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向阳等:新冠疫情加速世界百年大变局

更新时间:2021-02-18 11:23:55
作者: 陈向阳    

  

   作者简介: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政治所课题组

   组长:陈向阳;成员:付宇、孙茹、姚琨、王磊、韩一元

  

  

   一、新冠疫情叠加多重挑战

   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不仅造成“百年一遇”的全球公共卫生灾难,还引发各国经济、社会、政治等多重危机,与此同时其他全球性挑战继续发酵,世界面临严峻考验。

   (一)全球疫情严峻复杂

   新冠疫情蔓延扩散业已几轮,并呈现常态化、长期化、反复性态势。目前欧美、拉美、南亚等地疫情依然严峻,就连之前已控制疫情的东亚也出现了反弹。世卫组织于2020年3月11日正式将新冠肺炎疫情定性为“全球性大流行”,一百多个国家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或实行封锁限制,截至今年1月,全球确诊病例已突破9000万,死亡病例超过200万。美国成为全球受新冠疫情影响最大的国家,单日新增病例屡创新高,死亡病例占全球总数近20%,累计确诊病例已超过两千万。当前随着北半球进入冬季,疫情反弹势头更为猛烈。美欧疫情尤其恶化,多国新增病例再度呈“指数级”增长,法国总统马克龙警告称,欧洲与新冠疫情的苦斗恐怕至少要持续到2021年夏季。

   疫情引发经济、政治、安全等多重危机。联合国2020年6月发布的《2019冠状病毒病——联合国全面应对举措》指出,新冠病毒大流行不仅是卫生危机,更是经济危机、人道主义危机、安全危机和人权危机,凸显国家内部和国家间的严重脆弱性和不平等。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称,疫情影响恐将持续几十年。一是全球公共卫生安全遭遇空前大考。新冠疫情令许多国家的医疗系统严重超负荷甚至瘫痪,世卫报告称疫情暴发以来全球90%国家的关键医疗服务都受到影响,近四成国家的防疫体系遭遇困境,并导致非新冠病患和弱势群体的健康和生活受到严重威胁。〔1〕疫情也对民众心理健康产生深远影响,美国医学专家彼得·霍特茨警告称,新冠病毒将困扰一代人的心理。〔2〕二是致使全球经济陷入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严重衰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20年10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将深度衰退,全球增速预计为-4.4%。〔3〕盖茨基金会称,疫情造成的全球GDP损失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两倍。〔4〕疫情使世界经济不确定性急剧升高,国际贸易和投资大幅萎缩,产业链供应链循环受阻,金融和能源市场剧烈动荡,多国失业率攀升,严重依赖大宗商品出口、旅游或境外汇款的发展中国家尤其受害。三是加剧各国社会政治固有矛盾。疫情激化美国政党对立与种族矛盾,催生大选变局,德、法、意等国为防疫强化社会管控招致大规模街头抗议,疫情还引发欧亚、拉美多国政局动荡。

   (二)其他全球性挑战叠加共振

   以新冠疫情全球大暴发为首,跨国非传统安全挑战日益凸显全局性和战略性影响。

   气候变化危害加重。世界气象组织等发布报告指,全球气候变化并未因疫情而止步,大气中的温室气体浓度达到创纪录水平,2016—2020年注定成为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五年,海平面上升速率远超预期;气候变化的影响越来越具有不可逆性,世界正脱离将全球平均气温相比工业化前水平的增幅保持在远低于2℃或1.5℃既定目标的轨道。〔5〕极端气候事件与日俱增,南北极冰盖加速消融,超强台风频发,美国西海岸等山火肆虐,全球天灾层出不穷。

   全球粮食危机加剧。7月14日,联合国粮农组织、世界粮食计划署和国际农业发展基金会、世卫组织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发布《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报告,指新冠病毒大流行将使全球8000万至1.3亿人面临饥饿,加剧世界粮食系统的脆弱性及从生产、分配到消费领域的不公平现象,世界濒临近50年来最严重的粮食危机。非洲是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其饥饿人口占总人口的19.1%,未来1至2年全球面临严重粮食不安全的人数可能从疫情来袭前的1.49亿增至2.7亿。〔6〕全球减贫进程亦严重受挫,世界银行预测,受疫情影响,极端贫困人口将出现“一代人以来的首次上升”,全球将增加约1亿极贫人口。〔7〕

   国际恐怖主义卷土重来。“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利用疫情趁火打劫、加紧作恶,其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残余势力仍多达1.8万人,国际恐怖主义的滋生土壤远未被铲除。〔8〕

  

   二、全球战疫重塑国际战略格局

   新冠疫情加速世界百年大变局,国际格局发生深刻调整。

   (一)大疫情加深大变局

   疫情使国际战略格局的重构明显加快。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指,新冠疫情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世界将不再是原来的样子”,疫情已奏响了冷战后时代的“终曲”。〔9〕

   世界地缘格局“东升西降”势不可当,国际权力重心自西向东加速转移。东亚抗疫整体成效大幅领先欧美,中国高效抗疫举世瞩目,中、日、韩以及东南亚国家经济率先重启,社会秩序基本恢复正常;与之相反,欧美疫情反复不已,政府管控不力,社会怨气加重,软硬实力受损。

   世界经济与全球化格局深度重塑。新冠疫情打断资本、人员、货物等全球配置,迫使传统的全球化更新换代,冷战后建立在新自由主义基础上的全球化模式已走到尽头。各国普遍将“国家安全”置于更优先位置,加速调整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全球化更多转向区域化甚至本地化。

   国际安全格局凸显非传统安全挑战。新冠病毒横空出世、横扫欧美等国,彰显跨国非传统安全威胁能量惊人。美国智库欧亚集团总裁布雷默指,经此一疫,国家安全与软实力的内涵已发生改变,各国将不得不修正长期以传统军事政治安全为主的国家安全优先事项。〔10〕

   (二)多极新格局露出轮廓

   新冠疫情深度测试各国综合国力,包括其制度效率、治理能力和国际道义等软实力,世界四大主要力量“战疫”表现不尽相同,此消彼长更加明显,“多极化”由此跨入多极格局的新阶段。

   美国社会与政治分化严重,围绕疫情与大选两党恶斗,特朗普政府无视科学与专业,错过防疫最佳时机,抗疫不力致使美沦为全球疫情的“震中”。疫情导致美国经济增速大幅下滑,失业率高企,IMF预计2020年其经济总量将衰退8%、为“大萧条”以来之最;〔11〕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对外推行“美国优先”,拒不承担国际责任,一味“甩锅”,企图嫁祸于人,严重破坏国际抗疫合作,致使其国际形象显着恶化、软实力严重下滑。国际危机组织总裁罗伯特·马利称,疫情冲击了美国单边霸权,重创“美式全球体系”。〔12〕

   欧盟抗疫在早期因缺乏合力而成效不彰,加之英国“脱欧”,以致损失惨重。随着德国在下半年出任轮值主席国,欧盟抗疫有所起色。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虽有实现欧盟“战略自主”的抱负,怎奈成员国众口难调、各国内部问题积重难返,加之秋冬季来临致使多国疫情大幅反弹,欧盟国际影响力仍呈下滑之势。

   俄罗斯国力过于依赖军事,经济发展缺乏后劲,抗疫压力山大。面对严峻挑战,俄加速政策调整,出台一系列抗疫与重振经济举措,对内高调举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红场阅兵以提振士气,修宪公投获高票通过,对外坚持多边主义与国际抗疫合作,大国地位仍不容小觑。

   中国高效抗疫一枝独秀,社会稳定有序,经济复苏率先重启,有望成为2020年世界主要经济体中唯一正增长的国家,彰显治理能力超强与综合实力上升。对外积极开展“抗疫外交”,主动增信释疑,促进国际合作,坚定支持世卫组织,推动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得道多助、影响力跃升。

   长远看,新冠疫情尤其全球战疫必将重塑世界力量对比,多极新格局逐渐浮出水面,主要包括美、中、俄、欧盟四家,其中:美国综合实力仍然第一,但疫情打击与大选后的社会撕裂令其元气大伤、难再独霸;中国经受抗疫“大考”,中共中央十九届五中全会谋划《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彰显后劲十足;欧盟与俄罗斯“短板”突出,但也各有强项。由此可见,上述四大力量正在共同塑造不均衡的多极新格局,中美两家分量更重。澳大利亚“洛伊研究所”的《2020年国力评估报告》也认为,疫情使中、美实力更加接近,中美两强领跑世界的格局更加清晰。〔13〕

   (三)中美战略竞争牵动大国关系

   面对中国加速崛起,美不断强化“大国竞争”,着力打压中国,全方位升级对华战略遏制。特朗普政府抛出《对华战略方针》,详述其“全政府”对华战略,提出“以实力求和平、强化本土防护、促进美国繁荣及提升美影响力”的对华总路线。在高科技上,加紧与中国的“选择性脱钩”。美国国务卿到处抹黑中国,施压盟友禁用华为设备;美商务部将多家中企、机构、院校和个人列入贸易管控“实体清单”;美众议院成立“中国工作小组”,围绕“与中国战略竞争的关键领域”制定立法,以“确保美科技保持领先”。在政治上,公开诬蔑中国政治制度和内外政策。攻击中国制定香港“国安法”,出台所谓的《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炒作民族宗教和人权议题,一再干涉中国内政。在中国周边,美推进“印太战略”机制化、实体化,重点拉拢印度,深化美日印澳四国安全合作,加紧勾联台湾当局,企图围堵中国。

   中美竞争成为牵引当今大国关系走向的一条主线,两个大三角博弈据此展开。中美欧大三角经历深刻调整,欧盟力求在中美之间保持战略平衡,以增强战略自主性。一方面,中欧关系机遇与挑战并存,双方成功举办中欧特别峰会,抗疫、经贸与应对气候变化等成为彼此合作亮点,但在价值观与地区热点问题上分歧犹存;另一方面,美欧裂痕持续扩大,特朗普的单边主义导致双方离心离德,彼此在维护全球自由贸易、应对气候变化与解决伊核等诸多问题上矛盾加大。中美俄大三角呈现中俄不断走近、美俄渐行渐远之势。一方面,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不断走深走实,普京总统在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会议上的讲话再次宣示将进一步加强中俄互信互助;另一方面,美对俄制裁不断升级,彼此矛盾和战略竞争进一步加剧,双方在军控、伊核、叙利亚、利比亚等地区热点问题上针锋相对,美大选后的对俄关系更趋复杂。

  

   三、多边主义与国际机制备受冲击

   2020年是联合国成立和战后国际秩序确立75周年,新冠疫情肆虐与大国角力叠加,多边体系持续承压。

   (一)“美国优先”挑战多边秩序

   作为最大的发达国家,同时也是联合国的创始会员国和最大捐助国,美国理应发挥重要建设性作用。然而,面对新冠大疫情,特朗普政府置多边主义和大国协调于不顾,对国际抗疫合作态度消极,致使联合国与世卫组织等多边体系深陷困境。

美国“毁约”“退群”不断,严重侵蚀全球治理共识和基础。联合国统计显示,截至9月30日,美已拖欠联合国会费10.9亿美元,拖欠维和预算摊款13.88亿美元,是全球“第一欠费大户”。〔14〕更为恶劣的是,在全球抗击新冠疫情的关键时刻,特朗普政府为一己之私悍然退出世卫组织,严重破坏全球公共卫生治理。作为世卫组织的最大资助国,美国承担的会费与捐款占比高达22%,其“断供”之举严重影响世卫组织的运转,危及全球公共卫生安全。美国还拒不参加世卫组织为加快疫苗研发生产而提出的国际合作倡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159.html
文章来源:《中国评论》2021年2月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