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伯重:东晋南朝江东的文化融合

更新时间:2020-06-24 22:15:15
作者: 李伯重 (进入专栏)  

   摘    要:

   东晋南朝时代, 江东地区的文化冲突和融合, 表现为侨、吴、士、庶之间的?格互动, 并最终形成了既体现汉魏中原文化精髓、又兼具吴地文化特色的江东文化。自隋唐以后, 江东一直是中国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中心。追溯其源, 其滥觞就是东晋南朝时期形成的江东文化。

   关键词:侨; 吴; 士族; 庶族; 江东文化;

  

   东晋南朝时代江东地区的文化冲突和融合, 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重要问题, 诸多学者从不同的方面进行了讨论。本文力图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 对此问题做进一步探索。

  

   一 东晋南朝江东的主要文化类型

  

   本文中的江东地区, 大致为东晋南朝时代的三吴和会稽, 因此常称为吴会地区。1三吴的具体范围历来有争论。唐代《十道志》、《通典》、《元和郡县志》的解释是吴郡 (唐苏州) 、吴兴郡 (唐湖州) 和丹阳郡 (唐润州) , 或吴郡、吴兴郡与义兴郡 (唐常州) 。会稽的范围, 则包括东晋南朝的会稽郡 (唐越、明二州) 。此外, 位于吴郡以西、义兴郡以北、丹阳郡以东的晋陵郡 (唐常州) , 虽然在行政上属于南徐州 (三吴和会稽则属于扬州) , 但是实际上一向是吴地的主要部分之一。本文中的江东地区, 大致相当唐代的浙西道及毗邻的越、明二州。

   东晋南朝江东地区的居民, 从来源上来说主要包括两个部分, 一是土著居民, 文献中称为吴姓或吴人 (本文称之为吴人) ;一是北方移民, 文献中称为侨姓、侨人或北人 (本文称之为侨人) 。吴人和侨人双方都并未把对方视为异族, 而居住在中原的胡人和汉人也都把江东的吴人和侨人一起视为汉人。但是在当时, 吴人和侨人的确是两个在文化上有明显差异的群体, 并在东晋南朝的政治、经济、社会生活中处于不同的地位。这种差异使他们产生了各自的认同感。

   (一) 吴人与吴文化

   江东地区的原始住民主要是越人。2他们具有自己独特的文化, 与中原华夏人的文化明显不同。自西周以来, 华夏人不断南下, 在将中原文化带到江东的同时, 也与越人逐渐融合, 建立了吴、越两国。吴、越两国王族祖先都来自中原, 3因此王室使用中原华夏语;普通民众则使用越语。但吴、越两国在保留中原若干制度的同时, 也在许多方面顺从土俗。例如吴国建立者太伯、仲雍出于西周王室, 《史记》卷31《吴太伯世家》载:“南奔荆蛮, 文身断发……荆蛮义之, 从而归之千余家, 立为吴太伯”。《左传》哀公七年:“太伯端委以治周礼, 仲雍嗣之, 断发文身, 裸以为饰, 岂礼也哉?有由然也”。《荀子·儒效篇》云:“居楚而楚, 居越而越, 居夏而夏, 是非天性也, 积靡使然也”。移入吴地的北人, 也因而在许多方面被越化。因此在华夏人眼中, 吴文化以躁劲轻扬、尚武好勇、长于舟战著称, 明显异于中原华夏文化。4但是到了春秋后期, 由于吸收了大量的华夏文化, 吴国居民与周围地区的越人在文化上已有明显不同。5在越国统治下的会稽一带的越人也步吴人后尘, 在文化上逐渐脱离其他越人。6正因为如此, 吴、越两国统治者逐渐被中原所接受, 两国也被视为华夏诸侯国。吴王夫差不仅发起和主持了华夏诸侯国的黄池会盟, 还差点当上盟主。尔后, 越王勾践也大会各国诸侯于徐州, 周天王派人来“致胙”, 表示承认。但尽管如此, 吴、越普通民众在习俗与语言上仍保持着与中原不同的特色, 7而且往往也因此被视为夷狄, 而不被视为华夏人。《春秋穀梁传》哀公十三年:“吴, 夷狄之国也, 祝发文身”。范宁注:“祝, 断也;文身, 刻画其身以为文也”。《吕氏春秋·知化篇》载, 春秋末年吴王夫差欲北伐齐国, 伍子胥以为不可, 说:“夫齐之与吴也, 习俗不同, 言语不通, 我得其地不能处, 得其民不能使”。以后, 这个融合过程加快了, 特别是汉武帝时将大批越人强制迁移到江淮等地, 更使得吴地居民成分发生了颇大改变。此时居民的主体吴人也被视为汉人。8

   两汉及三国江东的吴文化, 虽然已经成为汉文化的一部分, 但这种文化与中原汉文化仍有相当大的差别。妹尾达彦认为汉代中原文化的核心, 是浸透着华北农耕文化的儒教价值观。9而汉代吴地文化的特点则是好勇斗狠, 清人王鸣盛《十七史商榷》卷42“策权起事在吴”条, 已注意秦末项梁、项羽, 汉末孙策、孙权“起事之处, 皆在吴”, 在分析原因时指出:“盖自闔闾、夫差以来, 吴兵甚强, 汉魏时尚有遗风, 非如今日吴人之柔脆, 不足为用武地也”。但吴人在生产与生活方式、风俗习惯、社会组织等方面仍颇有不同于中原之处, 如《宋书》卷82《周朗传》载周朗言:“今士大夫以下, 父母在而兄弟异计, 十家而七矣;庶人父子殊产, 亦八家而五矣。凡甚者乃危亡不相知, 饥寒不相恤。”与此相对照的, 则是《宋书》卷46《王懿传》所云:“北土重同姓, 谓之骨肉”。可见吴人的宗族组织比较松散, 中原宗族组织却很紧密。因此东汉时梁鸿移居吴郡后, 仍然把这里与中原对立起来。10

   西晋时, 虽然吴人早已不再被中原汉人视为夷狄, 11但他们与中原汉人在文化上的差异仍然很明显, 存在颇大的隔阂。特别是在上层社会中, 中原士大夫十分鄙视吴人, 称之为“貉子”;吴人士大夫也看不起普通北人, 称之为“伧”。12

   在两汉时期 (特别是东汉后期) 迁入江东的北人, 有许多是举宗迁移而来的。13他们很快就立住了脚, 并积极推行一些适用于南方水田农业的中原农耕技术, 促进了吴地农业的发展, 并逐渐演化成势力强大的地方豪强。14他们在生活习惯、语言上也逐渐“吴化”, 后来更以“吴人”自居。孙吴政权主要就是以他们作为基础的, 15到东晋南朝时期, 他们大多变成了吴姓士族。16吴地普通民众则为吴姓庶族, 其中大部分人是生活在士族荫庇下的农民, 但也有一部分是地主, 甚至是地方豪强。但不论其经济地位如何, 他们的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都十分卑下, 被士族轻视。

   (二) 侨人与侨文化

   西晋末年, 规模空前的移民大潮开始从中原涌向江东。《晋书·王导传》称“洛京倾覆, 中州士女, 避乱江左者十六七”;《资治通鉴》卷87“怀帝永嘉五年”曰:“时海内大乱, 独江东差安, 中国士民避乱者多南渡江”。这次北人南迁, 人数众多, 延续时间长达百年, 而江东地区则是最主要的移民接受者。17这些移民被称为侨人, 他们在江东地区的居住方式分为两种:第一, 在首都建康周围, 移民尤为集中, 其中设在镇江、常州一带的南徐州有侨口22万余, 东晋政府也因此而设置了二十多个侨州郡县来管理他们;18第二, 位于吴、吴兴、义兴与会稽诸郡, 虽然也接受了相当数量的移民, 这些移民却分散在人数上占绝对优势的吴人中, 政府也未设置侨州郡县。19

   东晋南朝时期的北人南迁除了规模大、时间长外, 还有一个特点, 即在许多情况下, 这种南迁是由世家大族领导的。20这些世家大族以曹魏和西晋的中原名门 (如王、谢、袁、萧等高门名族) 为首, 南渡后形成了侨姓士族, 掌握着政权, 高居于社会的顶层。此外还有大量的普通北人也迁入江东, 形成了侨姓庶族。侨姓庶族不像侨姓士族那样享有特权, 其中大部分人地位卑下, 只能当兵打仗, 或者成为士族的佃客和私属。侨人数量虽然不小, 但就南朝全境而言, 主要居民仍然是土著。在江东, 土著居民大部分是吴人, 而吴人和侨人的主要差别在于文化与风俗习惯。21

   (三) 侨、吴、士、庶文化之别

   东晋南朝的社会分为士 (士族、世族、门阀、高门) 与庶 (庶族、寒门、寒人、寒族) 两大等级。22士族享有特权, 庶族则没有特权。在这两大等级中, 又分为侨姓和吴姓两大部分。这样, 社会中的四个基本群体是侨姓士族、吴姓士族、侨姓庶族和吴姓庶族。这四大群体都有自己的文化特征, 因此在东晋南朝的江东地区, 存在着侨姓士族、侨姓庶族、吴姓士族和吴姓庶族四种文化。

   一般而言, 士族文化体现了精英文化。余英时强调中国的精英文化 (即“雅言”传统) 不但起源很早, 而且一脉相承, 即使在政治分裂的时代, 这种精英文化仍然维系着一种共同的文化意识。而汉魏中原儒家精英文化的重要特征之一, 就是文化的统一。23这种统一性也清楚地表现在东晋南朝的侨、吴士族文化中。侨姓士族是汉魏中原精英文化的主要承继者, 吴姓士族是吴地精英文化的负载者, 而吴地的精英文化又源自两汉三国时代的中原精英文化。二者可以说是同源而异派, 因此存在着差异。

   侨姓士族是汉魏中原精英文化的主要承继者,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 以这些中原名门为主要基础的东晋政权, 南渡时也把汉魏中原精英文化比较完整地搬迁到江东。如《隋书》卷49《牛弘传》所云:“衣冠轨物, 图画记注, 播迁之余, 皆归江左”。到江东之后, 他们竭力保持自己的文化特征, 因而这种文化特征也成了士族身份的主要标志之一。24

   吴地的精英文化在汉代尚未能进入主流, 江东士人因之在全国也没有地位。25到三国时, 中原精英文化发生了颇大变化, 而江东精英文化则依然故我。王永平就吴地学术与中原学术进行了比较, 认为清人唐晏《两汉三国学案·凡例》中的一段话很有识见:“三国之际, 经学已成弩末。况值马 (融) 、郑 (玄) 之后, 多变今从古。然此风于曹魏尤甚。若蜀、吴地偏, 今学尚未尽漓, 故虞氏之《易》出于孟、杨, 仲通之《书》本于欧、夏, 余亦多出今文。惟《诗》一派, 蜀、吴多从毛、郑, 而魏尚存鲁说, 此又不可不知者也。”王氏强调这段文字指出在汉魏之际经学“变今从古”的大趋势下, 吴地“今学尚未尽漓”、“多出今文”的特点, 这是很深刻的。26周一良指出:“三吴人士之政事文学俱有可观, 而中原人犹以化外视之”。27此外, 吴姓士族也有自己的文化特征。这种特征不仅体现在他们使用的原始吴语与中原汉语有很大差距上, 28而且也体现在礼俗、书法等其他方面, 因此与中原精英文化有所不同, 在某种意义上自成一系。29

   在庶族方面, 无论是侨、吴, 都自有其文化特征。侨姓庶族文化以尚武、好斗为重要特征, 如《南史》卷22《王昙首传附王俭传》载, 王敬则出身侨姓庶族, 名位显达后仍然不失本色, 甚至在宫廷宴乐中也“脱朝服, 以绛纠髻, 奋臂拍张, 叫动左右。上 (齐高帝) 不悦曰:‘岂闻三公如此?’答曰:‘臣以拍张, 故得三公, 不可忘拍张’。时以为名答”。张自烈《正字通》卯集手部“拍”字:“拍, 张手, 胡之戏也”, 并举王敬则事为例。侨姓来自北方, 与胡人接触较多, 故善胡戏。而吴姓庶族文化则以“妖而浮”的吴歌等著称。30较之侨、吴士族文化之间的差距, 侨、吴庶族文化之间的差距可能大一些, 但二者在许多方面也颇有一致之处。

   由于这四大群体都自有其文化特征, 因此东晋南朝的文化融合, 就是这四种文化的融合。

  

   二 东晋南朝侨、吴、士、庶文化的融合

  

东晋南朝江东侨姓士族、吴姓士族、侨姓庶族、吴姓庶族四种文化的融合, 始于东晋建立, 一直持续到陈朝灭亡。这种融合有一个重要的特点, 即带有明显的等级性。换言之, 这种融合首先发生在同一等级之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827.html
文章来源:历史研究 Historical Research 2005年0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