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兴良:赵春华非法持有枪支案的教义学分析

更新时间:2017-11-25 12:51:55
作者: 陈兴良 (进入专栏)  

   目 次

   一、枪支的认定

   二、目的性限缩的解释

   三、责任排除事由的判断

   四、依法入罪,以理出罪

  

   摘 要

   赵春华非法持有枪支案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然而,该案一审判决被媒体披露以后,引起社会公众的广泛关注。该案的教义学分析涉及枪支认定标准、目的性限缩解释和责任排除事由等问题,“依法入罪,以理出罪”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只有通过出罪事由的正确适用,才能使定罪量刑的结论具有合理性,并获得公众认同。

   关键词

   非法持有枪支罪 枪支认定标准 目的性限缩 责任排除事由

  

   2017年初,媒体报道了天津赵春华非法持有枪支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的案件。此案如同向平静的水面投入一颗石子,霎时引发舆论哗然。一时间,赵春华案成为媒体报道的焦点。即使在二审改判缓刑以后,舆论仍然没有平息。引起笔者深思的是:一起无罪案件为什么被判成有罪?该案的案情并不复杂,根据一审判决书的认定:2016年8月至10月12日间,被告人赵春华在本市河北区李公祠大街亲水平台附近,摆设射击摊位进行营利活动。2016年10月12日22时许,公安机关在巡查过程中发现赵春华的上述行为将其抓获归案,当场查获涉案枪形物9支及相关枪支配件、塑料弹。经天津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鉴定,涉案9支枪形物中的6支为能正常发射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枪支。从以上案情叙述中,可以发现这三个细节:第一,涉案的是枪形物;第二,该枪形物在射击摊位使用;第三,该枪形物使用的是塑料弹。这三个案件细节结合生活经验可知,赵春华是摆设射击摊位的小贩,枪支使用塑料子弹用来打气球。这种射击摊位,在我国大小城市都可以见到。那么,用于打气球的枪形物属于刑法意义上的枪支吗?这是本案定罪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

  

一、枪支的认定

  

   我国刑法中规定了若干涉枪犯罪,主要集中在危害公共安全罪一章。本案涉及的是非法持有枪支罪,这是在涉枪犯罪中较为轻微的犯罪。除此以外,在走私罪中还规定了走私武器罪,武器包含枪支。因此,这些犯罪都与枪支有关。如何认定这里的枪支,就成为定罪的关键之所在。

   刑法对枪支并未做解释,枪支这个似乎众所周知的用语,却需要进行解释。按照法律解释的方法,对于刑法中的用语,如果其他法律有规定的,就应当按照其他法律的规定进行理解。除非刑法规定与其他法律规定之间存在不同,对此应当有法律的明文规定。例如刑法中规定了涉及信用卡的犯罪,诸如信用卡诈骗罪等。对于这里的信用卡,在一般情况下应当采用金融法规对信用卡的界定。在金融法规中,银行卡可以分为信用卡与借记卡,这两者之间是存在区分的,区分根据在于:是否具有透支功能。具有透支功能的属于信用卡,反之则属于借记卡。因为刑法规定限于金融法规的缘故,刑法没有采用银行卡这一概念。如果采用银行卡的概念,是可以涵盖信用卡和借记卡的。刑法采用的是信用卡的概念,但其内容则相当于银行卡,包括金融法规中的信用卡和借记卡。由此出现了刑法中的信用卡与金融法规中的信用卡含义不同的情形。在这种情况下,2004年12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做出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有关信用卡规定的解释》,指出:“刑法规定的‘信用卡’,是指由商业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发行的具有消费支付、信用贷款、转账结算、存取现金等全部功能或者部分功能的电子支付卡。”立法解释对刑法中的信用卡做出了特别规定,使之不同于金融法规中的信用卡。如果没有这种特别规定,对刑法中的信用卡应当根据金融法规进行解释。因此,对于刑法中的枪支如何理解,还是首先要参照枪支管理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枪支管理法》(以下简称《枪支管理法》)第46条对枪支做了定义式的规定,根据这一规定:“本法所称枪支,是指以火药或者压缩气体等为动力,利用管状器具发射金属弹丸或者其他物质,足以致人伤亡或者丧失知觉的各种枪支。”同时,《枪支管理法》第47条还规定:“单位和个人为开展游艺活动,可以配置口径不超过4.5毫米的气步枪。具体管理办法由国务院公安部门制定。”现在我国没有见到公安部门制定的游艺活动中使用的气步枪的管理办法,因此,除了4.5毫米口径的限制以外,法律未对游艺活动中使用的气步枪做任何规定。在我国司法实践中,对于游艺活动中使用的气步枪按照《枪支管理法》的规定进行认定。根据以上《枪支管理法》第47条关于枪支的定义,枪支具有以下四个特征:第一,动力特征,以火药或者压缩气体等为动力;第二,发射工具特征,利用管状器具作为发射工具;第三,发射物特征,发射物质是金属弹丸或者其他物质;第四,性能特征,足以致人伤亡或者丧失知觉。下面分别进行讨论。

   第一,动力特征,即以火药或者压缩气体等为动力。其他具有杀伤力的器具,如果不是以火药或者压缩气体等为动力的,则不能认定为枪支。这里应当指出,法律规定虽然有一个“等”字,但其他动力必须与火药或者压缩气体具有相对性才能认为符合枪支的动力特征,否则就是具有杀伤力也不能认定为枪支。根据枪支的动力特征,可以将枪支与其他具有杀伤力的器具加以区分。例如,2006年5月25日公安部曾经做出《关于涉弩违法犯罪行为的处理及性能鉴定问题的批复》,明确指出:弩是一种具有一定杀伤能力的运动器材,但其结构和性能不符合《枪支管理法》对枪支的定义,不属于枪支范畴。弩之所以不能归入枪支的范畴,主要就在于它不符合枪支的动力特征:弩非以火药或者压缩气体为动力。

   第二,发射工具特征,即利用管状器具作为发射工具。这里应当注意,枪支的管状器具的直径存在限制。例如,根据2008年公安部《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的规定,枪支的管状器具的直径通常小于20厘米。如果大于20厘米,就不能认定为枪支。但2004年11月3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研究室《关于非法制造、买卖、运输、储存以火药味动力发射弹药的大口径武器的行为如何适应法律问题的答复》规定:“对于关于非法制造、买卖、运输、储存以火药为动力发射弹药的大口径武器的行为,应当依照刑法第125条第1款的规定,以非法制造、买卖、运输、储存枪支罪追究刑事责任。”该《答复》是将上述大口径武器解释为枪支。那么,何谓“以火药为动力发射弹药的大口径武器”?简言之,这种武器就是大炮。因此,这个《答复》的意思是:大炮就是枪支。这是一个明显违背常识的解释。有关部门之所以做出这样的解释,是因为我国刑法中分别使用了两个词:枪支和武器。在刑法分则第二章危害公共安全罪中使用的是枪支一词,无论是非法制造、买卖、运输、储存,还是非法持有,其对象都是枪支。而刑法分则第三章第二节走私罪中使用的是武器一词,例如《刑法》第150条规定的走私武器罪。显然,武器的外延大于枪支,武器包含大炮,枪支则不能包含大炮。

   那么,为什么刑法没有将制造大炮行为规定为犯罪而将走私大炮行为规定为犯罪呢?主要还是因为制造大炮案件发生的概率极低没有必要规定,走私大炮的概率较高因此有必要规定。根据罪刑法定原则,既然法律对于制造大炮没有明文规定,就不应当认定为犯罪。但前引《答复》却通过运用将大炮解释为枪支的方法,将制造大炮的行为按照制造枪支罪论处,这显然超越了法律规定,属于典型的越权解释。由此可见,枪支的发射工具特征对于枪支认定具有重要意义,不符合这一特征的物体不能认定为枪支。

   第三,发射物特征,即发射物质是金属弹丸或者其他物质。金属弹丸具有一定的杀伤力,符合枪支的发射物的特征。至于其他物质,也应当以是否具有杀伤力为实质性的判断标准。例如塑料子弹,不具有杀伤力,就不符合枪支的发射物特征。

   第四,性能特征,即足以致人伤亡或者丧失知觉。应该说,这个特征是明确的:凡是被认定为枪支的,必然具有极大的杀伤力。在一般情况下,枪支是可以打死人的。即使没有打死人,也并不是因为不能打死人。而且,枪支未致人死亡的情况下,一般也都会致人严重伤害。为了使枪支的这种性能精确化,公安部的相关机构制定了枪支杀伤力的具体标准,以此作为认定枪支的规范根据。

   关于枪支鉴定,我国公安部前后颁布过两个鉴定标准:公安部2001年发布的《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第3条规定:“对于不能发射制式(含军用、民用)枪支子弹的非制式枪支,按下列标准鉴定:将枪口置于距厚度为25.4mm的干燥松木板1米处射击,弹头穿透该松木板时,即可认为足以致人死亡;弹头或弹片卡在松木板上的,即可认为足以致人伤害。具有以上两种情形之一的,即可认定为枪支。”根据刑事科学技术专业人员进行实验得出的数据:当枪口比动能在10焦耳/平方厘米以下时,较难嵌入干燥松木板,只能在木板上形成一定深度的弹坑;枪口比动能16焦耳/平方厘米是弹头具备嵌入松木板能力的能量界限。因此,根据射击干燥松木板法,认定具有致伤力而鉴定为枪支的临界点是16焦耳/平方厘米。

   及至2008年公安部颁布了《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以下简称《枪支鉴定判据》)放弃了上述鉴定枪支杀伤力的方法,改而采用枪口比动能检测法。《枪支鉴定判据》第3条规定:“制式枪支、适配制式子弹的非制式枪支、曾经发射非制式子弹致人伤亡的非制式枪支直接认定为具有致伤力。未造成人员伤亡的非制式枪支致伤力判据为枪口比动能eo≥1.8焦耳/平方厘米”。这里所谓枪口比动能,是指弹头出枪口后在检测点(以火药为动力发射的,以距枪口50厘米处为检测点,以气体为动力发射的,以距枪口30厘米处为检测点)所具有的动能与弹头的最大横截面积之比值。枪口比动能由弹头质量和出膛速度所决定,与之成正比。

   应该说,射击干燥松木板检测法具有一种实验性,而枪口比动能检测法则更具有科学性。当然,这两种方法也是可以换算的,即根据射击干燥松木板法认定具有致伤力而鉴定为枪支的临界点是16焦耳/平方厘米,而这一标准相当于枪口比动能检测标准的十分之一。换言之,鉴定方法改变以后,枪支认定标准大为降低。

   对此,《枪支鉴定判据》主要起草人季峻指出,1.8焦耳/平方厘米这一数据是基于对生物体要害部位之一眼睛的致伤力的考量得出。根据实验结果,并考虑到各种差异性因素,在1m内阈值钢珠气枪致伤下限值可定位1.8焦耳/平方厘米。从以上解释可以得出结论:在枪支的临界点是1.8焦耳/平方厘米的情况下,只能对人体最为薄弱的部位——眼睛具有致伤力。也就是说,在这种情况下,不仅不能致人死亡,而且也不能对人体的其他部位造成伤害。

   《枪支鉴定判据》颁布以后,2010年12月7日公安部发布修正后的《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明确采用了这一枪支鉴定标准。由此,在我国枪支鉴定中,将不能致人死亡的器具归入枪支的范畴。难怪从境外网购24支仿真枪被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以走私武器罪判处无期徒刑的被告人刘某理直气壮地宣称:“我情愿你们用这个仿真枪处置我,如果打死我,我就承认这是枪,如果打不死我请把我无罪释放!”事实上,该案中的所谓枪支确实是打不死人的。根据我国学者的分析,《枪支鉴定判据》颁布前后,以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枪支罪和非法持有、私藏枪支罪这两个主要枪支犯罪论处的案件数量出现了重大变化,案件数量大为增加。

在赵春华案中,问题同样出在枪支鉴定标准上。根据判决书认定,赵春华被公安机关巡查人员查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7030.html
文章来源:华东政法大学学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