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董德刚:论马克思主义威望下降的原因

更新时间:2015-04-20 20:50:20
作者: 董德刚 (进入专栏)  

  

   董德刚,中央党校哲学教研部教授、博导

   文章原载《上海思想界》2015年第2-3期

      

   [内容提要] 同改革开放以前相比,马克思主义在我国以及世界上的威望呈现出下降的趋势。造成这一状况的消极因素是:苏联式社会主义制度失败的打击,部分共产党官员和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的言行相悖严重损害了马克思主义的声誉,不少人对于马克思主义不大懂、不会用、不能解决实际问题,一些人对马克思学说的否定也起了一定作用。造成这一状况的积极因素有:从横向上看,改革开放开阔了我们的思想理论视野,使马克思主义的相对地位下降;从纵向上看,我们创造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等新的理论,也使马克思主义的相对重要性减弱;人们现在愈来愈能够对马克思学说采取科学分析的态度,亦使马克思主义的威望从顶峰回落。从这些原因中可以概括出若干应当汲取的经验教训。

  

   马克思主义一直是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新中国建立后,它又成为国家的指导思想,地位极其重要。直至今天,在中国主流媒体上,依然几乎天天在讲马克思主义。尽管人们对于马克思主义的理解不尽相同,但追根溯源还是指原生态的、经典的马克思主义即马克思的学说。值得注意的是,同改革开放以前相比,近些年来,马克思主义在我国以及世界上的威望呈现出下降的趋势。不少知识分子(包括大学生、研究生)和领导干部不大相信马克思主义,认为马克思主义没有吸引力了,马克思主义陈旧过时了,马克思主义不大管用了,马克思主义只是政治招牌、装饰品或空洞的说辞,研究马克思主义没有前途和出路。一些人因此而对儒学、西方某种学说以至宗教寄予厚望,期冀从中找到安身立命之本。

   对于这种现象,一些人忧心忡忡,担心社会主义"大厦"将倾;一些人幸灾乐祸,恨不得将马克思主义清除殆浄;一些人如同埋头的鸵鸟,充耳不闻,佯装不知;鲜少有人能够科学理性地对待它。而这个问题,关系到我们的指导思想是否端正,关系到中国的前途和命运,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政治意义和实践意义。有鉴于此,本文试对这一现实问题做些具体分析。

   一、造成马克思主义威望下降的消极因素

   1.苏联式社会主义制度失败的打击

   我国理论界一向公认,列宁把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从理论变成了现实,苏联是在一个大国范围内践行马克思主义的首例。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一系列国家包括中国也实行了苏联式社会主义制度。尽管苏联以及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发展历程曲折跌宕,既有高歌猛进时期,也有萧杀苦难之日,不能简单而论,但从结局上看,苏联以及实行这一模式的国家接二连三遭到了失败。苏联东欧的社会主义国家纷纷改旗易帜,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另辟新路,其他国家再也不把苏联模式当作自己追求的目标。

   苏联式社会主义国家的主要特点是执政党高度集权(实际主要是其领导人集权,普通党员并无权力),实行经济垄断、政治垄断、真理垄断(俄共中央主席久加诺夫1995年语) 。李永忠等在《苏共亡党之谜》中揭露道:自斯大林开始实行等级授职制,苏共培养和固化了"克格勃集团"、"军工集团"、"第聂伯罗帮"、"太子党"、"秘书党"、"官二代"等各种利益集团和官僚腐败集团。这些利益集团最终垄断了国家权力、经济资源和文化资源,与人民群众的利益诉求渐行渐远,最终被人民所抛弃。 执政党代表国家垄断主要经济资源,实行单一公有制特别是国有制和计划经济,造成长期的"短缺经济"、"票证经济",生产力发展不快,国弱民穷;执政党少数领导干部独掌公共权力,缺乏民主、法治、自由;执政党实行严密思想控制,以领导人的指示为圭臬,要求全体公民思想高度统一,"一花"独放,"百花"凋零,思想文化创新乏力。苏联式社会主义国家对于马克思主义既有脱离国情、超越阶段而机械照搬的问题(如在生产力不够发达的条件下也要实行单一公有制、计划经济和按劳分配等),也有扭曲和附加的问题(如实行高度集权的无产阶级专政、执政党特别是其领袖专制,残酷的阶级斗争和党内斗争等),但不可否认,他们的多数理论--包括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理论,都能够从马克思学说中找到一定根据。我们必须正视实践检验的结果,哪怕这个结果是令人痛楚的。当然,实践检验理论的情况十分复杂,关于理想、目标、哲学思想等比较高远、抽象的理念不能简单否定,因为它们与实践之间还有很多中间环节,而那些关于制度、体制等可操作可重复的手段方面的理论则在很大程度上被证伪了。马克思的理想是光辉和崇高的,但他指示的道路和途径是不够成功的。苏联式社会主义制度的失败是对马克思主义威望的一个重大打击。

   2.部分共产党官员和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的言行相悖严重损害了马克思主义的声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宗旨是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不谋取任何特殊利益。然而,相当多的共产党高级官员却首先为自己谋利益,他们本人及其家属大多享受各种特权。苏联首开先例,曾经担任过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叶利钦在《我的自述》一书中,回顾了特权化在斯大林时代就已大肆蔓延的情形:"你在职位的阶梯上爬得越高,归你享受的东西就越丰富……如果你爬到了党的权力金字塔的顶尖,则可享有一切--你进入了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完全可以在一个单独的国家里为那些获取权位的少数人而实现。" 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在这方面可谓大同小异甚至后来居上。可以说,官至副省部长级,衣食住行医乐等都能享受远高于普通公民的贵宾级待遇,官职愈大待遇愈高,而且实行终身制。如果说,特权尚有"明规则"或"潜规则"可循,那么,腐败现象则是完全违法和悖德的事情,竟然也是多发频发,权力远远没有被关进制度的笼子。如中国近些年来就是如此,相当一批官员(包括多名中央政治局委员)大搞官商勾结、权钱交易、权色交易、腐化堕落,子女亲属尽享富贵荣华,媒体上几乎天天可见这类事例,人们已然见多不怪了。革命老区延安多年来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过去的领导干部们是"红米饭,南瓜汤,老婆一个,孩子一帮。"现在不少官员却是"白米饭,王八汤,孩子一个,情人一帮。"2013年3月25日《人民日报》发表的《当官即不许发财》一文说:"据今年两会上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披露的职务犯罪案件数字,算下来,近5年大约平均每两月查处一名省部级干部,每两天查处一名厅局级干部,每天查处7名县处级以上干部。"这固然说明我国反腐败的力度在加大,但也证明了官员腐败问题是何等严峻:仅仅被"查处"的领导干部就如此之多,未被"查处"的贪官污吏该有多少啊!

   同腐败官员相似,相当一些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口头上大唱共产主义、集体主义、科学和道德的高调,在行为上却是极端个人主义、奢侈糜烂的享乐主义、阿谀媚上的太监主义。多位国内外知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接连闹出情妇反目、私生子曝光、付"封口费"等丑闻,极具讽刺意味。人们鄙夷地说,他们是"满口马列主义,满腹男盗女娼"!他们那些马克思主义高调,都是美化现实、歌颂上司、愚弄群众、自欺欺人的。

   这些假共产党、假马克思主义者的言行不一、品质卑劣严重败坏了马克思主义的声誉、共产党的声誉、社会主义的声誉。

   3.不少人对于马克思主义不大懂、不会用,不能解决实际问题

   掌握马克思学说是有相当难度的。马克思及恩格斯一生著作等身,《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第1版有50卷约3200万字,《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有60卷约2600万字,而且有时代背景、不同国情等疏离和隔膜,又是翻译过来的"欧式"汉语,与流行小说大不相同,读起来十分不易。不必说终日忙于生计的普通工农群众,就是在我们的领导干部中,有多少人读过马克思的这些著作,哪怕读过其中的十分之一?估计95%以上都没有做到。即便他们读过一些,理解又如何呢?能否把握其精髓和基本精神?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许多人包括不少高级干部并不真正了解马克思主义,他们只是把马克思主义当作政治符号来使用。须知,许多专职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教授,他们数十年学习、研究和宣传马克思主义,可谓"皓首穷经",不知精读过多少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原著,翻阅过多少有关研究专著,浏览过多少相关研究论文,他们中尚且没有几人敢自称系统地深入地把握了马克思主义;而那些领导干部,他们几乎整日忙于各种行政事务工作,极少有时间和精力去研读有关著作,他们怎么可能对马克思主义有真正系统和深入的了解呢?可以说,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对于马克思主义都只有一知半解。然而,就是这些一知半解的人,却常常教导人们如何学习、坚持和正确对待马克思主义,甚至以马克思主义理论权威自居,经常评判哪些言行坚持或背离了马克思主义,动辄宣称自己如何发展了马克思主义云云。

   许多人对于马克思主义的了解,大多局限于知道马克思的若干原理和结论,但不了解他的方法和得出这些结论的根据。因此,他们学习马克思主义之后,并不会自觉应用,他们在分析社会历史问题时,常常违背马克思主义。例如,一些领导干部在总结苏联东欧社会制度剧变的原因时说,主要因为他们出了戈尔巴乔夫和叶立钦,而中国未变则主要因为我们有邓小平。这是把如此巨大的社会变化归因于个别领袖人物,是用"小原因"解释"大事件",忽视了人民群众的决定作用,是典型的英雄史观。再如,有些领导干部和理论家认为,苏联东欧共产党垮台的最大教训,是在哲学社会科学方面,在意识形态方面。这是把社会重大变化的根源归结为社会意识、精神因素,是唯心史观的表现。它们掩盖了苏东体制制度同生产力的不相适应、苏东共产党严重脱离群众这个更深层次的基本原因。

   人们对马克思主义不大懂、不会用、不能解决实际问题,而又经常口称马克思主义,怎么能不影响它的威望呢!

   4.一些人对马克思学说的否定也起了一定作用

   国内外都有一些人在否定马克思学说,这对马克思主义威望的下降也起了一定作用。这又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某些人出于狭隘的私利和意识形态偏见,不讲事实、不讲道理,毫无根据地恶意攻击马克思学说,他们把马克思视为恶魔,把马克思学说当作万恶之源,竭尽全力地加以污蔑和丑化。不过,应当看到,这些毫无根据的恶意攻击和丑化的作用是十分有限的,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是知情达理的,具备辨别是非的基本能力,不会"听风就是雨",轻信这类污蔑。另一种情况是,一些人否定马克思学说,确有一定的根据和理由,这与前述恶意攻击不能等同。对他们的这些根据和理由,马克思主义者需要认真听取并且加以反思,在讨论和辩论中予以澄清,包括纠正其中难免的误解和差讹。"真金不怕火炼",真理愈辩愈明,马克思学说中具有真理性质的内容,决不会惧怕人们的批评和质疑。本文后面会论及,对于马克思学说的科学分析,实际是一种积极因素。

   二、造成马克思主义威望下降的积极因素

   1.从横向上看,改革开放开阔了我们的思想理论视野,使马克思主义的相对地位下降

过去,我们把马克思主义绝对化、神圣化,认为马克思和恩格斯"句句是真理",而且每一句话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马克思主义成为科学、正确、真理、正义、高尚等一切美好事物的代名词,是至高无上的人类思想文化的顶峰。"有我无他","一花开会百花杀",其他思想理论成果都被遮蔽了。而执政党和政府是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按照马克思主义办事的,因此,唯我正确、唯我科学、唯我革命、唯我优越等夜郎自大的思想和行为大行其道,自信到自负的程度,不允许任何人质疑马克思学说及其现世代表--领导人的言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690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