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姚昱 万金金:1962年广东省“支援前线”运动研究

更新时间:2020-04-26 10:22:43
作者: 姚昱   万金金  

   摘    要:

   在1962年年中爆发的第三次台海危机期间, 为防备国民党军队反攻大陆,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我国东南沿海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紧急备战。在此期间, 广东省展开了一次大规模的支援前线运动, 向前线部队提供了全方位的经济支持, 从而有力保证了此次军事行动的成功和此次台海危机的顺利解决。广东省自身也从这次支援前线运动中获得了宝贵的经验教训, 为随后进行三线建设的开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关键词:支援前线运动; 广东省; 第三次台海危机;

  

   1962年年中, 蒋介石针对中国大陆出现的经济困难而企图发动对大陆的军事进攻。为了应对这一挑战,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大陆东南沿海地区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紧急备战, 由此导致了引发国际社会广泛关注的第三次台海危机, 与1954—1955、1958、1996年三次台海危机并称四次台海危机。已有关于第三次台海危机的研究主要集中于此次危机中中国大陆、中国台湾与美国的三方外交互动 (1) 。但对此次危机中中国大陆进行的规模巨大、影响深远的国内动员却依然缺乏研究。目前仅有宋孝和、张伟和钟兆云概述了中国大陆的军事动员活动和“东南沿海紧急备战” (2) , 江俊伟利用了福建省地方档案资料探讨了此次危机中进行的备战活动对福建省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影响 (3) 。不过, 这些研究主要描述国内动员的军事和政治层面, 对中国在地方层面上展开的经济社会动员涉及较少。张羽对此次危机期间的国防经济动员虽有专著研究, 但主要关注的是全国层次与军事工业系统的活动, 对地方层次的经济动员活动仅概述了福建省的情况, 并未予以深入研究 (4) 。此外, 对于此次支前运动所产生的影响, 特别是与1964年开始、延续达十多年之久的三线建设的联系, 目前尚无研究涉及。 (5)

   现有各种资料说明, 由于此次危机爆发较为突然, 为实现人民解放军向东南沿海地区的迅速部署, 东南沿海省份为此专门展开了一次“支援前线” (以下简称为“支前”) 的经济社会动员运动。本文利用广东省相关史料, 专门论述广东省在此次危机中所进行的支前运动, 以期展示在地方层面上此次危机所产生的军事需求与地方经济恢复这一根本性任务之间的复杂互动。广东省支前运动的进行过程说明, 尽管紧急军事需求与地方经济恢复这两大任务之间存在着严重的冲突, 但广东省还是通过组织严密、动员有力的支前运动较为成功地完成了支前任务, 从而成功保障了大规模军事部署的完成, 实现了毛泽东既定的震慑战略的目标。同时, 虽然此次支前运动中暴露出诸多问题, 但广东省进行了认真深入的总结, 从而为从1964年开始的大规模三线建设提供了宝贵经验。

  

   一1962年第三次台海危机与大陆东南沿海紧急备战

  

   1949年国民党败退台湾后, 蒋介石一直以反攻大陆为其首要任务。1960年代初中国大陆出现了经济困难, 蒋介石产生了此为“反攻大陆”良机的想法, 并于1962年初开始不断升级其军事准备, 随时有可能进攻大陆。洞察了这一威胁的中共最高领导人毛泽东, 于1962年5月底6月初多次指示人民解放军要立刻在东南沿海进行一次大规模的紧急备战, 以达到阻止国民党军队袭扰大陆并震慑美台的目的 (1) 。根据毛泽东的指示, 中央军委紧急调动8个多步兵师、5个炮兵师进入福建备战, 同时还动员12个步兵师、15个空军师、1个543防空导弹营、3个高炮师以及大批海军部队随时准备入闽参战 (2) 。中央军委要求南京军区向浙东, 广州军区向粤北沿海增调兵力, 东南沿海各省动员10万民兵随时准备补入部队 (3) 。在军事备战进行的同时, 北京策划了与军事行动相配合的外交交涉活动, 中国驻华沙大使王炳南根据北京的指示专门联系了美国大使卡波特, 准备于6月22日就此问题专门质询美国, 以迫使美国压制蒋介石的反攻企图。 (4)

   由于此次紧急备战事发突然, 仅靠军事系统难以完成如此大规模的军事部署, 为此, 6月10日中共中央下发的《中共中央关于准备粉碎蒋匪帮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 要求相关沿海地区立刻动员起来、尽一切可能支援这一紧急备战 (5) 。这一指示立刻在东南沿海省份掀起了大规模的支前运动, 各地方政府积极向部队提供其所需的各种资源。由于中央军委预测汕头地区极有可能为国民党重点进攻地区并因此命令广州军区调动7个师在相关地区集结预备迎战 (6) , 广东省成为此次备战的重点地区, 并早于6月3日就着手布置相关支前工作。 (7)

   从广东省的相关资料来看, 广东的支前运动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从6月3日到7月12日为紧急支前阶段, 为了配合大规模快速的军事部署, 广东省的支前备战活动具有命令急、任务重、范围大、运动型的特点。第二个阶段从7月13日到10月下旬为调整收缩阶段, 由于从这一阶段东南沿海紧急备战逐步结束, 广东省从加强经济核算、讲求经济效益的角度对许多项目或停或减, 并针对前一阶段紧急备战时期的经验教训进行了较为深入的总结, 相关支前工作也逐步弱化为正常备战的一部分。 (8)

  

   二广东省紧急支前运动:1962年6月初至7月中

  

   (一) 广东省支前运动的初步开展:1962年6月3日—20日

   1962年6月东南沿海紧急备战开始时, 广东省仍处于国民经济困难之中。为缓解经济困难, 广东省采取了积极扶持农业发展、大力缩短基本建设战线和压缩重工业生产、压缩城镇人口、严格压缩财政支出等一系列措施 (1)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 接到了大规模支前任务的广东省, 面临着如何平衡好正处于调整恢复阶段的国民经济和前线紧迫的军事需求之间的关系这一巨大挑战。

   由于紧急备战开展得十分突然, 加之广东省备战方针自身尚有许多不明确的地方, 因此, 广东省支前备战工作在6月初曾出现一定程度的混乱。由于中央一开始并未提出广东省的备战重点、备战范围、相关标准和要求, 导致各地区、各部门都出现了或者是不分重点一哄而上各种项目, 或者是不了解备战具体标准和要求导致支前运动无所适从的情况。 (2)

   这一混乱局面在6月10日中共中央发出了《中共中央关于准备粉碎蒋匪帮进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后有所好转。该指示除强调东南沿海省份积极展开战备动员、支援前线的工作外, 还要“在党委统一领导下成立支援前线委员会, 统一领导当地的战备和支前工作” (3) 。根据这一指示, 6月12日中共广东省委、广东省人民委员会建立了专门负责的广东省支前委员会, 由中共广东省委、广东省人民委员会和广州军区的代表担任领导, 省级单位各相关部门分别抽调人员作为具体办事人员。随后省级以下各级政府都仿效这一机构而成立了各自的支前委员会。作为前线的汕头地区, 广东省支前委员会更专门在此地设立了办事处, 与当地的汕头专区支前委员会合署办公, 并与广州军区后勤部在当地新设立的第21分部保持了密切联系 (4) 。在支前工作最繁忙的6月下旬到7月中旬这段时间里, 广东省支前委员会领导们住在汕头地区, 直接指导和协调支前工作。这些行政架构上的安排, 后来被认为是广东省支前备战任务能够较为顺利和高效完成的一个重要组织保障。 (5)

   除建立各级专门的支前机构以统领相关工作、理顺权责关系这一重要组织举措外, 中共广东省委还根据此时广东省经济尚未完全恢复的实际情况, 于6月16日下发了《省委关于支前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 专门规定了此次广东省支前备战活动的指导性原则。该文件强调了此次支前备战活动一定要注意协调好当前经济恢复的需要与紧急备战之间的关系:“大力支援和配合军队行动, 这是十分正确的、必要的。但在具体准备工作和计划中, 一定要从全局出发, 既要照顾战备需要, 又要考虑到当前经济困难和生产需要, 必须厉行节约财力、物力、民力, 才能把问题解决得更好。”广东省委特别强调了各种支前活动必须统一布置, 必须获得军方和广东省支前委员会的批准, 各地区和部队不得擅自进行。 (6)

   6月20日, 中共中央中南局和中共广东省委明确了将汕头地区部署为战区这一广东省支前工作主要内容, 至此, 广东省的支前运动在组织、原则与任务内容等方面都已清晰, 广东省的支前备战进入到全面展开的第二个阶段。 (1)

   (二) 紧急支前运动的全面展开:6月20日—7月11日

   广东省支前运动主要由粮秣供应、军工生产、支前运输与公路修建这四个内容构成。东南沿海紧急备战事发突然、兵力调动巨大、作战计划不断调整, 这对广东省各相关部门与企事业单位提出了很大的挑战。但各相关部门在任务突然、资源不足的客观环境下, 仍竭力完成军方的要求。

   1. 粮秣供应

   广州军区根据中央军委指令而部署7个师向原来并无重兵把守的汕头地区紧急集结, 如何保障这些突然大批到达粤东地区的部队的粮秣供应, 成为此次广东省支前备战的主要任务之一。6月初广东省委初步预计为完成这一任务需要向粤东地区调入粮食900万斤、油20万斤、豆50万斤、马料150万斤。但6月26日广州军区大幅调高了广东省需要供应前线部队生活物资的数量:需要粮食1 520万斤、油40万斤、豆76万斤、马料240万斤、柴1.824万斤、咸鱼50万斤、干菜70万斤、食盐40万斤。除需向粤东地区大量调入上述物资外, 由于广州军区负责汕头地区后勤保障的21分部于6月才建成, 无足够储备设施, 广东省粮食部门还不得不代为储备这些物资。巨大的粮食调拨任务和就地储备任务, 再加上计划的突然变动, 都大大增加了广东省支前委员会完成相关任务的难度。支前委员会一方面积极进行省内和省际粮食调拨以尽量满足相关要求, 另一方面也向中共广东省委和广州军区提出, 有些问题可能需要请中央出面解决和协调。 (2)

   2. 军工生产

   除提供生活物资外, 由广州等大城市工业企业主要承担的前线部队急需物资生产和军车、军船修缮等军工生产, 也是广东省支前任务中的一个重要内容。为了及时完成任务, 各相关部门和企业全部将按时完成军工生产任务放在首位。在军车修理方面, 面对广州军区提出的6月20日之前完成军车大中修车辆202台、摩托车9台的任务, 广东省采取了由各地区负责包干的办法。负责包干的各地区相关单位一方面组织职工加班加点地工作, 另一方面优先解决军车修理所需物资和零件的问题 (3) 。在军船修理方面, 为了能完成军方提出的修理军船34艘这一要求, 广东省航运厅指示其下属各船厂以修理军船为首要任务, 并在生产、劳动、材料供应等方面均优先安排军船修理任务, 并为此专门压缩了民用船舶修理任务。仅航运厅第四船厂在1962年第三季度就专门拖后民船修理任务20多艘 (4) 。而承担了58项广州军区陆、海、空军等单位委托的军工生产和修理任务的广州市工业系统除优先安排军工生产外, 负责统筹的广州市计划委员会还要求相关公有制企业在进行军工生产时采取“工厂不赚钱、不亏本”的原则, 而自负盈亏的集体企业也要做到“不赚或少赚”, 以便为部队节约资金。 (5)

   3. 支前水路运输

从6月初开始, 按时安全地将大批军事人员、军事设施、各种生活和作战物资输送到作为前线的汕头地区, 就成为整个广东省支前备战活动中最为重要的内容。由于广东省域内多河流, 可载重运输的火车运输十分缺乏, 因此支前运输十分重视包括河运和近海运输在内的水路运输。(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033.html
文章来源: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East China Normal University(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2018年0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