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万俊人 登录

“道德的政治家”而非“经验的政治家”

政治家或几乎所有拥有权力把柄的“政治人”毕竟更谙政治之“术”(权术)而鲜为政治之“道”。个中原因甚是复杂,但最常见者至...

路难岂止是长安

在现代民主政治语境中,最难的恐怕不是为官为政或者加官晋爵,甚至也不只是政治治理的制度秩序,还有公民美德的养成,后者即使不...

用中国学术话语体系诠释中国现代性

近年来,如何打造中国学术话语体系成为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一个重大课题。在百舸争游、百家争鸣的现代文明体系中,国家和民族的生...

道德谱系与知识镜像

四十年前,业师周辅成先生主持编译了两卷本《西方伦理学名著选辑》,交付商务印书馆刊樱但由于种种原因,一九六四年上卷出版后,...

政治与道德的吊诡

如果把正反交互及其无穷的辩难看做是古希腊原初哲学意义上的辩证法之本义,那么,政治与道德之间的关系便可以看做是一种充满吊诡...

我们为何要构建“核心价值体系”?

当前,我国社会发展已然进至一个重要关口:经济迅速崛起并在当代经济全球化进程中持续显示出作为世界经济发展主要动力的强大力量...

中国文化的当下与前景

经济发展以后要干什么?不仅是我们自己需要认真回答的问题,也是当今世界对当今中国的提问。 “中国经验”是否仅仅只是一种纯粹...

什么是幸福

时间:2011年2月26日 地点:广东科学馆 主讲人:清华大学哲学系主任、著名伦理学家万俊人 陈实:各位街坊、各位...

从文化角度看世界性城市建设

近年来,我国一些城市先后提出了建设世界文化名城的目标。那么,城市在文化发展中承担着怎样的功能和责任?现代城市在文化发展...

从政治正义到社会和谐——以罗尔斯为中心的当代政治哲学反思

一引言:政治正义及其隐含的问题 在罗尔斯的政治哲学中,政治正义不仅被看做是最基本的核心理念,而且也被看做是政治哲学...

罗尔斯问题

摘要:罗尔斯的正义理论提出了正义的两个原则,扭转了欧美哲学界的研究方向,使伦理学问题重新回到哲学研究的中心。但是罗尔...

美国当代社会伦理学的新发展

当今的美国,无疑是西方哲学、特别是伦理学发展的中心舞台。这不单是由于今日的美国集结着现时代最杰出而庞大的哲学家和伦理学家...

重建美德伦理如何可能?

“美德伦理”(the Ethic of Virtue)这一古老的道德文明样式曾经作为人类生活最基本的价值目标和意义向度,...

现代语境中的伦理学和伦理学家

〔摘要〕 现代语境中的伦理学面临着科技理性主义和市场商业化的双重挤压,致使伦理学原有的知识边界和学理方法均被突破。现代社...

万俊人 李义天:政治哲学研究:历史、现在与未来

一、政治哲学:现代社会结构的公共转型与哲学研究的主题转变李义天:万老师,您好!这次想就政治哲学研究的一些话题向您请教,...

普世伦理与道德文化的多元视景

1.全民与视点 普世伦理正吸引着当代越来越多的伦理学家的视线。成为了一个具有跨世纪跨文化意义的理论课题。但是,比确认...

不变的是信念——读诺齐克《不变者》

记起来已经是我第三次拜访哈佛了。与八年前第一次走进爱默逊楼时相比,心境竟有天壤之别。没有了第一次慕名而来时的兴奋,也不再...

“政治正义”:政治自由主义的核心理念

隆冬季节,一代政治哲学和社会伦理学宗师、哈佛大学哲学系教授约翰•罗尔斯倏然长逝,国际哲学界为之哀痛。大师一生...

真实的亚当·斯密——《情感、秩序、美德——亚当·斯密的伦理学世界》序

迄今为止,我仍然对古典政治经济学、甚至是亚里士多德“家政学”意义上的经济学持有确定的知识信念。我申明,这不是出自我作为伦...

压缩或开放:全球化中的文化乡愁——读《全球化:社会理论和全球文化》

在罗伯森看来,对作为行动与过程的全球化事实似乎已经无可争议,尽管人们(尤其是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和社会理论家们)所刻画或描...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