本核算单位问题的指示》,规定以生产队为基本核算单位。同年9月27日,中共八届十中全会通过《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修正草案》,要求基本建设用工和生产用工分开计算,每个有劳动力的社员做不超过全年基本劳动日数3%的生产性的基本建设用工,作为集体经济的劳动积累7。自此之后,大公社开始正式过渡到以“三级所有,队为基础”为标志的小公社体制,人民公社进入稳定的阶段。公社再无力进行大规模的劳动力无偿抽调,大队从生产队抽调劳动力也需同生产队协商。国家和县、社抽调常年离队的劳动力也被要求控制在5%左右,最多不超过10%8。

   针对大队的副业用工,1962年规定“公社和生产大队一般地不办企业,不设专业的副业生产队”9。而后在1965年改变政策,要求“必须充分发挥人民公社制度的优越性,积极地有计划地增加集体副业在整个副业生产中的比重,巩固和壮大集体经济”,规定集体副业在不平调生产队的人力物力财力的前提下,可以由生产大队直接兴办10。

   改革开放之后,机动工抽调也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从1978年开始,集体化生产逐渐解体,农村开始实行各种形式的责任制。生产队也开始拒绝生产大队不合理的劳动力抽调。且由于农业生产和收益分配由生产队层面转向农户层面,传统意义上的机动工慢慢消失,但集体对劳动力无偿或有偿地抽调仍然存在。国务院1991年12月7日发布的《农民承担费用和劳务管理条例》规定,“村干部报酬实行定额补助和误工补贴两种形式”;“农村义务工,主要用于植树造林、防汛、公路建勤、修缮校舍等。按标准工日计算,每个农民劳动力每年承担五至十个农村义务工。因抢险救灾,需要增加农村义务工的,由当地人民政府统筹安排”;“劳动积累工,主要用于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和植树造林。按标准工日计算,每个农村劳动力每年承担十至二十个劳动积累工。有条件的地方,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批准,可以适当增加。劳动积累工应当主要在农闲期间使用”。

   据梁桥村村民回忆,1991年整修大运河梁山段,是最后一次集体大规模“出户”,也即义务工,每个村根据人口出工。因此,这一时期的义务工主要以基建用工为主,但与之前不同的是,义务工不再由村统一核算和分配,而是直接获得一定数额的劳动补偿。随着农村社会经济发展,这种形式的机动工也渐渐消失,到2006年全面取消农业税,机动工和“三提五统”一起成为了历史名词。

   (二)“三级所有,队为基础”体制下的机动工运行机制

   如前文所述,在人民公社初期,“一大二公”的大公社使公社对社员具有完全的动员能力,公社可以调动生产队社员参加公社甚至跨公社范围的大型水利工程及其他“共产主义大协作”项目11。但是这种“一平二调”的机动工抽调模式并没有维持太久,因此,本文接下来主要讨论的是人民公社中后期“三级所有,队为基础”体制下的机动工运行机制。

   生产大队从生产队抽调劳动力的原则是“找平”。在我们访谈过程中,原社员们反复说的一个词是“找平”,即按照人口或土地从各生产队平均抽调劳动力。通常情况下,机动工的抽调是由生产大队根据用工需要将用工需求指派给各个生产队,再由生产队自行决定派谁去。尽管生产大队从每个生产队抽调的机动工人数并不完全一致,各个生产队机动工的劳动内容也并不相同,但是生产大队会保证全年下来,各个生产队的机动工是“找平”的,即不同生产队的机动工工分数在按其生产队人口或者土地亩数平均分摊以后基本相等。举例来说,梁桥大队有一个砖瓦窑,窑上需要约15个劳动力,那如何在11个生产队中分配呢?“不用分。大队会把各个生产队在大队干活的工分尽量找平。大队的劳动力是各个生产队的,如果大队给一个队打10分,另一个队打100分,打100分的这个生产队肯定就不愿意,因为这个工分不是在生产队出的力,但要在生产队分东西,所以大队要尽量拉平。比如窑业现在缺的两个劳动力都是从这个生产队出的,那么大队里别的工就少给这个生产队派,到时候所有生产队的大队工分就尽量找平了。”12

   根据我们对《大队工账》的统计,1968年、1969年、1970年三年,梁桥大队11个生产队的每亩土地应摊机动工工分分别为22、19和21分,每人应摊机动工工分分别为49、40和43分,证实了机动工确实在每个生产队都是“找平”的。

   机动工“找平”机制的实现主要基于两点。一是“底分评定”。即每个社员劳动获得的工分(通常指记时工)并不与具体的劳动内容(劳动强度、劳动方式和劳动的复杂程度)直接相关,而是提前评定好的13。底分一般是由生产队按照“自报公议”的方式评定,但后期往往更依赖年龄。比如在梁桥大队,成年劳动力一个工记8分14,18岁以下的劳动力一个工记6分或5分等。底分评定之后,不管干什么活都按底分记工分。访谈中村民提到一个有趣的故事:两个人播种,一个摇耧,一个牵牛,牵牛的活相对轻松但牵牛的人却得工分8分,摇耧的活十分辛苦且有一定技术含量但摇耧的人却只得工分7.5分。因为摇耧的人平时干活不认真,评分时底分只评了7.5分,评分后他无论干什么活每个工都是7.5分。15因此,不同劳动内容的一个工也都算8分,各个生产队的机动工被分派的活不一致也不会影响到最终的工分核算。二是“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收益分配模式。机动工的工分平时直接记在生产大队的账上,在年终核算时,由于生产大队并不进行收益分配,所以需要将机动工的工分划分到各自所属生产队的账上,由生产队进行收益分配。即“机动工要上生产队分东西,要是某个生产队的大队工分打多了,这个生产队就会有意见,因为这个是为大队干的活,没有在生产队出力”16。以上两点使得机动工的“找平”机制得以运行,而这也加深了人民公社时期的“同酬不同工”,我们在后面将会具体讨论。

   总之,生产大队在各生产队中平均抽调劳动力,即“找平”,体现了共产主义的平均思想。同时,生产大队并不给予被抽调者报酬,被抽调者的劳动报酬要回到各自的生产队通过参与年终分配而取得。这是机动工最基本的抽调和报酬分配模式。

  

   二、机动工的类型

   根据劳动内容的不同,机动工可以分为农业类机动工和非农业类机动工。农业类机动工是指被抽调的劳动力直接参与到农业生产性活动中,如农业试验队、农业机械队等。非农业类机动工主要指从事非直接农业生产性的活动,如基建类、文化宣传等。不同类型的机动工在当时的环境里虽然表面上给予劳动者的工分相同,但实质上的收益却有一定的差异,这与当时所宣传的同工同酬思想有一定的冲突。

   (一)农业类机动工

农业类机动工按照生产活动的类型又可以进一步分为三类:一是直接参与农业生产活动的农业试验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232.html
文章来源:中共党史研究 CPC History Studies 2020年0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