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肖鹰:2017:全球两部现象级电影

——《战狼2》与《敦刻尔克》比较谈

更新时间:2019-05-31 12:29:00
作者: 肖鹰  

   内容提要:2017年,吴京导演的《战狼2》和诺兰导演的《敦刻尔克》,是两部分别在中国或国际电影界产生了重大影响的“现象级电影”。这两部电影,具有共同的题材和主题:在海外营救战乱中被围困的本国人员,颂扬爱国主义精神。但是,两部影片在电影理念和主题阐释上,表现了深刻差异,并且导致了两者票房与评价逆向而行的现象。以“电影如何表现爱国主义”为关注的焦点,比较分析两片的艺术得失,以期推进我国电影艺术的发展。

   关 键 词:电影批评  战狼2  敦刻尔克

  

   在2017年的全球电影中,最引人注目的两部电影当属吴京导演、中国出品的《战狼2》和诺兰导演、美国出品的《敦刻尔克》。在全球有史以来最高票房电影榜单中,《战狼2》以8.703亿美元票房排名55位,《敦刻尔克》以5.237亿美元排名168位。①但是,有两个现象值得注意:其一,《战狼2》的票房99.7%来自国内票房收入,只有0.3%来自海外(北美为主)。其二,在国际影评界,相对于《敦刻尔克》获得普遍的高度赞扬,《战狼2》不仅“遇冷”,而且在为数不多的影评中遭遇尖锐的批评。②

   对于这两部影片所产生的票房与评价的两极逆向差异,我们有必要在美学与文化两个层面进行深入的研讨,并通过对两部影片的比较研究,探讨电影应当如何表现“爱国主义”的主题。

  

   一、《战狼2》剧情的细节批评

  

   以电影类型划分,《战狼2》属于动作/战争片,而且是按商业大片的制作模式配方生产的。在121分钟的影片中,影片展示了数十种轻重枪械,战斗车船从越野车、坦克到军舰,正反角色之间的打斗、拼杀和射击充斥全片,极具震撼力的爆炸也频繁出现。当然,这部影片的“商业化制作”更主要表现在“轻角色,重动作”和“轻故事,重刺激”的视觉呈现上。男主角冷锋(吴京饰)被设置为一个血性刚烈的超级英雄,以他全能的格杀技艺表现爱国主义者的赤胆忠心;与之相对,反派主角、来自欧洲的雇佣军头目“老爹”(Frank Grillo饰)则被设置为扮相凶残、心狠手毒的邪恶杀手。这是好莱坞商业大片中常见的正、反派主角形象设置。也如好莱坞商业大片的故事套路一样,这两个正、反派主角之间的格斗、搏杀构成了影片呈现的基本情节,而故事则成为粗略、扁平的叙事线索。在画面、音效和动作设计上,《战狼2》借助于国际化的主创团队实现了国产动作/战争片的“好莱坞式”升级。但是,在人物性格塑造和剧情创意两个层面,该片表现出了主创团队明显的弱点——缺少人物性格的合理表现和剧情推进的有机缜密。客观而言,在电影艺术层面,作为一部商业大片,《战狼2》远未达到通行的水准。

   《战狼2》讲述在一次非洲某国军事叛乱中,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特种兵“战狼”冷锋只身进入叛军占领区,解救被围困的中国侨民和当地民众的故事。电影序幕用一个两分钟的长镜头展示了在马达加斯加海域,作为商船私人保安的冷锋与四个海盗水下徒手格斗、并且将他们成串捆绑的情景。然后,影片闪回叙述他在三年前护送战友的骨灰回家,遇到战友家正被强拆,愤怒之中,一脚踢死了恶霸开发商,因此被解除军职并且入狱服刑。电影转入正片后,冷锋随他解救的商船来到非洲某国的首都。在这个港口城市,他倒卖中国商品、与当地人斗酒,还认了非洲男孩Tundu(N.K.Chukwuebuka饰)做“干儿子”。该国突然暴发军事叛乱,冷锋带着Tundu在叛军的枪林弹雨中四处冲杀,来到中国政府撤侨的码头边。冷锋和Tundu登上了撤侨船,却通过手机得知Tundu的母亲Nesa(Ann James饰)被叛军围困在一个华资工厂中,其中还有47名中国工人被围困。另外在一座华资医院中,还有一位特别需要保护的援非中国医生陈博士需要解救。按照国际法,中国政府不能直接派军事人员前往解救他们。冷锋以非现役军人身份,主动向现场的中国大使请求只身承担解救任务。这次军事叛乱的首领是奥杜将军,他雇佣了欧洲最昂贵的职业雇佣军团队,“老爹”则是参与叛乱的雇佣军头目。“老爹”的手下大熊(O.A.Prudius饰)带众雇佣军先行赶到陈博士所在的医院,混乱中女雇佣军雅典娜(Heidi Moneymaker饰)枪杀了陈博士。冷锋驾车冲杀进入医院,从中救出了援非医生瑞秋(卢靖姗饰)和陈博士收养的非洲女孩帕莎(Diana Sylla饰),带着她们俩,在叛军一路疯狂的追杀中,来到Tundu母亲所在的华资工厂。在工厂主儿子卓亦凡(张翰饰)和工厂保安队长、原中国人民解放军侦察兵连长何建国(吴刚饰)的配合下,冷锋歼灭了围困工厂的叛军,带着中国侨民和非洲工人平安抵达中国维和部队驻地。

   这就是《战狼2》的剧情主线,一个非常单一平面的叙事线索。在这个主线中,有两个插曲。

   其一,在华资工厂中,冷锋率领何建国和卓亦凡与追随而来的雇佣军进行了一场恶战,雇佣军撤退之后,冷锋在夜晚暴发了恶性致死的拉曼拉病毒症。在工厂总管林志雄(淳于珊珊饰)的要求下,为了避免传染工厂人员,冷锋带着瑞秋和帕莎连夜冒雨驱车到野外,借宿于一个山洞。一夜之后,睡梦中醒来的冷锋不仅逃脱了死亡,而且神奇地恢复如初,成为立即投入战斗、并且身手矫健的猛士。影片对这个“奇迹”的解释是:陈博士在被杀害前发现帕莎是拉曼拉病毒的自癒体,从她身上提取了拉曼拉病毒疫苗;瑞秋昨晚给冷锋注射了这种尚未做活体实验的疫苗,冷锋因此痊癒。这显然是一个非常勉强的解释,明显的漏洞在于,他们昨天在逃离华资医院的车上,瑞秋见冷锋右手受伤,就告诉他小心感染拉曼拉病毒,说这尚未研制出救治药物、迅速致死的非洲流行病毒,但一夜之后瑞秋却又声称自己掌握着这种神奇救生的疫苗了!在华资医院中,冷锋三人是在叛军和雇佣军蜂拥而至的搏杀中夺路而逃的,电影只显示瑞秋在危急中惊慌地抱着帕莎登上冷锋的汽车,随身并没有带任何箱包,冷锋则在与雇佣军及叛军的搏斗之后徒手冲上汽车。除非有神仙之明,瑞秋是不可能随身携带这种未经活体实验的病毒疫苗的。在车上为冷锋包扎手伤的时候,瑞秋叫坐后排的帕莎递上一只药箱。合情理的解释,这只药箱是冷锋备用的,不可能事先放入陈博士的疫苗。看电影呈现的前后画面,冷锋和瑞秋都不可能携带陈博士的疫苗(如果真有!)。因此,让冷锋从拉曼拉病毒逃离死亡、一夜痊愈如初的神奇疫苗,只能是“神赐”了。那么,影片为什么要设计这个难以自圆其说的“奇迹”呢?从剧情看,它是出于两个需要,一是为了插入一切商业大片必有的浪漫情节,以此舒缓影片持续紧张的搏杀气氛,二是为了让冷锋在山间“就地取材”制作冷兵器毒箭,给持续观看热兵器的观众换一下口味。

   其二,在“老爹”率领下,雇佣军和叛军控制了华资工厂,而且在冷锋、何建国和卓亦凡(在工厂冲突中抗击雇佣军和叛军的全部人员)已经被严密围困、只待擒杀的时候,突然收到了奥杜将军强迫撤退的命令。“老爹”在愤懑、无奈中率部撤退,解除了冷锋等人的困局。然而,“老爹”回到叛军总部,听到奥杜将军几句斥骂之后,就一刀刺杀了他。杀死奥杜将军之后,“老爹”即刻将现场的叛军副头领“扶正”,并许诺只要助其“杀死冷锋,抓住帕莎”,他就可统治该国。此后,“老爹”再度率领雇佣军和叛军向冷锋所在的华资工厂冲杀而来,而且声势更加浩大。这个插曲的前后转换令人无法解释一个关键问题:在唾手可得之际,“老爹”为何放弃擒杀冷锋?先,直接的解释当然是听命于奥杜将军。但是,后续的情节表明,这个叛军首领,虽然名为雇佣军的金主,但实质上不过是“老爹”不高兴就可以一刀杀死、并且可以轻易替换的“叛军头目”。其次,在“老爹”不需听命奥杜将军的前提下,另一个解释是“老爹”假借“听命撤退”,先回总部解决掉干扰他的奥杜将军,然后对冷锋杀回马枪。按照片商宣传,“老爹”是“智商、指挥能力和作战技能一流的雇佣兵组织头目”。先前在华资医院中,观看录像,“老爹”不仅已经确定了帕莎是陈博士死后他最需要得到的人,而且通过雇佣军欧洲总部确认了冷锋的“战狼”身份。因此,从医院冲突之后,“杀死冷锋,抓住帕莎”,就是“老爹”的基本目标。本来在首次攻入华资工厂后垂手可成的事情,“老爹”为什么要用“撤退”绕一个大圈子来完成?③影片设计这个情理不通的“撤退”的意图何在?大致推测有两个意图:其一,作为一个商业大片的设计套路,作为超级英雄,主角一定要经历绝处逢生、转败为胜的“逆转”,以此显示其“超级全能”;其二,以杀掉奥杜将军为转折点,将冷锋与非洲叛军的斗争,正式逆转他与“老爹”代表的欧洲雇佣军的斗争。

   在后半部转入冷锋与“老爹”的直接斗争之后,影片除了持续展示敌我双方的枪击、肉搏之外,又增加了冷锋用一支自制木棍“毒箭”攻入被雇佣军和叛军重兵围困的华资工厂,以及在工厂内部进行“坦克漂移”的坦克大战等情节。影片在竭力展示冷锋的神奇功夫和豪强风格时,并没有进一步揭示他的内心意识和性格内涵。与之相对,“老爹”作为反派对手,也只是持续展示他的凶狠和残暴。杀死奥杜将军后,“老爹”明确宣称以“杀死冷锋、抓获帕莎”为血战目标。然而,在影片后半段直至结尾,帕莎不仅不再成为“老爹”追逐的对象,甚至可说已经完全被后者遗忘。竞赛“坦克漂移”和正、反两主角的凶残格斗、血腥搏杀占据了影片后半段的主要画面。在影片的最后动作戏中,“老爹”使用暗藏的微型双匕猛烈刺杀冷锋、强压着冷锋说:“世界上只有强者和弱者,你们这种劣等民族永远属于弱者,你要习惯,你他妈必须习惯。”冷锋夺下双匕反手连续猛刺“老爹”,在最后杀死他之前回应说:“那他妈是以前!”这个结尾情节的设计,完全偏离了“撤侨救援”的主题,冷锋与“老爹”的斗争,从反暴力的斗争,转换成历史上欧洲列强与中华民族的压迫与反压迫斗争的当代延续。冷锋的回应,并没有否定“老爹”宣称的“弱肉强食”的霸权主义,而是在承认其“世界只有强弱”的丛林法则前提下,用自己杀死“老爹”的行动和“那他妈是以前”的回应来证实在“世界上只有强者和弱者”的国际社会中,“中国(中华民族)现在是强者”。在“撤侨救援”的主题片中,延续冷战思维,无条件地将“国际反暴力”主题转换为“民族强权”之争,无论就剧情逻辑,还是就电影精神,都是不应该出现的认知错误。

《战狼2》作为一部动作/军事商业大片,设定并且明确张扬的是爱国主义主题。这部电影在中国大陆获得堪称奇迹的近57亿的“爆款票房”和国内主流媒体的高度赞扬,主要原因就在此。在影片中,该片不断使用对白、文字、图像等媒介突出显示中国的强大、威信、友善和正义。其中的一些情节,对于激发中国观众的民族自豪感和爱国主义热情,是有强烈的感染力量的。但是,由于其动作商业片的定位,更由于主创人员表现出的文化认知力和艺术创新力的双重缺陷,影片对爱国主义主题的表现,不是从电影艺术的有机呈现出发,而是停留于贴标签、喊口号,并且机械、笨拙地使用爱国主义元素。在全片中,《战狼2》最强烈渲染“中国力量”的情节,是结尾时冷锋以冲锋姿势半站在行进的卡车顶上,以手臂为旗杆,高举着中国国旗,带领着满载被解救的中国工人和当地居民的车队,以胜利者的姿态通过叛军和政府军的交战区。对于中国人,这个场面是极具感染力的。但是,从《战狼2》的故事线索来看,“举中国国旗通过交战区”,呈现出几条线索叙事上的逻辑混乱。主要理由有四:其一,尽管影片中至少两次出现叛军首领严令禁止枪杀中国人,但实际上影片中佩戴红巾的叛军对平民的屠杀都是包括中国人的,“叛军不打中国人”,是一个影片自我否定的设计。其二,如果说冷锋对叛军、雇佣军的战斗可不定义为“中国军事介入”,那么,在中国海军舰队获得上级指令后从海上向在华资工厂施行屠杀的叛军和雇佣军发射导弹、进行毁灭性打击之后,遭受中国军事打击的叛军(和雇佣军)怎么可能奉守“不打中国人”的戒令?其三,电影中,冷锋在卡车上高举的中国国旗,是在雇佣军和叛军两度冲杀进入工厂之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540.html
文章来源:《贵州社会科学》2017年 第1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