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余世存 登录

《非常道》与十年来的时代变迁

一 时间过得真快,《非常道》问世已经十年了。十年之前,汉语世界还没有微博体,少有段子手,更没有APP、微信、朋友圈、...

顾准是炼狱中的先知

“我已经哭过了”——关于顾准。 纪念顾准、消费顾准成了“时尚”。 二十多年来,“顾准热”几乎没有消退过。但二十多来年,...

绝地天通的意义

一般人以为“绝地天通”标志着中国的思想开展。“颛顼受之,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属民,使复旧常,无相侵渎,...

我所知道的汪丁丁

由我来写汪丁丁并不合适,我们虽是朋友,但交往并不多,对他的学问更是无能置喙。细想来,人生于世,能幸运地拥有...

精神的觉醒及现实抗争—-读《光辉岁月》

英国革命、法国革命、美国革命是文明史上决定性的事件,它使人类文明从地域性阶段迈向普世性阶段。自兹以后,人类整体和个体...

谁还配做我们的老师

  我们当代的学校教育是令人痛心的,无论思想、立场持左持右者,对教育的批评是惊人的一致。如李零教授正告当政者...

我为何拒绝进入一切体制

  “洁净精微,喜心退藏”,这是余世存喜欢的一句话,退藏一词,在他眼中,就是从世俗中退出,让心灵获得某种安顿...

家族与国运

  我们当代人对个人、家庭与时代社会的关系多半处于语焉难详的状态。在谈到个人命运、家族命运时,我们多半会说,...

民国首任总理的人格意义

唐绍仪是清末民初著名的政治活动家、外交家,清政府总理总办、山东大学(时称山东大学堂)第一任校长、中华民国首任内阁总理...

失格

  我今天要跟大家讲的其实就是人间社会的失格,是人种的退化,或者是我们以前常常讲的东亚病夫的状态,是我们在人...

文明中国的标尺:返乡一年即返祖退化

  有一年,李凡跟我等数人组成中国基层选举观察团到潜江观看村民自治。我在那里遇到了不少年轻人。他们因为高考落...

谁是英雄?

(在外省遇到一个知道姚立法的80后潜江人,感慨系之。搜出这篇小文。) 吴思先生在《出售英雄》的文章里极为朴素地讲述了中...

我们不会思想

(这篇写于去年的小文曾被诚恳地退稿,幸得《经济观察报》发表。我们不会思想,一叹。) 前不久于光远先生去世,很多朋友吊唁...

国家神圣性的消解

我的国家历史观念可以追溯到儿时。父亲虽然是一个从山里跑到畈上的孤儿,但在乡村生活竟也知道了不少知识。70年代的农村没有...

余家:宏大叙事与从零起步

  写了那么多名门望族,经常会想到自己的家族。那感慨确实千端万绪。父母亡故多年,哥哥姐姐也多渐步入退休的年龄...

和解:比邻示众叹日中

  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一个世代的时间,我们中国人的世界眼光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三十年前的中国人几乎没有什么人出...

我们的美国叙事

  对美国或美国生活抱有好感的人,读这本书是一个挑战。 这本书以极为丰富的材料、坚实的证据向我们表明,美国生...

我所知道的陈子明先生

陈子明先生的《中国文化与人类文明》(改名《世纪之交的战略性思考——中国历史、文化及现代化论纲》)一书将要出版,我不揣谫...

蒋家:两代王朝五世而斩的家族命运

促使我来写这篇文章有很多原因。最重要的原因是2012年9月15日的示威游行。那一天在中国几十个城市同时爆发了反日游行,...

“完人”卢作孚

我们当代中国人对现代历史有诸多想当然的理解,比如现代历史有一种混乱的自由,因此个人创业较现在容易得多,那是“冒险家的...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