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征:从宪法视角探讨死刑制度的存废

更新时间:2016-01-28 15:10:48
作者: 陈征  
越不得被改变。即使在当前多数民众仍支持保留死刑,也不应忽视宪法规范。立法虽然应尊重民意,但民意只有在宪法的框架内才可能影响立法,立法者不应考虑违背宪法精神的民意。依据本文的分析,虽然死刑并未涉及人的尊严,但却存在正当理由怀疑其构成了对犯罪人生命权不成比例的侵害。在可能的情况下尽快废除死刑不仅有助于提高我国民众对生命权的重视程度,而且有利于维护宪法的权威。

   注释:

   本文系韩大元教授主持的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死刑制度的宪法控制”(12JJD820003)的阶段性成果。

   [1] Amnesty International, Report “Death Penalty”.

   [2] Siehe Katharina Flemming, Wiedereinfuehrung der Todesstrafe in Deutschland? Frankfurt 2007, S. 17ff.

   [3] Siehe Katharina Flemming, Wiedereinfuehrung der Todesstrafe in Deutschland? Frankfurt 2007, S. 17ff.

   [4] 参见赵秉志:《关于中国现阶段慎用死刑的思考》,《中国法学》2011年第6期。

   [5] 李海平:《宪法上人的尊严的规范分析》,《当代法学》2011年第6期。也有学者认为人的尊严与我国《宪法》第38条中的人格尊严之间存在某种可互换的意义空间。参见林来梵:《人的尊严与人格尊严——兼论中国宪法第38条的解释方案》,《浙江社会科学》2008年第3期。

   [6] [德]伊曼努尔•康德:《道德形而上学原理》,苗力田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55页。

   [7] 随着2001年恐怖袭击事件的发生,德国《航空安全法》第14条第3款授权国家在符合特定条件的情况下采取剥夺无辜乘客和机组人员生命的措施。这一条款引起了社会各界的极大的争议。联邦宪法法院最终在2006年2月15日认定:为避免恐怖袭击而利用武器击落飞机的措施不仅侵害了乘客和机组人员的生命权,而且还侵害了他们的尊严,因为他们被这一法律规范视为客体,单方面剥夺他们的生命成为保护他人生命的手段。BVerfGE 1 BvR 357/05 vom 15.02.2006, Abs. – Nr. 118ff.。仅在飞机由恐怖分子驾驶且机上无其他人员的情况下,若恐怖分子将飞机作为工具袭击地面人员,法律才可以授权击落飞机。BVerfGE 1 BvR 357/05 vom 15.02.2006, Abs. – Nr. 140.

   [8] Theodor Maunz/Guenter Duerig, Grundgesetz-Kommentar, Muenchen 2012, Art. 1 Abs. 1, Rn.28.

   [9] BVerfGE 9, 89 (95), 27, 1 (6).

   [10] 参见李海平:“宪法上人的尊严的规范分析”,《当代法学》2011年第6期。

   [11] BVerfGE 45, 187 (299).

   [12] Vgl. Adolf Suesterhenn, in: Reinhart Maurach: Die Frage der Todesstrafe: Zwoelf Antworten, Frankfurt, 1965, S. 121.

   [13] 李洁主编:《刑法学(上册)》,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289页,第292页。

   [14] 李洁主编:《刑法学(上册)》,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290页。在一般预防功能中,预防效果又可分为消极预防和积极预防两方面,前者是指通过刑罚对公众所产生的威慑效果来减少犯罪,而后者则旨在维护和增强公众对于法律制度存续力和执行力的信任。与一般预防功能类似,特殊预防功能的效果同样包括消极预防和积极预防两方面,前者是指通过刑罚预防犯罪人二次犯罪进而保护公众安全,而后者则是指对犯罪人进行改造并使其在改造后重返社会。参见Urs Kindhaeuser, Strafrecht, Allgemeiner Teil, 6 Aufl. Baden-Baden 2013, Rn. 12.

   [15] 康德认为:“法院的惩罚绝对不能仅仅作为促进另一种善的手段,不论是对犯罪者本人或者对公民社会。惩罚在任何情况下,必须只是由于一个人已经犯了一种罪行才加刑于他。因为一个人绝对不应该仅仅作为一种手段去达到他人的目的……他必须首先被发现是有罪的和可能受到惩罚的,然后才能考虑为他本人或者为他的公民伙伴们,从他的惩罚中取得什么教训。” [德]伊曼努尔•康德:《法的形而上学原理》,沈叔平译,商务印书馆1991年版,第164页。

   [16] 李洁主编:《刑法学(上册)》,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293页。

   [17] 赵秉志、鲍遂献、曾粤兴、王志祥:《刑法学》,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年第二版,第319页。

   [18] 参见赵秉志、鲍遂献、曾粤兴、王志祥:《刑法学》,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年第二版,第319——321页。

   [19] 刑法以最鲜明的方式区分正义与非正义,对于整个法律制度具有穿透力。参见张翔主编:《德国宪法案例选释(第一辑):基本权利总论》之“第二次堕胎判决”,法律出版社2012年版,第171页。

   [20] 赵秉志、鲍遂献、曾粤兴、王志祥:《刑法学》,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年第二版,第322页。

   [21] 李洁主编:《刑法学(上册)》,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295页。

   [22] 赵秉志、鲍遂献、曾粤兴、王志祥:《刑法学》,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年第二版,第323页。

   [23] 李洁主编:《刑法学(上册)》,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293页。

   [24] 陈征:“国家征税的宪法界限——以公民私有财产权为视角”,《清华法学》2014年第3期。

   [25] 参见邱兴隆:《刑罚的哲理与法理》,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531页。

   [26] Vgl. Dietrich Lang-Hinrichsen, Zur Frage der Todesstrafe, JR 1961, 321 (323).

   [27] 需要注意的是,死刑的威慑效力可能随着时间推移产生变化。

   [28] 例如可参见德国《巴登•符腾堡州警察法》第54条第2款。

   [29] 吴凡:《“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中的法律文化》,《法制与社会》2008年第9期,第45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6731.html
文章来源:《华东政法大学学报》2016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