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50位学人的200本荐书(文学篇)

更新时间:2020-01-27 15:19:35
作者: 学人君  

  

   学人君按:2019年岁末,学人君继续邀请五十余位来自多个领域,以阅读、思考及写作为志业的“读书人”,梳理本年私人书单,并附以点评。所选书籍,凡两百余本,主题各异,偏于学术但不废通俗。经汇编整理,将分数期推出。

   阅读之旅本与个人关怀旨趣、生命体验密切相连,他人之绚烂未必是吾辈之旖旎。不过在纷繁炫目的图书海洋面前,学人君相信秉持严肃思考、冷静独立的“读书人”,依然是值得关注的“同路人”。在即将开始2020年阅读之旅的时候,不妨听听他们如何说。

   第六期私人书单汇编主题为“文学”,文中分中国文学、外国小说、文学随笔、文艺理论等四部分。图书分类、排序大体按内容所属主题、时间,但一些“模糊地带”只能“模糊处理”,还请读者知悉。

  

  

本期荐书学人

(排名按荐书出现先后次序)

  

孟彦弘 唐小兵 陈映芳 张允若

梅剑华 陈行之 唐大杰 李永峰

程方毅 丹增佩穹 俞诗逸 张智义 胡江涛

  

- 中国文学 -


   1《唐人七绝诗浅释》

   作者:沈祖棻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

  

   孟彦弘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历史研究院研究员:

   念历史的人,对中国古典文学,特别是对诗词的修养和鉴赏,多半都比较差吧。我在中学就买过中华书局出版的喻守真的《唐诗三百首详析》,后来上海辞书出版过一个系列的“鉴赏辞典”,但终究还是读不进、读不懂。最近翻阅沈祖棻先生的《唐人七绝诗浅释》(上海古籍,1981),不料读其《引言》即被吸引,看她叙述绝句的起源、谈平仄和奇偶,似乎一下子产生了想跟着她学习的欲望。她在讲解时,常常会连类谈及相关诗人的诗;在她,是左右逢源;在读者,却也有种触类旁通之感。行文清晰、流畅,知识准确。这本小册子一定可以带领非专业者步及古典诗歌的殿堂。

  

   2《公开的情书》

   作者:靳凡

   东方出版社,2019年

  

   唐小兵  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副教授:

   1980年代知识界的“神雕侠侣”金观涛、刘青峰老师曾经风靡一时的作品《公开的情书》最近出版了新编版,通过四十三封书信记录了四十年前一代知识青年的心灵史和精神史。这是一本让人一打开就不忍释卷的书信集,完整地展现了文革前后中国的知识青年在面对个人的情感、职业与求学等之间的苦闷与彷徨,既展现了这个历史时期的荒诞与压抑,也彰显出了即使在一个极端黑暗与虚无的时代,人类仍然不愿意放弃仰望星空的权利,仍然有追求自由、爱与正义的内在渴求,这让我想起钱理群先生和朱学勤先生谈及的民间思想村落。《公开的情书》最让我惊叹的是,在人类最日常的情感生活之中,其实是可以蕴含如此丰沛的精神维度的,在如今的高度媒介化其实也是高度碎片化的私人生活和公共生活之中,人与人之间的精神交流的深度与宽度反而急剧浅表化和窄化了。刘青峰老师在新版两万字的自序中的这段话充分地呈现了这一代知识人的精神特质:

   “在历史中永生,这是中国人超越死亡之终极关怀的隐结构。在当今中国,人们常常感慨道德的沦丧,生命的终极意义将在何处安放?我们这一代探索者的命运也许是悲剧性的,他们既没有20世纪80年代开放后到国外留学、获得国际承认的机会,也没有被自己国家的大众所接受,其中很多人背负着社会的误解和鄙视离开了这个世界。但我要指出的是:他们从未害怕孤独,也敢于直面死亡。即使是流亡异乡,即使在生命垂危之际,他们仍没有忘记自己的祖国和给了他们力量、勇气并力图去改造的中国文化。”

  

   3《碗》

   作者:金宇澄

   上海人民出版社,2018年

  

   陈映芳  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社会学教授:

   薄薄的一本小书,触及了两个沉重的问题:消逝于荒野中的个体生命的“无意义”;以及文学的失语。作家用虚构和非虚构两种形式,反复讲述了一个他曾经历的青年死亡的故事。其间作家自觉到了“言说”的困境,由是连带地讲述了他试图借助于不同艺术形式来突围的努力和失败。作者对这种失败感的咀嚼,能让读者感受到这个时代众生喧闹而艺术失语的深刻悲哀。

  

   4《软埋》

   作者:方方

   人民文学出版社,2016年

  

   张允若  浙江大学新闻与传播系教授:

   《软埋》讲述了一个女人的命运。四五十年之间,她从一个乡绅的儿媳成为一个勤勉慈爱的保姆,从一个失忆的女人变成一个沉溺于往事却没有了知觉的植物人。她的故事以20世纪中叶的社会变迁为背景,展示了种种不为人知的历史细节,包含了许多刻骨铭心的伤痛和记忆,揭示了决定人物命运和历史进程的复杂因素,具有强烈的感染力和认识意义。作家格非认为,《软埋》是一部对历史记忆展开重新思索的作品;评论家白烨称赞作者在不断打捞历史,同时还在拷问历史,“是以小说来写历史,具有史学家品格。”

  

   5《蒙着眼睛的旅行者》

   作者:朱岳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7年

  

   梅剑华  山西大学哲学社会学院教授:

   铃木修次《中国文学与日本文学》谈到中国文学的主流是经世文学,文学总和某种现实性的因素交织在一起。从《诗经》、杜甫、白居易到鲁迅、北岛、余华,经世文学向来是中国文学的主流。这种主流模式滋养了商界、政界和文化界。甚至《三体》科幻中的政治隐喻都迎合了文学主流的要求。是否还有非经世文学或虚构文学的生存空间,哪怕对那些非经世文学作者来说,即使他们不能通过写作小说盈利,但至少存在一个表达自我的渠道?

   现在的文化大家似多在完成自己年轻时未竟的文化理想,所主导的文化市场推出的作品反映了他们那一代的品味。一般说来,也没什么不好。但这种推介若成为唯一的传播模式,文学就僵化了,看不到新的可能性。新一代作者任由别人指手画脚,列出条条框框,最终阉割自我,成为末流。这不是一代人的悲惨命运,这是无数代人的悲惨命运,当然这首先是我们的悲惨命运。朱长老说:“改变我们悲惨的命运,首先从改变我的悲惨命运开始。”十余年来,朱岳自己努力写作出版了一系列虚构小说《蒙着眼睛的旅行者》《睡觉大师》《说部之乱》等,他也因缘际会主持后浪文学部的华语原创文学,推出了像黄锦树、袁哲生这些不凡的华语小说家的作品。但我始终忘记不了他收录在《旅行者》中的“垒技”、“关于费耐生平的摘录”这些奇妙的文字,套用一位朋友的话,朱岳的小说展示了智性的焦虑,当然那也是生存的焦虑。如今朱岳已成秃顶会圆首,也开始有权决定出版哪些原创小说,希望他不忘焦虑之初心,推出更好的文学作品,不管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


- 外国小说 -

  

   6《战争与和平》

   作者:[俄]托尔斯泰

   译者:刘辽逸

   人民文学出版社,2015年

  

   陈行之  作家:

这不是一本拿起来就可以读进去的书,我个人就是在熟读了《安娜·卡列尼娜》、《复活》等托尔斯泰主要作品之后很久才读进去的。这里当然有译本的原因(我是在等到刘辽逸先生的优秀译本出现才读进去的),但也不全因为如此。最重要原因是:这不是一本通常意义上的长篇小说,它是人类艺术思维达到顶点之后的精神结晶,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它不是某时某地发生的饶有趣味的小说故事,它展现的是一条巨大到无法形容的烟波浩渺的人与历史的江河;它不是几个虚构人物无谓的可有可无的人生奔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93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