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巴曙松:当前金融领域值得重点关注和研究的几个问题

更新时间:2016-09-02 17:06:59
作者: 巴曙松 (进入专栏)  

   很高兴参加今天兴泰控股组织的这个会议,谈谈我个人的一点看法,不代表任何机构的意见。

   我想重点谈谈两个方面的体会,一是“兴泰智库”作为金融控股机构设立的智库可以有哪些独特的优势,二是当前金融领域有哪些值得我们大家共同关注和研究的问题。

  

   一、“兴泰智库”的独特优势

   正如习总书记所讲,智库是评价一个国家、一个地区软实力的很重要指标。“兴泰智库”作为兴泰控股这样一个金融控股机构设立的智库,我认为它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独特优势,能够使它下一步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一是开放性。采取相对灵活的机制。我们看到与会的专家有知名院校的学术带头人,有有影响力的市场机构的直接操盘高管,也有在金融机构和一线从事投资和管理的专家,这种开放性能够实现不同的金融专业经验的交流,并且对兴泰的发展提供一些借鉴。

   二是专业性。即使是在金融细分领域,它的细分学科也很多,商业银行、证券、信托、租赁等各种各样细分的领域,相互之间交流的需求也非常的强烈。为了准备今天的讲话,我查了一下智库的相关资料,阅读了几篇关于智库的文献,智库的涌现的一个非常大的背景是学科的细分越来越多,越来越细分,真正建立专业的学科要细分下来有2000多个学科。任何一个企业、一个机构的负责人,很难同时具备这么多跨学科的支持,而智库就提供了这么一个多专业的交流平台。“兴泰智库”有可能、也有能力在金融不同的细分领域建立一个专业的交流机制、交流平台。

   三是独立性。所有的智库很重要的一个生命力所在就是其相对的独立性。我本人也曾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工作了十多年,它作为国务院的智库很重要的特点是:没有自己直接的审批权,没有自己直接的资源支配权。因此,对国家部委很多政策,对一行三会的很多金融政策,我们就可以独立的提出自己的意见。我觉得“兴泰智库”与兴泰各大板块的业务运作部门还保留了相对的独立性,可以进行客观的评价。

   四是贴近企业经营的现实。可以结合企业的实际的市场活动,根据市委市政府的部署,董事会和管理层的要求,开展智库的研究,所以更务实,更贴近企业经营的现实。

  

   二、当前金融领域值得共同关注和研究的几个重要问题

   今天作为一个金融领域的讨论会,我想就目前金融领域几个值得我们关注和研究的重要题目谈一谈。

   第一,在宏观趋稳、微观分化的背景下,迫切的需要专业的、系统的、深入的研究。目前在描述经济“新常态”的时候,我们发现经济运行波动出现新的特点,2013年之后与之前的经济波动有一个很大的差别。比如上几轮的经济周期波动,1998年是一个低点,随后中国加入WTO、国企改革、国有银行改革、房地产市场启动,启动了一轮改革开放以来最长的上升周期,2007年到一个高点,2008遇到次贷危机,经济有一个陡峭的回落,2009年一季度到了阶段性低点,四万亿政策出台后,又是一个V型的反转。2010年一季度又到高点,现在还在以2010年为高点的探底的过程中。但在探底的过程中,2012年之后我们发现经济波动的特点出现了非常显著的变化,整个经济波动的波幅大幅的缩减,变成一个很窄的区间波动,季度和季度之间的宏观经济波动是在0.1-0.2个点之间。在宏观增长波动趋缓、趋窄的同时,不同产业、不同地区分化非常显著,从盈利能力、增长速度都可以看出,甚至包括房价都分化非常显著。在原来周期波幅非常大、趋势非常明显、同涨同跌的时候,可能反而对专业细分的研究需求不是很强烈,但是在整个宏观增长波动不大、不同产业分化非常显著的背景下,在做金融资源的配置时就迫切的需要专业的判断、深刻的研究和洞察。

   第二,金融结构如何转型来对经济转型提供支持。所谓“新常态”我们也理解为经济转型,所谓经济转型也可以理解成培育新的经济增长动力,因为旧的经济增长动力在逐步的减弱。那么在经济转型过程中金融该怎么转型?如果从企业的生命周期来观察,可以发现,当企业发展到成熟扩张的阶段、有正的现金流的时候,金融机构的服务竞争是相当激烈的。中国的问题不在于说对于小部分已经有了正的现金流和盈利的企业服务好不好,而在经济转型期恰恰是两类企业大幅的增多,而它们恰恰缺少金融服务。一个是克强总理呼吁的“双创”,企业创立、创新就像一个小孩出生到儿童、到少年,这个时期往往是最需要金融服务的,但是金融资源很难进入这个地方。再有一个是,产业在升级,企业出现产能过剩,需要去库存、去产能、去杠杆,需要整合并购,这个时候是最需要金融服务的时候。但我们的金融机构,特别是商业银行,出于安全的本能躲的远远的。经济转型期恰恰是这两端的企业最需要金融服务,但是金融资源最不容易流过去。所以这是第二个值得研究的问题,金融结构怎么转型来对经济转型提供支持,提供全生命周期的企业服务,找到传统的金融机构没有覆盖到的这一部分客户、产业,找到传统的金融机构没有提供服务的整合、并购、重组等金融服务。

   第三,中国企业、居民的全球化资产配置需求和企业的筹资方式选择。今年有一个标志性的事件,中国的企业、居民对外投资的规模、金额将首次超过外资对中国经济体的投资。中国的企业、居民的资产配置开始发展到这个阶段,需要进行全球化的配置。现在做资产管理的人都会说资产荒,什么叫资产荒?资产荒不是有钱买不到资产,而是因为负债的成本下降的比较慢、成本比较高,而资产的收益率下降的非常快,要在市场上找到能覆盖负债成本的资产的难度在大幅的上升。所以必须要进行全球化配置,要么在全球进行负债成本比较,看哪个更便宜,要么进行资产收益比较,看哪些投资的收益率更高。所以在这个因素的驱动下,我们看到,今年是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中国的企业、居民开始逐步的进行全球化的布局,下一步会发现这种需求会增长的越来越快。很多人会在一些媒体上看到说香港将会边缘化了,但到了香港就会知道并非如此。很多优秀的企业仍选择把香港交易所作为它们很重要的上市、筹资、整合、并购的平台。我们最近做了一个研究(《香港市场股价“偏低”之迷思:投资者及发行人的良机》),大家通常说到香港去上市估值太低,笼统的看是这样,但分产业看会发现:一些产能过剩的行业、重化工业、地产等这些行业,在恒生指数的权重占比显著高于其他类似的指数;如果从细分的其他的行业来看,那些能够适应经济转型需要的新兴的产业中有的估值比内地还高,比如健康医疗、护理、互联网等新兴的行业。所以企业也面临着筹资方式的选择、不同交易所的选择,可以选择把优秀的行业、企业配置在其相对估值比较高的市场上。

   第四,研究如何运用新的技术、新的手段来重构新的金融服务业,可能是一个中长期的课题。怎么来运用新的技术、新的手段,比如大数据、互联网,来重构我们现在的金融服务业?我在一篇研究中梳理了一下关于小微金融不同的商业模式在经济调整期遇到的挑战,其中一个很大的挑战就是:小微贷款的发放大部分是在经济的扩张时期,经济在扩张时盈利在好转,而在经济开始进入调整期时,就暴露了不同商业模式之间的很多缺陷。比如互联网金融为什么那么多公司出问题?它们原来强调自己有大数据的优势,有低成本的网络优势,但等到经济调整时发现,它们整个信贷决策里其实根本没有真正用上大数据,没有用上真正的互联网技术,只是讲故事作为筹资的手段。(完)

   (本文系巴曙松教授出席2016年首届兴泰金融高峰论坛暨“兴泰智库”启动仪式致辞,根据录音整理,未经巴曙松教授本人审阅。本文仅代表作者作为一位研究人员的看法,不代表任何机构的意见。)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118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