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维迎:知识的本质与企业家精神

更新时间:2017-05-25 00:39:28
作者: 张维迎 (进入专栏)  

   2017年4月28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举办EMBA开学典礼。张维迎作为北大国发院教授、联合创始人,为新一届EMBA学子带来了精彩的开学课:知识的本质与企业家精神。本文根据张维迎教授演讲实录整理。

   一个优秀的企业和一个平庸的企业差距有多大?不会超过5%,我深信比这个比例还要小。这听上去有点危言耸听,其实并不奇怪,想想人类和黑猩猩基因差距也不超过2%,人类和大部分哺乳动物基因差距不超过5%。但正是这个小小的差距决定了人类是这个地球的统治者,而其他哺乳动物不是。

   对于企业来讲,这种小小的差距导致有的成功、有的失败。这种差距究竟是什么?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企业家精神的差距。企业家精神是1,其他是0. 没有了这个1,再多的0也没有用。

   要理解这一点,我们要谈到知识的本质。

   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有关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大争论中,哈耶克对知识的本质有过深刻的阐述。他把知识简单分为两类:硬知识和软知识。硬知识是指能用诸如语言、文字、数字、图表、公式等方式表达和传播的知识。此种知识人人都能得到,也可以集中使用,比如牛顿力学、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都是硬知识。

   软知识是指没有办法用语言、数字、文字、图表公式等方式表达和传递的知识,比如诀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老子讲“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即是此意。迈克·博兰尼将知识分为显性知识和默性知识(tacit knowledge),硬知识就是显性知识,软知识就是默性知识。

   软知识的基本特点是没办法进行有效传递,但它对决策非常重要,特别是对创造性的决策非常重要。迈克·博兰尼认为,默性知识是所有知识的支配原则,甚至最形式化的与科学化的知识也是无一例外地遵循某种自觉或创造行为,体现的完全是默性知识。

   比如,牛顿的万有引力和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都是硬知识,但为什么是牛顿和爱因斯坦,而不是其他人发现了这些硬知识?因为他们具有其他人不具备的默性知识。牛顿是如何发现万有引力的?爱因斯坦又是如何发现相对论的?我们不知道,他们也没有办法给我们讲清楚。

   企业家和管理者之间有什么差别?简单说就是他们制定决策所基于的知识不太一样。企业家决策主要靠软知识,管理者决策主要靠硬知识。经济学和大部分管理学里讨论的决策都是基于硬知识的决策:给定目标和可选手段,如何选择特定的手段满足给定的目标。这跟真正的企业家决策相距甚远。

   真正企业家的决策不是来选择手段满足给定目标,而是寻找可选择的目标和手段本身。企业家精神的高低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些选择能力的高低。换句话,管理者是使用工具,企业家是创造工具。管理者是实现目标,企业家是创造目标。

   从决策的角度讲,如果手段和目标是给定的,并且是相同的,那么在同样的数据下,所有理性人都会做出相同的选择。就像我们考试,给定条件,每道题目的标准答案只有一个,如果你跟别人给出的答案不一样,或者是你错了,或者是别人错了。但企业家决策时,恰恰是同样的数据和硬知识,不同人做出选择完全不一样,你不能说谁对谁错,甚至多数人觉得对的,反而是错的。

   为什么?因为企业家决策不仅取决于数据、硬的知识,更依赖于默性知识,个人对市场前景、技术前景和资源可获得性的想象力、感知、判断力。而判断力不是计算出来的。企业家决策类似于科学家的发现,不同于所谓的“科学决策”!

   企业家精神是超越数据的。有人认为大数据的出现可能会使计划经济重新变得可行,这完全是错误的。为什么?硬知识和数据尽管对企业家非常有用,企业家决策时确实也需要数据,但这些数据是谁都可以得到的,真正的企业家精神一定是超越这些知识和数据的,也超越我们现在讲的大数据。仅仅基于数据的决策只是科学决策,不是企业家决策。企业家必须看到这些知识和数据背后的、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而且不同企业家看到的东西可能完全不同。

   传统经济学认为市场的主要功能是配置稀缺资源,假定资源、技术和偏好给定,然后根据目标去选择手段。实际上,市场真正最重要功能不是配置资源,而是改变资源,用新技术、新产品、新组织形式来改变资源的可用程度,甚至获得全新的资源。这些改变就是我们讲的创新,社会的进步很大程度上是企业家创新带来的,这种创新不是数据能提供的,包括大数据。

   就创新而言,数据能提供的帮助是非常有限的。汽车出现之前有邮政马车,有关邮政马车运输业务的数据无法帮助卡尔·本茨、戴姆勒和迈巴赫去发明汽车,否则,发明汽车的就应该是马车夫,而不是卡尔·奔茨、戴姆勒和迈巴赫。

   比尔·盖茨创造软件产业,也不是基于已有的计算机数据,否则,创造软件产业的应该是IBM,不是比尔·盖茨。同样,电信数据也不可能告诉马化腾去创造微信,否则发明微信的就应该是中国移动公司而不是腾讯公司。

   所以,企业家的决策一定是超越数据的。

   以计算机行业为例。1945年IBM推出第一台商用计算机以后,计算机经历了大型计算机、微型计算机、个人台式机、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再到智能手机的多次颠覆式创新。但每一次的颠覆者都不是原来的计算机厂家。

   大型机的垄断者IBM错失了微型计算机市场;没有一家微机公司制造商最终发展为台式计算机的主要制造商;笔记本电脑则是日本企业索尼、夏普、东芝独领风骚。

   为什么?显然不是数据的原因,不是因为早前的主导企业占有的数据没有后来者多,也不是因为他们不关注客户需要,而是因为他们判断失误!这样的判断失误与数据的多少无关。

   之所以如此,与我们经常讲的不确定性概念有关。不确定性意味着什么?基于过去无法预测未来,这就是我们需要企业家的原因,如果能用数据预测出未来就不需要企业家,只需要管理者,甚至机器人即可。企业家对未来的预测不是基于统计模型,不是基于计算,而是基于自己的心智、想象力、警觉性、自信心、判断和勇气。任何可以通过统计模型做出的决测,都不是企业家的职能,只是日常管理工作。

   所以毫不奇怪,企业家的判断通常是常人不能理解的。产业革命时期英国钢铁大王威尔金森在一片质疑声中建造第一只铁船,被认为是个“铁疯子”,他写信给朋友说:“它符合我的一切期望,并且说服了那些不相信的人,这些人的数目是千分之九百九十九。”奇虎360的创始人周鸿祎曾说,在他的互联网生涯里无论搞什么,一开始大家都不理解,都不屑,甚至嘲笑。几乎所有伟大的企业家都是被嘲笑过的,是被嘲笑出来的。

   让我用一个有关冰的故事说明这一点。

   今天,冰是很重要的消费品,在西方国家你走进餐馆,服务员首先给你端上来的就是一杯放冰块的水。但在古代生活里,冰块是很稀罕的珍品,通常只有皇帝和达官显贵才能享受得起。冰是怎么变成大众消费品的?这就是十九世纪上半期一名叫弗雷德里克·图德(Frederic Tudor)的美国企业家的创造。

   他于1783年出生于波士顿一个比较富有的家庭,父亲是律师。十七岁那年,父亲让他带着他哥哥去加勒比海航行,他哥哥身体有残疾,北方太冷,希望南方温暖的气候能改善他哥哥的健康。但结果适得其反,热带酷暑和潮湿气候反而加速了哥哥的死亡。

   但这个灾难性的经历使得弗雷德里克·图德产生了一个非常激进的、听上去甚至有些荒谬的想法:如果他能把冰块从天寒地冻的北部运到西印度群岛的话,也许能够赚钱。哥哥死后过了两年,他与弟弟和妹夫一块儿开始了这桩生意:把自家庄园附近湖水里毫无用途的冰块运到炎热的南方。

   1805 年 11 月,图德派兄弟威廉去马提尼克打前哨,自己买了一条名为“至爱号”的双桅横帆船,开始收集冰块,筹备旅行。1806年2月,他从波士顿启航,满载一船冰块驶向西印度群岛的马提尼克。花了三周时间冰船到了马提尼克,但结果证明这是一次彻头彻尾的失败。弟弟威廉没能找到储存冰块的合适地点,冰块在急速融化,更大的麻烦是,马提尼克岛居民对来自异国的冷冻恩惠没有兴趣,他们根本不知道该拿冰做什么用。他亏了4500美元。

   这样惨淡的场面在以后几年不断重演,还遭遇过船难和海关禁运这样一些灾难性后果。所有人家嘲笑他,《波士顿公报》报道说:“这可不是开玩笑!”。

   1813年他负债累累还不了欠债,被债权人投入监狱。但出狱又重整旗鼓,1815年设法借到2100美元,1816年甚至以40%的利率借债3000美元,建冰库,修改冰库的设计,并不断改进运输和储存中冰块的保存方式,以减少冰块的融化速度,这涉及一系列的创新。但他利用了三种在市场售价实际为零的物品——冰、木屑和驶向南方的空船,最终取得了生意上的成功。灵光乍现15 年后,图德的冰块贸易开始盈利了。

   到了 19 世纪 20 年代,他的冰库已遍布美国南部,里面堆满了来自新英格兰的冷冻水。到了 19 世纪 30 年代,他的运冰商船远行至巴西的里约,西班牙的马德里,甚至印度的孟买。至到1864 年去世的时候,图德已积累了一大笔财富,价值超过今天的 2 亿美元,被称为“波士顿的冰王”。当然,后来模仿他的人越来越多,冰块贸易成了一个颇具规模的新产业。

   冰变成商品还改变了美国的人口和政治地图,因为炎热潮湿的南方变得不再像之前那样令人难以忍受。冰块贸易还导致了冰箱的发明。发明冰箱的是佛罗里达州Apalachicola镇的一名医生,他原来用北方运来的冰给病人降温,但一次飓风导致的船遇使得冰的供应的中断。这个医生就想着怎么能够造出冰给病人降温,结果就发明了制造冰块的冰箱。冰箱出现后,人造冰逐步取代了自然冰。冰可以保鲜,就使得肉类食品的长途运输成为有利可图的事情,芝加哥在美国的地位改变了。

   我用这个例子就是想说明一下什么是真正的企业家精神。如果非要对企业家精神做一个概括,我想强调以下几点:

   第一是对盈利机会的警觉性。在别人看不到机会的地方,你能够看到机会,这是企业家与众不同之处。从北方去过加勒比海的人很多,但只有弗雷德里克·图德这样的企业家意识到把冰从北方运到南方能成为一种有利可图的收益。

   第二是简单化。经济学家经常会被人批评说想问题太简单,我认为企业家把问题看得更简单。这或许也是企业家和管理者之间的重要区别。管理者通常把问题想得复杂,企业家则把问题想得简单。恰恰因为把问题看得简单,他才能变成企业家,一个把问题看得很复杂的人不可能是企业家。简单化当中包含很多道理,它能帮你抓住问题的本质,同时也给你解决问题的勇气。

   李书福为什么敢造汽车?就是因为他把造汽车想得很简单。他有两个著名的比喻,一个是,汽车有什么难的?不就是两辆摩托车并排起来吗?另一个是,汽车不就是把一个沙发放在四个轮子上吗?这就是他当时对汽车的认识。正因为这个简单化的认识使他走上了制造汽车不归路,成为中国最有有影响力的民营汽车制造商。我曾听过多位企业家讲过这样的话:如果当初知道这么难,根本不会去创业了!

   第三是想象力。熊彼特说,创新就是一种新的组合,一种产品或技术从无到有一定是组合而来的。组合是什么?组合就是一种想象力。斯蒂文森把轨道马车和蒸汽机想象在一起就有了蒸汽火车。

我这里引用一段奥古斯塔·埃达·洛夫莱斯夫人(Augusta Ada Lovelace)说的一段话,她是英国著名诗人拜伦的女儿,被称为“软件编程之母”,她在1842年就说过: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446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