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许耀桐:《共产党宣言》中的社会主义民主理论

更新时间:2018-09-11 23:20:43
作者: 许耀桐 (进入专栏)  

  

   [内容摘要] 《共产党宣言》关于“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的命题,蕴含着深邃的民主思想,系统阐发了社会主义民主理论的基本问题。它包括了无产阶级为什么要争得民主,无产阶级争得的是什么样的民主,无产阶级应该通过怎样的方式才能争得民主。无产阶级要争得民主,是无产阶级的阶级属性和历史使命决定的;社会主义民主,是对资产阶级民主的彻底否定,所有的人民群众能够享有充分的民主权利;无产阶级要在共产党的领导下,通过暴力革命和合法斗争的策略手段争得民主、发展民主。

   [关键词] 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马克思恩格斯、民主理论;

   [作者简介] 许耀桐,男,国家行政学院一级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科学社会主义学会副会长、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主要从事政治学理论和方法、中国政治体制和行政体制改革、社会主义民主等研究。

  

   《共产党宣言》是马克思恩格斯为世界上的第一个共产党组织——共产主义者同盟,共同撰写的纲领性文件。《共产党宣言》在论述民主时,形成了一个经典的命题:“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①]这一命题蕴含着深邃的民主思想。要理解这样深邃的的民主思想,就要分析:马克思恩格斯为什么要求无产阶级争得民主,无产阶级争得的是什么样的民主,无产阶级应该通过怎样的方式才能争得民主。这些关涉《共产党宣言》系统地阐发社会主义民主理论的基本问题,对此必须作出深入的研究。今年恰逢《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谨以此文略表纪念。

   一、无产阶级为什么要争得民主

   无产阶级为什么要争得民主?这需要认识无产阶级是怎样的一个阶级。在《共产党宣言》(以下简称《宣言》)中,马克思恩格斯对无产阶级作出了深入、透彻的研究。

   《宣言》开篇第一章是“资产者和无产者”,这表明马克思恩格斯对无产阶级的研究是放置在和资产阶级的联系中来考察的。无产阶级并不是从来就有的,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都是大工业时代的产物。《宣言》指出:“蒸汽和机器引起了工业生产的革命。现代大工业代替了工场手工业;工业中的百万富翁、一支一支产业大军的首领、现代资产者,代替了工业的中间等级。”[②]看吧,大工业中的千千万万的“产业大军”无产阶级和日进斗金的“百万富翁”资产阶级,他们不过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一系列变革的产物。”[③]

   资产阶级在造就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过程中,不可否认在历史上曾经起到非常革命的作用。关于资产阶级的革命作用,《宣言》指出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资产阶级创造了巨大的生产力,“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④]这源于资产阶级总是对生产工具,从而对生产关系,从而对全部社会关系不断地进行革命的结果。资产阶级呼唤出来的从未有过的生产力,彻底铲除了封建社会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二是资产阶级“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都破坏了。它无情地斩断了把人们束缚于天然尊长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羁绊,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⑤]这说明资产阶级扫除了自然经济关系,扫除了封建专制关系,用商品经济和市场交易的自由、平等关系取而代之。资产阶级还奔走于全球各地,到处落户,到处开发,到处建立这样的联系,借以冲破国家间的壁垒、民族间的封闭和城市与乡村间的隔阂,形成了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三是资产阶级为了挣脱束缚和阻碍生产力发展的封建所有制关系,通过发动民主革命,推翻了封建统治阶级,夺得了独占的政治统治,建立了资产阶级国家。把以上的三大作用归结起来就是,资产阶级摧毁了封建社会,摧毁了封建国家,“它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⑥]这个世界就是资产阶级社会、资产阶级国家。封建社会和封建国家是专制社会、专制国家,而资产阶级社会和资产阶级国家“起而代之的是自由竞争以及与自由竞争相适应的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⑦],建立的是“现代的代议制国家”[⑧]。“代议制国家”本身就是民主制度,它以自由、平等为基础,公民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代表组成议会,代表着民意行使国家权力,“代议制”也被称之为“间接民主”。

   《宣言》的上述论述表明,作为和资产阶级同时诞生的无产阶级,如果没有大工业的发展,不破除封建的生产关系、社会关系,就不能得到自身的发展和政治解放。《宣言》所揭示的无产阶级是大工业的产儿,恰好说明了摆脱封建小生产和封建专制的束缚,追求自由、平等、民主、解放,是无产阶级打上深深烙印的阶级属性。取代封建社会和封建国家的资产阶级社会和资产阶级国家,是民主社会和民主国家。正因为这样,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和社会关系形成的过程中,在反对和推翻封建专制统治的斗争中,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面对着共同的敌人,争得民主、实现民主,构成他们共同的目标。为此,《宣言》要求无产阶级积极参加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而不是拒绝排斥。“只要资产阶级采取革命的行动”,共产党就要率领无产阶级“同它一起去反对专制君主制、封建土地所有制和小资产阶级。”[⑨]无产阶级要去帮助资产阶级夺取民主革命的胜利,而这也是无产阶级自身的阶级利益所在。

   然而,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获得胜利之后,虽然资产阶级标榜已经实现了国家和社会的民主,但实际上这只是资产阶级争得了民主,实行的是资产阶级民主。资产阶级的民主形式,虽然具有普遍的价值,但它却不准备适用于无产阶级,因而无产阶级没能够得到民主。例如,资产阶级号称民主是“天赋人权”,选举权是公民的权利,但它规定了选举权有财产资格、教育程度等限制,通过这样的选举资格规定就把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排除在民主之外。例如,1830年至1848年的法国七月王朝时期,规定只有年龄在25岁以上,且年纳税在200法郎以上的人,或有功绩的、年纳税在100法郎以上的人才有选举资格;在1848法国革命前夕,法国只有少的可怜的241000选民。因此,在资产阶级获得民主而不让无产阶级获得民主的情况下,无产阶级必然要奋起斗争,争得属于自己阶级的民主。

   《宣言》还宣告了无产阶级是代表着未来生产力和未来社会发展方向的先进阶级,无产阶级所开展的运动,包含争得民主的运动,都和过去的一切运动不同。《宣言》明确指出:“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⑩]无产阶级争得民主,当然不光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它已不再像以往的任何统治阶级那样,以一个阶级的统治代替另一个阶级的统治。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是解放全人类,是要建立“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的自由人“联合体”[11]即共产主义。民主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本质规定,为此,恩格斯提出了“共产主义民主”的概念,他说:“民主已经成了无产阶级的原则,群众的原则。”民主“就是共产主义”[12]由此很难想象,如果无产阶级不争得民主、运用民主的话,它又怎么能够去实现共产主义的崇高目标。

   概言之,无产阶级为什么要争得民主呢?《宣言》阐释了这是由民主是无产阶级的阶级属性和历史使命所决定的。

   二、无产阶级要争得什么样的民主

   众所周知,马克思恩格斯为共产主义者同盟起草的纲领性文件,共有三个稿本,《宣言》是正式的稿本,在《宣言》之前还有恩格斯起草的《共产主义信条草案》和《共产主义原理》两个稿本。《宣言》是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党纲,除了党纲之外,马克思恩格斯还起草了《共产主义者同盟章程》,作为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党章。以上这些著述,以《宣言》为中心,构成了一个严密的整体。因此,理解《宣言》中的社会主义民主理论,还应该包含和《宣言》有着最密切关系的著述中的相关论述。

   无产阶级要争得什么样的民主呢?《宣言》在提出了无产阶级要争得民主的任务后并没有展开,予以直接的、明确的阐述。但是,在《共产主义者同盟章程》(以下简称《章程》)中作出了完整的回答。

马克思恩格斯共同探索了共产主义者同盟内的民主问题,阐明了民主的精神实质和基本内涵。马克思恩格斯拟定的《章程》第一条就规定:“同盟的目的:推翻资产阶级政权,建立无产阶级统治,消灭旧的以阶级对立为基础的资产阶级社会和建立没有阶级、没有私有制的新社会。”[13]表面上看,这一条关于同盟目的的规定似乎与民主无关,实则说明共产党要求实现的消灭了剥削阶级、没有了阶级存在的新社会即共产主义社会,当然是一个完全民主的社会。为这样的完全民主的社会而奋斗的政党,必然是民主的政党。这正如后来恩格斯在回顾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历史时指出:“组织本身是完全民主的……一切都按这样的民主制度进行”[14]。《章程》第三条规定:“所有盟员都一律平等”[15]。民主是以平等为前提的,全体党员平等,意味着每个党员享有同样的民主权利和义务。《章程》第七条、第十三条、第二十二条分别规定,党的各级组织由选举产生:“每个支部选举主席和副主席各一人。”“区部委员会从委员中选出领导人。”中央委员会成员“为中央委员会所在地区的区部委员会选出。”[16]代表大会的代表由各区部选举产生。这些规定,都要求同盟的各级领导必须经过民主选举产生。对此,恩格斯作出高度评价:“各委员会由选举产生并随时可以罢免,仅这一点就已堵塞了任何要求独裁的密谋狂的道路”[17]。《章程》第二十五条规定:“区部委员会和中央委员会的委员任期为一年,连选得连任,选举者可以随时撤换之。”[18]还规定了每年9月进行选举。这实行的是民主任期制,有效地防止任何人在担任了党的职务后形成终身制。尽管《章程》也规定了委员可以连选连任,但是在民主选举能够实现优胜劣汰的情况下,也就不可能出现始终连任的现象。而且,可以对不称职的委员随时进行撤换。《章程》第二十四条规定,同盟的各级组织都应该定期召开会议,民主讨论党内事务,“支部、区部委员会以及中央委员会至少每两周开会一次。”[19]代表大会每年召开一次,实行年会制;遇到情况紧急时,还要召开非常代表大会。《章程》第二十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八条分别规定:“总区部向最高权力机关——代表大会报告工作,在代表大会闭幕期间则向中央委员会报告工作。”“中央委员会同各总区部保持联系,每三个月作一次关于全盟状况的报告。”“每个区部至少每两个月向总区部报告一次本地区的工作进展情况,每个总区部至少每三个月向中央委员会报告一次本地区的工作进展情况。”[20]这些规定表明,党的活动都是公开的、透明的,要把党内的情况告诉给每一个党员,这体现了全体党员拥有民主的知情权。《章程》第十四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一条、第三十条分别规定:“区部委员会是区内各支部的权力执行机关。”“总区部是本省各区部的权力执行机关。”“中央委员会是全盟的权力执行机关”,“代表大会是全盟的立法机关。”[21]也是同盟的最高权力机关。不管是同盟的立法权力机关还是执行权力机关,都拥有监督权,例如,同盟的执行权力机关可以对凡不遵守盟员条件者进行监督,(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26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