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斯蒂格利茨:重新定义比较优势理论

更新时间:2019-08-16 08:38:34
作者: 斯蒂格利茨  

  

   一个国家的禀赋到底是什么?是什么决定了一个国家的比较优势?这等同于去询问,当今影响一个国家经济水平的相关变量都有哪些?什么是一个国家禀赋被比较的“生态?即,什么是其他国家的相关禀赋?

  

   传统观点认为,真正重要的不是静态比较优势,而是动态比较优势。韩国在其经济转型初期并没有生产半导体的比较优势,它的静态比较优势是生产大米。如果韩国依照其静态比较优势去发展(正如许多新古典经济学家建议的),那么它可能会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大米种植国之一,但仍陷于贫困中。

  

   但是,一个国家的动态比较优势是内生的,是它自己行为的结果,这看起来是一个循环。今天,核心问题是,一个国家究竟应该怎么做,才能建立起动态比较优势?

  

   要清楚地了解一个国家的静态比较优势是很困难的,而掌握它的动态比较优势则更难。我们注意到,标准的比较优势关注要素禀赋(资本劳动比)。可是,资本是流动的,资本禀赋甚至在去了解静态比较优势的过程中都起不到什么作用。

  

   然而,资本,或者更准确地说,影响收益和资本使用效率所需各种要素的知识,以及使特定企业有效地组织各种投入进行生产和销售的知识,并不会完美地跨国界流转。这意味着,国家J 的居民在国家I 投资所需要的回报可能要比在自己国家的投资回报更高。在现实中,资本远远不会完美地流动。

  

   从不同程度上来说,决定比较优势的“状态”变量往往是那些不动的“因素”,包括知识、劳动力和制度。

  

   但是,跨国公司可以使知识跨国界流转,高级技术人才也可以搬家。移民已经导致了无经验劳动力的大迁移,但是在大部分情况下,这还不足以显著地改变移民迁出国与迁入国的禀赋。

  

   有时候,规章制度甚至也可以有效地跨国转移,只要合同双方认同在伦敦以英国法律裁决争议即可。每个国家都存在着大量的每个人都心照不宣的隐形知识,比如,个体和机构之间如何互动,影响经济运行的行为标准,以及从我们的角度来说,人们如何(及是否)学习。

  

   这些隐形知识并不会轻易进行跨国转移。就我们的观点而言,最重要的“禀赋”是一个社会的学习能力(受到这个社会的知识存量、关于学习的知识、关于其自身学习能力知识的影响)。

  

   一个国家在制定政策时,要使政策能够利用其在知识和学习能力(包括与其竞争者相比,学习以及学会学习的能力)方面的比较优势,并且不断提高这些能力。如果一个国家拥有了学习如何制作电脑芯片的能力,但假设这个国家的学习能力低于其他国家,那么这个国家还是会在国际竞赛中落后,所以每个国家都需要有效地决定它要学习的内容。

  

   受益于专业化,学习的本质是非凸的。如果一个国家决定学习生产芯片,那么它可能就学不了某些其他的东西。非常相关的技术之间很可能具有溢出效应,比如纳米技术。传统的产品生产领域之间可能会少有溢出效应,但是它们可能会存在生产技术上的相似性(比如即时生产理念和生产流水线作业)。

  

   因此,比较优势的演化可能很难预测。

  

   标准经济分析可以为一个国家提供指导,确定它当前(静态)的比较优势(例如,在当前的技术条件下,对于一个拥有充足无经验劳动力的国家来说,它的比较优势就是生产劳动密集型产品),但是按照它的动态学习能力来确定比较优势就要困难得多。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额外增加的困难是因为在确定这个比较优势之前,还需要判断其他国家有哪些动态比较优势,以及其他国家是否愿意增加资源投入来强化的那些优势。不管美国、日本或韩国是否已经具有芯片生产的动态比较优势,一旦韩国在学习特定种类的芯片生产方面追加足够投资,其他国家想要取代韩国的领先地位就会变得十分困难。

  

   在芯片生产方面,其他国家如果想夺回动态比较优势,就必须取得跨越式的发展,而且最终是否能成功,不仅依赖于这个国家的能力和投资以增强这种能力的意愿,也依赖于韩国对于这些竞争威胁的反应。

  

   观察具有相同人均收入水平的其他国家在过去的做法,或者人均收入水平稍高的国家现在的做法(如林提出的)可能会对识别动态比较优势有所帮助,但程度也十分有限。今天的世界(基于全球化的地缘经济和地缘政治以及技术)与过去已经完全不同了。

  

   即使与最近一段时间相比,今天的纺织业竞争也需要不同的技术和知识。一个想要进入市场的落后国家可能(也有可能不能)会取代当前在一些产品方面具有比较优势的国家,这个国家可能(也有可能不能)尝试在一些其他领域建立比较优势,这在过去是很难的。

  

   总之,学习的理论重新定义了动态比较优势理论,这样就使得制定发展策略变得更为复杂,但也更有趣。

  

   今天的发展中国家并不能简单模仿之前的发展模式,这一点现在已经非常明确了。那些在20世纪早期和中期学习美国和德国在19 世纪成功的重工业发展战略的国家都失败了。

  

   盲目追随东亚出口导向战略的非洲国家会发现,即使采用相同的发展战略,实际效果却要比东亚国家在20 世纪70 年代取得的成就要弱得多。

  

   发展经济学家可能会高度赞扬东亚的出口导向增长战略,但本质上,导致这些国家成功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出口总量的增加,而是它们出口某些具有独特高学习水平特征的产品,所以其他追求出口导向增长战略但只出口并不具有这种学习优势的商品的国家就会很难成功。

  

   我们强调,学习理论将重新定义基本概念,比如比较优势、政策和经济发展策略,学习理论也将重新审视其他长期存在的观念。我们的理论质疑总生产函数概念的有用性,特别是质疑(一个国家内部)所有的企业拥有相同的知识,并具有相同的将投入转变为产出的能力的假设。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715.html
文章来源:观察者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