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席会东:海峡两岸分藏康熙绘本“京杭运河图”研究

更新时间:2015-11-28 16:47:09
作者: 席会东  
并搜集了大量沿途地图,并于康熙二十三年九月考察结束后,与靳辅聘请的李含渼等山水画家一起绘制黄运河图。周洽本人的《看河纪程》(19)以及清代的《国朝画征录》、《国朝画识》等绘画史料都记载了周洽等人受聘绘制河图之事(20)。根据靳辅幕僚、周洽之友张霭生所编陈潢《河防述言》卷首《黄河全图引》记述(21),周洽等人所绘之图将黄、运两河分开绘制,单独成图,而且绘制成稿本和定本两套四幅,定本黄河图和运河图由靳辅进呈清廷,稿本黄河图和运河图则留存在河道总督衙署之中。其中,靳辅进呈康熙御览的定本运河图极有可能就是靳辅《治河书》、《萝图荟萃续编》、《国朝宫史续编》等文献中所著录、现藏台北“故宫”图书文献处的《京杭运河图》,稿本运河图可能就是原藏清江浦河署、现藏浙江省博物馆的“京杭道里图”。当然,这一推断目前还缺乏直接证据,有待于进一步发掘原始史料来加以证实。由于黄运两河四幅地图系由周洽、李含渼等多人分工绘制而成,各图的绘法、或是同一幅地图的不同部分绘法可能会小有差异。

   1925年,冯玉祥驱逐溥仪出宫后,定本《黄河图》等内务府造办处舆图房舆图归故宫博物院文献馆收藏,目前贮藏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同样原藏舆图房的定本《京杭运河图》在清代之后的流传过程已难确知,或是在改朝换代之际即流散出内务府舆图房,或是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故宫文物南迁时散落民间,于1948年前后被收藏者带至台湾。1999年,台北“故宫”以征购的方式将已经流散民间的定本运河图收购庋藏。周洽等人绘制的稿本《运河图》和《黄河图》,在康熙年间仍留存于清江浦河署之中,张霭生游幕河署时曾经寓目参照,但两图在康熙朝之后的流传情况因文献阕如已难以追索。根据目前掌握的资料推断,现藏浙江省博物馆“京杭道里图”(《京杭运河图》)可能就是周洽所绘“运河图”的稿本。而稿本《黄河图》则于1929年至1932年间由北平图书馆舆图部购得,并于1948年底运往台湾,现归台北“故宫”博物院图书文献处收藏。

   除台北“故宫”和浙江博物馆藏本《京杭运河图》外,中国国家博物馆也藏有一幅不具图题的京杭运河图,刊印此图的编者将此图定名为“乾隆十六年南巡各地详图”。该图为纸本设色,纵77.7厘米,横2038厘米(22),清乾隆朝宫廷画家唐岱等人绘制而成。图上钤有乾隆帝御用“乾隆御览之宝”、“石渠宝笈”、“乾隆鉴赏”、“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八徵耄念之宝”等八方印玺,表明其为乾隆御览收藏本。图前有乾隆朝沈廷芳所题“山河壮观”篆书,图后有乾隆十七年(1752)四月王安国所撰跋文,其形制、尺幅、绘法、内容与台北“故宫”和浙江博物馆藏本基本相同。根据跋文可知,此图是乾隆十六年(1751)乾隆帝首次南巡后,宫廷画师根据康熙朝舆图和资料绘制而成的,因此极有可能也是在康熙朝周洽所绘之图的基础上摹绘而成的。

   三、馀论

   康熙帝亲自授命、由河道总督靳辅组织、吴派画家周洽等人在康熙二十三年(1684)至二十六年间绘制的两套共四幅黄、运河图,从艺术家到官僚再到清帝,从江苏淮安到京师北京再到两岸三地,由地方官衙到宫廷大内再到公共博物馆,见证了中国近现代文物的颠沛流离,见证了三百多年间中国从帝制到共和再到两岸分治的历史沧桑,最终分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和浙江省博物馆,而它们一脉同源的关系,也已经因世事沧桑和岁月变迁而湮没无闻。希望有朝一日分藏两岸三地三家收藏机构、同源一脉的四幅舆图,也能够像分藏于浙江博物馆和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黄公望《富春山居图》一样,能够山水合璧,联袂公展。

   注释:

   ①任金城:《关于清代的京杭运河地图》,《中国古代地图集》(清代卷),文物出版社,1997年,第126-130页。李孝聪:《中国传统河工水利舆图初探》,《邓广铭教授百年诞辰纪念论文集》,中华书局,2008年,第794-818页;李孝聪:《黄淮运的河工舆图及其科学价值》,《水利学报》2008年第39卷第8期,第947-954页。王耀:《清代京杭大运河全图初探》,《故宫博物院院刊》2008年第2期,第91-108页。

   ②李培主编:《清代京杭运河全图》,中国地图出版社,2004年。刘枫主编:《九省运河泉源水利情形图》,浙江古籍出版社,2006年。冯明珠、林天人编:《笔画千里——院藏古舆图特展》,台北“故宫博物院”,2008年。

   ③阎平、孙果清等编著:《中华古地图集珍》,西安地图出版社,1995年,第97页说明,第169页附图87。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编:《中华古地图珍品选集》,哈尔滨地图出版社,1998年,第202-205页。

   ④安作璋:《中国大运河的繁华》,《中国文化遗产》2006年第1期,第10-18页。

   ⑤浙江省测绘与地理信息局编:《浙江古旧地图集》(上),中国地图出版社,2011年。

   ⑥《中华古地图集珍》(第97页)、《中华古地图珍品选集》(第202-203页)和《清代京杭大运河全图初探》(第100-101页)都将此图著录为“京杭道里图”,78.5×1783.8厘米,将其绘制年代判定为清中期。三处对此图横长的著录与浙江省博物馆魏萍著录不同,应以魏萍的著录为准。

   ⑦冯明珠、林天人编:《笔画千里——院藏古舆图特展》,第80-85页刊印此图全部缩微图影,第86-87页刊印局部清晰图影,第112页有简要图说。

   ⑧穆彰阿、潘锡恩等纂修:《大清一统志》卷一○三《徐州府一•邳州》,叶四,收入《四部丛刊续编》之《嘉庆重修一统志》第五册,上海书店出版社,1984年。

   ⑨张鹏翮《治河全书》卷五《中河图说》详细记载了中河的来历,其文略云:“向者漕艘自清口出黄河,溯流而上,至支河口人运河。康熙二十六年,前河臣靳辅以黄河风涛之险,请自骆马湖凿渠,历宿、桃二邑,至清河仲家庄出口,名曰中河,以通行运。”(《续修四库全书》第847册,影印天津图书馆藏清康熙四十二年抄绘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第411页)

   ⑩清内务府造办处舆图房:《天下舆图总折》,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内务府舆图房第一号档案。

   (11)清内务府造办处舆图房:《萝图荟萃》,汪前进编:《中国地图学史研究文献集成》(民国时期),西安地图出版社,2007年。

   (12)清乾隆帝敕编:《萝图荟萃续编》,《中国地图学史研究文献集成》(民国时期),第1883页。

   (13)庆桂等编,左步青点校:《国朝宫史续编》卷一○○《书籍二十六•图绘二》,北京古籍出版社,1994年,第1019页。

   (14)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文献馆编:《清内务府造办处舆图房图目初编》,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文献馆,1936年,第3页。

   (15)靳辅:《治河书》卷一《圣略》,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抄绘本。《治河书》成书于康熙二十八年,北大图书馆藏本不避雍正帝胤禛之讳,应据康熙年间本所抄。

   (16)傅洪泽编:《行水金鉴》卷五○,商务印书馆,1936年,第727页。

   (17)靳辅治河、康熙南巡、靳辅绘制呈奏河图以及靳辅《黄河图》的绘制与流传的详细情形,参见席会东:《清康熙绘本〈黄河图〉研究及相关史实考述》,《故宫博物院院刊》2009年第5期,第104—126页。

   (18)席会东:《清康熙绘本〈黄河图〉研究及相关史实考述》,第104—126页。

   (19)周洽:《看河纪程》,《行水金鉴》卷一六三,第2367页。

   (20)冯金伯:《国朝画识》卷五,清道光十一年(1833)云间文萃堂刻本,叶二十。

   (21)陈潢论、张霭生编:《河防述言》,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579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第746-747页。乾隆三十二年(1767)崔应阶编《治河方略》卷九收录此书,但未附张霭生引文及河图。

   (22)中国国家博物馆编:《中国国家博物馆馆藏文物研究丛书明清档案卷(清代)》,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第370-403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4422.html
文章来源:《文献》(京)2015年3期
收藏