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安梧:倾听经典的声音

更新时间:2019-07-18 14:51:11
作者: 林安梧 (进入专栏)  


  

      近二十余年讲习儒、道、佛经典,有一大感触。每回讲来,总觉不是我在「讲」,而是我在「听」。我在「倾听」经典,因爲倾听经典,而使得这倾听开啓了讲,此之谓「开讲」。开讲不是我在开讲,而是经典在开讲,我反而是在倾听。

  倾听《论语》、《孟子》,一念警恻,体贴得儒家的「自觉」。在此「自觉」中,人进到世界中,担起来,说「我,就在这里」。

  倾听《老子》、《庄子》,致虚守静,体贴得道家的「自然」,在此「自然」中,人在天地间,看开了,说「我,归返天地」。

  倾听《金刚经》、《六祖坛经》,万尘俱落,体贴得佛教的「自在」,在此「自在」中,人在宙宇间,放下了,说「我,当下空无」。

  有倾听、有交谈,有融会、有沟通,新的话语就在耳际重新响起--

  佛陀说「我,当下空无」。正因这「无我」的「自在」,让「我,归返天地」,就这归返天地,我醒觉到「我,就在这里」。

  老子说「我,归返天地」。由于这「无爲」的「自然」,「我,就在这里」承担挑起,就这承担挑起,我猛然觉悟还得放下,回到「我,当下空无」。

  孔子说「我,就在这里」。只因这「承担」的「自觉」更须「生而不有、爲而不恃、长而不宰」(使其生长,却不占有,任其作爲,却不依恃,由其生长,却不宰制),如此,「我,归返天地」,既归返了天地,进而「我,当下空无」。

  孔子说「我挑起」爲的是苍生,回到天地,「看开」一切,终而能「放下」。

  老子说「我看开」所以能放下,面对苍生,「放下」执着,这才能「挑起」。

  佛陀说「我放下」更而能挑起,如如无碍,「挑起」志业,把世界「看开」。

  「放下」、「挑起」、「看开」、「放下」、「挑起」、「看开」,环环相续、永不停歇!

  是儒-道-佛,也是佛-儒-道,也是道-佛-儒,是「日」、是「月」、是「星辰」,是「山」、是「河」、是「大地」,是「心」、是「佛」、是「衆生」,有等分、有差别,却又还归于虚空同体。\r

  佛家由「无缘大慈,同体大悲」说起,这是由「般若智」破解一切执着,因之而能同体大悲的发起愿力,去渡济天下苍生。

  儒家由「人伦孝悌,仁智双彰」起论,这是由「孝悌行」长养一切道德,因之而能亲亲仁民、仁民爱物,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

  道家由「无为顺成,道法自然」归源,这是由「本真性」任化天地万物,因其能「致虚极、守静笃」,因而「万物并作」、「归根复命」。

  在华人文化传统里,儒道佛早已通而爲一,作爲华人文化心灵的共同土壤。这本《老子道德经新译及心灵药方》就是在「倾听」中「开显」爲「言说」的,但愿它能给我们的读者带来更多的「倾听」与「开显」。

  又本书还邀请了青年摄影艺术家林垦,为其配图,在这些城市组图中,有着对城市的深层倾听,而来自生命内在深层的呼唤!

  ──甲午之夏 六月,台湾花莲太平洋之滨 元亨居──


本文责编:wuyuku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22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