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建:美国武力解决朝核问题的必然性分析

更新时间:2017-05-09 11:04:12
作者: 王建 (进入专栏)  

  

   2016年5月英国脱欧,是国际经济政治领域中飞起的第一只“黑天鹅”,接着是一系列出人预料的事情不断发生,有人说是黑天鹅“成群”飞起。而在我看来,这些黑天鹅的飞起都是因为一个原因,就是英国脱欧打烂了美国金融资本在欧洲控制与打击欧元的桥头堡,使美国的金融资本与本国产业资本的力量对比发生了突然变化,导致了川普所代表的产业集团上台掌权,并引导美国经济开始了重新“脱虚向实”的过程。是这个转折性变化,使冷战结束以来的新全球化过程被逆转,使美国的国家利益重心从金融资本所要求的虚拟经济利益,转向产业资本所要求的实体经济利益,相应决定了美国的国际战略取向从攻势转向退守,由此拉开了国际力量格局新的一页。这就是本文分析问题的起点。

  

   本文是4月28日我在中国战略思想库内部研讨会上的发言提纲,稍加扩张改成此文。因为文章的时效性强,所以仍有很强的提纲特征,敬请谅解。

  

  

   一、4月以来,美国对朝核问题的态度,从部署萨德转向动用武力强力去核,关于这个转变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猜想:1、川普医改、税改推不开,内政困境使他要通过发动一场战争立威;2、打朝是假,打中是真,要发动一场针对中国的战争;3、为防美取全球守势后中国过度扩张,在退守前先进一步,打出对中国的退让空间;4、离间中俄关系;5、战术目的,就是要去掉朝核威胁;6、像奥巴马一样,对虚拟资本投降,同时在欧洲周边和中国周边制造新安全危机,迫使国际资本回流美国。

  

   二、哪个都有道理,但哪个都不对。盲人摸象,是说解释局部正确,但解释全部就不正确。以上这些分析都有类似问题。所以,还是要从美国产业资本掌权后的本质变化,来探索美国在朝核问题上的动机。

  

   川普产业资本集团要干什么?

  

   川普产业资本集团的“三去一降一补”:去虚拟、去逆差、去军费,降美元汇率,补产能。三去一降的目的都是为了实现美国实体产业的“闭环运行”,即以国内产出满足国内消费。

  

   川普政权已经提出的振兴实体经济手段主要是三方面:第一是提出了十年内搞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更新,第二是减税,十年减4万亿美元,第三是通过汇率和税率政策纠正贸易不平衡,为美国企业创造内外部的增长空间。

  

   川普产业资本集团要实现重振实体经济所面临的主要困难是什么:没钱!

  

   美国自90年代初期以后,就开始走上了虚拟资本主义道路,经济随之从过剩转向不足,1990年冷战结束前美国的制造业比重还高达28%,2014年已经下降到12%,由于去年与前年美国工业又是连续两年的负增长,到去年底美国制造业的比重可能已经降到10%多一点。这个为大家所熟知,不用我多讲。

  

   美国要重振实体产业,基础设施要更新,企业设备要更新,消费类产业几乎要重建,都需要钱,但美国的储蓄严重不足,自冷战结束以来,特别是进入新千年以来,就是靠着军力维持着美元的强势,吸引国际资本长期净流入,以此维持长期贸易逆差,满足国内对实体产品的需求。今天美国产业资本要复兴,必然要走与虚拟资本完全不同的道路,美元要弱,贸易逆差要消除,但弱势美元和资本净流入停滞,必然会与重振实体经济的目标产生矛盾,就是因为美国国内储蓄严重不足。

  

   具体的说,川普提出的减税计划每年要减少4000亿美元的税收,1万亿的基建计划,按川普内阁的说法,政府拿两成,其他靠社会集资,政府因此每年也得增加200多亿美元支出,再加军费每年增加支出500亿美元以上,美国政府的财政减收增支额每年就要增加在5000亿美元上下。减收就要减支,支出减不下来政府就要借钱打赤字,但是会带来两个问题,一是要国会得同意让川普政府更多借钱,就是提高赤字上限,二是得借得到钱。如果国内资金供给有限,那就又面临着两个结果:1、发生严重通胀;2、政府作为新的借款人进入借贷市场借钱,加大资金的供求缺口,因而迫使利率大幅上行。所以,川普的减税和基建计划必然会显著提升美国的长期利率水平,因为这不是一年而是十年的计划安排。

  

   这对虚拟资本将是致命打击,为什么美国股市目前开始进入做空阶段,就是因为金融资本都已看清了这个大趋势。

  

   三、我们先不提美国产业资本集团必然会因此而发生的与金融资本集团的激烈争斗,我们下面主要来分析川普可能会怎样解决复兴产业资本过程中的资金矛盾。

  

   1、07危机后美国实体经济始终没有恢复到危机前水平,由于经济增长长期停滞,靠减税减出增收效果只能是长期目标。

  

   2、至少在川普一个任期内靠增收没可能,那就只能靠调整原有支出结构,有保有压。下面我们看一看美国现有的支出结构状态,分析一下川普能压什么。

  

   社保、医疗、国防这三项支出占了美国全部财政支出的75%,再加15%左右的行政开支,就已经到90%了,还有一些教育、环保、建设和援外支出,每项都在2个百分点左右,就是美国财政支出的全部内容了。

  

   社保不能动,动了会失去民众的支持,川普要否奥巴马的全民医疗,说是可以省出几百亿美元,但是国会没通过,还在争取。3月18日公布的美国2018财年预算,川普大幅度削减了行政、环保、科研、援外等支出,总额大约有170亿美元,已经搞得鸡飞狗跳,是压到头了,但却提出要增加540亿美元的军费支出。

  

   这是我所没有想到的,因为我原来认为美版的“三去一降一补”,应该是去军费的。并且川普自己也一直在说,“美国近17年来没打过一场胜仗,却花掉了6万亿美元”,显然也是对军费过多不满。

  

   美国的军费目前占世界一半,比排在世界军费前十国家的九个国家之和还要多。除上表所列的国防预算开支,加退伍军人费用、装备研究费用和用于伊拉克、阿富汗的海外行动经费,美国每年的国防相关开支是7700亿美元,其中仅海外行动经费就有每年700亿美元。这么多的国防开支,川普一上台就又加了540亿美元,他到底想干什么呢?

  

   四、看了美国3月公布的预算后,这个疑问就在我脑子里,我们也先不讨论,再来看另一条线。

  

   2月27日乐天批地给萨德,引起中方强烈抗议,3月15日美韩举行“关键决心”联合军演,开始传出美国有武力解决朝核问题的打算,4月7日美在叙进行导弹攻击,同时传出中美领导在海湖庄园协商联手解决朝核问题。4月8日开始传出美三艘航母驶向朝鲜半岛的新闻,4月11日驻阿富汗美军使用炸弹之母攻击IS,这些信息都显示美国想联合中国以武力解决朝核问题。

  

   但是,美国白宫和国务院高官17日突然传出这样的话,“希望和平解决朝核问题”、“不会设定红线”、“不寻求与朝鲜冲突和政权更替”,更有意思的是,美国媒体4月19日突然说三艘航母聚半岛是乌龙新闻。

*卡尔·文森号航母

  

   至此,美国到底想干什么,让人更摸不着头脑了。

  

   五、回到本源看问题,还是要看美国的主要矛盾是什么,抓住主要矛盾进行分析才会清楚事情发展的大趋势。

  

   首先,已经不能用虚拟资本主义的逻辑分析这个问题。最近我看到仍有许多分析认为美国的这些系列行动是为了驱赶国际资本回流美国,这个分析逻辑虽然是我提出的,但是今天仍然用这个逻辑框架来分析国际问题,就过时了。从实践看,自3月以来美股、美元一直在跌,叙、朝问题升温后,并没有推高美股和美元,反而在跌。例如在美导弹攻叙当天,是美股、美元跌,欧股、欧元涨,这与以前美国在欧洲周边搞事的时候,总是在金融市场事先就做好了安排,所以总是在爆发战事的同时,美元、美股会同步上涨完全不一样。

  

   前面提到,有人认为也可能是川普走了奥巴马的路,上台后什么事都搞不定,因此也向金融资本集团投降了,又搞起了打击国际资本流向那一套。我看这没有可能,因为川普是企业家,代表的是美国产业资本集团,这点和奥巴马是个纯粹的政治家是完全不同的。美国的产业资本集团在美国经济走上虚拟化的过程中,是始终在坚持着美国的实体经济阵地,并且在与经济虚拟化的倾向做着顽强斗争,所以才会在美国金融资本在英国脱欧中受到严重打击后,争取到了在本次大选中获胜。而奥巴马所代表的,更多的是美国的产业工人而非产业资本家,这个区别,就让川普所代表的美国产业资本集团即使是在执政初期就受到挫折,也不会让步。

  

   其次,是我以前反复说过的一个观点:美国要振兴实体经济,一不缺资源,二不缺市场,对海外资源与市场就没有扩张性要求。它的最大阻碍,在政治上是来自代表国内虚拟资本集团的政治势力的反对,经济上就是缺钱。所以美国振兴实体经济所面临的两大矛盾都是来自内部而不是外部,这就决定了产业资本集团在接掌美国政权后,必然会实行退守战略,即把处理国内事物放在高于国际事物的地位。川普所说的“美国第一”,不是强调美国是世界老大,而是强调和国际事物相比,美国事物要放在首位,就是他的一句典型语言“我是美国总统,我为美国服务,而不是为世界服务”。

  

   所以,我们考虑问题必须从美国政治与经济从世界回归美国来考虑,才会正确。

  

   第三,振兴实体经济是一个长期问题,至少需要十年时间,因此美国围绕退守国内搞实体经济振兴所涉及的政策,应该是以至少十年为限来考虑的。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425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