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耀萱:《民主的浪漫》——墨西哥民主的民族志

更新时间:2019-03-17 17:58:43
作者: 黄耀萱  

  

   《民主的浪漫》中文版初版于2018年2月,作者顾德民(Matthew C. Gutmann)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博士、布朗大学人类学系教授、布朗大学高研院院长,布朗大学国际研究中心研究员。顾德民关注的领域有“男性气质”、公共卫生、拉美研究、政治学等,早年曾学习中文,对中国一直保持着兴趣和关注,曾先后多次在墨西哥城的圣多明各平民区里开展田野工作。[1]他是生活在墨西哥的美国白人,也是人类学家,这种跨界的经历使他对墨西哥的政治生活观察的视角独特,书中记载他于1968年到2000年之间多次往返墨西哥与美国,期间在圣多明各长期居住,深入接触墨西哥民众,这些经历造就顾德民对墨西哥政治生活审慎又不乏专业的看法。

   在书中,顾德民用绘声绘色的语言再现墨西哥民众的政治思想,他的主要研究对象是圣多明各的居民,书中内容涉及圣多明各居民政治生活的方方面面。墨西哥男性的大男子主义、女性的女权主义和家庭中夫妻关系的建构和隐喻也是本书的视角之一。这本书虽然比较散,但是通过民族志的方法对墨西哥民众生活详细的描写,勾勒出墨西哥大众民主的面貌,这便是“浪漫化的民主”,墨西哥民众在日常生活中用抽象化的民主取代选举式民主。“民主的浪漫”所指是模糊的价值民主,这种民主的浪漫在墨西哥体现为在大众民主到来的时刻对民主的价值追求取代对民主的程序性追求最终导致对民主的泛化。

  

   一、民主的浪漫

   “民主”是重要的政治学概念,也是政治学最具争议性的概念之一,把民主作为一种价值或者作为一种工具来看,会得出全然不同的结论,更不用说“民主的浪漫”这种过于理想化的解释,浪漫化的民主更多像是一种对民主的想象,是一种存在于人们观念中的民主,不是现实中的民主。本书是关于民主的墨西哥民族志研究,初读本书,发现民族志不同于个人日记,民族志使用社会学视角对社会现象进行分析,摘取有益的问题进行研究,同时用研究用民族志的方法将政治细节串联。

   在书中描绘的墨西哥,“”民主是一种浪漫化的想象,出现在大众百姓的话语体系,变成政治口号和政治工具。如顾德民所言:“民主这个词语难以捉摸是有原因的,不仅因其多义性所包含的愿望范围实在过大,而且最根本的是,这个概念本身就非常不准确不严密。因此,接下来我无法提供一个言简意赅的民主的定义,相反的,我将尝试去说明民主的多义性如何成为近代世界历史上这么多人使用这个概念却导致了戏剧性不同结果的原因。人们对于党派的忠诚和热情掩盖了大批语义学上的罪恶。”[2]民主的浪漫就是指这种对民主的理想化泛化,这种理想化的泛化将民主视作一种终极价值,为终极价值效忠便是这种民主的价值体现。

   墨西哥民主的典型参照点是美国民主,也是代议制民主,民众典型的权力有言论及出版集会自由、选举制度、两党制。美国的经济强权伴随着新自由主义的传播确立其在墨西哥民众心中的民主的标杆位置。但民众对美式“民主”的认知和“美国梦”的认知浅显而抽象,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带给墨西哥的是美国和墨西哥之间一条不平等的国境线。而对民主的浪漫化和理想化描述又无益于墨西哥民主正确看待本国的民主选举,在这种对民主价值的热望中,墨西哥民众寄予民主过多的期望,这种热望又成为墨西哥(尤其是圣多明各)动荡的根源。

  

   二、圣多明各的民主

   二战以后,世界在不断进步,随着民众教育水平、经济水平上升,“民主的水平线”在上升,代议制民主的准入标准在下降,民众从之前参与民主受到限制到现在的获得普遍的一人一票的选举权力,大众政治的时代已经到来。顾德民用多明各的民族志向我们展示:普通百姓的政治参与意识很强,但停留在抽象层面。复杂的理论是需要长期的学习才能掌握,但是“关于宿命论和唯意志论的抽象辩论会成为菲力女士厨房辩论也会成为复活教会的基础社区里,在平民区人民联盟里,都在被预演和修正;也在加比跟他所修汽车,卡车及小巴车的车主们的街边讨论中被探索着。”[3]谁都可以讨论政治,但是谁都不一定可以讨论政治,这是墨西哥大众政治的特征。

   民众的观念中饱含对选举观念似是而非的看法“从政府官员到妓女,大家对否定式政治了如指掌,但是对什么是民主却一无所知。”[4]从理论上来说,诉诸民主程序的政治是民粹主义的表现,否定式的政治话语体系相较于肯定的方式更容易确立自己的观点,“不是什么”是简单化的否决式政治意见表达方式,这种话语是作者所说的“民主的浪漫”的副产品,是需要读者深入思考的“民主”。

   书中显示,圣多明各民众对政治的看法在逐年转变,1968年,以男性为主的圣多明各人对代议制政府的选举投票热情比1994年明显降低,选民的选举热情明显减少,政治参与热情和革命制度党对选举的控制之间有紧密联系。

   1994年墨西哥加入《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圣多明各的民众对墨西哥与美国政府之间签订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不满,但不能公开表达自己的政治不满,面对美国的新自由主义,圣多明各的民众将愤怒积压在心里。这种无声的抗议便是圣多明各民众表达政治意愿的方式,用被动的形式表达政治诉求。

   圣多明各的民主充满动荡,这种动荡体现在民主是民众街角巷尾的议论对象,同时孕育了政治思想和政治行动。1968年1月,萨帕塔起义;3月革命制度党总统候选人克罗修被暗杀;8月、9月针对马西欧的第二和第三次暗杀;10月2日特拉特洛尔大屠杀、比索货币贬值。1968年墨西哥城举办奥运会,墨西哥在这一年走入国家社会视野,但奥运会的举办并没有给墨西哥民众带来想象中的文化交流与经济繁荣,反倒成为社会冲突的导火索。1994年1月1日《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生效,给墨西哥脆弱的经济体系带来灾难,以美国快餐食品“塔可钟”为例,美国的快餐企业占据墨西哥本土市场。顾德民认为对墨西哥而言,经济的新自由主义并没带来经济利益上的优待,反倒因美国企业先进的管理技术和市场推广方式抢占市场份额,这种落差使墨西哥民众产生抵抗情绪,这种抵抗情绪是墨西哥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后动荡的根源。

   不可否认,在现代政治生活,美式民主是最重要的民主形式,核心是自熊彼特以来的“选举民主”,这是一种精英主义的民主,与“大众民主”相对。然而当“大众民主”到来时,原本美式民主精英式的选举方式受到挑战,在墨西哥体现为街头巷尾的“价值民主”,似乎民主是一记灵丹妙药,可以解决生活中的所有问题。这种大众民主与代议制选举结合后产生民主的浪漫形式是墨西哥选举乱象与民粹主义产生的重要原因。在《民主的浪漫》这本书中,圣多名各的民主如一面镜子,折射出墨西哥民主的脆弱。

   民主是一个好东西,但是也有相应前提,代议制民主反而会被民众的抵抗情绪影响,最终成为“大众政治”的工具,乃至演变成“民粹主义”成为危害社会稳定的力量。

  

  

   作者现就读于北京市委党校

  

   [1]【美】顾德民.民主的浪漫[M]江苏人民出版社.2018:1

   [2]【美】顾德民.民主的浪漫[M]江苏人民出版社.2018:4

   [3]【美】顾德民.民主的浪漫[M]江苏人民出版社.2018:246

   [4]【美】顾德民.民主的浪漫[M]江苏人民出版社.2018:241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554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