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光沪:癌症与重生——罗马帝国、西方文明与基督宗教

更新时间:2016-06-12 18:01:34
作者: 何光沪  

  

   摘要:本文从关于西方文明的四个基本问题入手,对其乃“两希文明后代”之说提出质疑,论证其与希腊罗马古典文明的关系可用“癌症与重生”来比喻。文章先描述并分析古典文明集大成者罗马帝国的辉煌、病症和腐烂,再叙述并论证西方文明的重生、原因和结果,最后对比了古典文明与基督宗教在五个方面的对立,从而说明了古典文明与西方文明的不同及其原因。

   关键词:现代化、西方文明,基督教,罗马帝国,宗教

  

   何光沪,中国人民大学宗教学系教授。

引言

  

   1、今日世界的一个基本事实,是西方文明已经改造并正在继续改造全世界所有地方的所有人群的生活方式。换言之,尽管在人类生活的不同领域,程度各不相同(在物质文明方面程度最大,制度文明方面程度次之,精神文明方面程度最小),全球文明的引领者,的确是西方文明。西方文明何以能够如此?

  

   2、西方文明同所谓现代文明,乃是一个连续统一体,其间确有重大的发展,并无根本的断裂。造成现代文明的文艺复兴、宗教改革、科学革命和启蒙运动,其根源全都蕴含于中古时代的西方文明之中。而所谓“后现代”思潮对现代文明的反思和批判,同样可以在前现代的西方文明中得到支持,并促成现代文明的自我矫正。西方文明的这种生命力从何而来?

  

   3、长期以来,中国的史学界和一般学术界提到“西方文明”,多半从地域着眼,把古代希腊罗马文明即所谓“古典文明(Classical Civilization)视为西方文明的“上古阶段”[1]或早期阶段,这实际上忽略了古典文明同西方文明之间的根本不同。这也无法解释:西方文明何以在彻底衰亡(以西罗马帝国灭亡为标志)之后,又能够生机勃发、领先世界?

  

   4、近20年来,中国学者越来越多地接受了西方文明是“两希文明”(希腊文明、希伯来文明)的“后代”之说,这表明他们已经开始认识到基督宗教对西方文明的塑造作用。“后代”之说,确实可以解释西方文明同古典文明有关的某些特征。但是,“后代”之说却无法解释:相互格格不入而且“道不相同”的“雅典与耶路撒冷”,相互敌视对抗而且强弱悬殊的罗马帝国与犹太属国,如何能够互结连理、生儿育女?

  

   5、“任何比喻都是蹩脚的。”但是,还有一个比喻,尽管不免于此,却不但可以帮助我们解释上述问题,说明西方文明为什么能够从汤因比(A. Toynbee)所说的世界历史上二十几种文明中脱颖而出、引领全球[2],而且可以帮助我们解释西方文明与古典文明的关系,说明现代文明不时显现衰颓和混乱之因,以供其面对生存挑战的时候参考,更值得非西方文明引以为鉴。

  

   这个比喻,就是本文所要论证的“癌症与重生”。

  

一、癌症

  

   古典文明是一种患有癌症的文明,所以它在后期的状况,可以称为“辉煌掩盖下的腐烂”。

  

   1、辉煌

  

   在西方文明诞生之前,古代希腊罗马文明除了自身在欧洲南部的发展,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吸收了古代许多重要文明(如埃及、巴比伦、小亚细亚、克里特、腓尼基和迦太基等地文明)的成果,成为与古代中国和印度文明并列的世界三大文明之一。这个历史悠久、地域广大、丰富多彩、高度发达的文明,最后的集大成者,就是罗马帝国。

  

   罗马帝国不但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历时最长久的帝国[3],也是公元5世纪之前古代世界上地域最为广大(边界长达一万多英里,版图比印度孔雀帝国和中国汉帝国之和还大)、人口最为众多(达1亿2千万人,比汉朝的两倍还多[4])、包含的民族成分最为复杂(至少一百多个国族)、文化种类最为繁多(从希腊到埃及、从西班牙到西亚、从日耳曼到北非、从凯尔特到黑海周边)的文化巨无霸。它作为古代人类很大一部分文明的结晶、代表和顶峰,当之无愧。

  

   罗马帝国不但拥有令当时欧洲、西亚和北非各国闻风丧胆、居绝对优势的军事力量,使各国王公富豪馋涎欲滴而不敢梦想的巨大财富,而且拥有庞大有效的复杂行政系统、高度发达的完备法律制度。它在文学、法学、史学、哲学、医学、药学、农业科学、地理科学以至军事技术方面的巨大成就,举世皆知。且不说维吉尔和贺拉斯的诗歌,也不说奥维德的“爱经”和神话;且不说西塞罗的政论雄辩和哲理散文,也不说卢克莱修的《物性论》和恺撒的《高卢战记》;且不说李维140卷的《罗马史》、塔西陀的《编年史》和普鲁塔克的《名人传》,也不说斯多亚派、伊壁鸠鲁派、帝师塞涅卡和皇帝奥勒留的哲学,还有加图的《农业志》、瓦罗的《论农业》,以及老普林尼那囊括了天文、地理、植物、动物、矿物、冶金等等自然科学的知识成就……我们只需一瞥那诸多繁华都市簇拥之中的罗马城,就会对古典文明的辉煌留下难忘的印象——那城中林立着无数用大理石和云岗石建造的神殿、柱廊、拱门、雕像、喷泉、剧场、水道、澡堂、纪功柱、竞技场、凯旋门、大会堂……大多饰有精美浮雕、奢侈豪华,全部都是宏伟高大、富丽堂皇。那座两千年后依然耸立、吸引眼球的圆形竞技场,外部三层环以列柱,内部可容5万人;一座现已不复得见、难以想象的马戏场,长度竟有1800英尺,内装可坐18万人的木椅!

  

   以罗马帝国为总结的这一伟大文明,其成就之辉煌,致使西方史学界一直沿用Classical(古典、经典)一词来形容它,它也确实是当之无愧、名至实归!

  

   2、病症

  

   但是,古典文明(或当代中国教科书通常说的奴隶社会文化)的集大成者,作为一个文化巨无霸的罗马帝国,在其生命的较早阶段,就已显示出一些严重的病症,用我们的比喻说,就已由于致癌基因而出现了一些早期癌症症状。质言之,还在共和国时期,广义的即采用共和制的罗马帝国,已经显现出许多结构性的问题,导致了许多根本性的冲突。

  

   A、贫富悬殊

  

   一方面,以元老院为代表的贵族阶层占据了大量的土地、田庄甚至公地,经商致富的所谓骑士阶层依靠包揽收税、放高利贷、承包公共工程,也聚敛了大量财富,他们都生活阔绰,穷奢极欲;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农民失去土地,流入城市,成为雇工,除了许多人承担繁重的建筑工作之外,还有许多人沦为所谓无业游民,加入城市贫民和无产者的大军,依靠偷窃、告密、作伪证、出卖选票、领取国家补贴,维持最低水平的生活。

  

   B、国富民穷

  

   在广大人民群众(奴隶、隶农、失地农民和城市贫民等等)陷于赤贫状态的同时,罗马的对外贸易年年入超,国家财富急速增长,达到了空前规模。仅在马格尼西亚一役,罗马军队就获得象牙1,230支,金花环234个,白银137,000磅,希腊银币224,000枚,马其顿金币140,000枚,还有大量金银器皿。征服西班牙之后,其富饶的银矿,更让国家发行银币有了可靠的保障。罗马财力空前雄厚,睥睨半个世界。

  

   C、改革受阻

  

   享有既得利益的贵族派极力维护寡头“共和国”,以贫苦公民为基础的民主派努力扩大公民权利。后者构成罗马的改革派,但是改革却常常受阻。最典型的例证是十年之内连任保民官的格拉古兄弟:哥哥提比略·格拉古推行土地制度改革,给予农民土地,限制高官特权,结果被贵族派刺杀;弟弟盖约·格拉古继承兄长遗志,立法深化改革,扩大公民权利,又被公然杀害。二人的改革成果被废除后,下层民众权利被剥夺的状态得到了巩固。

  

   D、依靠暴力

  

   罗马依靠其铁拳一般的军队压服周边民族自不待言,对内也越来越依靠暴力维持统治。著名的马略军事改革,彻底改变了罗马军队的性质:本来,罗马军队由拥有土地和政治权利的公民志愿组成,士兵平时在家种地,战时武装起来,保护自己的权利,保卫自己的家园;后来则军民分离,变成了由统帅豢养、为统帅夺权和保权卖命的工具。

  

   E、民变频仍

  

   压迫必然激起反抗,政府越是依靠暴力,社会冲突就越是激烈、越是频繁。奴隶、隶农、贫民、失地农民,城市自由民、骑士、贵族内部各派等等,诸多矛盾错综复杂,一触即发。所以,还在所谓共和时期,就有两次西西里起义、拉丁姆起义、阿普里亚起义、斯巴达克起义,以及意大利本土的“同盟战争”等等,连续不断,国无宁日。

  

   如果说A—D这几点表明,一些基本的结构和观念乃是病根,那么E点则表明,这些病根造成了病变。换言之,这些基本的结构和观念引发了连续的社会事变(不仅仅是上层变动等政治事变),即社会冲突。

  

   3、腐烂

  

   个体癌症的病理,是变异的细胞成团疯长,与健康的细胞争夺营养,若不受抑制,就会导致器官腐烂,使人死亡。文明的细胞是个人,如果人性变异的个人越来越多,形成集团,争占社会财富和各种资源,又不受限制,也会导致社会机制失效,社会冲突加剧,促使文明灭亡。

  

   罗马帝国和古典文明的情况正是如此:人性变异逐渐加剧,社会道德普遍滑坡,由于人性变异和道德滑坡是由社会制度造成并加强,因而不受限制、日益蔓延,最后导致文明规则逐步失效,罗马帝国崩溃灭亡。

  

从前述基本的结构和观念,已经可以看出广义的制度(包括成文的和不成文的制度惯例,以及或隐或显的习惯规则)对人性变异和道德滑坡的作用:“贫富悬殊”必然导致嫉妒、奢靡、仇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0145.html
文章来源:《汕头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2年28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