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许成钢 登录

科学研究的目标:市场竞争还是认识世界

肖梦:你的文章《经济学、经济学家与经济学教育》在《比较》第一辑发表以后很有影响。在我们刚刚出版的《理性的激情——海外著...

相比技术创新,制度创新对中国更重要

创新对长期经济发展的重大影响举世公认。但创新从来不单纯是技术的创新,尤其是对于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转轨国家、历经改...

不完备合同理论的重大理论突破

理论突破与辩论 1996年,哈特与马斯金关于不完备合同理论基础的著名辩论在国际学术界展开。我们当时有意把辩论双方都邀...

以“真改革”释放经济活力

改革的设计绕不过制度改革,否则所有措施都是权宜之计,没有办法真正解决问题 近段时期,治学风气成为知识界反思的话题。社科...

荣获2016年中国经济学奖 获奖感言

让我首先感谢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建立中国经济学奖,以此推动经济科学和社会科学在中国的进步;感谢他们对我的工作的承认。 ...

文革:世界文明史独特的政治现象

文化革命是世界文明史中独一无二又影响深远的政治运动,对中国有极其深刻的影响。但是,无论是从学术界看,还是从民众广泛的认...

我的导师科尔奈

初遇科尔奈 我最初认识科尔奈教授是在哈佛大学的课堂上。那是1986年的春天,科尔奈在哈佛授课。当时一起选修这门课的...

从引力波谈科学、哲学和自由的关系

2016年2月11日,一组美国物理学家宣布,自从1916年爱因斯坦预言存在引力波以来,他们第一次直接证实了引力波的存...

民主在中国的常识与误解——评许良英、王来棣的《民主的历史》

最近由法律出版社出版的《民主的历史》一书,是已故许良英、王来棣伉俪晚年共同工作二十多年的未完成著作。许良英教授,国际...

依宪、法治是市场经济发展的基础

(许成钢,香港大学《国之基金》经济学讲座教授) 世界历史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中国市场经济的长远、稳定、长治久安发展只能...

中国改革的动力何在?

现在,虽然从经济体的规模上,中国恢复了世界第二的位置,人均财富在世界上仍然只是中下水平。大量的社会经济问题丛生,社会经济...

中国改革绕不开基本的制度问题

“现在中国的改革要面对的是非常基本的制度问题。过去的30年,中国的改革试图绕过这些制度问题,即在基本不改变制度的情况...

绕不过的改革

  摘要: 1中国过去30年的改革一直试图在不改变基本制度的情况下,在边缘做点小修小改 2中国改革如果不去...

降低增速并不会自动推进改革

今天主要谈两个问题,一个是谈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一个是谈中国模式。前一个问题是后一个问题的理论基石。政府的两大基本职能经济...

科斯对经济科学的启蒙

【编者按】:今晨,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纳德•科斯逝世,享年102岁。科斯教授是新制度经济学的鼻祖,...

经济不垮房价下不去

值中国房地产调控政策出台两年多之际,和讯网专访香港大学经济学教授许成钢,就当前的经济现状与房地产调控之间关系做深度解读。...

我的文革十年

放在我桌上是一份近四十年前的手稿,末尾的署名和日期是:许成钢,一九六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这是今年夏天母亲在中关村的家里找...

中国问题:从制度到结构

现在我们真正遇到的问题,实际上是要逐渐地用法治来取代分权式威权制,各级领导需要的不只是对上级负责,而是需要对民众负责,不...

修复金融责任与全球性协调

也许我们的金融危机和经济学这个行业(包括金融和法律方面)在过去30多年的发展及趋势是有关的。我们通常都是要求“去监管”,...

打开死结

最近几年以来,强有力人为限制土地供给的政策,造成了多数城市土地的严重供不应求。这是导致中国房价特别高的最基本原因。今天中...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