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穗生:解析中美贸易战背后的深层次原因: 努力避免“新冷战”

更新时间:2019-08-19 23:21:41
作者: 赵穗生  

  

   特朗普上台以来,中美关系不仅起伏不断,甚至可谓危机不断。近期,美国宣布加征关税以及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使得两国经贸摩擦再度升级。2019年8月13日,针对目前中美关系的特殊时期,全球化智库(CCG)特邀CCG学术委员会专家、美国丹佛大学约瑟夫·科贝尔国际关系学院终身职正教授兼美中合作中心主任赵穗生教授就“中美竞争关系的变化,原因与走向”发表主题演讲。研讨会由CCG副主任高志凯主持。

  

   赵穗生教授分别就上述问题一一分享了见解,从国际关系研究以及自己在美国35年的切身经历和观察出发,深入分析了特朗普上台后的中美关系、冲突的复杂性、美国国内鸽派和鹰派的分野等问题,并详细阐述了中美避免爆发“新冷战”的五个因素。

  

   以下为赵穗生教授演讲整理

  

   感谢CCG邀请我回来,又给我一次和大家交流的机会。大家现在都比较关注的是贸易战以及贸易谈判最近所出现的一些停滞和反复的现象,所以我今天就贸易谈判所出现的这些反复的背景和原因,以及它们的含义和前景,跟大家一起交流和探讨。


特朗普在中美谈判中的反复无常


   谈到贸易谈判,从2019年5月到7月的11轮和12轮这两轮谈判出现了一些大家意想不到的结果。实际上这两次谈判之前,一些记者采访我的时候都问了我同样的问题,我的回答也几乎都是一样的,就是“不抱太大希望,突破可能很难”。但是从美国方面来讲,特朗普很急于达成协议,因为从他的选举需要来说,他需要有所交代,所以也许有可能取得进展。但实际上11轮还没谈的时候,就出现了很大的反复。当时在5月初,美方说中方全面推翻了之前达成的协议,中方基本上把很多很关键的部分全部删掉了,把原来150页的协议改成了105页交给美国,美国方面表示不可接受。所以特朗普单方面决定对25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征收25%的关税。中方则认为本来我们就还没有达成协议,所以在协议谈判过程当中,中方提出一些新的想法是理所当然的。但是特朗普依然对2500亿美元的产品征收了25%的关税,在一个礼拜之内就出现了这样一个很大的反复,让人大跌眼镜。

  

   然后6月份的大阪峰会当中,两国领导人见面后达成了贸易战暂时停战的协议,然后开始12轮谈判。12轮谈判之前,大家也估计不会有很大突破,但是又觉得也许换了一个风景秀丽的上海,《中美联合公报》签署的地方,而今年又是中美建交40周年,新的环境也许会有所帮助。但是当谈判代表团刚回到美国白宫作汇报,说中方购买美国农产品的意愿不是很强烈,要按照中国的需要来进行采购,而且美方提出来的很多结构性的问题,中方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结果谈了一上午,还是没有具体的进展。特朗普又决定从9月1日开始加征3000亿美元10%的关税。这也是一夜之间的决定,其实连美国谈判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姆努钦(Steven Mnuchin)都不同意。结果纳瓦罗(Peter Navarro)和特朗普意见一致,然后特朗普就在大多数人都反对的情况下,又提高了关税。这个情况当时很多人都觉得非常吃惊,怎么会这么出尔反尔?


交易型领袖的“战术考虑”


   这里就有一个很大的问题,特朗普这么做究竟是一种战术上的考虑,还是一种从全局大战略上考虑的结果?

  

   其实很多美国人都认为,这样的反复无常是特朗普的一种战术。特朗普是典型的交易型(transactional)领袖,或者说是商人。他很看重结果,为了达到这个结果,不惜采用一切手段,所以什么样的卑鄙的手段,什么样别人意想不到的手段,都可以作为达到某一结果的战术上的工具。他之所以这么做,其实这里面还牵扯到中美贸易战理论上的一种根据。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多年以来在贸易领域里深耕,而且也有一定的学术功底,他提出了一个理论,认为这些年全球化发展对美国的经济发展、就业等各个方面都制约太多,因为美国的市场非常巨大,所有人都想进入美国市场;美国的经济力量也非常巨大,所以所有人都想占美国人的便宜。美国所处的地位导致了美国在全球化过程当中束手束脚,也就是说这种全球化所产生的一些国际贸易、国际投资的游戏规则,对美国没有利。他认为,那些所谓的自由贸易、自由资金流动和WTO的一些对发展中国家的优惠原则,使美国处于一种很不利的地位。所以美国如果能够摆脱这些国际游戏规则的束缚,充分利用美国巨大的市场潜力,充分利用美国巨大的经济实力,美国在国际社会和国际经济运作当中就会得到最大的利益,甚至为所欲为。

  

   实际上这在很大程度上跟特朗普的“美国第一”理念完全一致,在这种理念的支配之下,在中美贸易关系当中,美国就认为,中国利用了现存贸易关系中的一些漏洞,或者利用对美国不利的一些规则,占了美国很多便宜,所以如果美国在不顾这些游戏规则的条件之下,或者摆脱这些游戏规则,对中国最大限度地施压,那么中国就会屈服,因为中国非常需要美国市场。而且从战术层面上来讲,特朗普的确急于达成一个协议,因为他目前处在2020年竞选周期当中一个很关键的节点,他需要向选民表明,你们应该选我。

  

   所以从对华贸易谈判角度,他有两方面的策略。一方面,因为对美国民众或是商业团体来说,很多人都觉得中国占了美国的便宜。所以他对中国强硬,即使达不到中国妥协的结果,他也可以告诉选民,只有我能够对中国强硬,在我之前的美国总统都做不到,只有我能做到,我能够对中国挺起腰杆,你们不应该等待民主党的拜登(Joe Biden)。所以如果中国不妥协,他对中国的这种极限施压,也可以向选民表示决心。如果中国妥协了,他就可以说,你们看看,我就是可以让你们得到你们想要得到的东西。所以从战术层面上来讲,特朗普这种极限施压,是两方面都可以得利的。从特朗普的角度,他认为中国经济现在的确出现了很多问题,他拿中国2019年第二季度的经济增长速度6.2说,这么多年中国经济增长从来没有这么缓慢过,就是因为贸易战,中国现在已经开始资金外流,制造业已经流出中国,所以中国已经撑不了多久了,而美国现在经济没问题。

  

   就是所谓忽悠,两边忽悠。所以从战术层面上来讲,大家认为这是特朗普算计好的一种极限施压战战略,对他来讲只是加分和双赢,怎么他都赢,不会输。


中美贸易战背后的地缘战略竞争


   而战略上,大家都认为,我自己也觉得,特朗普没有一个大战略,没有一个对华的全面战略。这种战略牵扯到两个很重要的问题,第一是你的战略目标是什么?因为中美贸易战不仅仅是个贸易问题,归根结底是中美之间地缘政治和地缘战略上的争夺。那么特朗普的地缘政治、地缘战略的战略目标究竟是什么?我觉得很不清楚。第二是用什么手段来达到这个战略目标?他也不清楚。他所关注的只是赢得贸易战。但是并不因为特朗普没有一个战略目标,中美之间的这种贸易争端或者说贸易谈判,就没有一个地缘政治或地缘战略的背景。

  

   说到底,中美之间的贸易争端背后是地缘政治、地缘战略的竞争。从去年以来,中美之间贸易争端背后的地缘政治、地缘战略的背景究竟是什么?从今年2月份亚洲协会(Asia Society)与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合作的中美政策报告“Course Correction: Toward an Effective and Sustainable ChinaPolicy”出来以后,有百人签名信,然后又有一百人的反签名信,这些出来以后,美国国内现在的对华政策其实又重新出现了一个大辩论的局面。在美国学界、政策界,甚至于在政府层面都开始重新思考。这里从战略层面上来讲,美国对华战略究竟要达到什么目的?特朗普上台之后出现的这种强力施压究竟要达到什么目的?从地缘政治上来讲,有三个层次的目标。

  

   第一个是最低层次,改变中国的对外行为。美国觉得中国的对外行为这些年越来越嚣张,越来越有扩张性,对美国利益的威胁越来越大,所以要改变中国的行为,使中国的行为与美国有更多的交叉,或者使中国的扩张性行为有所收敛。所以美国还跟中国要继续接触,进行谈判,用一些施压的方法来达到这样一种改变。

  

   第二个层次,因为中国这些年经济的增长以及美中贸易上的不平衡,对美国构成了威胁,所以消除威胁的一个很重要的战略目标,从根本上或是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使中国的发展缓慢或者停滞下来。包括科技和经济等各个方面的脱钩,都是要使中国的经济延缓发展,甚至于使中国的起飞脱轨。

  

   第三个层次的目标,即那些所谓极端强硬派的目标,就是改变甚至推翻中国政权,包括在香港争取民主运动,以及在我们国内的一些敏感地区,对中国进行颠覆性的行为,导致中国的政权改变(regime change)。

  

   这样三个层次的目标,对特朗普来讲,他分不清楚,也不在乎这些东西,他是就事论事。但是从最近这段时间美国对华政策的辩论当中,可以看出这有三个不同层次的目标。对于如何达到这样一个目标,大家现在也是众说纷纭,究竟是像目前特朗普一样,对中国单打独斗,还是联合美国的盟国,结成联合战线来对付中国,还是通过具体的贸易战行为,还是通过其他的军事遏制行为,还是通过军事对抗行为,甚至于通过更加激烈的全面对抗行为,各种各样的方式,大家也都在积极地探讨。


中美关系的巨变


大家都说,中美关系在过去几年已经到了一个节点。但其实这个节点已经积累了相当一段时间了,经过这相当一段时间的积累,中美关系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超越了这个节点,发生了剧烈的变化。我到美国30多年,经历了各种上上下下,起起伏伏,各种各样的危机,各种各样的挫折。但是我这30多年当中,从来没有像过去这两三年当中所感到的中美关系的起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753.html
文章来源:中国与全球化智库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