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廉德瑰:日本会议与日本右倾政治分析

更新时间:2018-09-28 07:01:38
作者: 廉德瑰  

   内容提要:日本会议的存在,是日本近年来政治右倾化的根源之一。日本会议对当前的日本政治有很深的渗透。它起源于宗教色彩浓厚的“保护日本之会”和“保护日本国民会议”两组织,其渊源是右翼宗教“生长之家”。日本会议被日本右翼组织“日本青年协议会”操纵,因此可以认定是一个右翼组织。日本会议与安倍晋三互相利用,安倍实际上成了日本会议在日本政界的代言人,日本会议也是安倍依赖的政治基础之一。当前日本会议面临困境,该组织的右倾思想和民族主义主张与当今全球化的大趋势并不一致,与安倍的内政与外交目标也并非完全趋同,甚至与其宗教“母体”生长之家的新理念背道而驰。如果今后日本会议与安倍内阁的结合出现松动,不但安倍的右倾政策将不得不有所收敛,日本政治右倾化也将受到一定遏制。

   关 键 词:日本会议  日本右倾政治  保护日本之会  生长之家  原教旨主义

  

   在一般政治语境中,政治上的右倾是指政治立场的保守性。在日本的政治语境中,右倾政治是指那些过分强调日本的传统文化,特别是以传统文化为借口,否认侵略战争、宣扬民族主义、力图摆脱战后体制、拥护天皇制的人或团体所从事的政治活动。极端右倾的极右主义,在日本通常被称作右翼。了解日本最近的政治右倾化,从日本会议入手进行剖析是一个新角度,因为政治右倾化和这个所谓日本最大保守组织的政治活动与影响有密切关系。

   日本会议的存在已有20多年,算上其前身“保护日本之会”和“保护日本国民会议”的存在已有超过40年的历史。但是,长期以来这个组织的活动并未引起普遍关注,只是由于近年该组织在培养政界代言人方面有所进展,其右倾思想在日本政治外交中有明显体现,特别是成功扶持了安倍内阁,使当今的日本政治呈现的右倾化更加显著,才终于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本文着重从右倾政治角度考察日本会议的渊源、右翼本质、政治操作及其面临的困境,旨在通过这些考察分析当今日本政治右倾化的背景、现状和前景,为把握日本未来的政治发展方向提供一个视角。

  

一、日本会议的宗教色彩


   日本会议作为利益集团,其组织形式根源于宗教。本文所说的与日本会议有关的宗教,主要是指右翼宗教。日本会议与右翼宗教,即极右主义中的宗教民族主义有很深的渊源,特别是与原本的右翼宗教团体“生长之家”有密切关系,是“生长之家”在世俗的代表。这一点很少被人提起,日本会议的宗教背景是了解该组织政治影响力的基础。

   (一)日本会议的组织基础是宗教民族主义团体

   日本会议正式组建于1997年,它不是凭空出现的,而是在两个宗教民族主义色彩浓厚的既存组织基础上成立的。这两个既存组织,一个是1974年成立的“保护日本之会”,另一个是1978年成立的“保护日本国民会议”。两者都在很大程度上是宗教联合体,成员中都包括了日本诸多宗教团体,其中一个叫作“生长之家”的宗教右翼团体,尤其在“保护日本之会”中发挥着特殊作用。本来,宗教并不一定是民族主义的,而民族主义也未必一定与宗教相一致,但是也有许多场合民族主义与宗教有关,比如爱尔兰民族主义与天主教有关,印度民族主义与印度教有关,战前日本有不少宗教团体都支持军国主义。本文所说的宗教民族主义,是指日本那些以宗教面目出现却从事右翼活动的人或团体的思想。

   宗教团体参与成立“保护日本之会”和“保护日本国民会议”,形成利益集团,与战后日本一些宗教民族主义团体围绕《年号法》问题推进的政治过程有密切关系。1947年美国占领当局修改了《皇室典范》,这一“典范”曾经是日本制定年号的法律根据,日本以此确定了“明治”“大正”“昭和”等年号。但是,“典范”修改后,取消了有关年号的规定,日本政府表示战后年号没有法律依据,意味着年号有可能不保。这件事激起了日本社会传统保守势力的强烈反对,最后在各种传统势力的压力下,日本政府终于制定了《年号法》,保住了“年号”这一历史文化传统。当时参加要求制定《年号法》运动的宗教民族主义团体很多,其中,生长之家异常活跃,它的信徒主导了“保护日本之会”和“保护日本国民会议”的活动,从而为日本会议的成立奠定了基础,并使其染上了浓厚的宗教民族主义色彩。

   “保护日本之会”是《年号法》斗争的主角。为了制定《年号法》,对抗美国对《皇室典范》的修改,保护日本文化传统,1973年,包括临济宗圆觉寺派馆长朝比奈宗源、念法真教教坛灯主小仓灵验、神社本厅总长筱田康雄、佛所护念会教团会长关口富野、生长之家总裁谷口雅春、曹洞宗馆长岩本胜俊、浅草寺贯主清水谷恭顺、日莲宗馆长金子日威、明治神宫宫司伊藤巺三等人和宗教团体在伊势神宫召开恳谈会商议对策。1974年,由发起人镰仓圆觉寺馆长朝比奈宗源倡议成立“保护日本之会”,当时入会的相关人员基本上都隶属于宗教团体,如明治神宫、浅草寺、临济宗、佛所护念会教团等,其中自然包括生长之家。当时,“保护日本之会”的事务局长是后来成为参议院议员的村上正邦。1974年5月,该会向田中角荣首相提出“请愿书”,要求发扬爱国心,尊重天皇,制定《国旗国歌法》和《年号法》,振兴以宗教精神为基础的道德教育。可以说,“保护日本之会”是一个为了维护日本传统、对抗战后改革的日本宗教民族主义团体的联合体,从其成立之初就打上了保守主义的烙印。

   “保护日本国民会议”的出现,也与年号法制化运动有密切关系。该团体最初称为“实现年号法制化国民会议”,1981年10月,由日本保守派学者和旧军人重组并改名为“保护日本国民会议”,成员包括评论家江藤淳、崇教真光教主冈田惠珠、拓殖大学校长小田村四郎、外交评论家加濑英明以及东京大学教授、明治神宫宫司、日本遗族会会长、神道政治联盟等各界代表,是一个宗教保守色彩浓厚的右派团体。

   日本会议是由“保护日本之会”和“保护日本国民会议”合并而成的,所以也是一个难以抹掉宗教民族主义色彩的组织。1997年两会合并时的首任会长是日本华高股份有限公司会长冢本幸一,第二任会长是石川岛播磨重工业股份有限公司会长稻叶兴作,第三任会长是前最高法院院长三好达,现任会长是杏林大学教授田久保忠卫。日本会议成立时的委员包括右派政客石原慎太郎、青山学院大学教授伊藤宪一、日本遗族会会长尾辻秀久、茶道里千家前家元千宗室,还有比睿山延历寺、神道政治联盟、靖国神社、灵友会、明治神宫等各界代表,理事长是明治神宫崇敬会理事长男成洋三。

   日本会议的运转实际上是由右翼宗教团体生长之家掌管的。日本会议成立时的核心人物是村上正邦,他也是“保护日本之会”的事务局长,日本会议的事务局长是右翼团体“日本青年协议会”的会长椛岛有三,而村上和椛岛其实都是生长之家的信徒。也就是说,日本会议作为宗教民族主义团体,右翼宗教团体生长之家在其中发挥主导作用。

   (二)日本会议的“母体”是生长之家的原教旨主义者

   日本会议的宗教色彩,主要表现为它与右翼宗教团体生长之家的关系上。日本会议的前身之一(也是其主要部分)“保护日本之会”的主要宗教团体成员是生长之家。该会成立时的事务局长村上正邦在1962年是自民党右派议员玉置和郎的秘书,当年玉置和郎出马参选参议员时,得到生长之家支持,但最后落选。不过,以此为契机,玉置和郎成了生长之家的信徒,他通读了生长之家教祖谷口雅春的著作《生命的实像》全部40卷,同时也让村上正邦参加了生长之家。后来,村上正邦在生长之家支持下当选国会议员。玉置和郎、田中忠雄、寺内弘子等人也都是在生长之家支持下当选的自民党参议院议员,其中村上正邦在参议院具有较大的影响力。从这一点看,生长之家对日本政界的影响不可小觑。

   生长之家是1930年由谷口雅春创立。该团体是具有强烈反共意识和宗教民族主义倾向的右翼宗教,也称宗教右翼。二战时期日本出现过一些右翼宗教组织,生长之家就是这种性质的组织。谷口雅春留下了大量著述,从宗教意义上看,他的教义融合了神道、佛教、基督教以及哲学、心理学等思想,主张继承日本文化传统,认为人们通往幸福的必由之路就是崇拜祖先。他说,如果你的家庭不幸福,如果家里有人经常得病,那一定是你没有很好地供奉家庭的“中心”——祖先。他经常问信徒:“你认真祭祀祖先了吗?你每天做礼拜吗?你扫墓扫得干净吗?即使做了礼拜,也不能只是流于形式,而是要有诚心。”①他告诉信徒:“大地是神,根是祖先,干是父母,枝叶是子孙,枝叶开花结果是对父母的孝敬和对祖先的供奉。”②其实,这些都是日本神道的基本思想。

   在政治上,谷口雅春早在二战前就鼓吹国家主义、皇国史观,他的右倾观点被信徒尊为“爱国圣典”。二战期间,他号召日本人坚信“日本必胜”,并要求日本人捐出所有金属,用于国家制造战斗机,全力支持战争。谷口雅春在二战后被开除公职,但之后又得以恢复,继续进行右翼宗教活动,他反对占领,反对战后体制。特别是,他认为新宪法是占领军弱化日本的手段,所以是无效宪法,应该立即废除,恢复《大日本帝国宪法》,即明治宪法。20世纪70年代,他曾建议首相福田赳夫宣布日本宪法无效。

   但是,后来谷口雅春的观点发生了改变。之后,生长之家继续对日本会议产生影响的其实是该教团中的原教旨主义者。所谓“原教旨主义者”,本文特指生长之家内部一小部分继续顽固坚持谷口雅春1983年以前的右翼思想的教徒。生长之家在20世纪80年代发生了理念的分裂。1983年,教祖谷口雅春决定停止政治活动,转而从事环保活动。1985年,谷口雅春去世。1993年以来,生长之家开始提倡“国际和平信仰活动”,并推进日本反省太平洋战争和追究战争责任者罪责,明显与以前的所谓“爱国”、右翼保守主张划清了界限。这一转变的主要背景是谷口雅春把传教活动扩展到世界,因此必须改变以前的右倾教义。但是,对于谷口雅春的这种“左倾”倾向,教团内的原教旨主义者表示反对。后来,这些教徒另起炉灶,在教团内成立遵循谷口雅春原来思想的宗派,比如,1998年,原教旨主义者结成了“生长之家社会事业团”“谷口雅春先生学习会”(此时谷口雅春已经去世),他们打着谷口雅春的旗号,其活动一般被称为“生长之家主流运动”,但是与谷口雅春转变后的观点完全不同。

   生长之家原教旨主义者中有一个叫安东严的信徒具有绝对的影响力。他自封为谷口雅春学说的正统解释者,是20世纪60年代日本学生反安保运动的参与者。他小时候得过心脏病,曾给《朝日新闻》投稿,自我介绍病情,呼吁同样得病的人应该互相鼓励,结成“病友会”。稿子发出后,生长之家有人给他寄了明信片,还给他寄来了生长之家的刊物《生长之家(月刊)》,从此,安东成了谷口雅春的信徒。谷口的基本教义是其著作《生命的实像》,主要内容是认为“人是神之子,本来不得病”,安东不断地朗读这一段,后来安东病情减轻。于是,他在生长之家讲师的帮助下,坚信不感谢父母病就不会好,表示要经过忏悔和努力感念父母的恩情。痊愈后,他参加了生长之家的活动。

安东严的“奇迹”曾经被谷口雅春提到,在他之前和之后都没有信徒被教祖点过名,这成了安东在教团中发挥影响力的资本,就连教团的另一实力人物、日本会议事务局长、召集“谷口雅春先生学习会”的原教旨主义者椛岛有三,都没有过这样的殊荣,安东显然成了“神之子”。正是在安东的领导下,生长之家原教旨主义者开始了“生长之家政治运动”,自民党议员玉置和郎、村上正邦等人也都得到他的支持,而教团的政治目标(原教旨主义的政治目标)都是通过教团在自民党内的代理人玉置和郎、村上正邦等人执行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539.html
文章来源:《日本学刊》 , 2017 (5) :33-53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