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志恒:浮光掠影游台湾之感想

更新时间:2019-06-07 16:43:30
作者: 张志恒  

  

   去台湾不同于出国,也不同于去港澳,但都有一个出入境问题。台湾在马英九执政时期两岸交流比较频繁,民进党上台后两岸间观光旅游大幅减少,随着台湾国民党地方选举中的获胜,去台旅游又火了起来。大陆这边加快了改革开放,办一个赴台旅游的通行证是很方便的事,趁酷暑还没有来到,参加了一个环岛旅游团,走马观花,浮光掠影,到台湾岛游逛了几天。

  

   总感觉是台湾气候不错,日温差不大,没有酷暑的感觉,也不感到潮湿,当然可能只是碰巧的几天。高架路,高速路上汽车川流不息。虽然没有内地成大片的十几、二十几层高楼,但每座城市都有高楼,四、五层普通楼房更是随处可见。马路上行人不多,摩托车较多。旅游车都是比较高大的,便于观光,有个特点是车身都有好看的图案,光鲜而有特色。全岛都比较干净,没有明显的城乡差别,见不到乱丢的烟蒂,也没有乱丢的纸屑等垃圾。房间、车内大都有空调,就是暑天,外套对老弱幼来讲是不可少的。饭店的早餐都很丰盛,种类很多,满足各种口味。台湾岛人口密度还是比较高,一些老城市弄堂比较拥挤,给人古老、陈旧而缺乏发展的感觉。总之从衣食住行来看,台湾岛是一个发达而繁华的地区,不愧是“亚洲四小龙”。两岸语言文字交流没有太大问题,但注意细节还是有不少问题。例如可能是繁体字书写复杂,这里英文使用较多,有很多在内地是不常用的冷僻字在台湾可能普遍使用。长久的分开不来往,就是亲兄弟也会陌生的,而语言文字的差异是最彻底的。

  

台北101大楼和“故宫”

  

   下午乘山东航空公司飞机两小时就到了桃园机场,随后就去了台北市,傍晚就去被称为101的大楼参观。这座高楼曾经是世界第一高楼,当时有三项世界纪录,一是大楼最高,有500米;二是电梯最快,每分钟可上升1000米;三是接近楼顶挂了一个600多吨的阻尼球,来抗台风和地震。今天这座高楼的前两项记录都远离“第一”了,特高楼在中东有钱国家多了去了,豪华奢侈更不能和新建筑相比。但这个沉重的阻尼球真值得骄傲,按通常道理,在近顶部加大重量会提高大楼的重心,降低它的稳定度,其中道理何在呢?地震或是台风造成建筑物倒塌的主要原因估计是随“波”的晃动,而这个巨大的重球降低了大楼的“固有频率”,使之远离地震波和台风的频率,避免了垮塌。外观是让人惊叹的高楼,而这重球和吊绳更是“美”的所在,是人类智慧的体现,是科普的“教室”。如今超过或接近这个高度的楼有处在台风带、地震带的吗?这楼还是有国人值得骄傲之点。

  

   这座高楼除去它的工程意义之外,还有它的社会价值,除去成为了俯瞰台北市容的旅游景观之外,在大楼门外立了楼梯标识形状的“碑”,完全不同于普通式样,而是一连串“立方体”,也不是石材制作,好像是工程塑料,夜晚泛着绿光,上面镌刻了据说是所有参与建造者的名字。

  

   台北也有“故宫”,同样是金黄色大屋顶式建筑,在当地很宏大,但与北京的故宫是无法相比。里面也有不少珍贵的文物,这些文物也是命运多舛,当年抗战初期,担心遭到日军的抢掠,将一部分文物运出北京南下,想不到会渡海来在这里安家。展品主要是清宫廷藏品和美术工艺品,爱美,追求美,应该是人的本性,是人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结合。人首先要能生存,需要去劳作,需要制造各种工具。在闲暇之余开始欣赏、玩弄他们的工具,精致地打造它们,把自己的想象糅合进去,使这些东西失去了原本工具的意义,而“异化”成了装饰品,成了美妙绝伦的工艺品。这里的工作人员非常强调这一点,看来崇尚“资本”的地方也是知道“劳动”是一切“美”的基础。

  

   中国传统是讲级别和等级的,而不是崇尚平等,这一点和有系统完整宗教信仰的民族不同。在“有神”的世界里,“神”与“人”是不同的,但“人”之间是平等的,除非是你不是“人”。西方世界也有贵族与平民的区别,但只是在世俗的世界里,而不是在“精神世界”里。这里展示不少清宫里的各种饰品,而这些饰品的作用不是展示一种“美”,而是级别的象征。哪个级别的人佩戴什么饰品都有严格规定,是不可僭越的。这可以解释为什么极其罕见的宝物只能皇族配有,所以占有罕见宝物无非是强调唯我独尊。今天人们稀罕珍奇瑰宝,强调物以稀为贵,都是长久等级思想的作祟,与是否真“美”已经没有关系了。

  

   展览的不少工艺品是十分精致的,其复杂的工艺过程让人难以想象,其费时费工是让人难以承受的,不知多少工匠为此耗尽自己的体力、视力和生命。他们没有留下姓名,今天的参观者也没有人想到为他们点上“一柱香”,反而是占有这些成果的“帝王”受到崇拜。这真是无法让人理解的事情,似乎这正是“人之罪”。

  

   “故宫”很大,文物并不是很多,同时也是美术博物馆,参观时正好是纪念张大千诞辰120周年,有一些他的作品展出,张曾经去敦煌石窟去临摹壁画。张大千和齐白石是同时代人,两人国画风格迥然不同,一个擅长山水,气势庞大;一个是花草鱼虫,小巧玲珑。社会的动乱让他们走了不同的路,真是“说项依刘我大难”,时代变迁,回看历史,不胜感慨。

  

台湾中部山区

  

   台湾是南北长东西窄的岛屿,而中央山脉又贯穿南北,旅游第二天下午就从台北市一路南下,到了一个叫南投的地方,这里真是山连山,山很大,地势也比较高,大约海拔有两千米,虽然地处热带,但气温很凉爽适宜,导游讲这里是台湾的“瑞士”,是有点意思。在欣赏山区风光的同时,去一农场参观。农场入口修建的很“洋气”,像是欧洲城堡的建筑。农场供人度假游览的意义大于对绵羊的饲养。农场人比较少,羊也是不多,无意中见到饲养的几匹“赤兔马”,全身赤褐色,四个蹄子有一圈白毛,大概是名贵品种马,小说中的“四蹄踏雪”?据介绍,这里原是安置参加滇缅抗战老兵的地方,如今老兵基本没了,第二代也步入老年,退休养老。第三代年轻人多数去了大城市发展,留在这里的只有美景。战争真是对社会的巨大震荡,战争结束如何安置军队是个十分实际的问题,从古至今大都采取戍边垦荒屯兵,台湾也不例外。不过这里的自然风光也给了远离故乡的“流浪者”不少慰藉,在高山之巅“西望长安”。

  

   看风景离不开“山水”,平原使人厌倦,凡是有山有水的地方都是风景区。台湾著名风景区主要就在中部山区,日月潭就是山区的湖泊,这里地势高,气温凉爽,雨量充沛,深深的湖水,植被茂盛的山丘,时而变换的蓝天白云,构成了这里的风景,成了人们旅游度假的胜地。人们离开喧闹的都市,来在“深山老林”,是为了摆脱人之间“竞争”,得到精神的放松。故而自古名山都有寺庙,更好满足人本性的需要,帮助人们得以修身养性。日月潭最“美”的地方就是深入湖中的山丘上的宝塔和庙宇,庙门两边的对联:“潭影岛花契禅性,晨钟暮鼓发天心”,给人以无尽的遐想。

  

   到日月潭这座“宝寺”需要乘渡船,在船上导游事先告诫大家,人们上山后都喜欢与刻有“日月潭”三字的石碑照相,由于人多需要排队。并调侃说,这块石碑现在叫“吵架石”,意思是人们为拍照常常引起吵架。果不其然,在那里见到两人吵架,脏话不断,全然不顾这里是佛教胜地,真是“无所畏惧”。参与吵架的人肯定是宗教信仰意识极浅薄的“无神论”者,相信但凡是有点信仰的人在这里都会怀有敬畏之心。对“神”没有敬畏之心的人,也不会感到大自然的美丽。

  

   导游很少谈宗教信仰,只能从景点的庙宇,车行途中所见,大致窥视台湾的宗教。这里的居民住宅隔不远就可以见到挂有宗教场所的牌子,有些字体远谈不上是有文化根底的人所写,门口也见不到人群进出。今天科学技术获得极大发展,人们宗教意识普遍薄弱,但宗教在维系社会道德水准上的作用值得重视,台湾的社会秩序是比较好的,应该是和宗教得到正常发展分不开。在台没有见到清真寺,看来穆斯林在台湾是比较少的,是社会自然发展结果,还是有其它原因就不了解了。

  

   去了日月潭的第二天就上了阿里山,沿途道路曲折,上下坡多,弯道多,汽车马力是足够的,坐在快速摇晃的车里不少人出现了晕车。无论是日月潭还是阿里山都是台湾最早民族聚集地,他们最早来到这座岛上,为什么不在地势比较平缓西面居住,而选择深山老林呢?无疑是丛林法则的结果,原居民如何能竞争过有现代意识的外来人呢?这样的“胜者为王”法则在台湾岛上一遍遍上演。荷兰人,明朝人,清朝人,日本人,民国人,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然社会发展到今天,人们终于认识到共存共赢的道理,有必要各类各种人群之间的相互融合。台湾强调日月潭和阿里山是原居民聚集地,似乎要保持原居民“血统的纯正”,认为真正的原居民屈指可数,这完全是没有必要的,既然我们实现了民族平等,又何必区分你是哪“族”人呢?任何一个人自称是谁的后代,又何必去追究真假呢?

  

   阿里山区交通很不方便,四面望去皆是大山,同时植被繁茂,“深沟”并不明显。景点生长了不少挺拔高耸的桧树,是很好的木材,可用于大型建筑。马关条约后日本占领了这里,有个植物学家深入到这里考察,发现了这桧树的价值,随后引发对阿里山的开发,修建了小铁路,这种木材大量运到日本主要四岛。今天小火车依然可以运行,成了旅游观光的工具,山头立了纪念这位植物学家的石碑,也有很小的“博物馆”。这些历史遗迹成了日本侵略者对台湾掠夺的“证据”但这种解释缺少逻辑,当初日本占领者不会想到台湾会回归,这些举动只是现代工业技术对大自然的掠夺,是对自然环境的破坏。阿里山有所台湾“最高学府”,是指这里的一所小学,它比全台湾所有学校所处的位置的海拔都要高。这里有小学,足见对教育的重视。

  

台湾的南部和东部

  

   高雄是台湾南部重镇,是台湾工业和贸易最发达的地区,高雄港曾经是世界重要港口的前几位,如今被挤出前十位。在这里游览了两处旧工业基地的改建,值得我们学习。一是旧铁路车辆调配站改建成了一所公园。遗留的铁轨把绿地切割成图案。保持这里的历史,建成了可能是世界最微型的铁路,“小火车”像是玩具,但又可以坐在上面开行。公园有不少用废钢铁焊接出来的各种艺术造型,铁锈是它的颜色,成极为廉价的“艺术品”。有一个造型是西方文艺作品中的机器人手执关公的青龙偃月刀,真是中西合璧。最值得称赞是这里的厂房改建成了“博物馆”,展览铁路工业的历史。有一处建成台湾高科技宣传馆,介绍芯片和集成电路技术,对青少年来讲真是最好的教育。另一处景点是由废弃糖厂改建的,介绍台湾原居民的生活和自己的艺术。并组织游客来体验。如今生产技术发展很快,每一座工厂的建成就需要考虑如何“废弃”。工厂建设不易,废弃也同样不易,这是社会需要考虑的大问题。

  

旅游的后半程是从台湾高雄出发,向南绕过最南端的小半岛,这里是三个海区的分界线,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同时看到台湾海峡,巴士海峡和太平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62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