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许成钢 登录

产业革命的本质与制度关键

今天要与大家讨论的题目是“产业革命、科技创新和制度”。 这不仅仅是一个学术题目,更是非常现实的、正在发生的、势不可挡...

产权与制度基因

产权是财产的最终控制权,是任何社会里最基本的制度。产权作为控制权衍生出来许多其他权利,叫做权利束。在产权制度的基础上...

科学研究的价值观

我终极目标是认识世界 问:你谈到爱因斯坦的思想对你的影响不只限于方法论,还有他如何看待科学研究和职业等问题。其中很有...

许成钢年度荐书:重读托克维尔、孟德斯鸠、米塞斯与哈耶克

推荐书籍: 1.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 2.托克维尔《论美国民主》 3.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 4....

应对重大突发事件,信息的迅速流动是一切的一切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疫情进展,牵动着亿万人的心。每日层出不穷的新闻,把人们带入各种道德困境。口罩短缺,要不要采取价格管制...

一个天才的陨落:怀念马丁·魏茨曼

每次收到我的老师、哈佛大学教授、诺奖得主奥利弗·哈特(Oliver Hart)的邮件,我都非常愉悦。但是8月29号这...

逃出“制度陷阱”

经历“制度陷阱”而非“中等收入陷阱” 田桐:我听您曾经,您的观点是这样说的,我们经常说到的中等收入陷阱其实是...

人工智能、工业革命与制度

随着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发展,国内相关人士引发了一场关于是否可以重振计划经济的争论。许成钢的文章从大数据产生的制度基储...

新制度经济学的过去和未来

制度经济学与新制度经济学的发展历程 自从亚当·斯密时期的政治经济学以来,其研究主体就是制度。从政治经济学一产生,它的...

用人工智能建立计划经济行不通

近来,国内出现了一场关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AI)能否重振计划经济的争论,这场争论涉及两个重要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人工智...

科学研究的目标:市场竞争还是认识世界

肖梦:你的文章《经济学、经济学家与经济学教育》在《比较》第一辑发表以后很有影响。在我们刚刚出版的《理性的激情——海外著...

相比技术创新,制度创新对中国更重要

创新对长期经济发展的重大影响举世公认。但创新从来不单纯是技术的创新,尤其是对于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转轨国家、历经改...

不完备合同理论的重大理论突破

理论突破与辩论 1996年,哈特与马斯金关于不完备合同理论基础的著名辩论在国际学术界展开。我们当时有意把辩论双方都邀...

以“真改革”释放经济活力

改革的设计绕不过制度改革,否则所有措施都是权宜之计,没有办法真正解决问题 近段时期,治学风气成为知识界反思的话题。社科...

荣获2016年中国经济学奖 获奖感言

让我首先感谢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建立中国经济学奖,以此推动经济科学和社会科学在中国的进步;感谢他们对我的工作的承认。 ...

文革:世界文明史独特的政治现象

文化革命是世界文明史中独一无二又影响深远的政治运动,对中国有极其深刻的影响。但是,无论是从学术界看,还是从民众广泛的认...

我的导师科尔奈

初遇科尔奈 我最初认识科尔奈教授是在哈佛大学的课堂上。那是1986年的春天,科尔奈在哈佛授课。当时一起选修这门课的...

从引力波谈科学、哲学和自由的关系

2016年2月11日,一组美国物理学家宣布,自从1916年爱因斯坦预言存在引力波以来,他们第一次直接证实了引力波的存...

民主在中国的常识与误解——评许良英、王来棣的《民主的历史》

最近由法律出版社出版的《民主的历史》一书,是已故许良英、王来棣伉俪晚年共同工作二十多年的未完成著作。许良英教授,国际...

依宪、法治是市场经济发展的基础

(许成钢,香港大学《国之基金》经济学讲座教授) 世界历史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中国市场经济的长远、稳定、长治久安发展只能...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