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柯华庆:破除宪政姓“资”姓“社”的雾霾

更新时间:2016-01-29 12:42:58
作者: 柯华庆 (进入专栏)  
潜规则的党导立宪制的绩效已经被实践证明。如果我们能够将潜规则的党导立宪制上升到明规则,使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权得以规范,可以更好地保障基本人权和产权,实现共同自由价值,有利于改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有利于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党导立宪制不仅仅为中国所独有,而是一种普遍性的宪政体制,它可以适用于和中国类似国情的国家。我们有理由展望,规范的党导立宪制不仅仅是一种自信的政治体制,也将获得国际社会的普遍赞誉。

  

   自信的现代社会主义旗帜

  

   如果我们认同共同自由价值和党导立宪制,那么我们就会走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自卑状态,以更加自信的姿态高举“现代社会主义”旗帜,在国际舞台上赢得更多的尊重。

   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对应的是制度现代化,“国际治理能力现代化”对应的是人的现代化。制度现代化和人的现代化将与我们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时期的“四个现代化”合为一体,表述了全面现代化的三个维度:器用现代化、制度现代化和人的现代化。这标志着中国社会主义发展的现代社会主义新阶段。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提出是在苏联作为正统社会主义国家的国际背景下,对于国际社会质疑中国的改革开放到底是不是社会主义性质,是一个有效的护身符。时过境迁,现在的中国需要以大国形象展示在国际舞台,不可能“不争论”,我们需要主动积极的争论,因为这种争论本身就既能检验我们的理论也可能获得“他信”,我们再也不能躲在“中国特色”的蜗牛壳里,我们需要走出一条“他信”的道路,也让更多的国家走上这条道路。任何真正有个性的人、有特色的制度、有独创性的理论都不会特别宣示特色,而是宣示其普遍性。中国的发展已经足够自信有一个自信的旗帜——现代社会主义。

   现代社会主义将成为与现代资本主义的竞争对手。只是讲“中国特色”的价值和制度是难以输出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可能成为其他国家的选择。北京共识和华盛顿共识的争论正是亚非拉不发达国家到底选择社会主义制度还是资本主义制度的抉择之争。我们必须对现代社会主义的价值和制度,既有中国特色方面的发掘,更应有普遍性的提炼。与现代资本主义相比,现代社会主义对于发展中国家具有更大优势,这个优势不是指发展水平,而是指相同起点和资源禀赋的国家选择现代社会主义制度会更加稳定、发展更快和权利分配更加平等。

  

   (该文发表在《多维CN》第6期,感谢杭亮先生和邓峰先生的策划和编辑。《论立宪党导制》发表在《战略与管理》2015年第7期专刊,网络版见爱思想网和共识网“柯华庆专栏”,微信版见“中国好学者”和“中华好学者”)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677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