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魏敦友:从当代中国法哲学视角看朱祖飞律师的良知正义论

——在“魏门毕业座谈暨学术讲座·2019”会议上的讲演

更新时间:2019-08-10 22:45:52
作者: 魏敦友 (进入专栏)  

  

前记

  

   朱祖飞大律师去年五月间终于出版了他经年苦心思考的《心学正义》一书。这是当代中国法治进程中涌现出来的一部重要著作,但它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理论著作,甚至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实践总结,而是来自于当代中国法律现场一份思想报告,值得当代中国法律人认真借镜。从某种意义上讲,我见证了甚至直接参与了这部著作的构建。然而可惜的是,我除了应祖飞律师之邀请写了一个简短的评论附录于该书封底之外,再无议论。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没有思考,甚至去年七八月间在甘肃酒泉会议上再次遇到祖飞律师时承诺将写一长篇系统讨论“良知正义论”。然而终于没有克服勤于思拙于写的坏毛病,一直未能兑现。万幸的是,张树成和李海华诸同学策划今年六月底欢送2019届同学毕业盛会,安排我作一讲演,我于是得缘系统清理我对朱祖飞律师“良知正义论”知识谱系、理论构成及当代意义诸方面的认知。讲演结束后,树成迅速安排同学们整理成文字(详后),于是有以下文本出现之机。我今观览以下文字,竟达二万言之多,庶可谓系统之阐明矣,但不知可否践去年酒泉之诺?虽然口话化,且多重复,并不作更改,照旧实录,亦自有趣味在其中也。特别感谢树成、海华和参与文字整理的同学们!

  

—— 魏敦友,匆草于南宁广西大学法学院法理教研室,

2019-8-8

  

法治事业不仅仅是规则的事业,更主要是人心的事业,任何规则必须适应多数人的人心;否则,欲速则不达,好心干坏事。

——朱祖飞


真正让人类动之以情的是具体事件,也就是具体案件。

——朱祖飞


法治的关键在于法律的精气神。

——朱祖飞


法官的法律素养及人格良知的独立,是法治建设的重中之重。

——朱祖飞

  

引言

  

   尊敬的沈阿姨、尊敬的咏梅大总编,还有各位,特别是从温州远道而来的朱祖飞大律师,大家下午好!今天应该说是非常高兴的一天。刚才算了一下,这次聚会我想可能是我半年来最高兴的一次吧,也是最紧张的一次,也是流汗流得最多的一次。今天我觉得我们整个的活动非常有意义,特别是早上啊,田阿姨早上五点半才从武汉赶到我们这,因为飞机晚点。所以呢,这也是我特别感动的一次吧,感动的同时也充满了感谢。

  

   这个环节是我来讲。按照海华的布置,我也拟了一个题目,我的题目是“从当代中国法哲学视角看朱祖飞律师的良知正义论。”其实我觉得刚才你们熊老师也讲了,就是我们今天看起来好像谈到的领域不同,比如说田阿姨讲到的是人格问题,属于心理学的范畴吧,祖飞大律师讲到的是法律问题,讲良知正义这样的问题。然后,宁刚教授讲到的是文学吧,后来我们的张建教授又回到了法律,我觉得我们今天如果把它谱写成一个歌曲的话它有入场、有起承转合,特别是那个最后啊,我看宁刚教授讲到一个话题啊把大家都震住了,说我们的这个一生啊可能没有什么意义。从绝对的意义上来讲,宇宙那么辽阔,我们那么卑微,的的确确也是这样。但同时,我觉得最后李斌老师讲了一句话我很感动。李斌说:“即使这个世界毫无意义,即使我们的努力一事无成,但是我们也不能轻言放弃。”是这个意思吧,是吧?对,这个也是很正能量的。也就是说,即使我们是一颗微不足道的沙粒,我们也要映照出整个世界的光芒出来,对吧?我觉得这很震撼人心啊!

  

   所以,就是在这样的精神指引之下,我就想来谈一谈我对祖飞律师的良知正义论的理解。首先,说一下我跟祖飞律师的交往吧。我跟祖飞律师的交往是一个非常偶然的事件,其实这个世界都是偶然的,但是一旦偶然发生的时候就会有必然性。我还清楚地记得是哪一年啊,可能一转眼也有七八年了吧,当时我到香港大学法律学院访问,那天晚上到的时候我打开电脑看了一下,那电脑很破,我发现香港的电脑很破,打开的时候我突然看见一篇文章,朱祖飞律师写的批评我的一篇文章。我仔细一看啊,哎哟,写得不长,但是锋芒毕露,我看到之后啊挺高兴,我还跟祖飞律师留了一句话,我说:“我到香港来了,希望你继续批评我。”后来,我越看越多、越看越多,他还专门设了个栏目,叫:批邓魏。我印象中,祖飞律师写了九篇文章批评我,我在香港看到的是第一篇文章。我觉得那个祖飞律师虽然没见过,但是那个感觉啊特别好,后来看了很多很多他写的文章。

  

   那我第一次见朱祖飞大律师呢,应该是在郑州大学的一次会议上。我想,那么锋芒毕露地批评人的一个人,像拿刀砍人一样的啊,肯定是很凶猛的,是吧?但是那天我们都是着便装参会,我看到只有朱祖飞律师一个人打着领带,温文尔雅,感觉非常好,跟其凌厉的文字形成非常大的反差。我今天突然想到,田阿姨讲的人格学能否也可以解释为,在一个温文尔雅的人格背后,隐藏着一个非常凌厉的人格,作为补偿性的防御机制。所以,祖飞律师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这么多年来,我自己一些思考其实也得益于包括朱祖飞律师在内的一些朋友的激励。祖飞律师有一个非常奇特的特性,就是在学术问题上喜欢穷追猛打,不断地问问题。有时候他问一个问题,可能我随便地应付他一下,他马上又来了一个,我又应付他一下,接着又来了一个。哇,怎么这么多问题啊?当时是写手机短信,写着写着,一个上午来来回回可能就写了两千多字,后来我一看,发现怎么写这么多啊!于是我就跑到办公室把它给录下来,便成了一篇文章。类似的有几个来回之后,都形成了好几篇文章。所以呢,这么多年来,我觉得祖飞律师给我很大的触动,我也深受祖飞律师的推动,使我思考一些法律世界的问题,因为这里面有一个身份意识。我们都知道,祖飞律师他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老师,他主要是一个一线的办案人员,所以他对法律世界的理解,对当代中国的社会秩序的理解,跟我们在教科书上的理解,或者说跟在讲堂上这样一些所谓法学家身份意义上的理解是不一样的。正是在和祖飞律师交往的过程中,我自己也可说亲身见证了他的重大学说――心学法学或者称为良知正义论的出场。

  

   昨天我还跟树成讲到,我是这样来描述祖飞律师的《心学正义――看不见的法律》这本书的。我认为,这是一份来自当代中国一线律师的思想报告。祖飞律师他是用他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诠释了他所感悟到的我们当下中国的一个应然的法律世界。祖飞律师啊,我这样说不知道合不合适,等一会儿我们还可以再交流。但是同时我也想到,如果我对祖飞律师进行一个评论的话,可能会有这样的一个描述,不知道祖飞律师你怎么看?因为前不久我跟俞荣根教授有一个小交流,俞荣根老先生在西南政法大学也有一个大的微信交流群,当时我看到他在里面说他老了,从年龄上讲接近八十了——好像我的印象是七十五六了,他在那里面说他是中国法学的第五代半人吧,他大概是这么说的,所以要靠后面的人啊,当然对我有勉励之意。当时我脑海里突然想到这么一个观念,我就写了一段话,我是这么写的:俞荣根老师其实是一个伪装成法学家的哲学家,代际间隔不适合于一个哲学家,只适合于一代一代的法学家。比如说不同的时代、不同的阶段,那么就有不同的法学家出现,这个跟歌唱家的出场比较类似,对不对?比如说宋祖英她们出场的时候是一个时代,现在她们上哪去了?不见了!但是我觉得法学家可能从某种意义上讲,跟这些歌手有一定的关系,虽然是一个总的时代,但是在不同的阶段里面,他有他独自的意义和有他们的出场机会。所以我觉得,如果说俞荣根先生是一个哲学家的话,他就不会受到所谓的代际间隔的限制,因为我们知道黑格尔说过,哲学家是建构自己的时代,对不对?哲学家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啊。所以一个哲学家肯定要不局限于阶段性的划分,他要通贯时代,所以说从这个意义上讲,俞荣根教授他是一个伪装成法学家的哲学家。那么今天早上我又有一个灵感出来了,也是突然想到的,我就赶紧写了一段话,生怕它跑掉了。我是这么写的:朱祖飞律师是一个伪装成律师的哲学家!他讲到的很多问题其实不仅仅是法学问题,他讲到的心学、讲到的康德的批判哲学等很多方面都使我深深感觉到,他是一个伪装成律师的哲学家!所以他今天引领我们来看待当下我们中国的生活,来反思我们所生活于其中的这样一个社会秩序,同时来建构我们自己与这个时代的这样一个关系,我觉得也是深受启发的。

  

那么在朱祖飞律师这本书的出版过程之中,有个事我也清楚记得。那天好像是我还在崇左吧,晚上朱祖飞律师联系我说:“我的书马上就要出版了,魏老师你能不能给我写一个推荐语?”我说:“好!”第二天早上,我就在手机上面写了一段话,就发给祖飞律师了,后来那段话就印在了这本书的封底。我给大家念一下,我是这么写的:“朱祖飞律师也许是当代中国律师群体中最为独特的一位,其独特性在于他不满足于人们对律师身份的一般性定位,不满足于对法律的规范性理解。在他身上,似乎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不可遏制的思想激情,正是这种思想激情逼迫他反思自己的法律实务,并对法律的本性作思想性的探究。朱祖飞律师广涉古今中外大哲,最终归宗于阳明心学,创造性地提出了‘心学法学’的思想范式,在当今中国思想界,真可谓独出心裁,别具一格,极大地丰富了当代中国人对法律、法学的理解,可以预期,心学法学不仅仅属于他自己,更属于当代中国思想界,它必将引起人们的广泛兴趣,进而推动当代中国人对基于中国文化的法治建设的深度理解。”这是我当时早上六点钟醒来,想到祖飞律师的书要出版了,就写了这么一段话。这么多年来,在跟祖飞律师的交往中,对他的心学法学呢,略有了解,所以今天呢,我们应该感到荣幸,祖飞律师从温州飞过来给我们做演讲。那么他的演讲实际上可以和田阿姨人格漫谈的讲演相匹配,也和宁刚教授的关于自身成长的这样一个经历相匹配,所以宁刚教授讲的成长不仅仅是他自己的成长,也是中华民族现代性的成长的一部分,是吧。所以呢我就想今天借这个机会吧,谈谈我读《心学正义》这本书的一些感想。我也希望同学们啊,也要把这本书反复地读。我觉得祖飞律师这本书里的很多句子,读来读去都令人回肠荡气,很多充满了智慧的光芒,并不像我们教科书上写的那一些晦暗的句子和段落,所以我希望大家读一下。祖飞律师可以说对中国文化有深度的理解,对西方的现代思想也有深度的理解,然后融会贯通于当下自己的实务,进而进行了理论的抽绎和建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63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