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常修泽:关于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的七点意见

更新时间:2017-09-28 10:30:23
作者: 常修泽 (进入专栏)  

  

   按:《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 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 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于昨天(2017年9月25日)公布。这是中央首次以专门文件明确企业家精神的地位和价值。2017年1月10日,常修泽教授写出了这篇内部报告《关于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的七点意见》,现予以公开,供研究参考。

  

   [观点提示]

   ●在世界出现“新变局”和中国改革开放发展亟待开创“新格局”的历史节点,提出进一步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是一项具有重要意义的明智之举、有为之举。

   ●对于企业家内涵,既要尊重又不必拘泥于熊彼特这个标准,可结合中国国情“中外贯通”:1、“创新” (这是本质条件);2、“义利”(义字当头,正确义利观);3、诚信(经商基本信条);4、敬业(职业基本操守)。

   ●坚持问题导向。根据笔者的调查研究,当前主要有八个问题。应正视影响企业家“预期”和“信心”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寻求解决办法。

   ●从五方面保护企业家合法权益:1. 企业家的物权、债权、股权等基础性财产权;2.创新专利;3. 其他创新收益;4. 特别注意“人力资本产权”;5. 自主经营合法权利。

   ●《包容性改革论》提出“包容国有与民营”,并申明“国有民营都是共和国的亲儿子”。 创造公平竞争环境,应紧紧抓住“两平一同”这个核心。

   ●塑造新型政商关系,在“亲”“清”中建议补充“辅”“扶”内容。一要“辅”不要“主”,对企业经济活动不应搞“政府主导”;二要“扶”不要“弗”,建立“帮扶机制”,不要袖手旁观。

   ●建立企业经理人员市场化选拔任用机制和企业法人治理结构,妥善处理企业内部几个重大关系,包括与党组织关系和与职工的关系,回避不了。

   ●建立社会容错与企业家自我净化“双机制”,“社会越容错,自己越应自觉”。从内外两个方面促进企业家队伍健康成长。

  

   在世界出现“新变局”和中国改革开放发展亟待开创“新格局”的历史节点,提出进一步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是一项具有重要意义的明智之举、有为之举。

   企业家是现代市场经济中一种特殊的要素资源,是促进创新发展的一支重要社会力量。企业家精神源于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并对后者产生重要作用,是当代中国和人类发展不可缺少的精神动力。

   保护企业家,激发企业家精神,内则,有利于引导并矫正社会预期,增强企业家信心,推进中国的改革和经济可持续发展;外则,有利于提高中国企业家的国际人文素质和世界对中国企业家阶层的认知度,使中国更好地参与经济全球化,为担当世界经济大国重任准备必要条件。

   当然,在中国,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决非易事,它是一项极其复杂的系统工程。面对这个与社会多方面力量有着密切联系并交互作用的社会群体,提出这个问题,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这里,笔者提出七个问题,谈些个人意见。

  

   一、准确把握企业家的内涵和企业家在创新中的关键作用

   “企业家”一词源于法文,原意带有“冒险家”的意思。在英语中,企业家一词Entrepreneur指具有创新精神的经营管理者(参见常修泽等.现代企业创新论[M].天津人民出版社,1994)。在中国,如何把握“企业家”内涵,人们认识不尽相同。根据笔者现在所知,大体有三种看法:

   第一种,比较狭窄的或超高端的理解:如,有的以发达的或成熟的市场经济为背景,认为只有在此“发达或成熟”的背景下,才有可能产生企业家;否则,不可能有企业家(有人曾声言“中国没有企业家”)。也有的论者以美国学者“无限制的新人”的三条来把握:(1)他们“是技术专家,是经营管理者,又是艺术家,三合一”;(2)“他们喜欢新概念、新思想、新的思维方式、喜欢变革、喜欢破除传统的东西”;(3)“他们不喜欢等级制,认为等级、职务、头衔是限制性的,已经过时”(美国《旗帜》杂志,戴维-布鲁克斯1997文章;20年前笔者曾研究过此观点,参见常修泽:《21世纪中国企业创新探讨》,《改革与发展》杂志1998,《新华文摘》转载)。按此观点,即使中国有企业家也是“凤毛麟角”。

   第二种,比较宽泛的、社会上流行的理解。把一般的企业(法人单位)经营管理者笼统地等同于企业家。按此说法,中国目前有1527万个各类企业(法人单位,2014年数据,国家工商总局),即使一家按一个计算,也有1500多万企业家;若按两个计算,则有3000多万个企业家。这是一种宽泛的理解,但在社会上比较流行。

   第三种,把熊彼特定义与中国国情结合起来作出的新界定。熊彼特以实现某种“新组合”(创新)作为企业家的内在规定性,点出了企业家的特质。我的意见,对企业家内涵,既要尊重又不必拘泥于熊彼特这个标准,可结合中国国情“中外贯通”。 四条:1、“创新”(这是本质条件);2、“义利”(义字当头,具备正确义利观);3、诚信(经商基本信条);4、敬业(职业基本操守)。这是笔者秉持的看法。《意见》所列的企业家精神,尽管用语不尽相同,但内在精神是相通的。据此界定:“我国国有企业领导人员、民营企业和外商投资企业等非公有制企业负责人、职业经理人中,凡是符合上述精神特质的,都可以称为企业家。”这个范围界定我觉得大体是合适的。

   根据上述内涵把握,可以厘清两个问题:(1)有无问题:在中国,经过改革开放38年实践的锻炼,一批企业家已经在市场竞争中崛起并成长,其中在那些极具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如华为等等),涌现的企业家更为优秀,说“中国没有企业家”是不符合实际的。(2)多少问题。按照“企业家的本质在于创新”的首要条件,应当说,在我们这个社会里,企业家还是很少的。因此,认定中国的企业家是“关键少数”和“特殊人才”,这个判断是对的。中国需要造就千千万万个企业家。

   需要特别指出,对于“企业家的本质在于创新”中的“创新”,不能作狭义的理解。那种把创新仅仅解释为“技术创新”,是远远不够的。笔者在1994年出版的《现代企业创新论》中指出,创新包括:(1)制度创新(体制创新);(2)技术创新(含工艺、产品等创新);(3)市场创新(包括商业模式创新);(4)管理创新(包括企业文化创新)等(参见常修泽等.现代企业创新论[M].天津人民出版社,1994)。企业家正是从经济内部对包括制度、技术、市场、管理等一整套体系发起攻势并进行创新的“指挥者”,这种创新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动力之一。

   基于企业家在创新中的这种关键作用,在当前情况下,提出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对当前深化结构性改革、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激发市场活动力具有重要作用,对培育发展新动能、改造提升传统动能、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二、坚持问题导向:正视当前影响企业家“预期”和“信心”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寻求解决办法

   中国在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下,由于国家集国有企业的所有权和经营权于一身,加之当时又没有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因而不可能造就企业家。

   改革开放以来,伴随市场经济的发展,在造就企业家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但应当看到,由于中国是一个吏治文化根深蒂固的国家,“官本位”思维几乎无孔不入、无处不在,加之在实践中没有用“包容性改革”思维而用某种“排斥性”思维对待企业家,导致在这方面仍存在不少问题或短板。根据笔者的调查研究,当前主要有以下八个问题:

   (1)“产权保护不到位”。实践中侵害企业家财产权和其他权益的问题时有发生,人们呼唤要有依法保护企业家合法权益的法治环境;

   (2)“一碗水没端平”。各个层面存在不同程度的“所有制歧视”,人们期望形成各类企业家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3)“支持政策不完善”。对创新型企业家缺乏“扶上马,送一程”的完整政策体系;

   (4)“政商关系未摆正”。既存在政商之间“关系不清”的问题,也存在政府对企业家“感情不亲”,公权力服务不到位的问题;

   (5)“出头椽子先烂”。整个社会尚缺乏一种激励企业家干事创业的氛围,尤其对企业家在先行先试和企业创新中的错误和失败缺乏容错机制;

   (6)“错把经理当官员”。这主要在国企,受传统官本位体制的影响,尚未形成企业家市场选择和配置机制;

   (7)“内部关系未理顺”。如何妥善处理公司法人治理结构与党组织和职工的关系,尚有待探索;

   (8)“自身素质待提高”。急需加强对企业家精神的培育和传承。

   笔者看到,意见没有回避矛盾,没有讳疾忌医,而是针对影响企业家“预期“和”信心”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寻求管用的解决办法。尽管有些问题未能提及,以致有某些不尽人意之处,但是试图解决问题,尤其是试图解决制度建设和营商环境方面的问题,这种努力是值得肯定的。

  

   三、切实保护企业家的“产权”和其他合法权益,营造依法保护企业家合法权益的法治环境

   要给企业家提供“定心丸”和“定盘星”,必须坚决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  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保护企业家的“产权”和其他合法权益。

   需要强调,这里讲的“产权”内涵是“广义产权”,即不仅包括人们熟悉的物权、债权、股权等,而且包括与企业家密切相关的知识产权以及各种“人力资本产权”等。据此:

   第一,保护企业家的物权、债权、股权等基础性财产权。应采取有力的举措,冲破既得利益集团势力的阻挠、干扰和掣肘,甄别、纠正一批社会反映强烈的产权纠纷申诉案件,为企业家中蒙冤的“聂树斌”落实政策。

   第二,保护企业家的创新专利。专利是发明和其他技术进步的所有权。专利是一种垄断权,如果不给予发明者和技术进步的创造者以垄断权(同时意味着潜在的巨额收入),就不会以强有力的力量去刺激创新。因此,只要在专利的最佳有效期,即发明者享有垄断权的边际社会成本等于发明活动的边际社会收益的范围内保护专利,就能既保护创新成果,又不影响社会在一定条件下共享创新成果。”(常修泽等著:《现代企业创新论》,天津人民出版社,1994,第15章)

   第三,加强企业家技术专利之外的其他创新收益保护。随着制度、技术、市场和管理四大创新的落实,企业家的创新收益将呈现多样性和重合性的特点。这些可统称为知识产权,但又有新的内容。目前在这方面,出现一些纠纷和案件,可以考虑以知识产权的市场价值为参照,确定损害赔偿额度,完善证据规则、证据披露及举证妨碍制度。

   第四,特别注意保护“人力资本产权”。企业家与其他自然人的明显不同在于,企业家具有独特的、不可替代的“人力资本产权”。人力资本产权的特性是基于其潜在的经济价值和稀缺性。应该通过“管理产权”(采用期股或期权的形式)来实现企业家的人力资本价值。

第五,保护企业家自主经营合法权利。根据笔者调研,乱收费、乱摊派、乱评比等相当混乱,包括一些“二政府”单位挟公权力之余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624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