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汤一介 登录

在“自由”与“不自由”之间

读《读书》1993年12月《说〈读书〉》一组讨论《最是文人有自由》和《最是文人不自由》的文章,不觉手痒,也想写上几句。...

“国学”能否成为一级学科?

“国学”是不是从日本进口的值得认真讨论 “国学”作为一个概念或名词,是不是从日本进口的,是个值得认真讨论的问题。“国...

再谈我们为什么要编 《儒藏》

我曾经写过一两篇文章说明我们编 《儒藏》的理由,主要是从下面四个方面来考虑的:  (1)在我国历史上儒、释...

中国现代哲学的三个“接着讲”

内容提要:当前的我国文化,似乎很像我国隋唐时期的文化,正在经历着由两种文化矛盾冲突的阶段,转向本土文化开始消化外来文化...

“孝”作为家庭伦理的意义

社会是由众多家庭组成的,家庭和谐关乎社会的和谐。如何在家庭中建立一种和谐的关系,这就需要有家庭伦理。在中国,自古以来就...

读书本该会意

“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陶渊明:《五柳先生传》)。这是我的读书观。一个学者一生要读各种各样的书,不...

我最喜爱的的书

我读的书不算少,喜爱的书也很多,要选出十本最喜爱的书却不容易。现在我试试先选出五本“我最喜爱的书”,并且说说我之所以喜...

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

2014年秋,北京,中国文化书院的而立之年,87岁的创院院长汤一介先生的人生脚步却嘎然而止,但先生展望的目光透向远方。...

自由的思想最重要

  偷了金子到延安 我们各自回到家中偷金子出来当路费。我在家偷了一只金笔和一块金表,后来把笔给卖了,表没卖。...

父亲汤用彤的矛盾心态

和光远同志一样,我更喜欢沙滩北大。认为“大学”应是引导学生追求真理的地方,而不应是为什么“政治”服务的地方。我想,这也许...

我们要有文化上“反本开新”的自觉

  我对中国文化非常热爱,因为我爱我的祖国,我就必须爱我的祖国的文化,一个没有文化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一个国...

汤一介等:瞩望新轴心时代

新近出版的《瞩望新轴心时代:在新世纪的哲学思考》一书,收录汤一介先生于新旧世纪之交所撰论文、书序、演讲以及访谈三十余篇...

略论儒家的“以人为本,道行天下”

  儒家认为“人”之所以为“人”者,在于具有异于禽兽的“人性”。人之异于禽兽的“人性”,它体现在上孔子所说的...

儒家思想及建构性的后现代主义

如果能实现“国学热”和建构性后现代主义的有机结合,之后能在中国社会深入开展,那么中国就有可能顺利实现其自身“第一次启蒙运...

汤一介 汪德迈:谈中西文化的互补性

主持人乐黛云教授(以下简称乐):今天非常高兴《跨文化对话》丛刊专门邀请法国著名汉学家汪德迈教授和北大儒学院院长,《儒藏》...

启蒙在中国的艰难历程

在中国已经发生广泛影响的“国学热”和“建构性的后现代主义”这两股思潮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有机结合,如果能在中国生根并得到...

再论创建中国解释学问题

本文接续对“能否创建中国的解释学”问题的讨论,认为即使这一问题目前尚不能得出确切的回答,但对中国解释经典的历史进行一番梳...

不要把儒家“意识形态化”

不要把儒家“意识形态化”——专访北京大学儒学研究院院长、中华孔子学会会长汤一介记者:章剑锋“有许多人认为我是反孔非儒的。...

全盘否定传统文化的极致是“无法无天”

我国现在还是一个文化弱国,到现在我们还没有创造震撼世界的理论。我们首先应该恢复自信心,相信我们的文化中,特别是儒家文化中...

经济发展仍需提倡奉献精神和道德责任意识

本文系《中国社会科学报》第152期6版“特别策划 展望新五年(上)社会与教育”文章之一。 没有奉献精神和道德责任意识,科...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