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佳明:湘水衡岳卫中华——简论抗战中湖南战场的胜利

更新时间:2015-11-05 16:23:16
作者: 郑佳明 (进入专栏)  

  

   抗日战争在湖南是一个宏大的题目,也是一个十分丰富的题目。抗战中的湖南有很多与其他省份不同之处,(1)比如说抗战初期国共两党合作,湖南民众抗日救亡运动的勃兴,激励了湖南和全国人民抗战热情,为后来湖南的艰苦抗战打下了思想舆论基础;(2)比如说长沙大火举世震惊,后来日军止步新墙河,与长沙变成废墟有没有关系?(3)比如说日寇在湖南进行了多次万人以上的集体大屠杀,厂窖惨案等等;(4)比如说日军在常德发动了细菌战;(5)比如说芷江受降,历史把中华民族百年雪耻的机会给与湖南;(6)比如说飞虎队在湖南,给与湖南和全国抗战以巨大支持;(7)有中国远征军近一半将士为湖南人的说法;(8)比如说国共两党的湘籍抗日将领群星闪耀等等,每个题目都是篇大文章。今天我们回到战争本身,从战场谈战争,谈谈抗战中湖南战场的地位和作用。

   湖南战场是相持阶段的正面主战场,具有全局性重大意义。从1938年10月武汉失守到1945年8月芷江受降,湖南军民浴血奋战了7年。据统计,整个相持阶段国民党正面战场进行较大的战役有12次,发生在湖南境内的就有6次。第一、第二、第三次长沙会战、常德会战、长衡会战、湘西会战。其中影响最大的是第一、第三次长沙会战,最激烈的是常德会战和长衡会战。从整个抗日战争过程看,国民党战场共计会战22次,湖南战场的会战占1/4以上。湖南战场的会战规模也比较大,国民党共投入兵力计200万人次,死伤30余万;日军投入的总兵力计50余万人次,死伤近10万。中日双方投入湖南战场的兵力占各自总兵力的70%—80%左右。

  

   一、  湖南战场的胜负评说

  

   抗日时期的1939年至1944年,在第九战区湖南正面战场上,展开了4次较大规模的搏斗,即一、二、三次长沙会战和长衡之战。这些战役国民党守军究竟打得怎样?是打胜了还是打败了,历来有不同的看法。有的认为4次战役都打败了,也有的认为打赢了3次,打败了1次。从中日双方近年公布的有关档案资料及战役亲历者的回忆录以及笔者多次现场调查采访来进行综合分析,唐华元先生认为,这4次战役为一胜、二败、一平局,即第一次长沙会战为平局,第二次长沙会战和长衡之战以失败告终,第三次长沙会战打胜了;然而败中有胜,胜中有败,情况是复杂的,不能一概而论。

   1、关于第一次长沙会战。1938年武汉失守以后,长沙已成为国民党华中战场重要的前沿战略据点,第九战区的防御中心。第二年9至10月,侵华日军第十一军调集约10万人,向东起江西省赣江、西至湖南省湘江约250公里的地区内,大举进犯,主攻方向则为湘北。第九战区先后出动30余万人进行抵御。日军攻至长沙外围,即行撤退,回到原来驻守的岳阳、通城一线。这就是著名的第一长沙会战(日方称赣湘会战)。

   关于第一次长沙会战,台湾学者一般认为守军打胜了,甚至认为“大捷”;大陆的学者过去大都认为守军打败了,现在也有认为打赢了的。为什么说战役是一个平局呢?这次会战,在会战之初,敌强我弱,随着战局的进展而变化,敌我力量彼此消长,双方优、劣之势互相制约,造成一时的势均力敌,中国守军既未能取胜,更非大捷,但也未失败,双方均未达到预期的作战目的,谁也没有战胜谁,形成第一次长沙会战的平局。

   2、第二次长沙会战我军失败,但也不乏英勇壮烈的战斗场面。1941年9月上旬,日本步兵15万人,配以海军空军,再犯长沙。中国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指挥14个军共约27万人进行防御。日军集中兵力于湘北正面,在新墙河激战守军依靠工事,英勇战斗,大量杀伤敌兵。敌军派来飞机狂轰滥炸,并发射毒气弹,随后又以战车冲击,同时用伞兵袭击守军后方。于是阵地被突破,各守军很快被打垮。部分日军进入长沙。10月1日,日军在击溃第九战区主力的目标达到后,即行撤退。8日,日军回到新墙河以北原阵地。这次会战,第九战区损失惨重,死伤共约10万人。蒋介石说:“现在长沙虽然得以保全,但并不能算是我们打了胜仗,我们不但没有什么虚荣,而且要引以为耻辱!”

   这次战役虽然打败了,但有些战斗打得很激烈。如敌军强渡新墙河时,守军英勇战斗,大量杀伤敌人。日军在青山登陆时,守军第九十九军地一九七师一个营奋起抵抗,大部壮烈牺牲。又如,10月3日,日军500余人退经湘阴县城,向我军阵地猛扑,第九十九师二九五团驻湘阴城防营,在营长曹克人率领下,以“誓与湘阴共存亡”的决心,坚守阵地,顽强抵抗。敌屡攻不克,乃增兵800余,又以飞机、毒气、伞兵逼临。曹营寡不敌众,除少数潜水突围外,其余均壮烈牺牲。因此,对这次败战不能一概否定。

   3、第三次长沙战役胜利了,但存在不少问题。1941年12日,日军第十一军阿南惟几指挥3个师团、1个旅团以及1个飞机团等约12万人,第三次进犯长沙。中国第九战区兵力大致与前次会战相等。31日,日军抵达捞刀河、浏阳河中间地带。1942年1月1日向长沙发起进攻。守城部队坚持抗击。1月4日,中国军队发起全线反攻。此时,日军对外联络被截断,补给不继,弹药无多,加之伤亡过大,乃至4日下午向东退却。守军跟踪追击,北面和东南各军又进行截击、侧击。日军伤亡严重,行动迟缓,直到15日夜才退回新墙河以北。此次会战,日军伤亡约四五万人,终于遭到失败。

   这次战役,守军之胜利是显然的,但在六七十年代,大陆一些论著却说失败了;八十年代大陆有的学者对这次会战观点模糊,既不说“胜利”,又不说“失败”。日本防卫厅战史室《长沙作战》一书承认了这次会战日军的失败,当时日军正陶醉于太平洋战争和上次长沙会战的胜利之中。中国军队吸取前两次会战的经验教训,“不论在物质或精神方面,都有充分的准备”,他们利用日军骄傲情绪,采取逐步抵抗、诱敌深入的作战方针,加上湘北民众的支持,因而获胜。

   但是,这次战役守军并不是尽善尽美的。本来日军在重重包围之中,已成瓮中之鳖,却让它大部跑掉了。原订“收复岳阳”的计划亦成泡影。原因是包围不严,追击不力。第九战区长官部在实行包围时,部署各部齐头并进,限制了行动,缺乏灵活性,造成各部行动迟缓,使日军能够抢先控制浏阳河一个重要渡河点,突围成功。追击中各部瞻前顾后,如第二十军指挥的暂五师追到西冲附近时,刚与日军接触,便立即停止前进,结果反遭日军飞机轰炸,受到重大损失。此外,守军各部保存实力观念很重,有的部队军纪败坏,道路的破坏对追击不利等,造成这次会战不能打一个彻底的歼灭战。然而第九战区长官部不能正确估价这次战役胜利的原因及存在的问题,因循守旧,不图进取,导致长衡之战的溃败

   4、长衡会战,衡阳失陷,但是打退日军二次猖狂的总攻。这次长衡会战,日军的战略目标是为了打通纵贯中国的大陆交通线,同侵占东南亚的日军建立联系。因而兵力大增,其参战的主力是第十一军,总兵力达36万多人。兵分3路,由鄂南、鄂西两翼配合临湘、岳阳一路主力,向南作钳形突击。敌人的部署和兵力变了,而第九战区兵力未增,仍按过去3次会战的作战部署未变,企图依凭新墙河、汨罗江等河川逐次抵抗,消耗敌兵。主力退入外线,待敌进至长沙地区再与之决战。5月27日黎明,鄂南之敌自崇阳直扑平江。入夜,主力向新墙河南岸发起攻击。鄂西敌人也同时由华容向沅江进犯。驻守在新墙河、南江桥及其以南地区的中国军队为杨森部。日军主力未遇多大抵抗,迅速击破新墙河、汨罗江防线。6月19日占领长沙,8月8日攻陷衡阳,9月沿湘桂路进入广西,12月攻占贵州的独山。至此打通大陆交通线的作战计划得以实现。中国军队节节败退,溃不成军,损失了大片国土。尽管于此,这次会战中的广大爱国官兵是英勇悲壮的,他们是值得歌颂的。特别是衡阳保卫战,虽然以城池的失陷而告终,但是打退了日军二次疯狂的进攻,显示了中华儿女在外国侵略者面前的英雄气概。日本防卫厅战史室《湖南会战》一书承认,第一次对衡阳的“进攻受到挫折”,守军“抵抗顽强”,在衡阳南侧“重庆军反攻频繁、猛烈”,给日军以严重打击,因而攻击再次被迫停止。

   综上所述,四次湖南会战,有胜、有败、也有平局;从战役局部而言,则败中有胜,胜中有败。也基本反映了正面战场20余次较大战役的实况。胜、败、平局的交替及其发展变化,显示了抗日战争的特点和艰难曲折的历程,国民党在抗战中的地位、作用和政策变化,广大爱国官兵共御外侮、英勇奋战的精神。

  

   二、湖南战场的意义所在

  

   1、三次长沙会战扭转了战争趋势,抗战进入相持阶段。1939年9—10月间进行的第一次长沙会战,是欧洲大战爆发后中日双方在中国战场上的首次交战。在这次会战中,日军未到长沙就被迫退回,这是日军自发动侵略战争以来第一次未能达到其战略进攻目标就被迫退却。第一次长沙会战胜利,使重庆政府看到了日本攻击力量的极限,坚定了继续抗战的信心,打击了重庆政府内部投降派的气焰,遏制了国内外的妥协失败舆论。

   此后日寇又发动了两次长沙会战。从长远和全局意义上看,都是我方取得了胜利。因为长沙三次会战的胜利,沉重地打击了日本侵华军队,粉碎了日本帝国主义妄图消灭我军主力、“以战迫降”的战略目标,振奋了全国人民抗战胜利的信心。三次长沙会战,我军歼灭日军共计10余万余人,缴获大量武器、弹药、战马、船艇,每次都被我军打回新墙河以北。日军的战略目标一次也没有实现,导致日本内阁的两次垮台。蒋介石曾说:

   “湘北打了胜仗,捷电传出,大家心理为之一变,国际上的观感也就焕然一新。”《新华日报》也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长沙会战的胜利,是抗战三年来第一个伟大的胜利!

   “给全国将士以战则必胜的兴奋,给全世界援助中国的友人以满意的答复,给一切反对侵略的人们证明中国军队英勇的作战,是可以把侵略军击退的”。

   2、拱卫陪都,扼守西南门户。日军侵占沪杭及广州后,海上交通完全断绝,滇缅公路成为重庆政府获取外援的唯一交通命脉。日本企图进攻缅北,切断这条交通线,把重庆政府完全孤立隔绝。同时,日本亦想沿湘桂路进入西南各省,直捣重庆,消灭蒋政权。针对日军企图,要拱卫陪都、大西南,确保滇缅路,关键在于守住湖南这道屏障。湖南省会长沙和湘南重镇衡阳,都是通向西南各省的门户。守住湖南,就等于守住了通往西南各省的门户。湖南的得失,关系到中国抗战之胜败,关系到中华民族之存亡。6年多的相持对垒,6次大的会战,消耗和牵制了敌人的主力,

   3、稳定后方局势,巩固长期抗战基地。长沙三次会战的胜利,有力地保卫了湖南地区和我国西南大后方的安全,并使之成为支持全国长期抗战的重要基地。武汉失守以后,日军侵占岳阳,湖南一度出现恐慌和混乱局面,以致发生长沙大火事件。长沙会战的胜利,打退了日军的进攻,使湖南的局势稳定下来。长沙《大公报》曾著文称:

“湘北大捷以还,湘省地位巩固,社会秩序大定——全省工业迅速发展。”农业也连年丰收。抗战八年中,湖南在人力、物力、财力上,给全国抗战以有力支援,平均每年提供兵员26万多人、军粮1000万石、军布300余万匹、军棉7万担,“对国家贡献居全国之冠”。湖南地区的稳定,不仅使这一广大地区成为全国抗战的有力支撑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345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