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杜大伟:中美经济合作基本面稳固、潜力仍然巨大

更新时间:2019-01-20 12:15:39
作者: 杜大伟  

  

   杜大伟是个地道的中国通。他高中毕业之际恰逢尼克松访华。随着中美关系的破冰,美国各界对中国的兴趣陡增,这也促使他在大学时期便开始系统地学习中国的语言、文化和历史。早在1986年,杜大伟就与中国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他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教书,随后还花了6个星期游历中国,不仅去了上海这样的大城市,还到访了建设中的深圳,更深入川、滇偏远农村,对初沐改革春风的中国有了全景式的体验。

  

   除了研究中国的经济与发展,杜大伟职业生涯的很长时间都处在政策和实践的前沿。在他的推动下,世界银行成功地转型为中国在可持续发展领域的重要伙伴。他在全球经济最困难的时期推动了中美经济合作的深化。越理解中国,越理解经济的逻辑,越理解全球问题,就越明白中美合作是唯一正道这一道理。

  

初识改革中的中国


   采访组:1986年您首次来到中国,在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教了六个月书。当时有什么让您印象深刻的观察和经历?

  

   杜大伟:对我而言,1986年那段中国之旅中最难忘的就是花了6个星期游历中国。我坐着当地的大巴游历了四川和云南的农村地区。那些地方的人真的很穷,而且与世隔绝,他们不了解美国,也不了解世界上的其他地方。但他们很友好,给了我很多帮助。我那时也去了一些大城市,包括深圳——深圳那时候还不是一个大城市。我还参观了上海周边的工厂,那时最让我感到惊讶的是那些工厂与全球经济隔绝的程度。他们使用的技术非常陈旧。我还记得1988年我再次来到中国的时候,参观了一家做核电站电子控制设备的工厂。我们发现这家工厂使用的技术非常落后。但你看30年之后的今天,中国成了全球最主要的核电站设备制造商之一。

  

   15年之后,我再次去了广东和上海,变化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中国开始发展对外贸易和开放外商投资,这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中国开始迅速发展,让无数人脱离贫困。

  

   采访组:今昔对比,还有什么让您感到印象深刻的变化吗?

  

   杜大伟: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时候,“文革”的影响还没有完全消失,很多大学、知识分子以及智库原来不敢开诚布公地表达观点,但随着时间慢慢过去,中国学者的讨论变得越来越开放,也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学者出国访问。随着经济的开放,人们的思想也解放了。我觉得这是很重大的转变。

  

世界银行与中国:改革与发展的合作伙伴


   采访组:从2004年到2009年,您在北京担任世界银行中蒙局局长。中国和世行的关系一直都很好。但在20世纪90年代末,世行在中国的影响力似乎下降了。您做了哪些努力来革新世行在中国的影响力?

  

   杜大伟:上世纪90年代,世行在中国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世行帮助中国开展了很多基础改革,例如帮助中国分析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影响,让中国能更好地完成贸易自由化的过程。世行还帮助中国开展了许多基本的市场改革,并提供了大量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例如为建设高速公路和铁路提供资金,以及帮助中国建成了第一座超临界燃煤发电站。

  

   不过到了2000年左右,世行的作用确实减弱了。2004年我成为世行中蒙局局长时,中国和世行的关系没有之前那么亲密了。因为那时中国已经加入了WTO,并完成了很多基础设施改革和建设。中国对这种作用的需求变小了。但我觉得中国还有很多重要的需求,最明显的就是解决环境恶化问题。伴随着中国经济成功而来的是空气污染和水污染,以及中国某些地区的乱砍滥伐。因此当时我试图将世行的工作重点放在环境问题上,用脚踏实地的方式解决环境问题。

  

   采访组:能举几个具体的例子吗?

  

   杜大伟:一方面,我们转而投资城市水供应和环境卫生项目。我们和重庆、珠三角的所有主要城市以及上海展开合作,制定处理污水的计划,把湖泊和河流清理干净。如今我再次游历中国时感到很自豪。现在去看看阳朔的漓江、杭州的西湖或者珠江,这些河流湖泊都比二三十年前干净得多。这是世行与当地政府合作的结果。如今中国的水质越来越好,证明我们的工作是成功的。

  

   另一方面,中国某些地区乱砍滥伐的现象严重,其中对生态环境造成最大破坏的是黄土高原上的乱砍滥伐。由于乱砍滥伐,那儿的尘土一路被吹到北京。世行和当地政府为减少乱砍滥伐而努力展开合作。这并非易事。当地很多农村靠养绵羊和山羊为生,放牧这些动物会破坏大部分植被,使土地荒漠化。我们推行了一个帮助人们从养羊改成养猪的项目,帮助他们转变生活方式。由于部分地区人口密度太高,我们还实施了一个帮助人们迁出黄土高原的项目。

  

   总而言之,20年后我再回到这些地区时,看到很多树木,环境变好了,许多社区重新搬回来了。2004年到2013年,我在北京住了九年,九年中没有看到很大的沙尘暴。如今已经是2018年3月,我也没有看到沙尘暴。这说明我们的工作很成功。当然,最大的功劳应该记在当地居民和当地政府身上,但世行在制定计划和实施项目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

  

中美经贸关系:和则两利,斗则两伤


   采访组:2009年,您被任命为美国财政部驻华经济与金融特使,您在任期间推动了中美之间有关经济与金融政策的对话,包括一年一度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这些会议推出了哪些重要举措?

  

   杜大伟:两国之间的高层经济对话从布什总统任期就开始了,当时的财政部长是亨利·保尔森。到了奥巴马担任总统、盖特纳担任财政部长时,中美经济对话继续开展。盖特纳上任时,我加入财政部,担任财政部驻北京特使。当时正值全球金融危机,局势十分紧张。仅仅几个月内,中国的出口量下降了1/3,约2000万人失去了工作;而在美国,这是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

  

   盖特纳任内第一轮正式的中美经济对话中,两国的贸易问题以及中国进一步开放市场的问题是不变的话题。但我认为,第一场对话中最重要的是围绕全球金融危机以及协调两国宏观经济政策展开的讨论。我记得美国这边的代表还有本·伯南克、拉里·萨默斯、克里斯蒂娜·罗默等人。中国这边的代表有王岐山、周小川、易纲,楼继伟好像也在。总之来自中美两国的顶尖经济学家开诚布公地讨论了将来的举措。后来,美国实施了金融救助计划,帮助银行脱离困境,还实施了规模庞大的财政刺激计划。中国也实施了庞大的财政和货币刺激计划。

  

   采访组:我们两国轮流在华盛顿和北京共举行了八轮对话,在很多问题上展开合作,您觉得这些对话对两国的好处是什么?

  

   杜大伟:最大的好处来自于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层面,而不是那种拘泥于中国应该开放哪些行业的细节讨论,这一点很重要。我本人参加了八场会议中的五场。回顾我们的工作成果,我们避免了又一场经济大萧条。2009年到2013年,全球经济复苏显著。中国经济的复苏速度尤为惊人。

  

   我们还在对话中商讨了贸易问题。在那之前,中国的贸易顺差很大,随后贸易顺差减少了很多。在早期的会议中,美国鼓励中国采取减少其贸易顺差的措施。中国照做了。其实挺讽刺的,经济危机之前,也就是2006年,中国的贸易顺差是GDP的10%以上,如今该数字已经下降到1.4%左右。任何正常的经济学家都不会认为这是个问题。特朗普政府却老是小题大做。坦白地说,其实贸易不平衡问题已经改善了很多,依旧把重点放在这是错误的。中国的市场准入的确还存在问题。我觉得如果中国能够更加开放,对中国、对中美关系都大有帮助。

  

   采访组:特朗普上任以来,发表了许多对中国强硬的言论,称“中国人抢走了美国人的工作”。2018年3月他签署了对华“301”调查行动备忘录。您觉得贸易战会给两国带来什么后果?

  

   杜大伟:贸易战对中美两国而言都不是一件好事。美国如今的失业率几乎为零,所以你很难说贸易抢走了美国人的工作。现实是,贸易在使某些行业工人失业的同时会在另外一些行业创造新的工作。例如美国从中国进口大量服装,但美国向中国出口飞机。因此可以说中美贸易使得美国的纺织业工人数量减少了,但同时为美国创造了很多航空业的工作机会。而由出口创造的工作机会往往工资更高,生产力更强。贸易的确让美国某些地区陷入挣扎,我觉得政府应该帮助当地的社区进行调整,帮助人们进行技能再培训,找到新的工作。欧洲一些国家在这方面做得很好,美国做得很差,这实际上是一个政治问题。美国某些地区的人觉得自己的利益受到了损害,但他们没有调整和适应。其实美国作为一个整体,是从中美贸易关系中获利的。

  

   采访组:贸易战的结局是两败俱伤,但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态度却越来越强硬。您觉得背后的动机是什么?美国内部对发动贸易战的需求来自哪里?

  

   杜大伟:我觉得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美国某些地区的利益的确受到了损害,特别是“铁锈地带”。这些地区的工作岗位不足,人们的技能不符合市场需求。另一个原因是,特朗普政府中的一些官员不懂得国际贸易的运作原理。他们觉得进口产品减少了美国的工作岗位,损害了美国人的利益,但是他们没有看到出口会抵消流失的工作岗位。最终结果是工作岗位净增。

  

如今很多研究已经表明了这点。比如,15年前布什政府对进口钢铁加征关税的最终结果是导致美国丢失两万个工作岗位。因为关税虽然在钢铁行业创造了一些工作,(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670.html
文章来源:上海美国研究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