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文涛:一九二七年国共分裂后国民党对党内共产党理论的清除及其影响

更新时间:2019-08-18 07:39:50
作者: 张文涛  

   摘要:1927年国共分裂, 国民党继从组织上“清党”反共之后, 从思想上进一步清除中共对国民党理论的影响。国民党将思想“清党”付诸实践后, 却陷入极其尴尬的局面——除明确反对阶级斗争理论外, 实际上根本分不清楚国共两党思想理论的界限。从思想“清党”的方式来说, 无论是蒋介石“一反其义”的训令, 还是部分国民党人“拿来主义”的倾向, 都无法具体甄别国共两党理论。国民党思想“清党”的本质是否定新三民主义及相关政策, 却保留被抽离革命内容的国民革命话语。这种矛盾状态不仅使国民党通过思想“清党”统一自身理论的初衷落空, 还进一步加剧国民党内的思想理论纷争。

   关键词:国民党; 共产党; 思想“清党”; 阶级理论

  

   “清党”, 一如其字面意义, 指党派为纯洁队伍而采取清除异己的组织措施。在中国革命史论中, “清党”一词作为政治术语, 则是特指1927年蒋介石、汪精卫等人大规模的暴力“清共”行为, 是为学界共识。多年来, 学界对国民党此次“清党”的起因、过程、影响等都有大量研究。需要注意的是, 随着研究的推进, 国民党“清党”的一些复杂面相也逐渐显露, 对以暴力方式将共产党人从国民党中清除出去的既有认识有所突破, 其中杨奎松、王奇生等的研究已经论及国民党“清党”反共中的思想因素。不过, 这些研究只是附带言之, 并未将其视为主要研究对象, 他们所谓的“清党”仍是国民党在组织上清除共产党人。事实上, 在1928年的国民党二届四中全会和二届五中全会上, 清除共产党理论尤其阶级斗争理论影响进而统一国民党自身理论成为会议的重心, 在国民党内取得几乎一致认识, 影响深远。

   国民党“清党”反共, 是影响国共两党关系和近代中国历史走向的重大事件。本文试图在学界既有的主要对组织“清党”研究的基础上, 通过国民党从思想上“清党”这一新的视角, 重新发现和理解“清党”的另一面——它与组织“清党”既紧密联系又因侧重点不同而可大致区分。需要指出的是, 这里所谓的国民党思想“清党”, 主要指国共分裂之后国民党在党内清除共产党理论影响、由此进而“纯洁”国民党自身理论之举, 其清除对象大致指向留存在国民党内的共产党口号、方法、理论、观念等思想因素。本文希望通过对国民党思想“清党”认识的形成, 由思想“清党”而统一自身理论的诉求与困境, 思想“清党”初衷的落空及影响等内容的系统考察和分析, 推进对国民党“清党”反共复杂性的认识, 加深对相关问题的理解。

  

   一、国民党的思想“清党”决策渐次形成

  

   国民党旨在清除共产党理论对国民党影响的思想“清党”有一个逐步形成的过程。这个过程大致分为以下阶段:从1927年四一二政变前后蒋介石等对共产党理论予以国民党理论影响的认识, 到七一五政变前后汪精卫明确提出思想“清党”, 进而由蒋介石主导在1928年2月国民党二届四中全会上形成党内共识并付诸实践。

   就两党思想理论关系而言, 在整个国共合作期间, 国共两党的确存在一个相互妥协、彼此影响的过程, 但国民党始终强调三民主义独一无二的指导地位。1924年国民党一大时江伟藩反对李大钊跨党主张的言辞, 以及此后另立中央的“西山会议派”的反共言论不计, 即使国民党内与共产党合作的主流派的相关论述也不绝如缕。1924年3月, 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宣传部就曾针对外界“国民党变为共产党”“国民党主义变为共产党主义”等言论进行专门辟谣。四个月后, 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又“重申三民主义主张, 解释党内外之误会”, 强调“三民主义为中国革命运动中唯一之根据”。再以蒋介石为例, 1925年3月10日他赴真理学校演讲时被美国记者问到“与俄国有何关系”, 他对此明确声称“俄国与本党对于反抗帝国主义之目的相同, 而三民主义与共产主义自有分别也”。孙中山逝世之后, 随着国共两党矛盾加剧, 国民党人的此类言论更多。1926年5月, 蒋介石在整理党务案时就有改国民党“成为一个真正不妥协的革命党”“一个实行三民主义的革命党”的想法。

   对国民党人而言, 承认共产党理论对国民党的影响, 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动摇三民主义对国民革命的唯一指导地位。故而, 直到1927年蒋介石“清党”前后, 国民党内主流派在陈述缘由、制造“清党”合法性之际, 才承认两党合作期间共产党理论对国民党的深刻影响, 化思想被动为“清党”之主动。1927年4月16日, 为蒋介石“清党”奔走的吴稚晖在陈述“清党”理由时就明确宣称:“总理知共产必不适宜于中国, 尤其是阶级争斗之共产主义。故自创三民主义以适合中国, 且允许共产党分子之有觉悟者, 服从国民党主义, 使之隐销其逆谋。”吴稚晖此举无疑给四一二政变打上“主义之争”的印记, 这一点于一周之后蒋介石在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典礼上的致辞中得到进一步印证。蒋介石在致辞中认为, 在“这次中国的大改革”中, “国民党的立场至少有三种和共产党根本不同的地方”, 其中第一点即为“我们是谋中国全民族的解放, 所以要各个阶级 (社会构成分子) 共同合作, 不是要一个阶级专政, 使其他的阶级 (分子) 不但不能解放, 而且另添一种残酷压迫的痛苦”。蒋介石此番讲话, 无疑有将南京国民政府的合法性建立在国共两党主义之争上的考虑。同时, 蒋介石欲以“社会构成分子”代替“阶级”也显示他对共产党理论的态度, 不过他并未具体论及如何对待共产党理论给予国民党的影响。需要指出的是, 蒋介石等对“清党”后国民党沿用共产党口号特别忌惮, 并有区分和清除共产党口号之举。1927年5月12日, 他会同陈铭枢、胡汉民、吴稚晖提议统一政治口号, 主张“为防止共产党分化吾党计, 非实行整理口号之手续不可”, 并责成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将所有口号加以审查, 其合者存之, 不合者取消之”, 且“须时时颁布一致之口号”, 训令“各级党部各军政治部即各附属机关团体”对之“切实遵守、不得多加一条亦不得减少一条”。

   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前后, 汪精卫在明确共产党对国民党理论影响的基础上进而正式提出思想“清党”问题。1927年7月12日, 在与宁方国民党人对峙数月之久后, 即将“清党”反共的汪精卫于演讲中公开宣称, “如果要将共产党的理论与方法, 适用于国民党里, 甚至要将国民党共产化”, 那么“只能说是将国民党变成共产党, 不能说是容共, 必为总理所不许”。7月14日汪精卫在政治委员会主席团会议上陈述“分共”理由时又强调“一党之内不能主义与主义冲突, 政策与政策冲突”。15日会上顾孟余还指出国民党的“主义、政策、组织三要素, 差不多都受了容共的影响”, 并主张“不能任他们破坏本党存在的三要素”。至此, 国民党清除党内共产党理论影响的思想“清党”已然箭在弦上。11月11日, 汪精卫在广州执信中学演讲《分共以后》时明确提出思想“清党”问题。他说道:

   我们所谓分共, 不但要将共产党分子, 从国民党里分出去, 尤其要将共产党理论, 从国民党里分出去。国民党自施行容共政策以来, 共产党分子, 在国民党名义之下, 向农工商学各团体, 宣传了不少共产党的理论。如今共产党分子, 虽然分了出去, 而其所留下的理论, 仍然存在于农工商学各团体里……所以国民党当前最急的工作, 是将数年以来, 国民革命的理论, 重新整理一遍。将共产党的理论, 夹杂在国民党的理论中的, 一一剔了出来。

   11月22日, 即十天之后, 汪精卫与张静江、吴稚晖、蔡元培、张继、李石曾、陈璧君、褚民谊等八人聚于上海李石曾宅“讨论关于党国之一切问题”, 其重点就是反共的程度是否止于清除共产党的人。对此, 汪精卫明确表示“不但除去共产分子, 并须在党内除去共产党之理论”, 李石曾继而也称“并须除去共产党存在本党之精神与方法”, 其商定结果乃是“凡共产党之理论与方法, 绝对不采取”, 并决定要让“一般忠实同志, 遵循工作”。可以说, 由汪精卫主导、宁汉双方要人出席的这次会议标志着国民党思想“清党”共识的初步形成。较之蒋介石的“清党”反共, 汪精卫确实更为强调中共对国民党理论的影响。中共对此多有讥讽。1927年12月, 瞿秋白针对正在上海与蒋介石开二届四中全会筹备会议的汪精卫说道:“汪精卫毕竟是聪明的乖乖, 他此次来到上海投降蒋介石, 磕头求饶负荆请罪之外, 还知道带一个必要的礼物来贡献于豪绅资产阶级。这就是他所谓‘将共产党理论从国民党里分出去’的工作。”

   汪精卫等人清除国民党内共产党理论的主张, 很快成为包括蒋介石在内各派国民党人的共识。1928年2月2日开幕、7日闭幕的中国国民党二届四中全会, 其会议宗旨即为“共同一致反对共产党, 同心协力铲除共产党的理论”。对国民党而言, 这次会议的确是一次因反共而空前“团结”的大会。为召开此次会议, 国民党先后在上海、南京召开五次预备会、两次谈话会和一次执、监委员联席会议。汪精卫、蒋介石、谭延闿、于右任等先后担任筹备会议主席。因为被归罪牵涉中共广州起义等, 汪精卫等四人最终未能与会。不过思想“清党”的主张却为主导此次会议的蒋介石所反复强调, 成为会议的中心议题。1928年1月26日, 蒋介石在国民党中执委常务会议上就临时提议“中央全体会议未开会以前所有一切标语暂时停止张贴案”, 明显有寄希望于二届四中全会厘清国共理论、清除共产党理论对国民党影响的用意。1928年2月2日上午, 国民党二届四中全会召开, 蒋介石在开会词中全面回应党内清除共产党理论影响的呼声。他对此问题的表述如下:

   我们不仅反对他 (指共产党——引者注) 的主义, 而且要反对他的理论与方法……共党的理论与方法务要铲除净尽, 不许留在本党遗害中国。倘若共党仍然存在, 他们的理论与方法还未清除, 我相信共产党从新起来, 三个月后, 国民党便会分散, 国民革命仍旧不能成功!所以各位委员和各位同志, 对于共党的势力, 须要有坚确的决心, 根本上来铲除消灭。

   至于如何清除国民党内的共产党理论与方法, 蒋介石明确提出“一反其义”的思想“清党”方式。他指出:

   今日而欲改善本党之理论基础, 应一反其义。其 (共产党———引者注) 为破坏者代以建设, 为阶级斗争者代以全民众平等互助, 为反科学者代以科学建国, 为虚伪不择手段者代以仁爱笃敬, 为以民众为工具者代以为民众服役, 为三个一民主义者代以一个三民主义, 为造成恐怖者代以安生乐业, 为使中国破产者代以造产, 为遮断中国在国际间平等优裕之机会者代以国际间之平等互助, 为打破革命军力量者代以团结革命的武力。

   国民党在二届四中全会上对清除国民党内共产党理论和方法的态度可谓决绝, 试图通过“一反其义”的思想“清党”, 从根本上与共产党思想截然两断。

蒋介石有关思想“清党”的主张, 在随后的会议提案和会议宣言中得到更为充分的展开。蒋介石本人无疑最为关心思想“清党”, 他在多个提案中对此都有涉及。如在《对于党务政治的提案》中, 他就认为“今虽清党以后, 而余毒鼠伏, 尚未净除”, “共产虽去, 而共产化之工作, 未尽去”, “容共时期之各种口号, 至今发现流弊, 而袭用如故”, “一切方法策略, 犹不免沿袭共党之师承以讹传讹”, 致使“社会不安”、对国民党“渐失信仰”。对此, 他一方面主张“宜将从前混淆不清之口号, 为共产党所遗留而不适用者, 概行撤废”, 另一方面又要“尽力阐发本党主义”, 且认为“阐明本党之理论, 乃根本清共之方法”, “否则日言清共, 而共何能清!”国民党中其他人也不例外, 蔡元培、李石曾、张静江、李宗仁、陈果夫五人在所提出的《制止共产党阴谋案》中就声称“所有共党之理论、方法、机构、运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72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