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蓝勇:近70年来中国历史交通地理研究的回顾与思考

更新时间:2019-08-16 01:52:20
作者: 蓝勇  

   摘 要:近70年来, 中国历史交通地理的研究领域已经十分广阔, 有关交通通道线路的考证几乎涵盖各个历史时期, 特别是对唐代和元代的交通路线的考证已经较为精细深入。从区域历史交通地理层面来看, 以巴蜀、关中、中原、岭南等地区的交通通道考证成果较为丰硕。“道路功能性特征”视域下的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茶马古道、唐蕃古道、陶瓷之路等方面的研究较受关注, “道路地域性特征”视域下的直道、狭义的蜀道研究成果也较丰硕, 在学术界和社会上的影响力大大提高。近70年的中国历史交通地理研究大多隐含于相关学科之中, 学科独立性不强、科学精准度不高。未来需要舍弃交通运输史、交通科技史、交通制度史、交通社会史的研究范式而加强历史通道走向复原方面的研究, 提高历史交通地理的学科独立性。历史交通地理的研究需要树立“考古学情怀”, 推行“全路段驴行”式考察。

   作者简介: 蓝勇 (1962—) , 男, 四川泸州人, 西南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主要从事中国历史地理、中国社会生活史、西南区域史的研究。文章原刊:《中国历史地理论丛》 2019年第3期。

  

   中国历史交通地理一直是中国历史地理研究中的重要内容。从学科分属来看,历史交通地理可以从属于广义的历史经济地理,也可以与历史经济地理、历史文化地理、历史军事地理等并列,因为,历史交通地理往往与自然环境、军事征战、技术条件等相关联,并不是在经济领域内就完全能够说清楚的。不过,当下虽然有关交通史、历史交通地理方面的论文较多,像《唐代交通图考》《秦汉交通史稿》等著作水平也很高,但至今还没有一部以历史交通地理为名的学术专著出现,历史交通地理这个话语出现频率也不是太高。由此看来,似乎中国历史交通地理的学科独立性不强,学科本身也显得相对低调,这与历史农业地理、历史文化地理、环境史的声名显赫状况有所不同。原因何在?要认识这一点,需要系统回顾70年来我们在中国历史交通地理领域所走过的路程。

   就中国交通史的研究来看,王子今的《中国交通史研究一百年》和曹家齐《中国古代交通史研究回顾与展望》1已经对近百年的中国交通史研究做了较为系统的回顾。不过,由于交通史与历史交通地理在研究内容、研究手段、研究诉求上有较大区别,所以,本文主要从历史交通地理研究的历史与现状出发,对历史交通地理的学科发展提出自己的一点思考。

  

   一、含蓄低调中的卓越:近七十年中国历史交通地理研究的简要回顾

  

   中国历史交通地理是一门实证性很强的学科,相关的理论关怀并不多。从20世纪50年代以来,这门学科的研究多有成效,不论是在断代或者说是区域方面都有大量成果。

   1.断代交通地理研究

   早期的历史交通地理研究以断代研究为多。如史念海的《春秋战国时代的交通道路》、卢云的《战国时期主要陆路交通初探》、章巽的《秦帝国的主要交通线》、谭宗义的《汉代国内陆路交通考》、唐长孺的《南北朝间西域与南朝的陆路交通》、陶希圣的《唐代之交通》等,都是中国断代交通史的名篇。2

   唐代以前的断代交通著作,应该首推王子今的《秦汉交通史稿》。该书首次系统对秦汉时期的交通进行研究,其中第一章“秦汉交通道路建设”、第五章“秦汉内河航运”、第六章“秦汉航运与海外交通”、第九章“秦汉交通结构”、第十章“秦汉仓制与主要粮路”、第十五章“秦汉域外道路”,都对秦汉时期的交通通道走向有细致考证分析,为研究秦汉时期的历史交通地理作出了相当重要的贡献。

   在断代交通地理成果中,必须重点谈谈严耕望的《唐代交通图考》。该书有关唐代交通的论述主要集中在对交通线路走向的考证上,是严格意义上的历史交通地理著述。严先生的著述先期在1961-1985年间分别发表在各种刊物和论文集上,后在1985年由台湾“中央研究院”史语所专刊推出巨制《唐代交通图考》五卷,至2003年又整理出版了第六卷。2007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得到授权出版了此书的影印本,分成六卷,分别是第一卷“京都关内区”、第二卷“河陇碛西区”、第三卷“秦岭仇池区”、第四卷“山剑滇黔区”、第五卷“河东河北区”、第六卷“河南淮南区”。书中分别研究了两京馆驿、长安洛阳驿道、长安太原驿道、洛阳太原驿道、中条山脉诸陉道、长安西北通灵州驿道及灵州四达交通线、长安北通丰州天德军驿道、长安东北通腾州振武军驿道、天德军东取诺真水汊通云中单于府道、关西河东闻河上诸关津及东西交通线、长安西通凉州两驿道、凉州西通安西驿道、河湟青海地区军镇交通网、北庭都护府通伊西碎叶诸道、唐通回纥三道、蓝田武关驿道、子午谷道、骆谷驿道、汉唐褒斜驿道、散关凤兴汉中道、上津道、仇池山区交通诸道、金牛成都驿道、汉唐阴平道、岷山雪岭地区松茂等州交通网、山南境内巴山诸谷道、天宝荔枝道、荆襄驿道、成都江陵间蜀江水陆道、嘉陵江中江水流纵横交通线、成都清溪通南诏道、戎州石门通南诏道、成都西南边区东西交通诸道、黔中牂牁诸道、汉晋时代滇越道、唐代滇越道、太原北塞交通诸道、黄河汾水间南北交通线、晋绛与潞泽间之乌岭道、太行白陉与穴陉道、太行滏口壶关道、太行井陉承天军道、太行飞狐诸葛亮陉道、五台山进香道、太行东麓南北走廊驿道、河阳以东黄河流程与津渡、隋唐永济渠、河北平原南北交通两道、居庸关北出塞外两道、古北口通奚王衙帐道、历代卢龙塞道、渝关通柳城契丹辽东道、北朝隋唐东北塞外东西交通线、洛阳郑汴驿道及汴城馆驿、洛南三关、洛阳郑汴通汉东淮上诸道、桐柏山脉诸关道、中原东通海岱辽东新罗道、海岱地区南北交通两道。可以说,《唐代交通图考》是20世纪中国历史交通地理研究的代表之作,鸿篇巨制,穷尽史料,考证精严。1996年,我在《“唐代交通图考”第四卷“山剑滇黔区”品评》一文中曾指出“《唐代交通图考》堪称中国历史交通地理的经典之作”,认为严耕望对中国历史交通地理作了“卓越的贡献”。3该书虽然主要研究唐代,但在许多通道研究上往往前溯汉晋,下迄两宋,由此也可窥见汉晋南北朝和宋代的部分交通情况。因而,在某种程度上讲,对于宋以前的中国历史交通路线大势,都可在《唐代交通图考》中得到信息,可见,严著堪称一部《中国汉唐交通地理》。当然,《唐代交通图考》也有一些遗憾,如“存目”的三卷没能研究面世,故对岭南、东南地区的交通路线考证缺失,再加上缺乏田野考察和与大陆的学术交流等,一些观点也有待商榷。对此,李之勤、辛德勇及笔者等也进行了一些补正。有关这方面的具体情况,王子今在《中国交通史研究一百年》一文已经多有谈及。

   在唐代交通地理的研究中,李之勤、王文楚、冯汉镛等学者取得的研究成绩也较为突出。如李之勤有《论唐代上津道》《蓝田县的两个石门与唐代长安附近蓝武道北段的水陆联运》等文,4王文楚有《唐代两京驿路考》《唐代洛阳至魏州幽州驿传考》等文,5冯汉镛有《唐五代时剑南道的交通路线考》《唐代马湖江通吐蕃路线考》等文。6其他研究汉唐之间中国交通路线的还有方国瑜《诸葛亮南征路线考说》、曾一民《唐代广州之内陆交通》、苏海洋《唐宋时期青泥路的高精度复原研究》、张士伟《青泥路考》、华林甫《唐代两浙驿路考》、杨铭《唐代中西交通吐蕃———勃律道考》、王素《高昌史稿·交通篇》、李宗俊《唐代河西通西域诸道及相关史事再考》《唐代石堡城、赤岭位置及唐蕃古道再考》、王北辰《古代居延道路》等。7台湾廖幼华鉴于严耕望《唐代交通图考》中岭南、东南地区交通研究的缺失,补充了岭南地区的交通状况,其成果汇集在《深入蛮荒———唐宋时期岭南西部史地论集》中。廖氏对唐代容州的道路和邕州入交趾的道路的研究考证较为精严。8

   有关宋代的交通地理研究成果也不少,但许多研究论文往往是将其放在“唐宋”时段背景来一起讨论的,这主要是因为有一些通道单独朝代的资料有限,而唐宋之间交通大势的变化也有规律可循,二代的资料可以因此相互参证。同时,由于两宋南方地区的开发加快,更多的历史主体叙事有了南方的空间背景,所以有关南方地区交通通道的研究成果也有不少,如蔡良军《唐宋岭南联系内地交通路线的变迁与该地区经济重心的转移》、方铁《唐宋两朝至于中南半岛交通线的变迁》、蓝勇《唐宋四川馆驿汇考》、曹家齐《唐宋时期南方地区的交通研究》、陈伟明《宋代岭南交通路线变化考略》、杨宗亮《试论宋代滇桂通道及其历史作用》。9其他有关宋代交通路线的论文还有王文楚《北宋东西两京驿路考》《北宋东京与登州间驿路考》《宋东京至辽南京驿路考》、韩茂莉《宋夏交通道路》、陈守忠《北宋通西域的四条道路探索》、梁中效《宋代蜀道交通与汉中经济重大发展》《南宋东西交通大动脉:“马纲”驿路初探》、孙修身《试论甘肃回鹘和北宋王朝的交通》等。10在唐宋历史交通地理的研究中,近些年曹家齐用力较多,成果丰硕。11另外,张锦鹏和王国平所著《南宋交通史》很值得关注。该书首先对南宋以前的国内道路交通发展状况做了简要梳理,然后分别对南宋时期国内交通网络做了全面研究,主要涉及以临安为中心的东部区域交通网络,包括临安至浙东地区的交通路线、从临安至福建地区的交通路线、从临安至江西、广西地区的交通路线、从临安至淮南地区的交通路线、从临安至荆湖地区的交通路线;以成都为中心的西部区域交通网络,包括从成都至秦岭南的北线交通道路、从成都至江陵、鄂州方向的东线交通道路、从成都至静江府、邕州方向的南线交通道路;以广州为中心的南方交通网络,包括广州经福建至临安的道路、广州经大庾岭北上江西的道路、从广州经骑田岭至郴州的道路、广州经萌渚岭至零陵的道路、由广州经越城岭至全州的道路、广州通邕州的道路、广州至雷州半岛、海南岛等南部沿海地区的道路。另外,该书还对南宋重要的交通生命线长江与运河、南宋与周边少数民族政权统治地区的交通、南宋与北方少数民族政权统治地区的交通、南宋与海外高丽、日本、南海诸国路线做了分析。12

   有关元代交通路线研究的专门著作并不多。德山著《元代交通史》13一书对元代的交通路线有一些考证,但资料引用不是太规范,一些明代驿道误为元代的路线,显得不太严谨。不过,一大批学者对于元代各区域的交通路线的考证已经较为全面,涉及河南、黑龙江、江西、山西、江西、江浙、陕西、四川、新疆、藏族地区、云南、岭北行省、元上都、湖广行省、川陕间、甘肃行省、内蒙古阴山地区、辽阳、粤西、潮州等地域的元代通道和站赤设置情况。14

   在明代交通历史地理的研究中,杨正泰的《明代驿站考》是一本系统考证明代全国各地驿站位置和驿道线路的著作;同时,杨氏校刊的明代黄汴的《天下水陆路程》为研究明代交通提供了较为详细的资料。15此外,还有姜建国的《明代贵州驿道交通变迁及其原因》《明代云南驿道交通变迁用其原因》、史曦禹《明代辽东地区驿站研究》、孙锡芒《明代陕北驿站交通的发展及其对军事、经济的影响》、李健才《明代东北驿站考》、岳广燕《明代运河沿线的水马驿站》等。16总体来看,专门考证明代交通路线的成果并不是太多。之所以如此,主要原因是历史文献有关明代交通路线本身的记载较为详细,进行专门考证的必要性并不是太强,相关的学术含量也就相对差一些。

历史文献中关于清代交通路线的记载相对明代更为详细,所以,虽然有关论文较多,但完全单独考证路线走向的研究也不多,重点大都是在梳理交通路线地位变迁与社会经济的关系上,历史地理的味道相对较弱。这方面的成果主要有丛佩远《清代东北驿路交通》、潘志平《清代新疆的交通和邮传》、张林《略论清代吉林的驿路交通及其对边疆地区开发的贡献》、姜建国《清代金沙江中下游津渡与川滇交通》、史雷《清代拉达克与新疆之间的交通路线研究》、徐小慧等《试论清代黑龙江地区驿站与经济发展》、金峰《清代外蒙古北路驿站》《清代内蒙古五路驿站》、边巴次仁等《清代入藏驿站及西藏地方内部驿站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705.html
文章来源:微信公号 史学研究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