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文木:改进我们的学风

更新时间:2002-04-24 17:43:00
作者: 张文木  

  

  从事研究多年,近觉至少在国际政治研究领域八股风渐浓:一篇文章,先摆现象,接着再从“大战略的高度”指出有“三种可能性”,结论是 “机遇与挑战并存”。套路套话连篇,让人读后不知所云。比如,“多极化浪潮不可阻挡,但目前一超多强的局面暂时难以改变”;这个问题肯定是要解决的,解决方式“有待于进一步观察”,但 “其结果大体不外三种可能性”等,这都是八股文。“有待于进一步观察”,“难以把握”,“尚不明朗”,但问题是等到问题明朗了文章就不需要写了。研究的意义就是在问题尚“不明朗”的时候把它写明朗,让那些正在“进一步观察”的同行有一个明白的概念。什么事的后果都有三种可能性:好,半好不好,坏,预测出有这三种“可能性”,等于什么也没说。坐出租汽车,你会发现司机比学者聪明,他一句话就把问题说明白了。我们一些同行往往说不明白,既要这样,但也不能忽视那样;机遇与挑战并存,困难与希望同在;有三种可能性,但若处理不好,也不排除出现意外结果的可能。这些故作高深的“八股”句式,让百姓看不明白,我也读不明白。

  

  现在我们研究国际政治,一定要事实求是,不能空谈理论;解决问题,更要有建设性态度,激进和含混都是不负责的表现。不解决问题的话说起来容易,但也绝少需要为之负责。试想如果家里出了急事,家里人问你“这个问题怎么办?”时,你总不能说 “这个问题就不该产生”,或这个问题有“三种可能性”,但其解决方式“有待于进一步观察”。国家同理。现在国家出了困难,但有的学人回避具体问题,只谈“大战略的高度”,这样很容易走向空洞。历史上看,八股风,会亡国。大宋王朝灭亡就是 “理学” 空谈太多。宋末,学人们开始讨论“器”和“理”的关系,实际上讲的就是学风问题。前者讲的是“实事”,后者讲的是“求是”。大宋亡于北方落后民族马蹄之下的切肤之痛使那一代学人认识到“实事求是”学风对于强国的意义。上世纪20年代,脱离中国实际的学风在共产党内盛行,最终导致大革命失败。共产党从“四·一二”血泊中认识到脱离实际学风的危害。毛泽东上井冈山不久写了《反对本本主义》,强调“调查就是解决问题”,“中国革命斗争的胜利要靠中国同志了解中国情况”;30年代共产党内脱离中国实际的空论使党再遭重挫,红军被迫长征。到延安后毛泽东提出“改造我们的学习”和“反对党八股”。这都是强调用事实求是的态度研究中国问题。后来毛泽东同王明的争论,都是问题之争不是主义之争。可见,学风问题也是政治问题,是关系到国家生死存亡的问题。

  

  学术是国家公民责任心的最后防堤,不老实的学术若成为主流则是国家衰败的开始。今天的中国正处在命运攸关的时期,历史责任感要求我们弘扬老实的学风,求实的学风和实事求是的学风,不要回避并要认真和建设性地研究中国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只有这样,我们的学界才能少些“学术垃圾”,我们的学术才能少些“泡沫”,我们的学问才能向前发展。

  

  作者单位: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