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魏敦友 登录

地方法制研究的三重语境、两个层次和可能未来

2018年11月17日,很荣幸地受到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李旭东博士之盛情邀请,参加了在广州市从化区举办的“地方法制论坛(...

一个江汉小镇的历史记忆与一位耄耋老者的精神救赎

乡音和方言也是一种根。喝州河水长大的人,讲话就是州声气。从一九五二年起,几十年来,我求学、工作都在外地。如今须发白了...

发掘自身的灵性

埋藏在我们心坎深处那一些文化积业,思想传统,我们也该从头认识一番。刮垢磨光,释回增美,是我们该下的功夫。我们今天的使...

人文秩序的建构与个我的身位职责

人类是不可能没有关于自身历史、生存方式和意义的某种整体理论的。 ——金观涛:《中国现代思想的起源》,法律出版社,20...

人生如何开境界

能追忆者,此始是吾生命之真。其在记忆之外者,足证其非吾生命之真。非有所好恶高下于其间,乃凭记忆而自认余之生命。 ——...

魏敦友 郑惠姨:让人生的阅历转化成思想的洞见 ——魏敦友与郑惠姨对谈录

缘起 2018年10月23日,我应广西大学法学院2017级郑惠姨同学之约,简略地谈了谈自己人生的一些经历,并述及自...

魏敦友 凌敏 李盈:改革开放、国家形象重塑与现代中国学术重建 ——魏敦友与凌敏、李盈对谈录

缘起 因为这个学期课特别多,比较忙乱,在郑惠姨和凌敏、李盈三位同学分别打电话来希望对我作一个采访的时候,我虽然不好...

论现代中国学术建构中的“杨祖陶问题”

一个中国学者应怎样去研究西方哲学?这个用问式表达出来的问题支配了杨老师一生的哲学研究,而我们今天的中国学人依然还处在这个...

深切缅怀我的导师杨祖陶先生

杨老师是我二十多年来的学术指路明灯。杨老师是西南联大走出来的真正的学人,他深知在中国历史的一个大转折时代学人应该如何自处...

与中国政法大学柯华庆教授论钱穆的思想定位

小记: 1月19日,忽得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柯华庆教授微信,询问我鸦片战争以来谁是中华真正的好学者。原来华庆兄正主持...

邓正来的精神遗产与中国法学的可能未来——邓正来教授逝世三周年祭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仓央嘉措 昨晚,我带着一颗散淡与孤寂的心反复谛听并沉溺于降央卓...

历史转进、人性生成与知识类型(提纲)

我相信,只要现代化对我们来说仍是一个有待实现的理想,文化研究是永远不会冷却的,真正的文化研究只能说刚刚开始。 ——...

贤人景凡先生——为杨景凡先生百年冥诞而作

道不行,百年无善治;学不传,千载无真儒。无善治,士犹得以明夫善治之道,以淑诸人,以传诸后;无真儒,则天下贸贸焉莫知所...

在法治中国大道上的思考者与探索者

子曰:“可与共学,未可与适道;可与适道,未可与立;可与立,未可与权。” ——《论语·子罕》 不久前的一天,我从重庆...

三重世界观与法学世界的建构

我们今天的使命,是一个文化的使命,是一个思想的使命。 ——钱穆:《中国思想通俗讲话》,三联书店,2002年,第...

新道统论法哲学的若干基本问题

我们过去的失败,并不在于体力上、知识上、智慧上比外国人差,而是不知道怎样做一个当前的理想的中国人。  ——钱...

从“中国法律理想图景”到“新道统论”

只要中国法学论者,甚或中国论者,开始对其生活赖以为凭的知识生产的性质以及其生活于其间的社会生活秩序之性质展开思考和反...

为学问道三十年

嗟夫,学术岂易言哉!前后有风气循环,同时则有门户角立,欲以一人一时之见,使人姑舍汝而从我,虽夫子之圣,犹且难之,况学...

认知路途上的“震撼性时刻”——读钱穆先生《师友杂忆》札记之二

  作易者,其有忧患乎! ——朱伯昆主编:《周易通释》,昆仑出版社,2004年,第662页。 古今来人们开始...

香港之行散记

  前记: 因应香港中文大学法律学院於兴中教授之邀请,赴香港中文大学参加“中国法律传统新论”的学术研讨会,于...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