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文木:毛泽东诗词中的战略思想

更新时间:2017-09-11 10:11:58
作者: 张文木  

  

  


   1958年3月,毛泽东在成都主持召开的中央会议期间,他特地参观了杜甫草堂,评价杜甫的诗是“政治诗”。其实,毛泽东的诗词也可从“政治诗”的视角解读,而不能简单地从修辞、文学艺术等角度解读。毛主席还说:“诗言志”,阅读毛主席的著作,发现毛主席的诗词中有许多是讲战略的。如果没有政治和战略高度,我们就不能很好地理解毛泽东诗词。笔者试从十个方面谈谈学习体会。

   一、“风展红旗如画”:历史唯物主义的人生观和审美观

   我们还是从一般到特殊,先从毛泽东诗词的哲学观及建立其上的审美观讲起。

   贯穿毛泽东诗词的审美特点是其最鲜明唯物主义哲学本质的革命斗争精神。为什么说“唯物主义”,那是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观念。人民是毛泽东心中的“上帝”。“什么是上帝?人民就是上帝。”【1】“上帝就是人民,人民就是上帝。”【2】斗争——确切地说是阶级斗争,是革命,而不是一些人误解的“好斗”——是毛泽东诗词的主题。他在1964年写的《贺新郎·读史》一词中表达了这样的“唯物主义大道理”:

   【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磨过,小儿时节。铜铁炉中翻火焰,为问何时猜得,不过几千寒热。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流遍了,郊原血。

   一篇读罢头飞雪,但记得斑斑点点,几行陈迹。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有多少风流人物?盗跖庄屩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歌未竟,东方白。】

   1959年7月29日,毛泽东在一篇内参上批示:“合乎历史要求的东西,一定垮不了,人为地解散也是办不到的。这是历史唯物主义的大道理。”【3】毛主席诗词的审美都是基于这个“唯物主义大道理”【4】。只要讲唯物主义,就要讲斗争,尤其是阶级斗争。前阕“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流遍了,郊原血”,将人间问题说透了;讲斗争就要讲辩证法,讲辩证法就要重视新生事物。下阕“盗跖庄屩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歌未竟,东方白”,将这个“骗了无涯过客”的问题也澄清了。

   “辩证法不崇拜任何东西,按其本质来说,它是批判的和革命的。”【5】1916年12月9日,毛泽东曾在日记中自勉:“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6】斗争是贯穿毛泽东一生的解决矛盾的红线,与此相应,贯穿毛主席诗词的是红色基调,红色是战斗的色彩,是生命力的象征;而运用红旗的动感张扬了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需要说明的是,革命越是处于低潮,尤其是在1927年至1935年期间,毛泽东诗词中的以舞动的“红旗”“长缨”“霜天”“旌旗”事物等表现出来的红色基调就越突出:

   【宁化、清流、归化,路隘林深苔滑。今日向何方,直指武夷山下。山下山下,风展红旗如画。(《如梦令·元旦》)

   漫天皆白,雪里行军情更迫。头上高山,风卷红旗过大关。此行何去?赣江风雪迷漫处。命令昨颁,十万工农下吉安。(《减字木兰花·广昌路上》)

   六月天兵征腐恶,万丈长缨要把鲲鹏缚。赣水那边红一角,偏师借重黄公略。百万工农齐踊跃,席卷江西直捣湘和鄂。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我从天落。(《蝶恋花·从汀州向长沙》)

   万木霜天红烂漫,天兵怒气冲霄汉。雾满龙冈千嶂暗,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二十万军重入赣,风烟滚滚来天半。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

   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清平乐·六盘山》)】

   “风卷红旗”“红旗漫卷”“红烂漫”“红旗乱”,毛泽东诗中的红色,不仅仅是一种色彩,它是斗争的象征。比如1961年2月写的《七绝·为女民兵题照》中“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句,就表达了这样的意思。

   毛主席的诗词朴素,这与其中的人民性是一致的。在诗歌形式上,他喜欢民歌。他说诗歌“将来趋势,很可能从民歌中吸引养料和形式,发展成为一套吸引广大读者的新体诗歌”【7】。这与韩愈诗“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8】的意境相近。韩愈对“烟柳满皇都”那种“高大上”是厌恶的,他偏爱“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那种初生的和有生命力的事物。韩愈是唐中期的人,这时唐人的精神还是向上的,若读唐初的诗,更让人有春意扑面的快意,这与唐王朝处于上升期的氛围相一致。与宋诗不同【9】,唐诗少有对今人所谓“高大上”“净白美”式的慵懒浮夸。毛泽东诗词也有同类气质,毛泽东诗词里多梅花、黄花、松柏,鲜有牡丹。毛泽东青年时就不喜欢牡丹。1915年8月他在日记中写道:“牡丹先盛而后衰,匏瓜先衰而盛,一者无终,一者有卒,有卒是取,其匏瓜乎?”说做人“日学牡丹之所为,将无实之可望”。【10】

   毛泽东思想是从中国土地里长出来的,与唯物主义相一致的革命战斗精神被赋予美学含义:战争和战场被纳入审美视野,这是毛泽东诗词尤为独特的方面,比如1929年10月写的《采桑子·重阳》: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

   又如1933年夏写的《菩萨蛮·大柏地》,诗中大自然与战争留下的残迹在诗人眼中反成了一幅绚丽的画卷:

   【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雨后复斜阳,关山阵阵苍。当年鏖战急,弹洞前村壁。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

   这里“分外香”的黄花和“更好看”的风景,都是战斗的结果,这让人想到三十一年后诗人写的那句“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流遍了,郊原血”,诗人视阶级斗争为当然和历史发展的基本动力,他说:“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1964年毛泽东对这句注释说:“这是借用李贺的句子。与人间比,天是不老的。其实天也有发生、发展、衰亡。天是自然界,包括有机界,如细菌、动物。自然界、人类社会,一样有发生和灭亡的过程。 社会上的阶级,有兴起,有灭亡。”他说:“风雷动,旌旗奋,是人寰。”【11】“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12】这一下就把社会的本质说出来了。它本质上是斗争,所以这些贯穿着诗人思想始终,这使毛泽东的诗词及其美学思想有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张力。

   晚年毛泽东对自己所开辟共产主义的事业,更是不忘初心。1976年,是毛泽东度过的最后一年。元旦当天,全国各大报刊都在头版刊载《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词是十年前填写的,词中仍是旌旗舞动,表达了诗人“久有凌云志,重上井冈山”的心境。

   【久有凌云志,重上井冈山。千里来寻故地,旧貌变新颜。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高路入云端。过了黄洋界,险处不须看。风雷动,旌旗奋,是人寰。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谈笑凯歌还。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 1965年5月)】

   有了唯物主义,就有了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观念,有了这个观念,就有了为他们奋斗的理想。这是理解毛泽东诗词的大境界。

   二、“茫茫九派流中国”:中国革命斗争的胜利要靠中国同志了解中国情况

   毛泽东诗词与毛泽东思想一样,是从中国土地里生长出来的。阅读毛泽东诗词,就不能不阅读中国背景及其中的中国共产党的奋斗史。

   毛泽东思想是从党内外斗争中诞生的,不仅是与国民党的主义之争,而且还有党内路线之争。陈独秀、王明的认识与毛泽东思想之间的差别是,前者是从外国即莫斯科的思想来到中国的,而毛泽东的思想是从中国土地里长出来的,也就是说前者是为苏联服务的,他们以苏联为当时的“普世价值”并以苏联为中心。在他们看来,为了苏联,牺牲中国也在所不惜。毛泽东认为,中国革命是世界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世界革命做出贡献的前提是搞好中国革命。

   中国共产党诞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刚结束不久。世界大战中死了很多人,国际上有很强的厌战情绪,因而这个时候是和平高调而不是枪杆子最招人。当时五四运动的诞生地北京大学更是空论滔滔。北京大学这个学校的优点是思想比较自由,各种思想都能进去,缺点就是脱离实际。共产党初期犯重大错误的两个人都是北大的,一个陈独秀,一个张国焘,都还是共产党的发起人。他们身上的光环比较光鲜照人。人一有光环就远离了真理。因为他只想自己天然正确,不想自己可能有错误。陈独秀是第一届党的领导人,那时到处跑,认为政治就是妥协,就是谈判,就是法制。“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流遍了,郊原血”,当时哪有法律啊,力量大的一方就是法律。陈独秀们不知道,法分自然法和成文法,自然法就是多数人原则,多数人即人民原则,当然就是力量权衡原则。成文法是自然法运用之后才有的。这是法律的本质。自然法就是“人间正道”,是它决定着世界的变化。

   资产阶级在上升的时候是懂得这个道理的。比如、卢梭就说:“根据自然和理性的法则,大多数具有全体的权力,因而大多数的行为被认为是全体的行为,也当然有决定权了。”【13】他还说:

   【国家的生存绝对不是依靠法律,而是依靠立法权。【14】立法权力是属于人民的,而且只能是属于人民的。【15】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人民永远是可以作主改变自己的法律的,哪怕是最好的法律。【16】】

   但是,当资产阶级夺取了政权,上升为统治阶级后,他们在自然法上就开始含混其词了。他们将自然法抽象肯定,具体否定,空说什么自然是“正义”“平等”“自由”等。这是因为他们不需要人民的力量了。

   当时陈独秀书生气,看不透这些,认为政治就是谈判,像一只蝴蝶到处飞,想通过谈判解决国共两党的矛盾。毛泽东看到他这么幼稚,很生气,告诉陈独秀们:“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作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为什么毛泽东说那么多“那样”,要知道一个农村出来的青年,是饿过肚子、见过死人的;一个北大的教授没饿过肚子,没见过死人。两种人想的是不一样的。见过死人的人,见过饿肚子的人,就知道《国际歌》中“饥寒交迫的人们”的含义,这样的人想问题靠谱。毛泽东接着说“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17】。为什么毛主席这样说,因为二十四史都在他心中,历史中表现的就是枪杆子和枪杆子的关系,就是“武装的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18】的关系。毛泽东赞同斯大林的判断,认为武装斗争“这是中国革命的特点之一,也是中国革命的优点之一”【19】。陈独秀这些新秀们不懂或不承认这点,陈独秀文凭太高了,文凭高了就容易远离真理,尤其远离中国真理。

   生死之地有真理。真理坐标系并不复杂,就生死两线:横坐标是生,纵坐标是死。“生死存亡”,就四个字。你只要把任何事情带到这里头,真理就显示了,就不会胡说八道。只有把学问和国家的生死存亡联系起来,你这个学问就靠谱。毛泽东思想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的。陈独秀为什么不行,他的思想不合中国实际,毛泽东说的话,他资格老、文凭高,不听。没办法,最后只能靠蒋委员长的机关枪来告诉他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1927年4月12日,国民党军队缴了上海工人纠察队的枪,(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903.html
文章来源:《学术前沿》2017年第8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