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江绪林之死 登录

陈纯:自由主义者的“心力”——江绪林的学术遗产

江绪林老师刚辞世的时候,网上曾经爆发“哲学”与“抑郁症”的大战,以及各种指责对方“吃人血馒头”的争端。我只想就他的思想,...

张千帆:我们如何承担对人生的责任?

2月19日晚,华东师大政治系江绪林博士留下遗书,在其办公室自杀。4天之后,西安中学高三学生林嘉文、一位高中就出版了史学...

王东东:自由主义的忧郁——纪念江绪林先生

我与江绪林先生并无私人交往,也许不是这次事件,我很难将他这个人与在北大三角地点蜡烛的英雄传奇联系在一起:这个英雄传奇记...

周树山:江绪林:精神的挣扎和突围

华东师大的青年教师江绪林自杀离世,在知识界引起了很大反响,网上有一些追怀的文章,读后令人感到生命的脆弱和无常,同时也为...

范亚峰:行过死荫的幽谷——纪念江绪林弟兄

经文:诗篇第二十三篇第四节: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昨天早上...

谢青衣:熟悉的陌生人——追忆江绪林老师

        六天前的晚上,...

刘擎:追忆与启迪——江绪林博士告别仪式上的悼词

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为江绪林老师送别。我们如何来凭吊这样一个生命?他的存在与离别都如此独特,以至于我难以写下一篇规范...

羽戈:江绪林的死亡依然是勇者的选择

2016年2月19日晚,江绪林悬梁自荆与其同日死亡的还有戴煌、安伯托•艾柯、哈珀•李(长篇小说...

羽戈:兼济天下与独善其身:有感于江绪林之死

2016年2月19日晚,江绪林悬梁自荆与其同日死亡的还有戴煌、安伯托·艾柯、哈珀·李(长篇小说《杀死一只知更鸟》的...

张继海:悼绪林

周六早上得到江绪林自杀的消息,非常惊愕,同时感到极度的惋惜,久久不能平静。当天在微信里看到一些有关他的消息和评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