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李伯重 登录

从我做起,从“小”做起——剔除“学术垃圾”的一点浅见

创新很难,而制造“垃圾”则很容易。大多数学者都已清楚地指出:现行的科研体制和评价体制、期刊体制,是造成我国“学术垃圾”...

学术创新:根治“学术垃圾”痼疾之方

2007年,在“首届高校学术期刊发展论坛暨《中国政法大学学报》首发式”上,我作了一个简短发言,说道“大多数中国大学的...

大数据与历史学科学化

兰克史学掀起的史学革命就是史学近代化或者科学化的第一步 历史学科学化的过程,不是今天才开始的。史料学的科学化,开始得...

“大分流”之后:“加州学派”的二十年

二十年前,一批在美国加州不同大学中讲授中国社会经济史的中年学者,先后出版了几本专著,对当时国际经济史坛的主流理论和...

从历史中发现中国奇迹的根源

本文为李伯重教授为《剑桥中国经济史》中文版所做的序言。 史学家们常说“每一代人都要重写历史”。为什么这样说呢?斯塔...

再谈“大分流“:“加州学派”学者的新创获

二十年前,一批在美国加州不同大学中讲授中国社会经济史的中年学者先后出版了几本专著,对当时国际经济史坛的主流理论和观点...

创新是史学发展的主旋律

德国19世纪著名数学家克莱因在其名著《数学在19世纪的发展》中指出,“如果没有新观念的涌现、新目标的设定,数学研究的...

李伯重 许金晶:大家要看的是你的成果,不是身份

【编者按】 本文受访者李伯重1949年出生于云南省昆明市,1985年毕业于厦门大学,获历史学博士学位,导师是厦大社会经...

史学创新需借鉴经济学创新理论

本文系作者2017年12月28日在第四届思勉原创奖颁奖典礼上的演说,原载《探索与争鸣》2018年第5期 早在文字出现...

中国商业是如何从“末业”变成“主业”之一的

在我国实行改革开放之初,有句话叫“十亿人民九亿商,还有一亿在观望”(另外一个版本是“十亿人民九亿商,还有一亿在发展”)...

“做第一流的学问”——浅谈何炳棣先生治史的特点

1988年,我去洛杉矶加州大学讲学。在此期间,曾专程去附近的尔湾加州大学拜访何炳棣先生。他和我畅谈,说做学问就要“做第...

“历史书写真的是可怖的”

*文章节选自《火枪与账簿:早期经济全球化时代的中国与东亚世界》“代结语” 鲁迅先生在《狂人日记》中写道:“我翻开历史一...

走出汉学界

李中清(James Lee)与王丰(Feng Wang)合著的《人类的四分之一:马尔萨斯的神话与中国的现实》[1],英...

大数据与中国历史研究

编者按 “资料爆炸,必将引起旧史学研究方法的革命,反过来说,研究方法的变革也会引起史料的重大变化。很多材料原来不被视为...

中国学术史上一个时代的结束——追忆何炳棣先生

这批西南联大培养出来的学术大师相继离去,表现着中国学术史上一个时代的结束。至于中国史学将来将进入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则无...

不可能发生的事件?

一、“不可能发生的事发生了” 在十七世纪中叶的中国,发生了世界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总兵力不到二十万人的清朝八旗兵,从...

小事件与大历史:全球史视野下的“永历西狩”

昨天我讲到明清易代,不一定是以李自成进入北京作为明朝覆灭的标志,若按照郑成功的孙子郑克塽被俘来看,那明朝又延续了很长一...

明清易代与17世纪总危机

明清易代这件事,很多人觉得是老生常谈,但这确实是不可思议的事。借用西方一本书The Impossible Happen...

技术与国运:清代中国成功与失败的一个关键问题

今天的中国确实很辉煌,但是我们也要记住:清朝也曾有辉煌的时候,但后来却因盲目自满而不思进取,最终走向衰败。今天我们中国取...

“佛教长城”的兴起

在今天世界的宗教版图上,佛教徒仅占世界人口的7%,远逊于基督教、伊斯兰教和印度教信徒人数。但是在历史上,佛教曾经拥有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