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袁正:北大补录退档考生符合罗尔斯正义原则

更新时间:2019-08-14 10:08:35
作者: 袁正  

  

   北京大学2019年在河南省“国家专项计划”理工类招生计划8人,该项志愿第6名考生667分,第7名考生542分,第8名考生536分。北京大学将第7名第8名考生退档,理由是高考成绩过低,极有可能因完不成学业被退学。河南省招生办向北京大学投出“国家专项计划”理工类第二志愿2人档案,考分均为671分,北大招生办予以录取。事件曝光之后,舆论对北京大学一片批评之声,毫无疑问,北大动了“国家专项计划”中贫苦人民的敏感神经,寒门难出贵子,这两位被退档考生祖辈八辈子修来的福报被无情剥夺,由彼及已,底层群众感觉正义被践踏、利益被剥夺。压力之下,北京大学决定补录这两位退档考生,这是正义之举,回归到了罗尔斯主张的正义原则。

   据“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做好2019年重点高校招收农村和贫困地区学生工作的通知”,国家专项计划定向招收贫困地区学生,招生学校为中央部门所属高校和各省(区、市)所属重点高校,实施区域为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县、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以及新疆南疆四地州。“国家专项计划”是国家促进教育公平的特殊政策,旨在为贫困地区考生开辟的特殊通道,让成绩优异的寒门学子有更多改变命运的机会。全国教育大会强调坚持扎根中国大地办教育,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发展教育,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要破除唯分数,强调教育公平,“国家专项计划”招生工作,是高校必须执行的政治任务。

   程序性正义

   程序性正义主张一个中立的程序适用于任何群体,不论结果如何,即通常所讲的程序公平或机会公平。高考面前人人平等,从高分到低分录取,只要人人都遵守这一程序(游戏规则),录取结果就符合程序性正义。若把高等教育视为科学研究的精英教育(大学的英文词是University,词根的意思是关于宇宙的智慧),高考招生唯分数并非没道理,分数是一种信号,高分代表着有更高的学习能力或智商,有利于在科学研究取得成就。程序性正义必然导致结果的差异,若同一条起跑线兔子和乌龟一起跑,肯定是兔子取得胜利。在高考这个问题上,若全国所有的考生走一套程序,教育条件和基础比较差的地区和考生就会成为乌龟,而教育条件和基础比较好的地区和考生会成为兔子,按这种程序来招生,北京大学的校园一定被教育条件和基础比较好的地区和考生占据。即使北京大学没有任何的歧视理念,其招生的结果看起来也是歧视性的,如歧视贫困地区、歧视少数民族等。长此以往,差的地区越来越差,好的地区越来越好,区域差距越拉越大,好的地区不跟差的地区玩,同样,差的地区也不想和好的地区玩,离分裂也就不远了。

   补偿性正义

   补偿性正义主张根据历史、文化、经济条件有偏向地制定法律和政策,对弱势群体有一定的补偿,以保证一个相对公平的结果。如果考虑到贫困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条件和历史、文化实际,高等教育资源适当向贫困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倾斜,是有道理的,这是促进教育公平的一种手段。中国的高等教育资源来自国家财政拨款,来自于全体国民的税收贡献,理应服务于全国人民。但是,高校招生补偿性地照顾特定人群,也会存在问题,例如,若国家专项计划录取536分考生进北大,该考生同一地区一些670分以上的考生却无缘北大,甚至教育更优地区700分考生都进不了北大,对于这些高分考生,也是一种不公平。这些低分考生进入高等院校,和普通招生的高分考生同场竞技时,确实存在基础较差跟不上学习的情况,给高等院校的教育教学管理也增加难度。

   美国的大学招生也有类似问题,有一项“平权法案”主张在大学招生、公司招聘、政府招标时,应当照顾少数种族和女性,目的是补偿对黑人、印第安人等少数族裔和女性在历史上承受的痛苦,甚至在操作中规定了对这些补偿性群体的比例定额。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是一个曾经几乎全是白人的学校,平权法案之下,90年代中期该校的招生分布是39%的亚裔、32%的白人、14%的拉美裔、6%的黑人和1%的印第安人。但是,“平权法案”也面临对优秀个体权利损害的问题,巴克是一个白人男性,连续两年被中意的医学院拒绝录取,这个医学院根据16%黑人学生的定额比例,录取了一些各方面条件比巴克差的黑人学生。巴克一气之下上诉到美国最高法院。最高法院裁定对黑人学生实行定额制是违宪的,但仍然在原则上支持“平权行动”(刘瑜,2012)。

   罗尔斯正义原则

   罗尔斯提出“无知之幕”,只有缔约者不知道自己的处境,无法从特定利益立场提出主张,由此得出的正义原则才是公平的正义。讨论正义原则且制定社会制度的各方都是平等的,各方也是理性的,在上述条件下,人们最理性的选择方法是最大最小值规则,即让最差的结果最好化,例如,人可能投胎为最糟糕的状况,在“无知之幕”下达成的规则是,保障最糟糕状况的人的最好利益。

   罗尔斯提出两个正义原则:一是平等自由原则,二是机会的公平平等原则和差别原则的混合。每个人享有平等的自由,这是政治权利的问题。每个人享有平等的机会公平。资源的分配总是受到自然和社会偶然因素的强烈影响,如人的才能、天赋、社会地位、家庭、环境、运气等偶然因素都会造成个人努力与报酬的不相等。例如,高考是一种机会公平,人人都可以在高考的游戏规划下取得成功。但是,高考并不是一种平等的机会公平,人的天赋和家庭、社会条件各异,有些人在他的条件下拼了老命也成功不了。

   即使实现了平等的机会公平,也会存在天赋、能力、家庭、社会条件的差异,罗尔斯认为,不平等的能力和天赋(幸运)不能成为不平等分配的理由,因为在“无知幕纱”下每个人是没有任何特殊权利的。罗尔斯主张用差别原则对待先天有利和不利的人,他将任何人的自然状况视为一种共同资产,一种共享利益,“那些先天有利的人,不论他们是谁,只能在改善那些不利者状况的条件下从他们的幸运中得利”。

   罗尔斯希望人与人之间达到一种事实上的平等,为了这种事实上的平等,还要打破形式上的平等,对先天不利者和先天有利者差别对待。罗尔斯对不利者持同情和补偿的态度,所有的善都应被平等地分配,除非某种不平等分配是有利于最不利者。罗尔斯的“无知之幕”揭示,人类应该保护社会中最为弱小的成员,这是人们在原始的“无知之幕”下达成的契约。大家之所有达成这样的契约,是基于大家的理性,为自己可能投胎到最不利状况时置下了一份保险。

   北大补录退档考生符合正义

   只按高考的程序正义来分配资源,是不合乎罗尔斯正义要求的,正义要求所有人都有平等的机会达到成功,贫困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因为教育资源的限制,在程序正义下,是事实上的不公平。因而必须以公正为目标通过政治和法律制度来加以调节,建立“国家专项计划”甚至对省际招生指标进行调整,就是罗尔斯所讲的机会的公平平等原则。

   那些不符合国家专项条件(不贫困)的考生,是一种天生幸运,只能在不损害不利者状况的条件下获得其幸运得利。退档国家专项的低分考生,不符合罗尔斯的正义原则,罗尔斯倾向于保护不利者,退档不利者,动的是底层民众的利益和基本安全感,担心以各种理由践踏最底层人群的基本保障。

   “无知之幕”具有很强的群众效应,人们担心自己会成为这个不利的个体,舆论对北大退档“国家专项计划”考生出现一边倒的局面,而补录退档考生,则出现一边倒的赞美之声,这证明正义埋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是“无知之幕”下最普适的情感。

  

   作者简介:袁正,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68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