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许多奇:十部委《指导意见》新读——互联网金融风险防范与创新发展

更新时间:2016-03-20 17:36:34
作者: 许多奇  
《意见》不仅“积极鼓励互联网金融平台、产品和服务创新,激发市场活力”;而且“鼓励从业机构相互合作、实现优势互补”、“拓宽从业机构融资渠道,改善融资环境”。具体来看,在当前中国经济新常态背景下出台的《指导意见》,旨在促导以下三类金融创新的发展:

   一是推进服务于实体经济的金融创新。当下,金融市场与实体经济背离的情况相当普遍,金融市场形成了封闭的运行链条。诸如借贷平台上的资金在金融市场上大量囤积、循环利用,而不流入实体经济,这不仅无益于实体经济的发展,而且其高利率积聚着极高的金融风险。有人甚至认为,与实体经济脱离关系的非实质金融交易,实际上与“以未来不确定、偶然的事件确定财物分配”的赌博并无差别。[6]针对这一倾向,《指导意见》吹响了金融服务于小微企业、服务于普通民众、服务于实体经济、实现普惠金融的号角,明确表示“支持互联网企业依法合规设立互联网支付机构、网络借贷平台、股权众筹融资平台、网络金融产品销售平台,建立服务实体经济的多层次金融服务体系,更好地满足中小微企业和个人投融资需求,进一步拓展普惠金融的广度和深度。”当今中国最缺少的不是大企业大金融大机构,不是GDP的总量,而是小微企业的发展。而“互联网金融对促进小微企业发展和扩大就业发挥了现有金融机构难以替代的积极作用,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打开了大门。”基于这一认同,《指导意见》对互联网金融创新给予了“政策助力”。比如,“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按照支持小微企业发展的各项金融政策,对处于初创期的从业机构予以支持。”这是金融政策助力,还有财税政策助力:“落实和完善有关财税政策。按照税收公平原则,对于业务规模较小、处于初创期的从业机构,符合我国现行对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税收政策条件的,可按规定享受税收优惠政策。结合金融业营业税改增值税改革,统筹完善互联网金融税收政策”等等。

   二是鼓励体现互联网精神的“用户中心、数据驱动”型金融创新。互联网金融正深刻改变着中国社会、经济的面貌。神州大地掀起了一股“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热潮,而这得益于互联网的“用户中心”和“数据驱动”。上海市金融办地方金融处处长许耀武认为,基于信息产业革命、“互联网+”和金融业改革开放加快的背景,我们呼唤体现互联网精神的互联网金融,即用户中心、数据驱动。从客户出发设计产品提供服务;从数据驱动,风险控制、精准营销、趋势预测等体现互联网精神的金融。[7] 如果说传统金融是金融服务1.0,互联网金融是金融服务2.0,那么大力发展体现互联网精神的“用户中心、数据驱动型”金融创新,将会使其迈向金融服务3.0:即人人金融。鼓励支持“用户中心、数据驱动”型金融创新,《指导意见》的态度是十分明确的:“推动信用基础设施建设,培育互联网金融配套服务体系。支持大数据存储、网络与信息安全维护等技术领域基础设施建设。鼓励从业机构依法建立信用信息共享平台。推动符合条件的相关从业机构接入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这些都是为真正实现零边际成本社会[8]的高阶人人金融迈进做准备。人人金融的高阶表现形式,即移动金融[9],将以智能手机、移动终端为载体,将每个个人纳入到互联网金融的大潮之中。

   三是支持风险可控的金融创新。移动金融是人人金融的高阶表现形式,是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方向,但目前这一领域存在较多的安全隐患。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互联网金融部分析师钱海利说,这一领域的隐患包括经济波动的风险、网络支付系统的风险、交易和操作风险以及市场、信用、流动性、声誉、结算风险。[10]与技术有关的风险中,最突出的是操作风险,比如电子扒手;包括市场操纵、知情人交易、无照经纪人等在内的网上诈骗;网上黑客攻击、电脑病毒破坏等。手机支付安全上更是一直以来人们关注的焦点,中毒、误装恶意应用软件等等导致资金损失的案例时有发生。目前,第三方支付平台正尝试用技术、保险理赔等手段控制风险。如蚂蚁金服正努力通过技术把金融中的基础元素抽和解构出来,打造整个基础服务,如果成功,那在上面再去构建风险防范较为完备的金融服务就会变得相对容易,从而对于打造诚信和健康金融生态圈会大有裨益。《指导意见》积极支持风险可控的互联网金融创新,具体表现为打击和防范金融犯罪。《意见》明申:“坚决打击涉及非法集资等互联网金融犯罪,防范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秩序。”《意见》对从业机构履行反洗钱义务提出了具体要求,并明确由人民银行牵头负责对从业机构履行反洗钱义务进行监管;而打击互联网金融犯罪的工作则指明由公安部牵头负责。

  

   安全性与效益性一直是各国金融监管立法的两大相互博弈的价值目标。一方面,由于金融业是高风险行业,且具有发生支付危机的连锁效应,因此安全性是前提,各国决策者与立法者都会给予金融安全以必要的关注;但另一方面,他们又希望金融监管成为促进金融创新,提高金融服务效率,增强本国金融业在国际市场中竞争力的根本保证,因而效益性往往又成为另一关注的焦点。能否在安全与效益的博弈中把握适当的度,取得动态的平衡,成为考量决策者或立法者理性与智慧的尺度。《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正是围绕“鼓励创新”和“防范风险”两根主线展开的。互联网金融是新生事物和新兴业态,必须制定适度宽松的监管政策,为互联网金融创新留有余地和空间,因此,互联网金融监管应遵循“依法监管、适度监管、分类监管、协同监管、创新监管”的原则;而互联网金融的金融本质以及其风险具有的隐蔽性、传染性、广泛性和突发性等特点,又使加强互联网金融监管,成为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内在要求。《指导意见》旨在通过鼓励创新和加强监管的相互支撑,营造出保证、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生态环境。我们期待《指导意见》的各项要求进一步具体化,增强其可行性与实效性,以真正取得互联网金融安全运行与自由创新的和谐平衡。

  

   注释:

   [1] 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教授、博导。原文刊发于许多奇主编:《互联网金融法律评论》(第二辑),法律出版社2015年9月版。

   [2] 为鼓励金融创新,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明确监管责任,规范市场秩序,经党中央、国务院同意,中国人民银行、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财政部、国家工商总局、国务院法制办、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日前联合印发了《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参见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finance/2015-07/18/c_128033384.htm,2015年7月26日最后访问。

   [3] “风险预知可能性事件,与危险不同,风险从不存在于我们对它们所有的知识之外。”D.Garland, 'The Rise of Risk' in R. Ericson and A. Doyle(eds.), Risk and Morality, Toronto: University of Toronto Press, 2003, p.51.

   [4] 有学者认为,互联网金融只是金融服务的提供方式和获取方式发生改变,是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在互联网上的延伸,而非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之外的第三种金融模式。参见林采宜:《互联网金融只是信息时代的一种金融模式》,《CF40研究周报》,2013年4月25日。

   [5] 参见余涛:《互联网金融顶层设计出台》,微信公众号:互联网金融法律评论,2015年7月19日推出。

   [6] Frank Partnoy, The Shifting Contour of Global Derivatives Regulation,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 Law, Vol.22,2001,pp.444-445.

   [7] 《互联网金融迈入新常态》,《国际金融报》2015年6月15日第14版。

   [8] 美国著名社会学家杰米·里金夫提出令世人震惊的观点,即互联网带来的近乎零边际成本的社会在未来20-50年内将终结资本主义的经济形态。参见:家杰米·里金夫:《零边际成本社会:一个物联网、合作共赢的新经济时代》,中信出版社2014年,第1-24页。

   [9] 移动金融即运用移动智能终端及无线Wi-Fi等互联网技术处理金融业务或者金融服务的解决方案。参见连玉明主编:《DT时代:从“互联网+”到“大数据×”》,中信出版社2015年版,第232页。

   [10] 《移动互联网大举进入金融业 掌上理财需防控系统性风险》,参见新华网:http://www.ggjrw.com/zixun/xinjinrong/2015-07-24/6527.html,2015年7月27日最后访问。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795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