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余光中 登录

我心里有猛虎在细嗅蔷薇

英国当代诗人西格夫里•萨松(Siegfried Sassoon)曾写过一行不朽的警句:“In me the...

布谷

阴天的笛手,用叠句迭迭地吹奏 嘀咕嘀咕嘀咕 苦苦呼来了清明 和满山满谷的雨雾 那低回的永叹调里 总是江南秧田的水意 ...

蛛网

暮色是一只诡异的蜘蛛 蹑水而来袭 复足暗暗地起落 平静的海面却不见踪迹 也不知要向何处登陆 只知道一回顾 你我都已被...

月光光

月光光,月是冰过的砒霜 月如砒,月如霜 落在谁的伤口上? 恐月症和恋月狂 迸发的季节,月光光 幽灵的太阳,太阳的幽灵...

春天,遂想起

春天,遂想起 江南,唐诗里的江南,九岁时 采桑叶于其中,捉蜻蜒于其中 (可以从基隆港回去的) 江南 小杜的江南 苏小...

寻李白

那一双傲慢的靴子至今还落在 高力士羞愤的手里,人却不见了 把满地的难民和伤兵 把胡马和羌笛交践的节奏 留给杜二去细细...

夜色如网

你知道夜色迷离是怎样来袭的吗? 从海上?一盏渔火接一盏渔火? 从陆上?一柱路灯接一柱路灯? 从风上?一只归鸟接一只归...

黄昏

倘若黄昏是一道寂寞的关 西门关向晚霞的 匆匆的鞍上客啊,为何 不见进关来,只见出关去? 而一出关去就中了埋伏 晚霞一...

招魂的短笛

魂兮归来,母亲啊,东方不可以久留, 诞生台风的热带海, 七月的北太平洋气压很低。 魂兮归来,母亲啊,南方不可以久留,...

乡愁四韵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酒一样的长江水 醉酒的滋味 是乡愁的滋味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血...

狗尾草

总之最后谁也辩不过坟墓 死亡,是唯一的永久地址 譬如吊客散后,殡仪馆的后门 朝南,又怎样? 朝北,又怎样? 那柩车总...

永远,我等

如果早晨听见你倾吐,最美的 那动词,如果当晚就死去 我又何惧?当我爱时 必爱得凄楚,若不能爱得华丽 你的美无端地将我...

下次的约会——临别殷勤重寄词

词中有誓两心知 当我死时,你的名字,如最后一瓣花 自我的唇上飘落。你的手指 是一串串钥匙,玲玲珑珑 握在我手中,让我...

算命瞎子

凄凉的胡琴拉长了下午, 偏街小巷不见个主顾; 他又抱胡琴向黄昏诉苦: 空走一天只赚到孤独! 他能把别人的命运说得分明...

扬子江船夫曲

我在扬子江的岸边歌唱, 歌声响遍了岸的两旁。 我抬起头来看一看东方, 初升的太阳是何等的雄壮! 嗨呦,嗨呦, 初生的...

中元月

水银的月光浸满我一床 是童年派来寻我的吗? 为了遗失的什麽东西? 我却是怎麽也想不起 只见暧昧的眼光里,一截手臂 是...

对灯

值得活下去的晚年,无论多孤单 必须醒着的深夜,就像今晚 当浑然的涛声把不安的世界 轻轻摇成了一梦:港内的船 山下的街...

问烛

偶然,在停电的晚上 一截白蜡烛有心伴我 去探久已失落的世界 看它殷勤带路的姿势 和眷眷照顾着我的清光 是那样熟悉而可...

海棠纹身

一向忘了左胸口有一小块伤痕 为什麽会在那里,是刀 挑的,还是剑 削的,还是谁温柔的唇 不温柔的阻咒所吻? 直到晚年 ...

银叶板痕

那一棵老树会把自己的故事 说的这麽露骨呢? 不必寻根了,一切的传说 赤裸裸都罗列在眼前 半亩的龙骨嶙峋,蛟筋杂错 蟠...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