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竞超 :美国印太战略的演进及对地区局势的影响

更新时间:2019-08-27 13:02:38
作者: 王竞超  

  

   [摘要]近年来,美国印太战略调整势头加快, “脱虚入实”的战略演进趋势日益明显。在战略框架的构建上,美国印太战略受到日本较大影响,即以自由、民主、基于规则、市场经济等价值观为宗旨,以经济、安全为两大支点,以高质量基础设施项目投资、海洋安全合作为两大核心领域。从当前目标来看,美国希望借助印太战略,加强与日澳等离心趋向明显的盟友关系,并借此深化与印度为首的伙伴关系国合作。而从长远目标来看,美国希望借印太战略,将美日印澳+重点伙伴关系国(Quad+X)多边机制作为未来地区秩序的主导,并借此对冲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人类命运共同体等方案的影响力,压缩中国国际活动空间,最终达到迟滞中国崛起的战略目的。

  

   [作者简介]王竞超(1985-),男,湖北武汉人,武汉大学中国边界与海洋研究院特聘副研究员、国家领土主权与海洋权益协同创新中心专职副研究员、博士。研究方向为亚太国际关系、海洋安全问题。

  

   近年来,印太作为一个地缘政治或地缘经济的概念,在国际社会被频频提及,由此衍生的一个新的地缘政治板块—印太地区则成为全球大国博弈最为激烈、国际秩序加速调整的区域之一。因应这一趋势,印太多个大国或中等强国纷纷调整本国对外战略的重心,专门提出了印太战略,并逐渐赋予了其实质性内容。其中,美国印太战略尤为引人关注。通过梳理近年来美国印太战略的政策演进,可发现其尽管在初始阶段缺乏实质性政策支撑,但其后逐渐蜕变, “脱虚入实”的战略演进趋势日益明显。梳理、剖析这一进程,分析美国印太战略对地区局势的影响,有利于我国更有效地预判美国及日印澳等国战略走向,制定因应策略,以维护我国周边安全局势,与国际社会共同构建稳定和谐、包容开放的地区秩序。


一、美国印太战略的形成背景及与盟国的分歧


   (一)美国印太战略的源起与出台背景

  

   尽管特朗普提出印太战略时间较晚,但由于美国巨大的对外传播能力与国际影响力,印太概念及其衍生出的战略内涵开始为世人所重视。事实上,美国政界、学界对印太概念早有关注。2010年 10 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Hilary Clinton)在檀香山发表演讲,首度提出了印太概念。 翌年,希拉里在《外交政策》发表“美国的太平洋世纪”一文,提出“由印度次大陆到美国西海岸这一横跨太平洋、印度洋的广阔地区正在被航运和战略日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美国正将与澳大利亚的同盟关系由亚太扩展至印太,并成为真正的全球伙伴关系”, 阐述了美国官方对于印太的重视。进入到 2012 年以后,美国开始紧锣密鼓地向印度洋地区渗透。2012 年 1 月发行的美国《国防战略指南》指出,美国的经济与安全利益与自西太平洋和东亚延伸到印度洋和南亚的这一弧形地带的事态发展息息相关,美国军事力量将势必向这一地区倾斜。2012 年 6 月,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在新加坡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上阐述了美国对中国、印度、印尼等快速成长的新兴经济体的战略重视, 这也被视作为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发端。值得注意的是,在传统的地缘政治语境中,印度并非属于亚太区域。因此,彼时美国官方表态表面指向亚太,实则已将战略视野扩大至印太。2013 年 7 月,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在阐述美国亚太政策时,称本国将印太视作一个区域,将印度东向战略和外交接触看作亚洲未来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除了政界,美国学界也围绕印太展开了热烈讨论。斯科特、卡普兰、奥斯林等美国著名学者纷纷撰文,对印太概念的内涵及其对国际格局、区域安全合作的影响进行了阐述。 因此,实际上在奥巴马时期美国印太政策就业已存在,只不过其披着“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外衣而未引起世人过多的关注。

  

   2017 年,特朗普执政后不久即宣布废止“亚太再平衡”战略。然而,特氏团队由于缺乏外交政策制定经验,彼时的美国在对亚太战略方面出现了真空,这也为特朗普印太战略的出炉创造了客观条件。那么,特朗普印太战略何以产生?笔者认为,其既是特氏面对世界格局演变、美国新亚太战略缺位的一种主动作为,也是受日本等盟国“劝诱”的结果。首先,从国际格局来看,全球主要国家权力转移进程加快,中国、印度等新兴大国加速崛起,美国及其盟国实力相对下降,既有的全球与亚太地区秩序进入了变革期。在此背景下,特朗普为了迟滞中国崛起进程,维持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需在强化亚太同盟体系的同时,拉拢印度、越南、印尼等伙伴关系国家。尤其是印度更被特朗普政府视为构建印太战略、围堵中国的关键因素。因此,从本质上来看,特朗普印太战略的基本构想仍是奥巴马亚太再平衡战略的“翻版”,继承特征较为明显。

  

   其次,除了特朗普等美国政府高层对国际局势的研判,作为美国最重要盟国的日本的推销与游说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安倍晋三是对印太战略谋划最早、实施最为积极的领导人之一。自 2006年第一次组阁后安倍即开始酝酿印太构想,2016年正式提出印太战略,可谓“十年磨一剑”。在奥巴马执政时期,由于“亚太再平衡”长期占据美国战略重心,故彼时的安倍难以推销自身的印太战略,采取了表面配合美国实施“亚太再平衡”,实则暗地里不断做实印太战略根基的“双轨”政策。而特朗普的上台尽管给日美关系带来了较大冲击,但安倍等日本高层则希望“化危为机”,看到了“拉美入群”、重启美日印澳四边安全合作机制的希望。因此,一方面,安倍的外交智囊谷内正太郎指示日本外务省、国家安保局官员将日本想法与方案传递给美国同行并对口磋商;另一方面,安倍及其阁僚也会在不同外交场合积极向美国,特别是特朗普展开游说活动,如 2017 年 2 月安倍访美期间即向特朗普大力兜售印太战略,说辞是共同应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  在两国高层不断的互动过程中,特朗普及其外交团队也逐渐接受了印太概念,并筹谋将其提升至战略高度。据《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的助手们承认美国印太战略构想源自日本,日本也一直敦促美国与日澳印等“海洋民主国家”确立联系,共同遏制中国崛起;此外,日本官员与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布莱恩·胡克(Brian Hook)、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东亚高级主任马修·波廷格(Matthew Pottinger)等共同构建了具体的印太想法。

  

   因此,特朗普印太战略是一个内外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一方面,初登国际舞台的特朗普急于“破旧立新”,对新战略有客观需求;另一方面,日本敏锐地发现美国处于“战略真空期”,故持续地积极游说,从外部催生了美国印太战略的产生。

  

   (二)特朗普“印太战略 1.0 版”的特征及其与盟国的分歧

  

   在确立了接受印太概念后,美国高层也开始积极对外宣示美国的印太构想。2017 年 10 月 18日,时任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发表重要演讲,阐述了美国关于印太愿景、合作重点的诸多主张,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就印太总体愿景,蒂勒森提出“美国和印度的利益和价值观日益趋同,为印太地区提供了捍卫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体系的最佳机会。但这也伴随着一种责任—我们两国都要‘竭尽所能’,支持我们关于自由、开放和繁荣的印太联合愿景。”而就印太的合作重点,蒂勒森坚持了安全与经济“双轮驱动”。在安全方面,蒂勒森明确希望强化美印、美日印安全合作,并对刚结束的2017 年美日印“马拉巴尔”演习赞赏有加,表示“世界的重心正在转移到印太中心。美国和印度的共同目标是和平、安全、航行自由和自由开放的架构,两国必须成为印太的东西方灯塔”, “美、印、日海军最大军舰首次在印度洋展示了它们的力量,为这三个印太民主国家联合发挥实力树立了明确的榜样”;而在经济层面,蒂勒森强调印太地区的高质量基础设施投资等事宜,认为“我们还必须认识到,许多印太国家在基础设施投资项目和融资计划方面的选择有限,这些项目往往无法促进他们声称要帮助人民就业或(促进国家)繁荣。是时候扩大透明、高标准的地区贷款机制了—这些工具将切实帮助各国,而不是让它们背负不断增加的债务负担。”从蒂勒森的重要演讲中可以发现,美国印太战略与日本保持了较高程度的一致性。在总体制度设计上,美国坚持自由、开放、繁荣、基于规则的“印太原则”,这一点与安倍倡导的理念如出一辙。而在具体合作领域方面,蒂勒森将安全与经济作为两大中心,特别是对于海洋安全的强调实则在努力兼顾日本的关切。从总体战略指向上,美日都清晰地体现出在印太围堵中国、迟滞中国和平崛起,维持现有国际秩序的本质特征。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美日间的蜜月期颇为短暂。从表面上来看,特朗普政府在安倍晋三的极力推销下接受了印太战略,且蒂勒森的演讲表态也令日本为代表的盟国颇为鼓舞,但特氏 2017 年11 月的东亚之行却暴露出其与蒂勒森以及日本印太主张的明显分歧。特朗普 2017 年 11 月对日、韩等国的访问中,不仅未对印太战略提出具体方案,且访问全程只使用了“印太愿景”(Indo-Pacific Vision)这一概念,令日本举国上下颇为失望。随后在越南岘港 APEC 峰会上发表的演讲中,特朗普关于美国印太主张的阐述,诸如“我们寻求建立在公平互惠原则基础上的强有力的贸易关系”, “我们降低或终止了关税,降低了贸易壁垒,允许外国商品自由流入我国。但是,尽管我们降低了市场壁垒,其他国家却没有向我们开放市场。我们不能再容忍这些长期存在的贸易弊端”等则更清晰地表明其以印太战略为名,反对多边贸易机制、确保美国利益优先、行贸易霸凌主义之实的本质。可以说,从根本上来看,特朗普版印太战略诞生之初实则为其“美国优先”、贸易保护主义的又一载体,且刻意淡化了安全合作内涵。总体而言,特朗普“印太战略 1.0 版”仅空有其表,只是其美国优先、贸易保护主义等核心施政方针的一个折射,与日本海洋安全保障为核心、军事合作钳制中国的主张具有根本性区别。 正如美国学者克罗宁(Patrick M. Cronin)所指出的, “特朗普印太战略核心在于享有共同价值观的国家在经济、安全方面都能互惠互利,是在经贸领域针对中国的长期竞争战略”。


二、美国印太战略的嬗变与“脱虚入实”趋向


   应当说,特朗普对印太战略的宣传与推介并未取得较好的效果,而日本等盟国对美国印太战略的不满也迫使特朗普不得不有所回应。因此,2017 年末成为美国印太战略调整、嬗变的开端,并经历了数个阶段。

  

   (一)美国明确了自身对印太战略的重视

  

首先,美国利用官方报告率先发出信号。从东亚回国不久,特朗普政府即发布了 2017 年《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努力强调本国对印太战略的重视,意图扭转外界特别是日本等盟国对于美国印太战略空有其表的负面印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920.html
文章来源:华东理工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19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