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江小涓:新中国对外开放70年:赋能增长与改革

更新时间:2019-12-12 12:19:18
作者: 江小涓  

  

   摘要:本文描述新中国70年对外开放的历程和成效。首先回顾前30年的大规模引进与现代工业体系的形成,特别指出“闭关锁国”并不是当时主流的理念和实践。接下来分析近40年的全方位开放与全面发展,包括开放的成效和开放对发展的重要意义。第三部分重点分析为什么要采取渐进式开放模式,关键因素是不同阶段的要素禀赋、改革进程与开放政策对开放格局的影响。第四部分讨论开放过程中曾经出现的质疑与争论,包括加工费为主的出口收益是否合理、我国在参与全球分工体系的收益如何、是否有“强迫技术转移”政策、外资企业是否挤垮内资企业等。第五部分讨论开放对改革的促进作用,包括开放创造体制需求、体制供给和推动法律建设等。最后部分展望未来开放的可能趋势,从国内外形势的变化出发,我国的开放特征将转向水平分工、中性开放和制度性开放。

  

   关键词:对外开放  新中国70年  开放战略  中性开放  制度性开放

  

   新中国成立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中国创造了发展奇迹,对外开放是这个过程的核心特征之一。建国后前30年,通过大规模引进先进技术设备建起了现代产业体系;后40年,通过开放利用全球市场和资源,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扩大就业和推动增长,开放还推动了国内改革进程。

  

   本文描述70年的开放历程和成效,回顾开放中的一些关键问题,并对今后开放战略的变化趋势进行展望。

  

一、前30年开放:大规模引进与现代化建设的起步


   新中国成立后的前30年,我国建立起了新中国的现代产业体系。这个成就很大程度上是在引进先进技术设备的基础上取得的,开放发挥了关键作用。

  

   (一)新中国成立后前10年:引进项目为核心的现代产业体系建设

  

   第一个五年计划(1953~1957年)期间及其后几年,新建的重要工业部门是以引进项目为核心展开的,从前苏联和东欧国家引进的“156项工程”,是我国“一五”时期建设的核心项目。包括钢铁联合企业、有色冶金联合企业、大型煤矿、大型炼油厂、重型机器制造厂、汽车制造厂、大型水力火力发电站、电气技术和无线电技术企业等,其中有鞍钢的大型轧钢厂和无缝钢管厂、第一汽车制造厂、阜新矿务局的海州露天煤矿、吉林的三大化工厂、哈尔滨电机厂、哈尔滨重型机器制造厂等。

  

   当时几乎所有拟重点发展的新工业部门和重要新产品,都有若干成套引进项目作为支撑。在引进基础上,我们形成了重型汽车、高效率机床、自动化高炉、平炉、联合采煤机、发电设备等几十类重要设备生产能力;建立了航空工业,能够批量生产喷气式飞机;钢铁工业中有了制造合金钢、无缝钢管、大型钢材等行业;有色金属工业中有了铝及其他有色金属的冶炼和加工工业;化学工业建立了生产高级染料、工业和航空油漆产品的部门;新建了无线电和有线电工业,已经能够制造包括收发报机、自动电话交换机在内的电讯设备。到1956年底,我国机械工业制造了几千种新产品,大多数是仿照前苏联东欧国家提供的图样制成的,例如,在1957年发展的400多种新产品中,有300多种是仿制品。从表1可以看出,工业设备和原材料的进口对生产发展起到了关键性作用。“一五”时期,在进口总额中生产资料占有高达92.4%的比重,占我国重工业产值的比重为21%,机器设备占进口比重为55.9%,没有这种规模的开放和引进,我国现代工业体系建设在短时期内取得如此巨大的进步是不可能的。

  

   (二)20世纪60~70年代的开放引进与经济建设

  

   20世纪60年代初期,前苏联终止了同我国的大多数合作项目,中国开始转向从其他国家引进设备和发展贸易。1962年9月,我国从日本引进了第1套维尼龙设备;1963~1966年,我国从日本、英国、法国、意大利、联邦德国等国引进多项设备和技术,与20世纪50年代相比,这个时期的引进以中小型成套项目居多,引进促进了我国石油化工和其他化学工业生产能力的发展和提升,冶金工业的生产技术也有明显提高,半导体、原子能也得到较快发展。

  

   20世纪70年代初期,随着中美恢复交往、中日建交和中国在联合国恢复合法席位,外部环境明显好转,我国随即再次部署大规模从西方工业化国家引进技术设备。当时提出,要从国外进口43亿美元的成套设备和单机,即“四三”方案。之后,又陆续追加了若干项目,总额达到51.4亿美元;到1977年,实际对外签约成交达39.6亿美元。引进的项目包括:13套以天然气或轻油为原料的年产30万吨合成氨和48万吨尿素的大型化肥成套设备装置、4套大型化纤设备、3套大型石油化工设备、1套烷基苯工厂、3个大电站、43套综合采煤机组、武钢一米七轧机,以及透平压缩机、燃汽轮机制造设备和贝斯发动机项目。这批引进项目几乎全部是我国经济建设和生产中急需并有原料基础的薄弱环节,绝大多数为基础工业项目,生产技术也大都是当时世界较为先进的水平。这一时期引进规模在我国同期经济建设中占有很大比重,1975年和1976年,进口项目的投资分别占当年国家预算投资的14%和21%,使我国这一时期经济建设中的大型项目再一次以引进项目为中心铺开。

  

   (三)“闭关锁国”不是主流指导思想

  

   关于这30年发展与开放的关系,是一个被普遍误读误解的问题,认为这个阶段的指导思想是“闭关锁国”,建设实践是“独立发展”,这不符合现实。20世纪50年代和70年代的两次引进,在全球发展史上都堪称大规模和高比例。新中国成立初期,我们“一边倒”地与前苏联和东欧国家发展经贸关系,引进设备和技术,这是一种被迫选择。早在1949年,美国及其盟国就成立了一个旨在限制对社会主义国家出口的国际性集团,即巴黎统筹委员会(COCOM),开列了一个包括数千种商品和750种设备在内的禁运单,不准他们出口到社会主义国家。中苏关系出现问题后,我国努力从一些相对友好的发达国家引进设备技术,但规模和地位都与此前无法相比。这就导致此前那种以大规模引进项目为基础的经济建设模式难以为继,新的引进渠道只能是补充作用。因此,在这一时期国内开始强调自力更生,本旨不是为了排斥或轻视对外经济贸易,而是对不利国际环境做出的反映,其立意是理性的,意义也是积极的。20世纪60年代后几年中,我国处于“文化大革命”时期,指导思想上确实出现了排斥从国外引进的倾向,发展外贸被指责为“洋奴哲学”、引进设备被称为“爬行主义”等。但从30年全过程看,这种思想并非主流,也未形成全面影响。与西方国家关系改善后,20世纪70年代的两轮大规模建设,由于引进项目的核心作用,甚至被称为“洋跃进”。总体看,这30年中,技术设备引进受到高度重视,而且实效显著。

  

   (四)30年的“边学边干”与工业体系成长

  

   前30年的开放基本上是“进口替代”型的。即使不考虑当时的国际环境,赞同进口替代型发展的理论也一直存在。由于现代工业的发展对一个国家持续增长、技术水平提升和人民生活质量的影响至关重要,因此,长期购买其他国家的工业制成品,虽然可以获得当期的比较利益,却可能丧失本国发展现代工业体系的机会。因此,为了全面地迈向现代社会,应该放弃追求比较利益,大力发展本国的现代工业。自19世纪德国经济学家李斯特提出这个观点后,被很多国家所奉行。

  

   例如,甲乙两国各自具有布匹和汽车生产的相对优势,尽管甲国制造汽车的相对成本高于进口汽车,但是,汽车工业发展带来的利益是多方面的:更长的产业链条、更大的市场前景,能带动工业技术的全面提高。“放弃追求比较利益”的含义是,随着新建工业的成长,本国产品的相对高成本可能会明显下降,不再高于进口产品,从而不会长期地损失比较利益。这一过程被生动地形容为“边学边干”(learning by doing)。图1和图2表示的是一个国家如何通过牺牲暂时的比较利益而得到工业增长的动态利益。

  

   图1表示刚刚开始引进设备发展现代汽车产业的情况,由于不具备国际竞争力,必须实行进口管制。假定为1960年,按照世界贸易条件,当不征收关税时,该国的产出应该在A点,通过国际贸易,消费在C点。征收关税使国内相对价格偏离世界相对价格,有利于国内生产汽车,生产就会移至B点,生产的布匹减少而生产的汽车增多。如果这个国家的贸易量较小,对有关商品的世界价格无影响,贸易条件就不会发生变化。该国的贸易量减少后,消费就将位于与贸易条件线平行的BD线上的某一点,例如E点。结果是两种商品的消费量都低于自由贸易时的水平,消费者的福利下降,通过贸易得到的利益减少。

  

   好在这种代价是暂时的。随着产业的迅速增长,生产可能性边界会朝着更多生产汽车的方向扩张,如图2所示。由于产量增加,即使仍维持保护关税,它们在国内的相对价格也可能下降,使1980年国内价格线的斜率大于1960年的国内价格线。1980年,生产达到新的国内价格线和新的生产可能性边界相切的F点,消费达到与以前的世界贸易条件平行的FG线上的H点上。最终,工业增长为消费者带来了更大的利益,因为H点的经济状况要比贸易以前的C点好。随着国内汽车竞争力增强,关税可能被取消,国内价格又与世界贸易条件趋于一致,生产将移至I点,贸易量会增加,消费就可以达到更高的无差异曲线的某一点上。

  

   回顾前30年的开放理念、开放的广度和深度,都与后40年不能相比。然而,彼时由于两个阵营存在,与西方国家的经贸往来难度很大,而且存在重大冲突的可能甚至有战争危机感,因此,选择通过大规模引进发展现代产业,建设国内完整的工业体系,有其必然性。当然,在这个前提下,也有很多可以研究的问题,比如产业结构和区域能否更优,促使经济更加平衡、高效和可持续发展。

  

二、近40年的全方位开放与全面发展

  

   1976年,历时10年的“文化大革命”结束,如何加快经济发展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如何推进现代化建设的问题举国关注。当时,一些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邻近的亚洲新兴工业化国家/地区的发展成就显著。这些国家或地区加快发展的一个重要经验,就是吸收外资和引进技术,承接国际产业转移,发展对外贸易,促进增长和就业。“放眼世界”带给我国全新的开放理念、开放目标与开放内容(王建,1988)。

  

近40年的开放,其广度、深度及影响已远非前30年所能相比。通过开放,广泛地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扩大就业,推动增长、技术进步和产业升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406.html
文章来源:管理世界杂志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